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邮箱:1050151929@qq.com
电话:15811463692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联系方式>>东媒总动                       

胎盘埋在北蜀道!毛竹简介
发表时间:2018/2/2 13:17:53     文章来源:作家在线,中国作家网,中国作协网      文章作者:佚名     浏览次数: 3407
 
 
 

 

 

 

 

 

 

大巴山女作家毛竹简介

 

毛竹是中国首位“原生态写作探索者”。毛竹本人也被誉为中国珍稀的写作方面的原创人才。毛竹出生于大巴山区一个倾斜的竹篱笆内。毛竹的出生地是北蜀道,北蜀道比李白写下“蜀道之难 ,难于上青天”的南蜀道更险。毛竹随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的研究生父亲在青藏高原“支边”二十多年。野美毛竹笔名:东方竹子、佚人、巴人、巴女、山人、山女、巴山女儿、东方散人、野人、毛美竹、青藏高原原始部落人、青藏戴骷髅项链的雪山女神、班㚴等。 鲁十一高研班学员、正高记者、文学创作一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十一高研班优秀学员。毛竹曾任《青海经济报》社记者,《中国石油报》社记者、中国石油作协常务理事、《散文百家》名誉副社长、《视听》名誉社长、《地火》编委。现任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常务主编。被读者们称作“大巴山野美毛竹”,“青藏高原戴骷髅项链的雪山神女毛竹”。
 

 

  毛竹毕业于中国青藏原始部落精英云集的青海民族大学,并获理学士(数学)学位。毛竹是恢复高考的第一届高考生。当年,毛竹没有被生产队允许回城复习。毛竹直接从青海互助土族乡五十公社水库工地半地窝中坐手扶拖拉机沿山路奔县一中考场。毛竹本是想看看考题怎么出的,待复习后明年再考,不想毛竹从二千万预备考生、570万正规考生中脱颖而出,成为27万考中者之一。毛竹本想考艺术类院校,父亲反对。小小毛竹班同学多是考上青华、北大、西交大等重点院校因政审、体检、年龄原因屈就民大的高才生。班里的学生年龄相差一轮还多。毛竹是那一届中年龄最小之一的学员之一。小小毛竹在这些佼佼者中脱颖而出,越学越轻松,且文体学全面发展,全校瞩目。毛竹是曾被打成右派的青华大学的吴老师、北师大毕业的青海师大数学系主任朱老师,北师大毕业的青海民大王老师、赵老老师,复旦大学毕业民大余副院长等的得意门生。
毛竹80年代初就开始在省内外杂志上发表数学论文。
谁也没有想到毛竹最先获全国奖的星海杯作曲奖。作曲家付林、阎肃、谷建芬、王立平、施光南、王酩、刘青 、阎肃、乔羽等马上注意到了遥远青海省的小小毛竹。作曲家付林担心数学老师毛竹因为忙而放弃作曲创作,居然把信写到了毛竹所有的中学。毛竹第一次来京,去拜访付林老师。阎肃老师在座。阎肃老师说:你是毛竹,我“认识”你。曾任中南海毛主席、周总理舞会的指挥、战友歌舞团首席小题琴、青海音乐家协会主席的靳梧桐更是收毛竹为大弟子。靳梧桐还有一个身份是歌唱家马玉涛的第一夫。靳梧桐对毛竹的欣赏溢于言表。有一天专程来报社,赐毛竹一枚他亲手刻的手章。章体上是他手刻的古诗“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章子是他亲手雕刻的篆书的毛竹二字。毛竹刚起步作曲, 有一次去青海省人民广播电台,马主任正在指挥庞大的乐队演奏毛竹的歌曲《蓝色的微笑》。演奏间隙,马主任忽然说“毛竹你以后在全国著名了,你还会记得第一批在青海省演奏你歌曲的乐队中的我们吗?”
毛竹第一次去青海民和采访,独自吃饭时,青海省委宣传部的朱世奎部长居然亲自来给毛竹敬酒。朱部长后给毛竹赐诗:“背过你的脸,生命的绿才能葳蕤蓬勃。”
毛竹词曲获多项全国大奖后,这才开始发表散文。青海日报的编辑陈元魁、赵伦、邢秀玲、王文沪、祝咸录,西宁晚报的林锡纯、苖冬青,青海青年报的赵主编、天津《散文》的石英、河北《散文百家》的尧山壁、《散文选刊》的王剑冰、河南某杂志的主编张一弓、人民文学的主编崔道怡、读者的编辑、《诗刊》主编雷抒雁、《地火》的田耒、《北京晚报》佚名等编辑更是像爱护珍稀植物一般爱护文坛新秀毛竹。
记得青海西宁当年发生了著名的踩踏事件。第二天,《西宁晚报》的主编苗冬青第一次驾到毛竹所在中学。难道是林锡纯担心西宁才子们的安全,派主编亲去探访慰问?
在中国石油文化大赛期间,雷达三次找到大赛的组织者毛竹,让毛竹参赛。因为雷达认为毛竹的散文《沿河出走》是理所当然的一等奖。毛竹不参赛让雷达无助。雷达不知道学理科的毛竹“为了大赛的公正”在坚守一个原则。难怪叫中国文坛的第一评论家,雷达对发现人才的挚爱用其行为表达,让人撼动。崔道怡两次亲自走到毛竹身边,让毛竹修改散文《沿河出走》,他安排发表在《人民文学》。
有一年,已经调到大连任《海燕》主编的原石油《地火》的主编古耜给毛竹打来电话:毛竹,我对不起你!我向你道歉!在好几次全国散文大赛上,雷达都主张毛竹散文应获中国一等奖,雷达把头转向我征求我的意见,把期待的眼神投向我,我都没有吭气。我对不起你,成了你成长路上的绊脚石。请愿谅我当时处境不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你知道我最后调离了我喜爱的《地火》杂志.........
毛竹并不在意自己能不能获那几次奖。因为毛竹已经获得了太多的中国一等奖与二等奖,毛竹在意的是雷达老师对人才的珍爱,还有通过这件事情表现出的雷达身上珍贵的人品与文品。难怪雷达评论会多少年引领中国文坛,难怪雷达被誉为“中国文坛的雷达”。.雷达成为中国文坛的风向标,的确是当之无愧。
 
毛竹先发表歌曲(作词、作曲),接着开始发表散文、诗歌等文学作品。
毛竹出书多本,其中《迷失在西部》、《透明的性感》、《透明的女性》、《生命的隐衷》、《透明的乡愁》等书深受读者喜爱。毛竹著作多年稳居图书各类排行榜。
那些年中国的大大小小奖只要毛竹参赛必得。有一年青海省搞音乐大赛,进入决赛十四首歌,毛竹就占了七首。评委都是中国音乐界的大家、来自中央音乐学院的张谷密、肖扬、相西源等等。毛竹都不好意思了。
由于获状太多,由于得到太多中国名家的肯定与赞扬,这些年毛竹都不愿参赛了。毛竹对评奖有自己的独特的认识。毛竹认为参赛只是为了获得名家认可。既然这么多名家专家均认可了毛竹。毛竹就有了自信。毛竹就可以退出名利场,抛弃世俗虚荣,安心写作了。毛竹近几年只负责深入采访、潜心写作、静心耕耘。敢于探险的毛竹深入采访的深度与力度的确是震撼人心,让许多有眼光的大师们对毛竹的写毛的写作寄予厚望。有人说,毛竹可能是中国唯一一位深情地、真正面向“泥土”的女作家。
毛竹多少年多少次深入大巴山北蜀道、青藏高原、中国大中小油田采访。以致
毛竹探索“有原创能力中国人”的稿件几千篇,在网上扎根如翠竹密织。
比如《埋藏在汉陶中幽灵般的贾平凹》[与《狼图腾》一书运作人安波舜难忘的相约】【《藏獒》一书的作者杨志军像一个神奇的听筒]《跳楼自杀前诗人昌耀对毛竹低语》《严正宇社长亲自带车带人去中学调动毛竹的故事》《整夜跑场的中国音协主席徐沛东》《摔倒寺院门坎后忽然变聪明的恩师尧山壁》《坐着一条腿居然能绕另一条腿两圈。活脱脱一只单脚独立的鹰杨兆祥》【山西怪石赵瑜,居然在寻找《巴金的黛莉》】【作家老鬼与《青春之歌》一书作家杨沫骨灰同眠】《为毛竹小说叫好出声的雷抒雁》《我鲁院导师王蒙进茅奖决赛前十》《叫我们观察“大便”的大作家王蒙》《静美铁凝,中国文坛的“心”》《探秘琼瑶祖籍: 雁啼寒潭,惊断衡阳之浦 》《外交部长李肇星给出租屋内的毛竹打电话》《女作家张洁作品,内涵深刻到撼动人心!》《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初恋隐私》《张艺谋的御用文人周晓枫》【陈凯歌拍摄的《梅兰芳》,拍了半部好片子】【拍出电视剧《牵手》《心术》《记忆的证明》《梦华录》《不完美受害人》等电视连续剧的女导演杨阳】《六获飞天金鹰奖的美女导演杨阳与毛竹在新疆拍片轶事》《贴着泥土贴着时代的大导演贾章柯》【可惜了!陈忠实的《白鹿原》,不拍电影更好!】《葛水平的水平》[青年导演杨子拍出的电影《喊山》早几年出笼可与老谋子《红高粱》叫版]《兴安,一匹来自呼伦贝尔大草原的蒙古马》《说一句是一句的刘震云》《陕军突起的组织者,鲁师白描》《唯一晚上来鲁院上课的陈丹青》《鲁师徐坤讲的课令毛竹不忘》《青海“大姐大”邢秀玲》《梅卓,青海高原藏族人心尖上的珠露》《陈元魁,贾宝玉在青海投身转世》《青海“大牛哥”王泽群》《朱奇对小小毛竹寄厚望》《来给毛竹敬酒的大部长朱世奎》《新凤霞的儿子吴欢,一个知道自己十几代祖先故事的奇才》《关注当下,书写中国农民,一位能给时代号脉的女作家周习》《军旅高产作家李骏》【出版著作《双桅船》的鲁院同学谢凌洁】《十二分自我的诗人汪国真》《席慕荣,请抬起你的眼睛》《大道通天!"西气东输"“苏丹工程”等重要管道工程总经理马骅讲的故事是一部中国管道史》《出狱后写下长篇小说"西域镖头"的中油龙昌公司董事长赵丛贵》【想步路遥后辙,写出《人生》下集”的哈尔滨作家王作龙】《毛竹与“大胆包天的土族副市长鲍义志”火车站广场长石座上聊天》《寂寞“天鹰美”!女作家肖黛》《站立的水!内画王王立夫》《在门源,王洛宾的卓玛的亲戚们就在毛竹身边》《小破孩的原创拾荒,祖籍洛阳的田易新 》《周松,碎尸堆出的成名路》《再别康桥,鲁十一诗人康桥》[《大漠之灵》作者肖复华的石油魂]《中国石油购房门》《中国石油腐败门》【写出《柴达木手记》的作家李若冰】《中国石油漏油门》《中国石油唯一的股市高手高建中没有走出提篮桥监狱》《讲课时,昏昏欲睡的导师李敬泽》《导师陈崎嵘与何建明走下讲台:你就是毛竹!》《何建明的纪实真叫大纪实》《唱“朋友一生一起走,遇到困难不低头”的作家祝勇》【《汉中绝唱》作家杨志鹏,作家中的实干家]《科幻作家超侠,作家中的超侠》《口语诗人马非的诗耐人回味》《爱讲幽默段子的大导演吴子牛》《永恒孤岛上的毛喻原》[梁晓生的《今夜 有暴风雪》伴毛竹成长]《石油副长焦力人的隐衷》《毛竹冷眼向洋看“曹谁伊沙诗战”》等等。
毛竹写的许多文章都成为名家的百度百科定位文章。比如写岳建一的文章、写铁凝的文章、写昌耀的文章、写琼瑶的文章

 

 

 

毛竹是中国作家中获奖种类最多的女作家。毛竹是中国音乐界最高奖“星海杯”大奖获奖者。曾几十次荣获中国文学大奖,比如中国精短散文一等奖、中国散文大赛一等奖等。毛竹书二次荣获获中国社科类二等奖,一次荣获三等奖。毛竹去大巴山参访,当地人的事儿,毛竹问当地人。整个大巴山的事儿,大巴山人需要问毛竹。啥叫力透纸背?啥叫看破浮华?啥叫深入骨髓?啥叫潜心写作?啥叫怡然自得?啥叫深情地面向读者?啥叫真情地面对导师?毛竹在写作上表现出的定力让中国所有识别毛竹的文坛大师们与读者们对其创作充满了期待。
毛竹曾十几次在全国音乐文学大奖赛中获奖。 获音乐界最高将“星海杯”大奖。是青藏唯一获奖者。毛竹的作品获全国多种文学大赛奖。毛竹的书二次获中国社科二等奖,一次三等奖。是中国获奖种类最多、综合档次最高的女作家。

 

 

 

毛竹第一部小说《透明的性感》(少女圣经)以深圳原野股停牌下市为背景,写一位西部少女闯深圳的故事。少女的背后就是一部深邃的深圳开发的近代史。被中国几大名编顾志城(《第二次握手》《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北京人在纽约》女主编。)、张守仁和顾建平(十月出版社主编、现长篇小说选刊主编)、汪兆骞(人民文学出版社主编)、杨兆祥(人民文学杂志社主任)、禾岩(原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主编后光明日报副社长)抢出中国第一编崔道怡和著名诗人雷抒雁是该书草稿的第一与第二阅读者。崔道怡高度肯定。雷抒雁大声叫好。看到该书后来的《狼图腾》责编安波舜亲自从长春来京向毛竹约稿。中国文联出版公司《透明的性感》出版社为毛竹办的庆功宴上,顾志城认毛竹做干女儿。中国文联出版公司的女主编张雅南说:回家,毛竹的这本书《透明的性感》,我要把它放在书架中,放在世界名著与中国名著的栏目里。
 
著名作家贾平凹把自己最珍贵的红木扇面主动赐给毛竹,且题四个大字:“清风在握”贾平凹说“毛竹你知道吗?赐你的扇面是我所有扇面中最珍贵的一把,最好的真丝绸面,最好的红木骨架,大师的专门订定,给了你额就没有啦。”贾平凹在电视上说:“东方竹子是额最青睐的女作家!”尧山壁散文大师说:毛竹从西部来,给散文天地带来一股异样的风。毛竹刚出来闯世界,刚落脚河北涿州报社。有一天,河北作协的主席尧山壁来报社给毛竹带来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中国文化部长贺敬之临终前提起了小小涿州的毛竹。这信息太不一般了!小小毛竹何其小,为何出现在大部长贺敬之的临终遗言之中?毛竹只唱贺敬之的作品《翻身道情》、《南泥湾》听过歌剧《白毛女》,根本不知道贺敬之长什么样子呢。难道他认真看了毛竹的书?“中国第一评论家雷达”多次推举毛竹散文为中国散文一等奖。毛竹的书出版期间,中国文联大楼中最关心此书的是“中国第一编辑崔道怡”。崔道怡几次给此书的责编徐松林说“想提前看到毛竹书稿”。见到毛竹,崔道怡请求毛竹把出版该书的第一本书送给他,因为他喜欢这本书。《血色黄昏》岳建一更是高度评价毛竹另一本书《透明的女姓》(沿着青藏公路走向可可西里无人区。著名编辑家岳建一说:“要了解青藏的文化与历史,东方竹子的《透明的女性》必读。”岳建一在书市看到毛竹的书,马上给责编张承与向飞打去电话:“祝贺你们出了一本有氛量的好书!”中国社会出版社社长贾斌慧眼识珠。中国社会出版社刘国林终审批语:“东方竹子的作品《透明的女性》,托女性之表,议文化之实,内涵成色久远博深,总体不失为一部难得的好作品。”鲁师王占君对学员们说:你们的同学毛竹,看起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是你们的脑子里的微妙思绪都逃不毛竹的直感。毛竹随手拈来随手写出来的文章你们努力多少年甚至一辈子可能都无法达到或超越。王占君当时是《十月》主编。当年某出版社主编把将出版的毛竹的书《透明的分娩》交给作家莫言阅读。莫言回话,乡土味儿重,写得好!后来的茅将奖获得者杨志军拿到毛竹中的几本书后,喜欢!主动配发评论,主动把毛竹介绍给自己的伯乐、出版家岳建一。记协的主席邵华泽更是多次为毛竹的书题字儿“明月清风”“东方翠竹”等。青海的书法大师林锡纯更是对毛竹的音乐作品高度评价,并给毛竹姐妹赐书法“潇湘神二首”:湘水流,湘水流,九疑云物至今愁。
若问二妃何处所,零陵芳草露中秋。难道在林锡纯的眼里,毛竹姐妹尊贵到成了舜帝的二妃蛾皇与女英?那书法毛竹姐妹一直珍藏着。
青海诗人白渔更是在毛竹刚起步就预言“青海能走出两个女作家,其中一个就是毛竹!”
青海现在的文联主席宋江涛有一次终于找到毛竹电话,并把电话打到了中国石油报家属院毛竹的家里。原来中央电视台包大导当时正在拍大片《三江源》。包大导看到毛竹写的探索青藏文化的书《透明的女性》(沿着青藏高原走向青海可可西里无人区后十分激动。包导大喊谁能帮助他找到这位叫东方竹子女作家?当时任青海新闻办主任宋江涛硬着头皮应了下来。因为毛竹调内地多年,宋江涛与毛竹失联多年。最后包大导拍的大片《三江源》解说词有许多吸纳了毛竹作品的精华。有些句子甚至是毛竹书中的“原话”。后宋江涛在北京办《三江源摄影展》,邀请毛竹参加。毛竹与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副主编刘会军一起参加,宋江涛还送毛竹装裱好的一幅大摄影作品作为纪念。
青海音乐家协会的三大要人均视刚起上的毛竹音乐作品为珍宝。靳梧桐主席亲自带队把毛竹的歌曲《驼峰之谜》送到西安去制作。有一次毛竹去青海音乐家协会,只见马玉宝与巨奇君两位,他们都是后任的青海音乐家协会主席、西宁市音乐家协会副主席沐寒麾下中国首个花儿合唱团音乐总监。他们两人一个人弹钢琴上、一个人唱。他们演奏的歌曲正是毛竹的歌曲。他们说:毛竹,我们这些专门在大学学音乐的、专门从事音乐作曲研究的人都写不出像你的《走进荒漠》这么好的作品。
 
 
 

 

 
 

 

 
毛竹生在大巴山野人部落,长在青藏高原原始部落,就职在石油酉长部落。毛竹的故事,毛竹身边人的故事,毛竹家族亲人的故事,毛竹怎么写也写不完。难怪毛竹的书一次一次又一次轰动中国。毛竹作品总是掀起一股一股又一股的毛竹阅读热潮。毛竹随手拈来,都让读者沉醉其中不能自拔。不为其它,只为毛竹生在神秘的大巴山,跟随爸爸“支边”神奇的青藏高原,毛竹只身闯北京探秘的自己生命的源头。毛竹只身闯荡探索神奇中国,所经历的太过精彩。毛竹父子走到哪里都莫名其妙地成为焦点人物。毛竹根本不需要闭门造车。毛竹根本不需要抄袭杜撰。毛竹更不需要把中国四大名著变来变去。毛竹更不需要把外国名著中的情节或细节借来借去。毛竹的身边的故事太精彩了!毛竹读得津津有味儿。毛竹拜读的是当代中国这部大书,毛竹探索的是当代中国人这部大典。
毛竹的灵感如大巴深山的鸟儿一样多,毛竹灵感如同藏高原的灵鱼一样多。毛竹常说:那么多的鸟儿在天空掠过、那么鱼儿顺江河而下,我捉住了就我毛竹自己的,捉不住就永远消失不见了。
毛竹和其它的作家最大的不同是,毛竹并不想太早火。
毛竹第一部小说轰动中国文坛后,毛竹的“透明系列”再次轰动中国。
毛竹却选择尽量低调。毛竹的文章阅读量太大了,毛竹会先把文章屏蔽掉,让其凉一凉。
但是压不住的“毛竹热”,却是导师们、读者们的识别力形成的暗流。无论毛作竹怎么压抑自己的热度,作家毛竹的360搜索量已经高达245万、诗人竹子的搜索量已达400多万。毛竹知道,终有一天这暗流会汇成大河,潮起潮落,汹涌澎湃。但是毛竹不喜欢这热潮来的太早。
 
毛竹是中国第一个闯过三个无人区:可可西里无人区、阿里无人区、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女记者女作家。毛竹游走中国,行程达几十万公里。毛竹丰富的生活阅历既为之文学创作积累了丰厚的素材,更使其日臻成熟地形成了一种为许多读者喜爱的凄婉、灵透的文风。人性的“本真”与文学的“坦诚”是其奉为圭臬(guī niè)的目标和始终不懈的追求。
毛竹推出以“透明的女性”为主题的系列作品。中国文联出版公司为其首开中国出版上贴防伪商标先河,在中国出版社史上“一石激起千重浪”。中国社会出版社为其首开开篇探索女姓系列长篇丛书先河。《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北京晚报》、《北京青年报》、《中国商报》、《文艺报》、《华商时报》、《中央电视台》、《散文》、《散文选刊》等多家媒体先后为其几部书发了“她从西部走来”、“严肃文学再跃潮头,女作家毛竹新书走红书市”等为题的消息评论,在全国引起了轰动。
毛竹因为三个原始落后蛮荒的来源,加上记者这一特殊身份,中国记者作家中唯一去过三个以上无人区、去过N个以上中国最荒凉最孤寂最粗野的地方。“走于路尽头,行到水源地”。这正是毛竹的作品给人致命诱惑的原因?可不是越来越多的人因毛竹的文学而上瘾。从此痴情地等待毛竹的新作。从此深情地等待隐居的毛竹再次出山,带给他们灵魂的震撼与洗礼。
 

 

 

 

作家毛竹另一个重要的职务是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的主编。这个网的主旨是关注中国的原创精英,探索中国精英的精神秘境。

 

 

 

可不是?中国被地球人视为“东方竹子文明”的故乡。中华竹文化更是博大精深,源远流长。而东方竹子的悟性更是一种诗意的理解力抑或是一种渗透力抑或是一种凝聚力。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的许多文章,已经在中国文坛影响深远,且正向深向纵向横发展。探秘中国原创精英,从而建立中国文化的高地,让中国的原创力凝结成一种新突破力,一种有关这个民族的突破力。这恍惚不仅是文化层面的突破力,更恍惚中国层的突破力。作家毛竹的力量虽然薄弱,但是正试图向这个方向努力着。
可不是。屈辱了多少年的中国,机会终于来了。这机会对东方中国真的不多,但是这一次终于来了。毛竹相信,中国的原创能力真的正在成渭成溪汇流成河奔腾入海,摧枯拉朽,一往无前。

 

 

 

当然,最最重要的一点,毛竹是中国首原生态写作探索者,是,在这个高地上,能否再次孕育产生真正属于这个时代的作品,值得读者期待。

 

 

 

东方竹子工作网网址:www.eastpassion.com

 

 
 
 
 

 

女作家毛竹出生成长之谜

 

 

 

毛竹,女,笔名佚人、竹子、东方竹子。 毛竹出生于大巴山区将成废墟的“毛和兴老商号”堂屋竹篱笆围出的半屋内。也就是说,毛竹是大巴山历史上第一位生在老商号堂屋中的女娃子。

 

 

 

 

 

大巴山历史上一位生在老商号堂屋的女娃子毛竹

 

 

 

 

当年,毛竹的爸爸毛高畴在青海部队虽优秀,但成份太高,提升无望,便想考大学,妈妈馨儿被毛高畴从部队赶回陕南大巴山。馨儿没地方住,就拿赖婆婆甩过来的一张大晒席--大竹篱笆把当毛和兴老商号堂屋走道一隔,隔出一个半屋:堂屋。因为堂屋没有门,馨儿就拿一个竹子编的烂簸箕挡在门口,权当是门。正是因为没有门,馨儿的几件值钱东西,包括大女儿小美睫的带银饰的帽子都丢了。期间,毛和兴老商号被当成乱石镇的公共食堂,几千人在那里吃饭。毛家人被赶到深山去住。仅一年多,毛和兴曾掌柜毛远稚死在山上,孤坟一座现在大崖下。闻听毛和兴老商房部分房子又还给毛家。馨儿请人把大晒席从山上捞下来,又在堂屋一挡,挡出一个半屋。当公共食堂仅不到两年,可是毛和兴老商号上好的房子,由于大家都不爱惜,烟熏火燎,加上撤食堂时被一些人偷去了顶板与梁与椽等,毛和兴老商号瞬间变得破败不堪。这引起馨儿的嫂子谧儿骂街。大巴山典型的大家谧儿骂街,没人吃惊:留个好房子镇上用,有什么不好,为何偏要毁了它?从不骂人的谧儿骂街轰动大巴山好几个老镇子。

 

 

 

毛和兴老商号破败不堪后更显阴森恐怖。

 

 

 

大按大巴山风俗堂屋是供神龛祖先牌位、家族议事、商务谈判、逝者出殡的地方。如果阴阳先生说日子不对,大巴山大家族经常把逝去老人遗体丘在堂屋里,一丘多年,活人吃饭前还要喊逝去老人吃饭。毛竹的爷爷毛远稚才三十岁时就为自己准备了镇子上最好的棺材,红木面子,杉木内棺,唐彩文绘,摆在堂屋显摆。解放后却被分给贫农某某某享受了,被赶到山上住的爷爷毛远稚到弥留之际连棺材都没有用的,在北京读研的毛高畴才临时寄钱给父亲重置棺材。堂屋,这样一个庄重阴森恐怖的地方,绝不可能有女娃子出生。可是,千真万确!毛竹是大巴山上千年历史中从没有过的生在堂屋的女娃子。按大巴山风俗,毛竹的胎盘埋在堂屋地下。是谧儿亲手帮助埋的。

 

毛竹的毛和兴老商号在大巴山最少有300多年历史。商号曾拥有两个大大的斑竹园,连着大巴山几座山。而毛竹的外祖爷徐文美山里纸石碓房的主人.徐家在大巴山有六百多年历史。馨儿出生的花屋后更是徐家的竹山。里面的竹子同样是斑竹。这使得毛竹的生命莫名与大巴山的连绵夜雨,与潇湘斑竹“斑竹泪,斑竹泪,‘巴山’云雾至今愁......”莫名结缘。
 

 

毛竹在妈妈肚子里就经历了“率”几百人陡坡出殡,“出殡号子”山摇地动,只爷爷毛远稚孤坟一个下葬的事件。
孕育毛竹时爸爸毛高畴在中国人民大学读研究生。被赶上山的爷爷毛远稚去逝。按大巴山风俗,怀孕妇女是不能送老人归山的。可是,毛家居然让馨儿顶重孝在送丧队伍前举灵牌子为送老人家归山。毛家三个儿子,大儿子成份地主不便出面。二儿子是教师“大巴山1300多年瓦房店古镇”瓦房店小学代校长、教导主任不便出面。只有三儿子毛高畴成份好,是革干。可是毛高畴在人大读研回不来。三儿媳馨儿成份好,是学生。毛家商量来商量去,万般无奈,只好把目光集中馨儿身上。馨儿虽然带着女儿小美睫,但是仍像少女一般。上山下山,山陡路险,别人扑爬掀天,气喘吁吁。就算小伙子,上社下社,都需要歇几次气。可是下放农村的馨儿背着小美睫,上社下社,却行走如飞。按大巴山老规矩,孕妇是不能给老人送丧出殡的,更不可能在出殡队伍前举灵牌。馨儿也觉得奇怪,自从怀上小毛竹,自己的身子就变得格外轻巧,真个身轻如燕,身轻如梦。馨儿怀孕后最真切的感觉就是,上山下坡,行走如飞,似有了神秘助力,似被插上两透明的翅膀。这感觉与怀小睫感觉,真的不一样。馨儿感谢肚中娃儿给了自己这股神奇的力量。

 

 

 

馨儿是毛家在大巴山唯二成份好的人。馨儿出面打头送丧,是最合适不过了。送丧,大巴山陡,人少了根本送不上去,人多了阵张大了,总有人上告:毛家遇事还像解放前那样大操大办。这但心不是多余:有几次都告爸爸告到青海部队了,有几次告二伯都告到安康教育局了。

 

毛家上下并不知道馨儿已经怀孕。馨儿也不好意思说。也就是说,毛竹还没出世,就经历了在妈妈馨儿肚子里“率”几百人出殡,“出殡号子”山摇地动,风雨雷电只毛远稚孤坟一个下葬的大事件。毛竹的出身地是北蜀道,比李白写下“蜀道之难,难以上青天”的南蜀道还险。修湘渝铁路紫阳段60公里死370人,是青藏铁路同段的六倍以上,是整个襄渝铁路死人数的近四分之一。近临的宜万铁路更被称作中国最险铁路。陡天坡更是“老死的少,板死的多”。
 

 

毛远稚出殡,出殡队伍上山,多少根绳子拉棺,多少条杠子抬棺,多少条汉子抬棺,出殡号子喊得天摇地动。多少人跪着爬着哭着喊着拉棺。没有人知道,毛竹是小小胚芽时就在馨儿的肚子里经历了这悲壮的毛家历史上的风雨飘摇中的大事件。

 

 

 

C毛竹父女与青海民族大学的神秘缘份

 

毛竹随中国人民大学毕业的父亲在青藏高原“支边”二十多年。中国“最破烂大学”--实则是中国最神秘原始酋长部落野人物云集的青海民族大学。毛竹的老师有青藏寺院里的大活佛、清真寺的大阿訇、有蒙古草原的王爷、还有《格萨王传》“蓝本说书人”、天藏师、游牧人后裔、刻经人后裔,更有发配青藏的中国精英。比如右派精英、GMD精英等。还有毛主席延安时的翻译张正亚教授,贺龙的女儿贺捷生等等。可以说中国最有骨性、最富传奇色彩、最具叛逆性、最激情飞扬、最潜藏发达荷尔蒙、最神秘莫测的人都云集在青海民族大学。
 

 

毛竹的爸爸毛高畴人大毕业后,任农林厅团委书记。农林厅与农垦厅合并,两套厅级人马省上却给一套厅级指标,两派都争重权在握的毛高畴。毛高畴独家认为农垦厅班子对饿死那多河南知青有责任,不肯“同流合污”,结果毛高畴被桃花案整臭青海省。西北王刘澜涛抢毛高畴去当秘书。青海方又不甘心,又把毛高畴轰轰烈烈抢回来。特别诡异的是,接着刘澜涛就卷入轰动中国的“61人叛徒集团”案,青海方等于“火中取栗”?毛高畴被抢回青海,青海省农林厅夺权取胜一派就对毛高畴进行了轰轰烈烈的批评加洗脑,妄想再重用。可是在这关键的时刻,毛高畴不想在农林厅干了。

 

 

 

民院戴金璞副院长闻讯,让人事负责人把毛高畴抢到了青海民院。为了表示诚意,民院先就给毛高畴在分了一套院长才能住房子。毛高畴拿到钥匙后才知道那是上一任民院副院长、院党委副书记温志忠住的房子,温志忠就是在那房子中开枪自杀的。民院的正院长与书记是省委副书记韩洪宾兼任。温志忠和戴金璞均属于民院实际的负责人。戴院长让我爸爸住温院长的房子,是向青海民院宣布:毛高畴是选来搭班子的党委书记人选。我爸爸进去看了,温院长是在浴室里自杀的,子弹穿过浴室门留下一个斜斜的弹洞,又在对面墙上留下弹洞。毛高畴回家给妻子馨儿一说,害怕坚决不住。

 

 

 

内乱开始,戴金璞副院长上吊自杀。戴副院长死前的遗言是在民大菜院子打煤砖时,爬到毛高畴跟前,跟毛高畴一个人说的:小毛!我错了!我向你道嫌!我没有按你的意图别跳出来。如果我不跳出来,你领导的延安战斗团也不会被定为保皇派,他们也不会把我往死里打。更不会打你们往死里打。你们也不会卷入二月逆流被整得这么惨。现在我们怎么办?我们只有等!相信时间会证明我们这一派是革命的。”由于爸爸是院党委成员加院党委秘书加团委书记加系负责人。由于毛高畴是戴副院长选定的党委副书记第一人选。戴院长自杀前后多少年,毛高畴一直是民院两派斗争的焦点。毛高畴真可谓九死一生。毛高畴被各种民族善良人救过命。比如蒙族副院长卓玛才旦,比如藏族学生尤拉杰和波浪菜它。毛高畴的经历是比青海诗人昌耀的《慈航》更感人的一首一首又一首《慈航》。由于爸爸毛高畴的特殊身份,毛竹姐妹从小被学院造反派那一派各种民族野人的小孩子们追打。毛竹没有想到考上大学后,阴差阳错自己又上了民族大学。当时数学系快班的多一半都是考上北大、青华、西交大等名牌大学的青海高分生,因为年龄、体检、政审被刷下来,被民大拾遗,屈就民大。实变函数等民大与北师大同时间同题目通考,北师大的老师都为青海民大的学生成绩而惊叹。后归队青华大学的吴老师最欣赏的女生是毛竹。大家更没有想到,毕业时,在这样硬核的同学中,毛竹成了全年级全面发展成绩最好、学得最轻松的女生。没有人知道,数学系高才生毛竹心里那时珍藏的作家梦脑子里回响的作曲家梦。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网址:www.eastpassion.com

 

 

 

女作家毛竹的大巴山情结

 

 

 

女作家毛竹看起来文静内敛,她的生命中却收敛了大巴山近代的风雷雨电,骨子里不仅流淌着清丽透明亮澈的成百上千条静谧的山溪水,更滚流着大巴山滚滚浩浩滔滔涛涛甚至甚至咆哮的山洪。

 

 

 

深谙大巴山多少家族故事的野人毛竹。没有人相信,这样一个集悠美乐感为血脉、飘逸诗意为筋肉,浪漫思想为气场的小女子,会容下大巴深山那多中国开明绅士之家族中最奔腾澎湃的灵魂,会容下大巴深山那些背脚子、船老二、樵夫的野歌,纤夫号子中疯狂撼人的旋律。正是这些灵魂给了小小的柔弱女儿清溪深潭一般的静美,也给了她狂风怒涛暴雨山洪一般的力量。

 

埋毛竹胎盘地点属北蜀道,比李白写下《蜀道难》的南蜀道险多少倍。特别是陡天坡“老死的少,板死的多”。地理位置“全坤”,近毛坝、麻柳、万源、巫溪,是川陕鄂大巴山暴雨区的中心。更是连绵巴山夜雨的中心。上百条溪河,上千条溪流,原始森林无处不清溪,无地不涌泉,无崖不滴水,无叶不凝溪。大喊一声天都下雨。大吼一声天都孕雷。难怪毛竹喜欢唐代李商隐诗句《夜雨寄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竹(烛),却话巴山夜雨时。难怪这样的地方孕育出这样的毛竹。多愁感善又激情内抑,柔情万种又山洪暴雨、深情无限又绝情无情的毛竹。
有人说,毛竹本人就是一部凝集流动着的大巴山的近代史。知晓这么多,是毛竹与生俱来?还是大巴山赋予她太多?
 

 

是的,没有哪一位女作家文字能阴柔如音乐之唯美,在使读者渐渐整个身心都融化在她创造的某个缠绵悱恻中的旋律中时,却突然有鼓声号声雨声雷声电声暴声的猛烈交响吹昏读者。那是大巴山特有的远世静谧!那是大巴山特有的疯狂劲儿!她是大巴山最美的女儿。她是大巴山最深的隐秘?她是大巴山难言的隐衷?她是大巴山幽深的谜底?她是大巴萦绕的白雾?她是大巴山无解的答案?她是大巴山三省交界地的交合声?她是大巴山人心灵的尖尖儿?

 

 

 

她是一个胎盘埋在大巴山,生在破败堂屋阴森棺材旁的女娃子。她是一个还没有出世在母腹就送爷爷灵柩上山的女娃子。

 

 

 

为什么她的述说她的回忆她的疲惫她的失落她的挣扎她的抗争,会那么轻易地撼动那么多山里山外的灵魂?为什么大巴山人的故事偏是需要毛竹这个从小离开大巴山的小女子回去探秘然后轻轻述说?

 

 

 

难道近几代大巴山的英雄或是狗熊的灵魂并没有逝去而是栖息在她这位柔弱女儿的生命中?

 

 

 

难道大巴山那些猎杀无影的白熊、白獐、熊猫、金丝猴、朱鹮、白米子等珍贵动物,豹子、云豹、林麝、金雕、华南虎、棕熊、金猫、猕猴、班羚、红腹锦鸡、红隼、大鲵、狼、狍子、豿、柴狗儿、麋鹿从没有消逝它们会在特定的时候在毛竹的生命中长呼短啸?难道大巴山那消失无踪的猫头鹰、白老鸦、喜鹊,并没有离去更没有飞远,它们们定时会云集在毛竹的胸中低吟浅唱??难道大巴山那些小小点水鸟儿:水鸭子、红豆子、山楂子、钓鱼翁仍在溪水中五彩缤纷地蹿来蹿去,溅起留下钻石般呢喃,从来从来就没有消失,它们定时出现在的毛竹的血管激流中,让毛竹的生命发出手风琴一般美妙的回响?

 

难道大巴山的大批量蝴蝶蚂蚱小虫知了蝉从没有逝去更没有飞远遁去,定时在毛竹生命中化为森林呜叫?
 

 

难道大巴山的那些被的砍伐千年白果树、合抱老柿树并没有砍去仍在毛竹生命的原始森林中吾自茂盛?难道大巴山那种断子绝孙法挖去的嘟根、铲尽的覃子、除除的箭竹、冷杉、红杉、连香树、水青树、珙桐、千年银杏,并没有绝情而去仍在毛竹生命中郁葱灿烂?难道大巴山的栀子花、羊角花、千灵光、金耳环从没有大片枯萎仍在毛竹生命中一年一度定时烂漫。

 

 

 

是大巴山的生命之主神奇地选择了毛竹,还是毛竹的命运之灵神奇地选择了大巴山,为什么毛竹的胸腔中发出的声音仿佛是大巴山的,而大巴山又恍惚用毛竹的生命来制造自己独特的音响。
每当毛竹睡着,不知道是她失去了知觉还是大巴山失去了知觉。天地间有关大巴山的声音居然全部归于静极。

 

 

 

那些年,不知道是多少精英在大巴山失去亲情与爱情后悄悄死去,不知道有多少精英在大巴山失去亲情与爱情与知觉悄悄地老去。为什么深山中只要有出走过的精英消失或老去,只要是近代的,不论是那个镇子上的,毛竹似乎都知道。为什么有关那批精英的那事儿,他们自己的亲人不关心,毛竹似乎很知晓。毛竹为何要翻山越岭把生命提在手上一次一次去采访这些现代人不屑一顾的旧人旧事儿?
难道天地间,唯有毛竹怜惜,唯有毛竹痛心,唯有毛竹的叹息。
为什么毛竹叹息,大巴山水树崖恍惚都在动,甚至连大巴山的某些老坟墓都在微微颤动?为什么毛竹痛心,大巴山的夜雨会更加连绵,更加缠绵无限。
为什么大巴山人毛高畴沿河出走,大巴山山石嶙峋,却会在二女儿毛竹的身后滚滚坠落?难道大巴山斑竹园中的竹鼠、杜鹃、林蛙、竹叶青蛇从没有减少,它们会在毛高畴二女儿生命中蹿来蹿去。为什么那些事情恍惚发生在小小毛竹的眼前?
为什么大巴山那么多家族的传人,那么事件的当事人,反而多麻木不仁,反而多失去知觉,匆匆在山里山外的大路小路山路上。个别甚至患了重硬化症一般瘫痪在物质的床上,茫然望天。
而一个从小随爸离家出走,大学毕业才第一次回生身故土的小小毛竹却用全身的知觉在感觉大巴山?用女儿身与生俱来的敏感在接深山中的那一批美少年相关的各种逝命的信息。

 

 

 

难道她的大巴山人爸爸带着离家出走参加西乡55师军校叛逆家庭的百多个英俊后生个个虽死犹生仍纠缠在毛竹的生命中?

 

 

 

这一百多个大巴英俊美少年,写信回大巴山,动员父辈交田交房交商号交积粮,动员他们支持大巴山区和平解放,他们舍身取义,他们是革自己的命的真正的热血青年。可是他们的故事除了毛竹,还有谁真正知道?这些英俊美少年多是大巴山300多年甚至600多年巨根家族的“希望之光”。为什么和爸爸一起离家出走上55师西乡军校的百多个美少年,一批一批大浪淘沙,回到大巴山。有多少“虽九死其尤未悔”,他们演奏的生命协奏曲仍在毛竹的生命中回响?那协奏曲那么深沉,那么凝重,那么激越,最后那般低迥,甚至暗哑。他们那或短暂或短促或压抑或激情或激越或飞扬的一生难道一个一个都走得一不甘吗?与他们相依为命的理想与幻想难道没有给他们的灵魂最后的归宿吗?难道离开大巴山他们人从来就没有找到安全感?难道他们重返大巴山一切已经物是人非他们失去不仅是安全感更有他们的一切都灰飞烟灭吗?
那个大巴山中藏有多少毛竹多少不为人知的情绪,那不知道藏在哪里山洞中的无助、恓惶、迷惘、茫然、悲彻、缠绵,会在不知道的什么时候涌出来,让我感觉到那大巴山脉的绵长与博大,深邃与神秘。她灵魂深外的悸动,她的多愁善感,她的奔腾激越,她的柔弱缠绵,她的深情脉脉,她的热情不羁,仿佛都与那个大巴有关。
更奇特的是,她讲述那么家族的故事,触摸那些大巴山精英的灵魂,居然可以那样平静,那样坦然,那样连绵起伏,那样辽阔舒展,那样无边无际,那样深情绝情。仿佛她的视野已经不是一个家族,而是大巴山的好多家族,她有大片的云彩之上,望波涛汹涌的巴山,如望一望无际的大海,如探那深渊中若有若无的投影。那样的平淡的深情,是终可以去不可知远方的吗?
你甚至分不清她与大巴山之间是谁在倾诉是谁在低语是谁在合奏。
你甚至分不清是毛竹在演绎大巴山这个古琴,还是大巴山在演绎毛竹这个古琴。只知道这个古琴最后激情最后断弦最后暗哑,只有天地孤寂,分不清那些余音,那袅袅余间,带出无边凄迷与思考,是从毛竹生命中发出的还是从遥远大巴山发出的。是她的器管在合呜,还是整个大巴山在合呜。
毛竹在抒发,没有知道是她叹息还是大巴山在叹息?她在微笑还是大巴山在微笑?她在哭泣还是大巴山在哭泣。她在疼痛还是大巴山在疼痛。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