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言快语>>逝者如斯                       

深切怀念林惜醇,首位“识竹”的总编辑林锡纯,深深悼念“赠竹墨宝”的青海书协主席林惜纯!
发表时间:2017/12/11 0:48:48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大巴山毛竹     浏览次数: 47
 
 

野美毛竹深切悼念林锡纯。林锡纯是首批惠眼识竹的青海名人。林锡纯是首位“识竹”的总编

辑。惊悉林锡纯于12月9日仙逝,毛竹感觉十二分遗憾。今年八月,毛竹在西宁,曾与林锡纯

电话,林老师欢迎我毛竹驾到,并约好时间。可是到去之前,毛竹给林老师电话,是师母接的

电话。师母说林老师感觉不好,不能接见朋友,实在对不起。毛竹预感电话中那几句将是与林

老师的永决,但又不甘心,总希望下一次回来,还有机会再见林老师。却不想今日噩耗传来。

与林老师诀别的机会稍纵即逝。毛竹心里又是那漫无边际的伤感。
林老师对我,是我生命中第一批欣赏者与鼓励者。记得当年,我初写作歌曲不久,有一次到西

宁晚报投稿,林老师是西宁晚报总编辑,拿到我的歌曲,林老师唱了一遍,马上就喜欢上了我

的歌曲。林老师让我回去重新按要求抄写,以便发表。我回中学后,正好陈宏老师练字,主动

帮助我抄写。林老师拿到我的重新抄写的歌曲后,真是欣喜无比。我看到了有欢喜跃上了林老

师的眉梢。我看到他挑了挑眉毛,抑制不住内心的惊喜。林老师顾不上和我多说话,马上亲自

去找版面编辑,安排马上发表我的歌曲。我更没有想到,林老师发表我歌曲不是一首,而是多

首。再后来,只要是投稿中有我的歌曲,有我的散文,林老师都亲自安排发表。
在一般人眼中,林锡纯清高挑剔,一般稿件很难过总编辑这一关。
林锡纯更是个性隐现。林锡纯对当时红极一时的刘晓庆挑剔来挑剔去,对中央台特别是西宁台

的播音员的汉语读音挑剔来挑剔去--真不亏是北师大的高才生,所有的挑剔都有理有据,经得

起时间的考验。我回去一查字典一查资料,果然回回都是林锡纯说的在理。

我听说林锡纯是被打成右派后发配青海。林锡纯无疑是中国被打成右派的几十万精英中的佼佼

者。不然在中国精英云集的青海,各路才子斗智的西宁,林锡纯怎么能够脱颖而出,成为西宁

晚报的总编辑?
可是以挑剔清高出名的林锡纯却把我毛竹的歌曲在多种场赞扬来赞扬去。特别是拿到我的歌曲

《走进荒漠》林锡纯更是爱不释手,且一下子把我和中国一流名家相提并论,让当时小小的我

受宠若惊,让当时青海的许多名家都震惊不已。
我写作刚起步,战战兢兢,正是在青海日报赵伦,青海师大肖扬,西宁晚报林锡纯,青海音协

主席靳梧桐、马玉宝、巨奇君等人的鼓励下,我毛竹才向前走了一步又一步。

我毛竹做为一名中学数学老师斗胆参加了全国星海杯全国征歌大赛。全国人民都知道,星海杯

是音乐界的“茅奖”。我没有想到我真的能在这个大赛中获奖,且成为青藏赛区的唯一获奖歌

曲。我获奖后,青海许多人说,林锡纯果然有眼力。--其它的编辑可能私下肯定赞扬毛竹,甚

至当着毛竹的面赞扬,可是没有几个敢像林锡纯,在多种场合一次一次大声赞扬毛竹的歌曲与

毛竹的散文。林锡纯赞扬毛竹那么大胆,这么坦然,这么有骨性,这么笃定,这让许多人震惊

,这也让毛竹深感慰藉。林锡纯曾被打成右派。发配青海,历经苦难,饱经艰险。这类人后期

多变得谨小慎微如履薄冰。可是我们的林锡纯却仍是敢说真话,敢讲真实,特别是对小毛竹的

判断,让一般肺有城府脑有乾坤的部分青海文人对林锡纯刮目相看。而我毛竹做为一个“旁观

者,看这个敢讲真话的林锡纯,也想说,那可真是“江山易改,秉性难移”!
有一次,我去林锡纯老师办公室,林锡纯给我讲他自己写的诗:“识物易粗不易细,分明界处

总朦胧。”林老师说:毛竹,你注意到山与山的分界处,总是云雾缭绕,烟气濛濛,看不清楚

。我当时就觉的这诗绝对是可以流芳千古的著名诗句。我当时就把林锡纯定位成中国著名诗人

。那时的毛竹,就独家认为,林锡纯是藏在青海的中国大诗人。
我有一次写信,把这诗送给了我的朋友小神奇。小神奇刚好参加报社考试。面试时,小神奇对

杜社长说:杜社长,我知道你对我这个人总的来说挻满意的,可是还有小的不满意。你知道诗

人林锡纯怎么说:识物易粗不易细,分明界处总朦胧。所以,你应当相信您的第一感觉,您应

当知道我会成为一名优秀的记者。杜社长一听,眼睛一亮,反问道:这么精彩的诗句,谁写的

?小神奇答:林锡纯!杜社长问:这个林锡纯是谁?小神奇说:林锡纯,这么著名的大诗人呀

!您连林锡纯都不知道呀?杜社长笑了。杜社长毫不犹豫地录取了小神奇。后来小神奇写信感

谢我毛竹,我说:别感谢我,你得感谢林锡纯呀。
有一次,回西宁,我给林锡纯老师打电话,请他为我和妹妹毛美拉各写一幅字。我说字的内容

请您选。当时林锡纯已经升任青海书协主席。过一段时间,我收到了林锡纯老师亲自给我寄来

的两幅字。这两幅字内容一模一样。内容是刘禹锡的《潇湘神二首》:
湘水流,湘水流,九疑云雾至今愁。
君问二妃何处所?零陵香草露中秋
斑竹枝,斑竹枝,泪痕点点寄相思。
楚客欲听瑶瑟怨,潇湘深夜月明时。
那字是竖写的,从右到左,没有一个标点符号,看过去看过来,都如一片潇湘细雨,烟雨迷离

,雾气腾腾,风骨悠悠。真是诗意无限,真是无限诗意。从此我更喜欢这首诗,从些我更喜欢

诗中讲述的那个凄美的故事。从此我一看到这诗就想起林锡纯。我就想起林锡纯,我就想起林

锡纯对毛竹的特别欣赏。有一种感激,就如细雨渐渐迷漫我的心身。
最近,我把林锡纯题有赠竹子的题字晒在我的微博上,多少人赞扬林锡纯的好字。那可真有骨

性有个性有神韵的好字。在好字在风中雨中雷中电中隐现,洞现一个真文人的精彩。

今年回西宁,我想去看林锡纯,林锡纯也欢迎我去,我们约好见面时间。林锡纯现居西宁西边

。可是到了那天,我去前先给师母打电话,师母说林老师情况不好,无法接待朋友,对不起!

实在对不起!我预感那天电话中林锡纯给我说的几句话便是我和他的永诀。但是不希望是真的


过了几天,我去拜见马玉涛的第一夫、原青海音协主席靳梧桐。临走时,靳老师又要送我几幅

林锡纯的字。我当珍宝收了。我心想,人这次见不到,就再见一下林大师的字吧。
有说知音难觅。有说知音难求。特别是在我写作刚起步的时期,那种风雨中的识别,对我毛竹

的一生真是太重要了。
其实,那时,毛竹心里,不仅林锡纯的诗句是中国最好的诗。还有林锡纯的字,还有林锡纯的

音乐鉴赏能力。都是中国大家的水平。特别是毛竹后来做为记者见识了中国大家之后,这个判

断更加清晰更加明确更加笃定。
而每一次回望青海,毛竹总会想起林锡纯大师,那种有骨性人的出类拔萃,如同普通蚂蚱中出

现了一个长膊长腿的螳螂,有一种高拔,拉开了他与普通文人的距离。当然那也是一种高处不

胜寒的距离,更是一种高处不胜孤的档次。今日惊悉林锡纯老师逝世,毛竹心里又是那漫无边

际的伤感。
愿林锡纯老师黄泉路上一路走好!愿林锡纯老师早日投生转世!愿林锡纯大师灵魂安息!有一

种传递的力量相信已经在林锡纯的字里诗里文里,将被我们这些酸文人默默传递下去!
著名书法家林锡纯于2017年12月9日仙逝
林锡纯,笔名惜醇。1935年生于河北唐山。1954年毕业于河北唐中(今唐山一中),1958年毕

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先后任西宁一中教师,《雪莲》杂志编辑,《西宁晚报》总编辑1997年退

休。曾担任中国书法协会理事。青海书法协会主席。西宁市作协名誉主席。高级编辑。

链接:

原来在林锡纯的心目中,竹子两姐妹是这么美丽的两个痴情女子娥皇、女英幻化来的。这是多么美丽的一种比喻?这是多么诗意的一种感受?多少次,毛竹回望青海的岁月,回味林惜醇的赠字,就像喝了"竹叶青"酿造醇酒一般会慢慢醉过去。

林锡纯为何赠我毛竹姐妹诗《潇湘神二首》呢?纵观中国的历史传说,只有这两位女子娥皇、女英有化竹的遭遇。我想正是我名字中的竹,让林锡纯想起了这两位“化竹”的姐妹,想起了诗人屈原的《九歌》中的《九歌·湘君》、《九歌·湘夫人》,想起了诗人刘禹锡歌颂二妃的不朽诗篇《潇湘神二首》。

更有神奇,我毛竹大巴山毛家族的两个大竹园,我外祖大巴山徐家的三个大竹园全是斑竹园。斑竹是造纸的好竹。渔溪河上游的三个大纸厂碓房油坊均是徐家的。均是徐大老汉徐文美造的。而我妈妈馨儿生在有七八百历史的花屋,花屋后就是徐家的斑竹园,那斑竹园连着的几座山。馨儿五岁被河口徐家要去当女儿,河口徐家房后也是徐家的斑竹园。河口徐家的纸石碓房油坊是当地最大的。可是家大业家却没有后人,馨儿被要去当女儿。可是馨儿不习惯,又自己偷偷跑回花屋。馨儿八岁时,徐家三兄弟抓阄分家。馨儿搬到上坪住。可是馨儿有事没事,喜欢往花屋场里跑,一天能跑十几趟,看那些工人造纸,馨儿常常看痴过去。小小的馨儿居然能讲出造纸的每一道工序,徐大老汉有一在说馨儿:你这个小人精。

而我爸爸和我和弟生在毛和兴老商号,老商号的河对面就是毛家的斑竹园,也是连了几座山,从石垣墙一直起伏到米家坡。且斑竹园中均藏有湘妃竹园。我爸爸上米家坡,总喜欢从斑竹园里走。一个景好,一个自家的园子安全。翻山越岭也不怕。我爸爸刚生下来不到半岁,我爷爷毛远稚被棒佬儿绑架镇巴。毛远稚被赎回来后,为赎人借贷欠账无数,已经无力经营,只好把镇上的毛和兴老商号的铺面加库房加天井房后院全部租出去,举家搬到石垣墙务农。藏在斑竹子园中的石垣墙房子是茅草房,却有高高的石垣墙,加高高的槽门。毛远稚又养了多条大狗护院。毛远稚深藏在斑竹园中舔舐重伤--28年棒佬儿绑架,多少绅士被撕票,多少大家族一蹶不起。毛竹三姑夫两兄弟从汉阴背回的是被撕票父亲的尸体。九公里店毛家女儿订娃娃亲真人县首富吴毅臣家,吴家儿子赎金晚到,被棒佬儿点背背点活活烧死。N家大地主的女儿被赎回时被棒佬割去一个乳房。W家大地主的女儿被绑架被轮奸被赎回后虽然娃娃亲家没有毁约但终身不育。对大巴山绅士,多么恐怖的28年!我的奶奶覃子姑娘居然带着八个孩子在两个叔爷的帮助下成功把爷爷毛远稚赎回。九年后,毛家就在深藏在斑竹园中恢复了元气,东山再起,又一次搬回乱石镇子上住,又一次把毛和兴的生意做起来。

我想了半天,终于鼓起勇气,给林锡纯老师打电话,请他为我和妹妹毛美拉各写一幅字。我说字的内容请您自选。当时林锡纯已经升任青海书协主席。过一段时间,我收到了林锡纯老师亲自给我寄来的两幅字。这两幅字尺幅内容一模一样。内容是刘禹锡的《潇湘神二首》:

湘水流,湘水流,九疑云雾至今愁。
君问二妃何处所?零陵香草露中秋
斑竹枝,斑竹枝,泪痕点点寄相思。
楚客欲听瑶瑟怨,潇湘深夜月明时。

斑竹就是湘妃竹。大巴山为了区别,把那些从湖南九嶷山引进的、花纹比较好看的叫湘妃竹。不同的是,湘妃竹可“做手工”。听我爸爸大巴山人毛高畴说:那湘妃竹硬是造扇子、雨伞架、毛笔、笔筒、笔架、屏风、绣屏等的好材料。那个湘妃竹运下那个安康,那硬是价格不菲,大巴山有说:“一寸湘妃一寸金。”就是大材难觅。

大巴山民间传说中有一个版本:我的亲叔爷早逝,妻子胡氏带女儿--毛竹的毛九姑(为怕引起矛盾,请原始毛竹就叫她毛九姑)改嫁大地主张孔少爷。张孔少爷的前辈曾是知府大人,因错判案丢官,后隐居大巴山。张孔少爷舍不得嫁女,不知道是怕倒室,还是深山女子难产死太多,两个女儿张女子与毛九姑寂寞深宅锁清秋。张女子终于耐不住青春骚动,爱上张家马夫梁胜和。梁胜和求婚被张家羞辱,跑到国民党部队当上军官,回来再求婚仍被张家羞辱。张女子携毛九姑私奔。张女子投奔梁胜和。毛九姑想寻找投奔小时在毛家订的娃娃亲周副官。周副官当时是大巴山大匪高桥乡长徐贯之的文职副官。两女子私奔轰动大巴山,一时大巴山舆论雾云漫天。追杀中,三个人无奈投奔徐贯之,交枪三支,金银无数。张孔少爷原是大巴山深受封建传统大小家族的尊敬的人士。大巴山大小家族有事儿,总是抬八人大轿请张孔少爷去主持公道。大巴山几多出轨女子的沉潭仪式是张孔少爷主持的。大巴山几多犯规绅士的处罚仪式是张孔少爷坐镇的。大巴山几多客家贯偷的去势仪式是张孔少爷主张的。张孔少爷在大巴山就是儒家思想的“代表”。大巴山人对张孔少爷的尊敬就是对孔夫子的尊敬。张孔少爷家怎么会出现两个私奔的女儿呢?张孔少爷怎么忍自己的两个女儿私奔侮辱张家门楣玷辱张家祖先挑战自己的尊严?

张孔少爷居然贿赂大土匪高桥乡长徐贯之,让其枪杀自己的两个女儿与梁胜和。徐贯之在铁佛寺镇枪毙了张女子与梁胜和。本来,先准备枪毙的是毛九姑。毛九姑站在那里,身后一棵栀子花。毛九姑闭上了眼睛,等待枪响,毛九姑深闺长大幻想多多,好像并不知道枪毙是怎么一会事情,以为是枪一响就会去另一个未知的世界?好像过够了幽居深闺的日子,如果到另一个世界去也无所谓,脸上的表情像婴儿做梦一样的,越发显得柔弱貌美,楚楚动人。徐贯之枪杀过多少人,见过多少惊恐的面孔,却没有见过这样一张面孔面对死亡。徐贯之动了恻隐之心,叫停了枪手。也就是说徐贯之没舍得枪毙毛九姑,却赶走周副官,霸占了毛九姑。据说枪毙之前,梁胜和害怕了后悔了。张女子反过来劝梁胜和:莫怕的,莫后悔,再过二十年,我们又是一对相亲相爱的夫妻!张女子的尸体和梁胜和尸体就地掩埋。那片血红的土地,一场大雨,那坪坪上本来只有只株栀子花,居然长出一大片栀子花,白晃晃的,银灿灿的,很是吓人。后来,张女子的尸体张家是收了。

抬张女子遗体的软滑杆路过高桥镇,大家都跑去看张女子的遗体。缎被子把张女子遗体连头带身捂得严严的,唯独露出一双小金莲。好漂亮的一对小金莲!围观的男人有几个事后表态:我好想摸摸那对小金莲。这是男人想表达对逝去美女的怜惜之情?是男人想表达对黑暗大巴山敢于追求爱情光明倒在父亲与徐贯之枪下弱女的同情之心?是对至死不悟痴心不渝的张女了表达最后的的崇敬之情?是对敢于向大巴山上千年封建礼教挑战的美女表达最后的爱慕之情?不知道!当然,大巴山规矩森严,想摸大家闺秀张女子小金莲的男人都敢想不敢摸。有巴山男儿说:我听到我身边那个后生在咽口水,喉咙里汩汩水响。有巴山男儿说:我听到我身边的山娃子由于抑制浑身颤栗悉悉索索。更有高桥绅士说:我家藏在深闺的女儿虽没有见张女子遗体,却好多个晚上睡不成觉,多少个晚上,垂泪到天明;多少个秋明,唉声叹气。

传说中有一个版本:张女子遗体被抬回来后,下葬张孔少爷的深宅大院的外院--大巴山有人坟共居的恐怖古老旧习。张家大院从此闹鬼。张孔少爷被内疚与心痛被自责被鬼魂被幽灵被恶梦拆磨得形如痨病鬼,快要死了。张家没有办法,为了挽救张孔少爷性命,派人上到毛家,专买毛家湘妃竹,重新打轻棺一付。那湘妃竹打制的轻棺,点点斑竹子泪渍,重重斑竹纹美丽花朶,真是太别致了!为了更轻,适合水上漂,湘妃竹片被刮得很薄很薄,以至于透明,以致于透光,以至于点点泪渍、重重花朵动了起来,真个栩栩如生,真个忽明忽暗。随着光线,那些泪渍那些花朵,居然可以跳来跳去,忽大忽小,忽收忽放。不时还有花朵悠然放出剌眼光亮,真是某种灵物。那轻棺,梅花斑湘妃竹的一组做四围,泪珠斑湘妃竹一组做底板,蝴蝶斑湘妃竹一组做顶板。没有用一个钉子一个卯榫,全是大巴山细藤条与细综绳编就。那是漏水的轻棺。只有漏水的轻棺,才能是水上漂。湘妃竹片需要疏密有致。太密水进不去浪流不过,会过早沉底;太稀会全棺浮在水面上太显眼,轻棺走不出山;密稀正好,还要防鱼鳖虾虫蛇钻进去,破坏遗体;稀密太好,又担心里面太热遗体腐烂。这可真是最讲究的一付轻棺。为了做好这付轻棺,张家人不惜从渔溪河源头请来的徐大老汉徐文美。徐文美是毛竹的外祖祖。徐文美不仅因为打造了渔溪河源头几座大纸石碓房磨房而出名,还因为打造了一栋可在大巴山泥石流中来回撬起移动的房子而声名远扬。大巴山见过那轻棺的人说:那轻棺白天放进溪河,明丽阳光一照,阳光能透过轻棺,人眼能透过轻棺看到棺下雨花石历历闪光;那轻棺湘妃竹间细藤条与细综绳是花辫手艺,那轻棺真是像张女子生前绣的花、做的画、写的字一般精美无比典雅绝伦。

张女子起棺重入“湘妃竹轻棺”。都说张女子起棺,遗体鲜美如生,直是吓坏了所有起棺的人,有的跪下叩头,把头都叩出了血。张女子被枪毙后,张女子的绣楼是没有动的。可是,那是闹鬼厉害的地方之一。那一次全清。张家人甚至起了张女子绣楼前的一对开花的栀子树--怪怪,自从张女子被枪毙,那栀子花居然开得碗大,皎洁无比,有人深夜听到花在叫。轻棺中不仅载入张女子生前绣花手工内衣外帐,而且载入张女子字画墨迹笔砚四宝。原棺装轻棺,轻棺装着张女子遗体及张女子生前的一切,被船载汉水入口真人县,沉原棺于汉水,放轻棺于无人小舟,小舟是纸船,纸船虽然漆了桐油,但毕竟是纸,放进汉水走不远就会不见,轻棺铺满鲜花与绿叶,更多是张女子最喜欢的栀子花与栀子叶。栀子花香引来无数蝴蝶、蜂鸟、蜜蜂追棺。滚滚汉水带张女子顺水漂流,荡荡水气携带张女子回下游祖籍老家。虽是纸舟,无人无船跟轻棺,张家却在汉水流域各个码头安排了接应...............

我的爸爸毛高畴曾根据这个故事写中篇小说二部《漂逝的香栀》《香栀血婚记》。其中的香栀原型就是张女子。为何把张女子改名香栀?因为大巴山人女人都喜欢在头发上插栀子花,特别是张女子。我爸爸生前写的书全是哲学类,唯这“两本一个内容”的小说。可能与他在中国人民大学读研时,谈的本科张女子相爱没能相守有关。毛高畴就是因为张女子要与馨儿离婚,拿出的理由是馨儿又生了一个女娃子毛竹。这是毛高畴的秘密。

毛九姑被徐贯之抢占成压赛夫人。徐贯之带着毛九姑几千人住硝洞。硝洞很深,里面蝙蝠好多,蝙蝠屎好厚;里面雨燕好多,燕子窝好多;里面还有溪河,溪河哗哗作响;里面还有像银河星闪的吊蛛,很是壮观;溪河里还有鱼,鱼没有眼睛。有一说硝洞可通到四川。大巴山歇后语:徐贯之打牌,伤脑筋。就是说徐贯在高桥田家牌桌子上被斧子砍死。那一次徐贯之带着毛九姑从铁佛硝洞浩浩荡荡下来,一行几百人,徐贯之的要人,每个人都有几个人伺候抽大烟,真可谓轰动一条河。徐贯之住进田家,要求田掌柜给他烙一张一百公斤面的大饼,不然就杀了田掌柜。田掌柜居然烙出了这张大饼。而大巴山最大的庄家土匪徐贯之死在田家牌桌子上,幕后策划是当时的真人县财政局长田屏洲。田屏洲的弟弟田不息是毛高畴的小学校长。起因是徐贯之抢过田家,且扬言要杀尽田家人。徐贯之死后,毛九姑被费春洲乡长收妻。费春洲51年卷入曾泽安案子--徐贯之被砍杀后,曾泽安接班。真人县和平解放后,有人举报曾泽安藏枪。曾泽安被抓后乱咬一阵,咬到了田屏洲和费春洲等当地绅士。田屏洲和费春洲等被政府qb。毛九姑又被乱石镇某公社w书记收妻。毛九姑又回到毛家斑竹园附近。“尘劫中不昧未来”!中身不由己三易强梁的毛九姑终于有了短暂的安定。毛九姑在费家生女儿一个,在W家生儿子一个。传说中,毛九姑常去已经荒废的湘妃园悼念逝者。没有知道她到底哭的是哪个。真是奇怪,那个湘妃园已经彻底消失了,已经觅无遗迹了。可是毛九姑哭一次,好多青竹的就变成了湘妃竹。这种奇变持续了好多年,直到毛九姑也逝世。

按理最好的湘妃竹产自湖南的九嶷山。九嶷山湘妃竹珍稀难寻,但是大巴山的毛家徐家竹园中的湘妃竹可与九嶷山的湘妃竹媲美,甚至更好。有一说是明未清初,毛大瑚大巴山始祖从武昌府沿汉水离家出走来大巴深山时,专门从湖南九嶷山带来的品种。

特别是毛家徐家两家竹园中那些湘妃竹,身上洒着的红或褐色的斑痕,迹似泪珠点点或落雨潇潇,竹底蜡黄细腻干净甚至发亮,真是是吸天地灵气,沾植物精华,沐深山露水的神物。相比湖南的九嶷山湘妃竹,底色灰淡,纹路轻浅,品质远不如大巴深山产。

而我的爸爸是毛和兴的掌柜子,刚上任,大巴山乱世乱相,做了几笔生意均赔本。爸爸于是和姜家大姨夫一起谋划做竹子生意。几十个竹排子被连成一串,上面装上竹子,有一个竹排上面还修了一个住人的小房房,水大浪急时毛高畴就躲在里面。姜大姨夫在竹排头上当撑手,拿竹竿子在前“导航”。如果竹排在急流中拐弯时,撑手竹竿子抵岸不到位,后面的竹子排会一个接一个拍过来,人会被拍成血花,竹排会被拍在崖上,竹排会一个接一个地爆炸,一时间白浪滔天。还好,虽然几次遇险,多亏姜大姨夫从九岁就开始当撑手,经验丰富。竹排被姜大姨夫平安放到安康。大巴山的竹子特别是湘妃竹被抢一空。那是我爸爸新任掌柜子后挣的第一笔大钱。那是竹子帮助我爸爸打的第一个翻身仗。那是毛家那段日子第一次杨眉吐气。爸爸用卖竹子的钱,买了几十个背脚百货进深山。路过真人县县城,还给在中学上学的二哥留下几十块大洋。爸爸回到乱石镇,整个镇子都轰动了。也就是说竹子特别是湘妃竹让爸爸转运。让学做生意的毛和兴新掌柜子毛高畴第一次找到了北。第一次找回了自信。第一次找回了一个掌柜子的尊严。更有毛家徐家祖籍均是湖北,近湖南,潇湘大气,楚文化神韵。可一点,可以从毛和兴老商号门口两棵大桂花树窥见一斑。可一点,可以从当年大老商号门口均有两棵大桂花树窥见一斑--当时武昌会馆是大巴深山最大会馆。武昌商人的商号也是大巴山最大商号群。武昌会馆馆长吴毅臣是辛亥革命元老,原是参议员,北伐时返大巴山,成真人县首富。吴毅臣还任真人县调停五省流民矛盾泰山庙的同善社的社长,真人县商会的会长。“填巴山”的故事是“填四川”故事中的“第九交响曲”。大巴深山渔溪畔唯有的六个纸厂油坊碓均是徐家族与毛家族的。原来我毛竹与斑竹与湘水与湘妃竹与九嶷山与云梦泽与楚文化与两湖有这么深的缘分呢!我怎么能不喜欢林锡纯写的《潇湘神二首》?

我想了半天,终于鼓起勇气,给林锡纯老师打电话,请他为我和妹妹毛美拉各写一幅字。我说字的内容请您自选。当时林锡纯已经升任青海书协主席。过一段时间,我收到了林锡纯老师亲自给我寄来的两幅字。这两幅字尺幅内容一模一样。内容是刘禹锡的《潇湘神二首》:

湘水流,湘水流,九疑云雾至今愁。
君问二妃何处所?零陵香草露中秋
斑竹枝,斑竹枝,泪痕点点寄相思。
楚客欲听瑶瑟怨,潇湘深夜月明时。


公元前两千二百多年,舜是黄帝九世后裔中的另外一个分支,居住在黄河中游(山西蒲州一带),舜是该部落的首领,名声被尧所闻。尧为了拉拢舜的部落,把两个女儿娥皇、女英嫁给了舜。这是中国史“和亲”的最早滥觞。娥皇女英共侍一夫。本来是尧施的美人计,却不想娥皇女英深深爱上了舜。后来舜帝巡视南方,娥皇、女英追踪至洞庭湖,闻舜帝死于苍梧之野,二妃往寻,相思点点滴青竹,竹上泪斑诉痴情,因称“潇湘竹”或“湘妃竹”。二妃也死于江湘之间。自秦汉时起,湘江之神湘君与湘夫人的爱情神话被进一步演绎。舜与娥皇、女英这一段美丽的感人的爱情故事流芳至今。后世因附会称二女为“湘夫人”。楚人更是多情,不仅哀之痛之惜之叹之,还将洞庭山也改名为君山,并在山上为二女俩筑墓安葬,甚至造庙祭祀。而娥皇女英寻找舜气度与执著。便得娥皇、女英二妃的形象更加美丽动人,成了吸引历代诗人、画家的创作题材。中国最伟大的诗人屈原的《九歌》中的《九歌·湘君》、《九歌·湘夫人》,是最早的歌颂二妃的不朽诗篇。

难道我真是名字中的竹幻化而来?林锡纯让我真的把自己的命运与这两位化竹的姐妹联系起来。而我真的愿意我们姐妹的前世是美丽的娥皇、女英,出没有两位中华始祖尧与舜的大气场中。而我的爸爸大巴山人毛高畴出殡时,我挣开一切人的拉扯去吻了一下我爸爸。我爸爸生前很传统。我爸爸生前,我可是从来没有吻过爸爸呢。就在我吻爸爸遗体的那一瞬间,当冰冷的触觉传来时,我感觉我爸爸的灵魂“嗖”一声,钻进我的生命了,从那以后,小小的风花雪夜的竹子再也不是从前了,再也不是那个只喜欢写散文跳舞蹈弹琴奏歌的小竹子了。小小的竹子居然开始关心一些身边的人,一些大气场的身边人。小小的竹子,以前可以几个月不看新闻联播的,居然开始关心一些民众难事,国家大事。中国石油陷入系列误解深渊,小小柔弱竹子居然第一次开口为中国石油与中国石油的功臣们说几句公道话。一时间,石破天惊。难道正是林锡纯大师最先通过这幅字点化着混沌之中、懵懂之中的小小竹子?

原来在林锡纯的心目中,竹子两姐妹是这么美丽的两个痴情女子娥皇、女英幻化来的。这是多么美丽的一种比喻?这是多么诗意的一种感受?多少次,毛竹回望青海的岁月,回味林惜醇的赠字,就像喝了"竹叶青"酿造醇酒一般会慢慢醉过去。多么萧瑟的诗句!多么博大的气场!多么浩荡的水气!多么震撼的云气!多少恰当的比喻!多么诗义的寄情!多遥远的寓意!每在这时,总有潇潇的雨,迷漫在我大巴山的斑竹园,迷雾在我生命中的斑竹园。那斑竹园连着大巴山的好多座山,连着茫茫天宇,连着浩浩宇宙,也连着氤氲在天地间的那颗诗人心,那颗此刻已经在云里飞,雾里荡,光中逐,水中隐的诗人心。

链接

著名书法家林锡纯给毛竹姐妹赠字《潇湘神二首》

我想了半天,终于鼓起勇气,给林锡纯老师打电话,请他为我和妹妹毛美拉各写一幅字。我说字的内容请您自选。当时林锡纯已经升任青海书协主席。过一段时间,我收到了林锡纯老师亲自给我寄来的两幅字。这两幅字尺幅内容一模一样。内容是刘禹锡的《潇湘神二首》:

湘水流,湘水流,九疑云雾至今愁。
君问二妃何处所?零陵香草露中秋
斑竹枝,斑竹枝,泪痕点点寄相思。
楚客欲听瑶瑟怨,潇湘深夜月明时。


那字是竖写的,从右到左,没有一个标点符号,看过去看过来,都如一片潇湘大气,细雨点点,烟雨迷离,雾气腾腾,风骨隐隐。真是诗意无限,真是无限诗意。而好字当是一看气韵,二看笔骨,三看起落。林锡纯的字这几方面都是超凡的。真是字如其人,人如其字。有一种出类拔萃的东西出没字里行间,就如有一种出类拔萃的东西出没有林锡纯身上一般。

从此我更喜欢这首诗《潇湘神二首》,从此我更喜欢诗中讲述的那个凄美的爱情故事。这首诗叙写舜帝与娥皇、女英二妃的故事。这个生离死别的爱情故事本身大气萦绕,而林锡纯那如烟雨迷离秋风弥漫的字迹,更是增加了这诗气,扩大了这诗韵。似乎这诗,因为林锡纯的书写,其忧思伤感得以渲染开来、哀怨凄凉得以濡染远去。从此我一看到这诗我就想起林锡纯。我一想起林锡纯就想起这首诗。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