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邮箱:1050151929@qq.com
电话:15811463692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专访>>竹子专访                       

胆好大,劳模张吉海居然想整合管道施工企业!
发表时间:2007/8/31 23:05:57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竹子正在整理中     浏览次数: 1874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胆好大,劳模居然想整合管道施工企业!

(竹子进新疆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管道二公司管道三公司通讯公司采访路上,和神奇的胡杨树留个影.)

----采访国内管道施工第一把交椅张吉海

此稿采访时张吉海激情万丈,一心想为中国管道事业的改革提出合理化建设,可是等记者把稿子写好后,张吉海却顾虑重重,临阵脱逃,只留记者一人孤军“作战”。记者不得不尊重这开始“胆大”后期“胆怯”张吉海的意见,将稿子压了下来。而近日,记者惊闻中国石油管道将要实行全国范围内的重新整合,居然跟小人物张吉海一年前就曾提出过的管道局重新整合的意见不谋而合。回想小人物张吉海带有超前性预见性和民间智慧思想的见解,记者不由感叹不已。记者拿出这篇“昨日黄花”,以享读者。)

记者毛竹

  大凡中国石油管道人,没有几个不知道管道局大名鼎鼎的劳模张吉海的。张吉海现在是国内管道工程的重要负责人。一般经理只管一个大管道工程,张吉海却同时管着四个大的管道工程。就如大的管道工程国内部分工程管道局的局长们也只有交给张吉海,局长们才放心。

  记者:为什么要同时交给你这么多的工程,是不是因为你是举“中油”闻名的劳榜?

  张吉海说:“什么劳模不劳模,各级领导都看上你了。看上你了就是你了。”

  记者:“那你一个人同时领导这么多工程一定是很累了?”

  张吉海说:“有人曾经说过:如果全国的产业工人都如中国石油的产业工人这么敬业,那么全国就行了。特别是我们的石油管道人,四海为家最是辛苦。同是石油管道人,我们公司的员工比股份公司的员工又要辛苦多了。可是怕的还不是这些辛苦,而是看到管道行业内的无序竞争,心里难受。”

  记者“您干了这么多年的管道最深的感触是什么?”

  张吉海说:“最深的感触就是管道市场显示出的这种无序竞争。我认为中国石油的管道资源也需要进一步整合。”

记者:“这些年中国石油通过资源整合,出现了大物探、大测井等,而且我们的大物探、大测井等不仅在国内大显身手,在国际市场上亮点频闪,只几年功夫就让世界刮目相看。比如东方地球物探公司等。你的意思是不是中国石油的管道资源也需要通过进一步整合,形成大管道呢?比如说成立一个‘东方管道公司’?”

记者改换一种开玩笑的口吻:“原来您是想管道局垄断中国石油管道市场呀?”

张吉海笑了,有种憨憨的味道。张吉海说:“是大管道我同意,但是垄断谈不上。所谓的大管道,也就是把国内的管道资源整合一下。我们管道局在中国是代表中国管道施工的一流水平,和国际水平当然还有差距。我是觉得当有一个统一的组织者,使管道市场进入一种有序竞争。和大物探一般迅速使中国管道施工提升到一个世界水平。”

 

“市场经济不能没有主次。不整合资源给国家造成的资源浪费太可怕了!首先大小工程一起投标,成本增长,造成浪费。有没有这个必要?其次,无序竞争引起混乱,各油田没有设计院都成立设计院都能EPC。各油田的队伍不论大小不论是有无资金基础都买大设备。据我初步调查,中国石油有四十万人的施工企业没有人管。集团公司现有的市场与技术开发部不是工程部,没有这个职责。”

“资源整合就是‘知已知彼百战不殆’。大管道就是要知道中国的管道队伍,就如知道自己的五个指头一般,哪个长哪个短,哪个有什么特长哪个没有什么优点。组织投标要做到心中有数。在中国石油内部投标时要有控制。老大老二老三老四老五各能干啥法,各有什么设备,各有什么特点,各什么优势。会开飞机的不能让去开汽车,能开拖机的不能让去骑自行车。有大型设备的不能让他们干小活儿,没有大型设备的不能让他们大干活儿。

“比如西气东输,集团公司也没有一个牵头工程部把整个集团公司的管道企业管一下,把管道企业的资源整合起来。如有个工程部在组织投标时就可做到心中有数就可有控制。

“这一点我认为大港油田做得比较好。十个工程项目,交给非核,交大港油田未上市工程部。

记者:“可是中石油不是政府是企业,是不能组织招投标的。”

中国出台了招投标法,中石油是企业不是政府,资质是国家认可。我认为有牵头照样可招投标。”

“股份公司拥有自己的股份是百分之十,集团公司拥有股份公司的股份是百分之九十。也就是中国石油是最大股东。一个工程拿下来现在是集团公司投入,资金控制在股份公司手里。比如陕京二线,建设投资是华油公司,华油的上面是股份公司,股份公司上面不就是集团公司?集团公司是最大实体。一项工程批了,为何交股份公司运行?当是交给集团公司的工程部。我认为因当是理顺思路:股份公司的工程拿过来交给集团公司工程部,由工程部在集团公司招投标,干完后交给股份公司管理。这样集团公司是甲方,甲方人员管理人员管PMCEPC中标。然后分配给大庆辽河等和油。企业一条龙."

记者:“我也认为当是集团工程成立工程部由管道局牵头,承揽管道工程,然后统一分给各油田。甚至可由管道局把集团工司的管道队伍组织起来。”

张吉海:“对!中国石化就有工程部。中国石油原来有基建局可是现在却没有一个基建局来管工程。我认为中国石油当有一个工程部。我个人认为这是个体制问题。”

“比如西气东输,这个如果集团公司有这么一个工程部配合,就可先摸一下底。整个工程有山区多少公里,平原多少公里,水网多少公里。来投标的施工队伍都是哪些队伍,都有什么设备:有四十吨的吊管机可在平原沟下作业,没有吊管机可去山区沟上做业。江南水网可给大庆、辽河管种实力强的施工企业,平原可给青海、大港这些小的施工企业。

“可是现实是,管道局买了山区作业的好设备可被分去干平原,沟上作业;没有山区作业好设备的施工企业又被分去山区沟下作业。结果弄得那么多的施业都需要到国外订设备。小设备咱不说了,可是大型吊管机,一台就是500万元600万元。自动焊机一买就是好多台,一台就好多万。给企业造成多大损失?没有工程这些设备就成了一堆废铁。有的施工企业为了形象,活是干完了,可是不是赚而是赔。施工企业造成的浪费没法统计。那一阵子,英国、美国、法国、德国各个国家的形形色色的推销员来西气东输工地上搞推销成一道风景,没带动国内经济发展,反而带动了国外经济发展。

“如果集团公司有这么个工程部,需要协调的事情太多了。比如西气东输那么长的战线,哪一段啥时能干啥时不能干。不能一蜂窝全上。比如新疆罗布泊,从11月开始零下5度到零下30度,不能施工,只能提前到五月开工。比如哪一支管道大军何时出发先要调查一线管子落实的情况,管子没到造成窝工,几种损失加起来,真是无法评估。这个牵头部门掌握的信息越全面越准确,协调的就越好,这个牵头部门的人员经验越多,施工企业就可少受多少损失。”

“如果集团公司有这么一个牵头部门和当地政府做好协调工作,就可在现实中帮助我们施工企业解决许多特难解决的问题。从管道局角度讲我们施工企业对着集团公司和股份公司,从管道局内部讲我们施工企业给上市公司服好务就行了。可是,由于沟通等多方面的原因,中国石油的负面影响太大了,因为我们是乙方,施工过程中好多的事情本是甲方的责任,现在不仅把责任而且把难度全推到乙方。”

记者“如果集团公司有一个工程部负责协调也可帮助你们更好地进入油田管道市场和地方管道市场。据我所知:现在各个油田的管道市场你们根本不能准入。油田各种管道、计量站、地面建设等你们都可以干可是你们好像并没有进去。油田规定,100万以上可以公开招投标,由石油企业干,100万以下可包给地方企业。可有的企业把一千万分成若干个一百万以下,化整为零,拒招投标,就分给社会企业干。”

张吉海:“老观点认为施工企业是成本是消费队层。我个人认为我们当打破过去计划经济的老观点。其实施工企业也是经济增长点。施工企业同样是半壁江山。把施工企业列成一个支柱企业来管理,施工企业同样能挣多个亿。”

 

 记者:“现在,在许多人眼里你们已经是大管道呀!近年来,从陕京管钱到西气东输,从涩宁兰到兰成渝,从西部管道到将上马的西气东输二线,你们在全国多出名呀!真可谓是大名鼎鼎呢!集团公司在我报上出六个专版其中一块就是管道局,以前哪有过?而你们也知道你们的效益和油田根本就没法比,只是地位在上升.”

“可是,整个中国石油的管道市场却是全面开放的。中国石油管道分公司总经理刘磊那里从来都是面向全国公开招投标的。每次竞标各油田的油建可把标价做低些。地方企业也可把标价做低些。地方企业做管道工程能保成本就满足了。可是我们管道局的企业不仅要保本,还要保证职工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还要保证企业有后劲,还要增加固定资产的投入。每次投标都是我们企业最头疼的事情。投高了不成投低了也不成。管道局的领导出门一分钱不敢乱花。人家油田企业、地方企业出来挣的是零花钱,我们挣的却是生存钱。管道局给我们下达的许多指标,是政策性的,这给我们施工企业带来很大压力。

“管道施工论证复杂,可是施工属劳动密集型并不复杂,关键是凭经验。因为上马急,股份公司为了管工程,临时调动的人中总有一部分是不懂管道施工的人,成立某项目管理部,这种结果有点似是“卖鸡蛋的指挥专家”。临时组织的甲方,有的不懂业务,有的管卡要,有的没有经验。200来人队伍,真正懂的能占多少?一个“不明白的”可以带一群“明白的”。在施工中的细节问题上造成老大困难。一个小科员可以把一个大处长骂得狗血淋头。一个局长还需要给一个科长说小话。说小话不怕,办成了算事。可能还办不成。态度不好工程不给。管道施工这种管法不行。

记者:“您是不是认为管道施工企业技术上装备上逐年提高,工程越做越大越好,这是一个突破瓶颈的问题?”

张吉海:“对!这不仅是一个解决进一步发展问题,更是一个突破瓶颈的原则问题。集团公司怎么管理管道施工企业?施工企业整合怎么提升?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大问题。

“集团公司是最大实体。一项工程批了,为何交股份公司运行?当是交给集团公司的工程部。”

记者,那这个部门怎么招投标呢?

张吉海:“比如西气东输,原来是股份公司组成一个临时班子,在石油内部公开招标。各油田局级规划部门也可在油田内部公开招标。如投十个亿,移交给集团公司工程部,那就是在整个中油招投标,在全国招投标.

如将上马的六千公里西气东输二线,由集团工公司工程部负责招投标时,可由我们管道局牵头参与,我们知道中国石油各个管道队伍,哪个队伍有哪种设备,有哪种人才,能干哪种段。这样方可运筹帷幄决策千里。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