设为首页
邮箱:1050151929@qq.com
电话:15811463692
 相册 
  目前位置:首页毛竹相册
双击自动滚屏
   
采 蘑 菇


  图片相关说明:
  采 蘑 菇
  曾在青海的玉树大草原上采过蘑菇,见过那亿万个“小白虫”怎么在一个小时内就蠕动成手掌大的蘑菇,也曾在青海的北山林场觅见过那些形如云朵、莲花、荷叶,鸡蛋,五颜六色蘑菇所形成的蘑菇森林。但是最使我难忘的,还是我那童年的菇。
  采菇的时候总也是在蒙蒙水雾之中。
  记忆中,那菇总也是以杨树为友,与一条小溪为伴,溪水中长满了酸丢丢;树林长在一大片几乎不长草的黄土地上。
 那蘑菇整个身子是埋在土中的,唯那土黄色的蘑菇头的尖端部分在虚土中隐现。
  每次采菇都是我一个人,背一个芨芨草编的大背斗,那蘑菇,猛看时什么也看不见,细看时仍不见,就是埋了头觅它干百度,这蘑菇不过神神秘秘地从一些不显眼的虚土中“偶尔露峥蝾”,但仍是,目光扫过去感到一道灵光,倏忽即逝,如一个含羞带露的少女撩开纱帘望了你一眼,纱帘又忽地放下了,只有那眸子中的水慢慢在你心湖中收拢,荡得你心帘曳动,却仍是觅不到,茫茫然中透出水意。而目光再左右扫过去,却仿佛南柯一梦,一切都似不曾发生。只是依旧静谧的大地便显出一种富有。
  找不见是找不见,心已在这种静中沉到一个幽静的境界,而你已感到这境界里有股土地的灵气在其中涌动。
  越是急于找到它,那菇反越有耐心,恍惚与你捉迷藏,借得一片土黄,掩住身子的钻动,使你既感到土地的蠕动,又发现不了它。
  有时,分明是看到了,跑过去,却又是四脚蛇、蚂蚱、癞蛤蟆之类。仿佛定要等你心静到溶入湖水、化为蓝天,才有蘑菇的清香抽丝般被抽到你心里。恰如佛教中的“接天地之气,入无我之境”。
  这时候寻找,眼睛已不重要。主要是用心去感受。似要你顿悟土地真有灵性,且实在到就是那蘑菇游动起来、浑身闪着莹光的样子,不然何需人灵性恢复时方能感到它的存在。
  似那机智的小家伙容不得半点不真诚,似乎你不是一心一意地寻,它便对你不屑一顾。当你在灵魂的幽独中沉寂已久,灵气在心中蠕动成形,已无得到与失去之念时,它会忽地闪入你的眼帘,使你心动。
  于是,你要看好那一片虚松的黄土,要轻轻走过去,倘若你走得狠了,那菇定会在你眼皮下消失的,怪怪的。然后你要轻轻蹲下,这时那一股股清新会灵灵地沐浴你,你生命中会有一道道亮澈的光交织。轻轻地用手刮开虚土,先是触到一大片小鸟蛋的感觉,然后出现一片连绵起伏的小山头,再向四边扩,往往越扩越宽,似青海垴山区的小地形模子,再沿刀削般的边挖下半掌深,就会出现一面面“峭壁”。这是因为这种菇长得密挤,以致长成一个整体,似一块山岩。那菇,身子粗粗的,被挤得凸凹不平,雪白的;头像一把紧紧收拢的伞;头下乳白的,渐渐地黄,尖是土黄色的。这时,你可沿“峭壁”边开始向下扳,扳时清香更浓,有许多小虫子四方逃窜,似四散的清香。这些止不吃菇。虫越多菇越新鲜。往往是一窝装一背斗还扳不完。菇的四边泥土总是湿润润的却见不着半点泥污,挖出的土不沾身、不粘手,反把身上的尘土粘得干干净净,如洗了一遍似的。待挖过菇五脏六腑也似被地气洗涤过,清淡的水在肠中转动,透着清凉,似乎人也透了明,变得仙风道骨一般。
  长大后,总也记得童年的菇,专程去找过几回,那片杨树的四周多了条公路,盖了许多大楼。多了几分喧哗,却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多少遍,沿了旧路,苦苦寻找,为什么小溪依旧,树林依旧,而我却听不到蛙鸣汇成的仿佛是蘑菇生
长时的蠕动声;感不到蚂蚱翅膀摩挲着汇成的仿佛是蘑菇生长时的喘息声;更觅不到童年的菇了呢?真希望就这样在潆潆细雨中一直找下去;真希望就这样沿田埂一直走直到走回童年。我到哪里去找回我的失落?难道它已从这片黄土地上消失?若不是我的童年伙仍常提起小时采菇的事,我真怀疑是一个梦。不然为何一切都恍若隔世了呢?怅帐然、茫茫然,难道我已不足我?不是长大了更能看到更多了吗,为什么我反而寻不到童年的菇了呢?只是听山里下来的阿大说;“翻青海互助的北山,在那山后土族的山林里,还能寻到这种菇!”我终于有了几分慰藉,只是淡得不能再淡的一种。
上一张图片     下一张图片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