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邮箱:1050151929@qq.com
电话:15811463692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巴山烟雨>>沿河出走                       

岚皋大道镇的杜大受
发表时间:2007/9/8 14:02:32     文章来源:正在整理中欢迎提供信息      文章作者:竹子     浏览次数: 3192
 
 

杜大受,安康岚皋人,和毛高畴一起离家出走的美少年之一.

杜大受和毛高畴一起上军校,一起参加千里行军,一起准备上朝鲜战场,一起和一军换房守卫边疆。

杜大受转业西宁,生前是西宁市著名画家.老年画家协会的主席.

杜大受去逝后不久,金宗成去逝,毛高畴去逝。在青藏高原完成一场真正的撼天动地的“三结义”。

杜大受是和我爸爸毛高畴一起从大巴深山离家出走的美少年之一。

杜大受是爸爸毛高畴的校友,是爸爸二哥毛高园的同班同学。杜大受弥留期间,毛高畴带夫人徐馨儿去看望,回来后,有电话追着打进毛家,是毛家亲戚。亲戚说:老毛,我步您后尘去看杜大受,杜大受说老毛刚走。我问是老毛一个人吗?杜大受说是的,只老毛一个人来看我。我当下十分惊奇。老毛,您的身体都那样了,为何去看杜大受,不让嫂子徐馨儿陪着您去?你不是走到哪儿都和嫂子徐馨儿成对成双的吗?这让爸爸十分惊奇:明明是夫妻两人都去看杜大受,可是杜大受为何只见毛高畴不见徐馨儿?这也是生命中的一件怪事。

当时所有的毛家人都怔住了,不明白我一个小女子为何这样对待一个弥留期间的老人。只有我心里清楚,只要杜伯柏感觉还被人需要着,只要杜伯伯感觉还被人期待着,只要杜伯伯感觉他的画还被人喜欢着,那么,他就有可能挺住忍受病痛的一切煎熬和磨难渡过生命最难度过的难关。

记得当年爸爸毛高畴率领的离家出走的队伍走着走着,追上来了一大帮从安康流水区月池乡石门沟来的美少年,其中就有杜大受,让爸爸毛高畴好一阵高兴。杜大受是二哥毛高园在安康县立中学高中班读书时的同学。所不同是二哥因为大哥毛高归赌输后辍学,而杜大受1947年毕业。杜大受自幼喜爱绘画,在高中时和同学郭、程二君举办画联展时,还请毛高园给他们的画展题字儿。1949年春,杜大受受聘岚皋中学,任教美术课教师。毛高畴早就听说杜大爱多才多艺,写得一手好写,画得一幅好画,是二哥十分佩服的人物之一。

爸爸和杜大受一起在西乡五十五师文干校学习一年。爸爸和杜大受一同来到青海。

杜大受分在解放军步兵五十五师政治部,从事文化和宣传工作,常以绘画形式配合和推动中心任务。部队介绍他到西北艺术学院短期进修,还选取送他到解放军第二政治干校,学习马克斯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基本理论。由于工作成绩卓著,1954年荣立三等功,1956年10月11日加入党。1964年转业到西宁市工交系统和市经济委员会工作。

杜大受进入弥留阶段时,重情重义的爸爸毛高畴身体都成那样了,还几摇几晃地杵着拐棍带着妻子徐馨儿去看望杜大受。杜大受当时很清醒,跟毛高畴和徐馨儿说了好些话。

记得毛高畴带着徐馨儿看完杜大受回家后,陕南的桃元顺等其它亲戚也去看望杜大受,杜大受说刚才毛高畴来看他。亲戚看完杜大受后打电话问毛高畴:您那样的身体去看杜大受,为何不让嫂子徐馨儿陪着您扶着您?这让爸爸十分惊奇:明明是夫妻两人都去看杜大受可是杜大受为何只说毛高畴一个人去看他?这也是生命中的一件怪事。就和毛高畴在ICU抢救时说金宗成:“金宗成,你叫他们莫拉我,我不去!你叫他们莫拉我,我不去!”而金宗成那时是活着的人怎么和鬼在一起。而杜大受到了弥留队段看到的也只是快和他同到另一个世界的毛高畴吗?这真是天地间的谜呢!可是那时的毛竹哪里明白他们三个人的这种生死""桃园三结义"?

有一天,弥留期间的杜大受忽然给爸爸毛高畴打来电话,问爸爸紫阳一个人的情况,让爸爸十分惊奇:这个人平时从不被他们这帮大巴山美少年们提起,爸爸实在是记不清了。爸爸忙打电话问张春洲,才知道这个是一个早已经做古的人,这让爸爸更加震惊:难道杜大受刚才看到了他?难道真的有鬼?难道真的有鬼来拉杜大受?难道杜大受临终还在写“紫阳传记”不成?难道杜大受临终还在写“五十五师往事”不成?爸爸预感到杜大受的生命到了最后的时候,爸爸一时间不知道当说什么。

这时我接过了电话。

我只说了一句话:“杜伯伯,您身体好吗?您可一定要好好保重!我还等着您老人家亲赐我题字赠竹子的字画呢!”

当时所有的杜家人所有的毛家人都怔住了,不明白我一个小女子为何这样对待一个弥留期间的老人。他都成那样了,还能起身为我作画吗?这不是根本不可能的吗?只有我心里清楚,只要杜伯柏感觉还被人需要着,只要杜伯伯感觉还被人期待着,只要杜伯伯感觉他的画还被人喜欢着,那么,他就有可能挺住忍受病痛的一切煎熬和磨难渡过生命最难度过的难关。

那时的我根本就没有想到:杜大受、金宗成、爸爸毛高畴三个青藏高原相依为命的好友的血脉是相通相连的,他们会相继随风而去,结伴命赴黄泉,完成了青臧高原的另一曲感人至深日月动容的“桃园三结义”。

《杜大受》
1925年11月(即民国十四年十月)出生于安康县流水区月池乡石门沟之耕读人家。(此地现归辖岚皋大道镇)1947年毕业于安康县立中学高中班。自幼喜爱绘画,在高中时曾和同学郭、程二君举办过画联展,曾请毛高畴的二哥毛高园题字儿。1949年春,受岚中之聘,任教美术课。他秉性超逸,喜好游历。在岚中时,曾组织学生游览岚篡夺境地内的陕南名山——笔架山。写有《纪游笔架山》诗句:
笔架名山势雄奇,高冠群峰嫌天低。
龙竹护山随风舞,娃鱼戏水学婴啼。
老僧体弱叩钟缓,少年兴高登山急。
群鸟归巢栖晚树,风卷残云碧空移。
岚皋解放时,率先参军。此后在解放军步兵五十五师政治部,从事文化和宣传工作,常以绘画形式配合和推动中心任务。部队介绍他到西北艺术学院短期进修,还选取送他到解放军第二政治干校,学习马克斯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基本理论。由于工作成绩卓著,1954年荣立三等功,1956年10月11日加入中国共产党。
1964年转业到西宁市工交系统和市经济委员会工作。退休前,曾任市经委政工科长、办公室主任、经委机关党支部书记和经委党组成员等职。他在长期工作中,虽未以绘画为本职,但未停画笔。从1962年起,先后在《青海日报》、《西宁晚报》、《人民军队报》、《陕西日报》、《安康日报》发表国画作品近二十幅。他的作品经常参加省、市主办的美展,其中《白梅图》参加了西宁和郑州、济南兄弟城市的联展;《梅月图》参加了西北五省市巡回展出,亲随巡展代表青海省老年画学会,到银川、乌鲁木齐参加笔会。此外作品《梅鹤图》、《鹰》分别被青海省博物馆、青海省图书馆收藏;深圳市红荔画馆收藏了他的作品《墨梅》。
1987年9月他被青海省老年书画学会聘为顾问;同年西宁市老年书画学会推选他为主席;西宁市美术家协会也聘请他为顾问。1988年10月青海省和西宁市分别授予他《老有所为精英奖》,并被中国老年书画研究会接收为会员。退休后,客居青海省西宁市。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