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联系方式>>东媒总动                       

毛竹出生成长之谜
发表时间:2018/2/3 8:29:43     文章来源:中国作家网      文章作者:佚名     浏览次数: 324
 
 
女作家毛竹出生成长之谜
毛竹,女,笔名佚人、竹子、东方竹子。 毛竹出生于大巴山区将成废墟“毛和兴老商号”堂屋竹篱笆围出的半屋内。也就是说,毛竹是大巴山历史上一位生在老商号堂屋的女娃子。
大巴山历史上一位生在老商号堂屋的女娃子毛竹
当年,毛竹的爸爸毛高畴在青海部队虽优秀,但成份太高,提升无望,便想考大学,妈妈馨儿被毛高畴从部队赶回陕南大巴山。馨儿没地方住,就拿赖婆婆甩过来的一张大晒席--大竹篱笆把当毛和兴老商号堂屋走道一隔,隔出一个半屋:堂屋。因为堂屋没有门,馨儿就拿一个竹子编的烂簸箕挡在门口,权当是门。正是因为没有门,馨儿的几件值钱东西,包括大女儿小美睫的带银饰的帽子都丢了。期间,毛和兴老商号被当成乱石镇的公共食堂,几千人在那里吃饭。毛家人被赶到深山去住。仅一年多,毛和兴曾掌柜毛远稚死在山上,孤坟一座现在大崖下。闻听毛和兴老商房部分房子又还给毛家。馨儿请人把大晒席从山上捞下来,又在堂屋一挡,挡出一个半屋。当公共食堂仅不到两年,可是毛和兴老商号上好的房子,由于大家都不爱惜,烟熏火燎,加上撤食堂时一些人偷去了顶板与梁与椽等,毛和兴老商号瞬间变得破败不堪。这引起馨儿的嫂子谧儿骂街。大巴山典型的大家谧儿骂街,没人吃惊:留个好房子镇上用,有什么不好,为何偏要毁了它?从不骂人的谧儿骂街轰动大巴山好几个老镇子
毛和兴老商号破败不堪后更显阴森恐怖。
大按大巴山风俗堂屋是供神龛祖先牌位、家族议事、商务谈判、逝者出殡的地方。如果阴阳先生说日子不对,大巴山大家族经常把逝去老人遗体丘在堂屋里,一丘多年,活人吃饭前还要喊逝去老人吃饭。毛竹的爷爷毛远稚才三十岁时就为自己准备了镇子上最好的棺材,红木面子,杉木内棺,唐彩文绘,摆在堂屋显摆。解放后却被分给贫农某某享受了,被赶到山上住的爷爷毛远稚到弥留之际连棺材都没有用的,在北京读研的毛高畴才临时寄钱给父亲重置棺材。堂屋,这样一个庄重阴森恐怖的地方,绝不可能有女娃子出生。可是,千真万确!毛竹是大巴山上千年历史中从没有过的生在堂屋的女娃子。按大巴山风俗,毛竹的胎盘埋在堂屋地下。是谧儿亲手帮助埋的。
毛竹的毛和兴老商号在大巴山最少有300多年历史。商号曾拥有两个大大的斑竹园,连着大巴山几座山。而毛竹的外祖爷徐文美山里纸石碓房的主人.徐家在大巴山有六百多年历史。馨儿出生的花屋后更是徐家的竹山。里面的竹子同样是斑竹。这使得毛竹的生命莫名与大巴山的连绵夜雨,与潇湘斑竹“斑竹泪,斑竹泪,‘巴山’云雾至今愁......”莫名结缘。
毛竹在妈妈肚子里就经历了“率”几百人陡坡出殡,“出殡号子”山摇地动,只爷爷毛远稚孤坟一个下葬的事件。
孕育毛竹时爸爸毛高畴在中国人民大学读研究生。被赶上山的爷爷毛远稚去逝。按大巴山风俗,怀孕妇女是不能送老人归山的。可是,毛家居然让馨儿顶重孝在送丧队伍前举灵牌子为送老人家归山。毛家三个儿子,大儿子成份地主不便出面。二儿子是教师“大巴山1300多年瓦房店古镇”瓦房店小学代校长、教导主任不便出面。只有三儿子毛高畴成份好,是革干。可是毛高畴在人大读研回来。三儿媳馨儿成份好,是学生。毛家商量来商量去,万般无奈,只好把目光集中馨儿身上。馨儿虽然带着女儿小美睫,但是仍像少女一般。上山下山,山陡路险,别人扑爬掀天,气喘吁吁。就算小伙子,上社下社,都需要歇几次气。可是下放农村的馨儿背着小美睫,上社下社,却行走如飞。按大巴山老规矩,孕妇是不能给老人送丧出殡的,更不可能在出殡队伍前举灵牌。馨儿也觉得奇怪,自从怀上小毛竹,自己的身子就变得格外轻巧,真个身轻如燕,身轻如梦。馨儿怀孕后最真切的感觉就是,上山下坡,行走如飞,似有了神秘助力,似被插上两透明的翅膀。这感觉与怀小睫感觉,真的不一样。馨儿感谢肚中娃儿给了自己这股神奇的力量。
馨儿是毛家在大巴山唯二成份好的人。馨儿出面打头送丧,是最合适不过了。送丧,大巴山陡,人少了根本送不上去,人多了阵张大了,总有人上告:毛家遇事还像解放前那样大操大办。这但心不是多余:有几次都告爸爸告到青海部队了,有几次告二伯都告到安康教育局了。
毛家上下并不知道馨儿已经怀孕。馨儿也不好意思说。也就是说,毛竹还没出世,就经历了在妈妈馨儿肚子里“率”几百人出殡,“出殡号子”山摇地动,风雨雷电只毛远稚孤坟一个下葬的大事件。毛竹的出身地是北蜀道,比李白写下“蜀道之难,难以上青天”的南蜀道还险。修湘渝铁路紫阳段60公里死370人,是青藏铁路同段的六倍以上,是整个襄渝铁路死人数的近四分之一。近临的宜万铁路更被称作中国最险铁路。陡天坡更是“老死的少,板死的多”。
毛远稚出殡,出殡队伍上山,多少根绳子拉棺,多少条杠子抬棺,多少条汉子抬棺,出殡号子喊得天摇地动。多少人跪着爬着哭着喊着拉棺。没有人知道,毛竹是小小胚芽时就在馨儿的肚子里经历了这悲壮的毛家历史上的风雨飘摇中的大事件。
C毛竹父女与青海民族大学的神秘缘份
毛竹随中国人民大学毕业的父亲在青藏高原“支边”二十多年。中国“最破烂大学”--实则是中国最神秘原始酋长部落野人物云集的青海民族大学。毛竹的老师有青藏寺院里的大活佛、清真寺的大阿訇、有蒙古草原的王爷、还有《格萨王传》“蓝本说书人”、天藏师、游牧人后裔、刻经人后裔,更有发配青藏的中国精英。比如右派精英、GMD精英等。还有毛主席延安时的翻译张正亚教授,贺龙的女儿贺捷生等等。可以说中国最有骨性、最富传奇色彩、最具叛逆性、最激情飞扬、最潜藏发达荷尔蒙、最神秘莫测的人都云集在青海民族大学。
毛竹的爸爸毛高畴人大毕业后,任农林厅团委书记。农林厅与农垦厅合并,两套厅级人马省上却给一套厅级指标,两派都争重权在握的毛高畴。毛高畴独家认为农垦厅班子对饿死那多河南知青有责任,不肯“同流合污”,结果毛高畴被桃花案整臭青海省。西北王刘澜涛抢毛高畴去当秘书。青海方又不甘心,又把毛高畴轰轰烈烈抢回。特别诡异的是,接着刘澜涛就卷入轰动中国的“61人叛徒集团”案,青海方等于“火中取栗”?毛高畴被抢回青海,青海省农林厅夺权取胜一派就对毛高畴进行了轰轰烈烈的批评洗脑,妄想再重用。可是在这关键的时刻,毛高畴不想在农林厅干了。
民院戴金璞副院长闻讯,让人事负责人把毛高畴抢到了青海民。为了表示诚意,民先就给毛高畴在分了一套院长才能住房子。毛高畴拿到钥匙后才知道那是上一任民院副院长、院党委副书记温志忠住的房子,温志忠就是在那房子中开枪自杀的。民院的正院长与书记是省委副书记韩洪宾兼任。温志忠和戴金璞均属于民院实际的负责人。戴院长让我爸爸住温院长的房子,是向青海民院宣布:毛高畴是选来搭班子的党委书记人选。我爸爸进去看了,温院长是在浴室里自杀的,子弹穿过浴室门留下一个斜斜的弹洞,又在对面墙上留下弹洞。毛高畴回家给妻子馨儿一说,害怕坚决不住。
内乱开始,戴金璞副院长上吊自杀。戴副院长死前的遗言是在民大菜院子打煤砖时,爬到毛高畴跟前,跟毛高畴一个人说的:小毛!我错了!我向你道嫌!我没有按你的意图别跳出来。如果我不跳出来,你领导的延安战斗团也不会被定为保皇派,他们也不会把我往死里打。更不会打你们往死里打。你们也不会卷入二月逆流被整得这么惨。现在我们怎么办?我们只有等!相信时间会证明我们这一派是革命的”由于爸爸是院党委成员加院党委秘书加团委书记加系负责人。由于毛高畴是戴副院长选定的党委副书记第一人选。戴院长自杀前后多少年,毛高畴一直是民院两派斗争的焦点。毛高畴真可谓九死一生。毛高畴被各种民族善良人救过命。比如蒙族副院长卓玛才旦,比如藏族学生尤拉杰和波浪菜它毛高畴的经历是比青海诗人昌耀的《慈航》更感人的一首一首又一首《慈航》。由于爸爸毛高畴的特殊身份,毛竹姐妹从小被学院造反派那一派各种民族野人的小孩子们追打。毛竹没有想到考上大学后,阴差阳错自己又上了民族大学。当时数学系快班的多一半都是考上北大、青华、西交大等名牌大学的青海高分生,因为年龄、体检、政审被刷下来,被民大拾遗,屈就民大。唯有毛竹是刚过分数线没几分的低分生。大家都没有想到,毕业时,毛竹成了全年级全面成绩最好、学得最轻松的女生。没有人知道,数学系高才生毛竹心里那时珍藏的作家梦。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网址:www.eastpassion.com
大巴山女作家毛竹简介
毛竹是中国首位“原生态写作探索者”。毛竹本人也被誉为中国珍稀的写作方面的原创人才。毛竹出生于大巴山区一个倾斜的竹篱笆内。毛竹的出生地是北蜀道,北蜀道比李白写下“蜀道之难 ,难于上青天”的南蜀道更险。毛竹随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的研究生父亲在青藏高原“支边”二十多年。野美毛竹笔名:东方竹子、佚人、巴人、巴山女儿、东方散人、野人等。 鲁十一高研班学员、正高记者、文学创作一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石油作家协会常务理事。毛竹曾为《青海经济报》社记者,《中国石油报》社记者,现为中国石油作协常务理事,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主编。读者们称作“大巴山野美毛竹”,“青藏高原戴骷髅项链的雪山毛竹”。
  毛竹毕业于中国青藏原始部落精英云集的青海民族大学,并获理学士(数学)学位。做为恢复高考第一届高考生,小小毛竹班同学多是考上青华、北大、西交大等重点院校因政审体检年龄原因屈就民院的高才生。毛竹80年代初开始发表数学论文,85年开始发表歌曲(作词、作曲),86年开始发表散文、诗歌等文学作品。出书多本,其中《迷失在西部》、《透明的性感》、《透明的女性》、《生命的隐衷》、《透明的乡愁》等书深受读者喜爱。毛竹著作多年稳居图书各类排行榜。其探索“有原创能力中国人”的稿件几千篇,在网上扎根如翠竹密织。比如《埋藏在汉陶中幽灵般的贾平凹》《与狼图腾运作人安波舜难忘的相约》《藏獒作者杨志军像一个神奇的听筒》《跳楼诗人昌耀最后时光》《整夜跑场的音协主席徐沛东》《山西怪石赵瑜,居然在《寻找巴金的黛莉》《作家老鬼与青春之歌一书作家杨沫骨灰同眠》《鲁院同学范稳导师王蒙同进茅奖决赛前十》《静美铁凝》《探秘琼瑶祖籍: 雁啼寒潭,惊断衡阳之浦 》《葛水平的水平》等。
毛竹是中国作家中获奖种类最多的女作家。毛竹是中国音乐界最高奖“星海杯”大奖获奖者。曾几十次荣获中国文学大奖,比如中国精短散文一等奖、中国散文大赛一等奖等。毛竹的著作二次荣获获中国社科类二等奖,一次荣获三等奖。多次在振兴杯、春笋杯、中国石油杯、等大赛中获奖。毛竹曾十几次在全国音乐文学大奖赛中获奖。 获音乐界最高将“星海杯”大奖。是青藏唯一获奖者。毛竹的作品获全国多种文学大赛奖。毛竹的书二次获中国社科二等奖,一次三等奖。是中国获奖种类最多的女
毛竹第一部小说《透明的性感》(少女圣经)以深圳原野股停牌下市为背景,写一位西部少女闯深圳的故事,被中国几大名编顾志城(《第二次握手》《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女主编)、张守仁(十月出版社)、汪兆骞(人民文学出版社)、杨兆祥(人民文学杂志社)、禾岩(原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主编后光明日报社长)抢出中国第一编崔道怡和著名诗人雷抒雁是该书草稿的第一与第二阅读者。崔道怡高度肯定。雷抒雁大声叫好。看到该书《狼图腾》责编安波舜亲自来京向毛竹约稿。著名作家贾平凹把自己最珍贵的红木扇面主动赐给毛竹,且题四个大字:“清风在握”贾平凹在电视上说:“东方竹子是额最青睐的女作家!”《血色黄昏》岳建一更是高度评价毛竹另一本书。岳建一说:“要了解青藏的文化与历史,东方竹子的《透明的女性》必读”。中国社会出版社刘国林终审批语:“东方竹子的作品《透明的女性》,托女性之表,议文化之实,内涵成色久远博深,总体不失为一部难得的好作品。”
毛竹是中国第一个闯过三个无人区:可可西里无人区、阿里无人区、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女记者女作家。毛竹游走中国,行程达几十万公里。毛竹丰富的生活阅历既为之文学创作积累了丰厚的素材,更使其日臻成熟地形成了一种为许多读者喜爱的凄婉、灵透的文风。人性的“本真”与文学的“坦诚”是其奉为圭臬的目标和始终不懈的追求。她推出以“透明的女性”为主题的系列作品。中国文联出版公司为其首开中国出版上贴防伪商标先河,在中国出版社史上“一石激起千重浪”。中国社会出版社为其首开开篇探索女姓系列丛书先河。《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北京晚报》、《北京青年报》、《中国商报》、《文艺报》、《华商时报》、《中央电视台》、《散文》、《散文选刊》等多家媒体先后为其几部书发了“她从西部走来”、“严肃文学再跃潮头,女作家毛竹新书走红书市”等为题的消息评论,在全国引起了轰动。 
作家毛竹另一个重要的职务是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的主编。这个网的主旨是关注中国的原创精英,探索中国精英的精神秘境。
可不是?中国被地球人视为“东方竹子文明”的故乡。中华竹文化更是博大精深,源远流长。而东方竹子的悟性更是一种诗意的理解力抑或是一种渗透力抑或是一种凝聚力。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的许多文章,已经在中国文坛影响深远,且正向深向纵向横发展。探秘中国原创精英,从而建立中国文化的高地,让中国的原创力凝结成一种新突破力,一种有关这个民族的突破力。这恍惚不仅是文化层面的突破力,更恍惚中国层的突破力。作家毛竹的力量虽然薄弱,但是正试图向这个方向努力着。
当然,最最重要的一点,毛竹是中国首原生态写作探索者,是,在这个高地上,能否再次孕育产生真正属于这个时代的作品,值得读者期待。
东方竹子工作网网址:www.eastpassion.com
女作家毛竹的大巴山情结
女作家毛竹看起来文静内敛,她的生命中却收敛了大巴山近代的风雷雨电,骨子里不仅流淌着清丽透明亮澈成百上千条静谧的山溪水,更滚流着大巴山滚滚浩浩滔滔涛涛甚至甚至咆哮的山洪。
深谙大巴山多少家族故事的野人毛竹。没有人相信,这样一个集悠美乐感为血脉、飘逸诗意为筋肉,浪漫思想为气场的小女子,会容下大巴深山那多中国开明绅士之家族中最奔腾澎湃的灵魂,会容下大巴深山那些背脚子、船老二、樵夫的野歌,纤夫号子中疯狂撼人的旋律。正是这些灵魂给了小小的柔弱女儿清溪深潭一般的静美,也给了她狂风怒涛暴雨山洪一般的力量。
埋毛竹胎盘地点属北蜀道,比李白写下《蜀道难》的南蜀道险多少倍。特别是陡天坡“老死的少,板死的多”。地理位置“全坤”,近毛坝、麻柳、万源、巫溪,是川陕鄂大巴山暴雨区的中心。更是连绵巴山夜雨的中心。上百条溪河,上千条溪流,原始森林无处不清溪,无地不涌泉,无崖不滴水,无叶不凝溪。大喊一声天都下雨。大吼一声天都孕雷。难怪毛竹喜欢唐代李商隐诗句《夜雨寄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竹(烛),却话巴山夜雨时。难怪这样的地方孕育出这样的毛竹。多愁感善又激情内抑,柔情万种又山洪暴雨、深情无限又绝情无情的毛竹。
有人说,毛竹本人就是一部凝集流动着的大巴山的近代史。知晓这么多,是毛竹与生俱来还是大巴山赋予她太多?
是的,没有哪一位女作家文字能阴柔如音乐之美,在使读者渐渐整个身心都融化在她创造的某个缠绵悱恻中的旋律中时,却突然有鼓声号声雨声雷声电声声的猛烈交响吹昏读者。那是大巴山特有的远世静谧!那是大巴山特有的疯狂劲儿!她是大巴山最美的女儿。她是大巴山最深的隐秘她是大巴山难言的隐衷她是大巴山幽深的谜底?她是大巴萦绕的白雾?她是大巴山无解的答案?她是大巴山三省交界地的交合声?她是大巴山人心灵的尖尖儿
她是一个胎盘埋在大巴山,生在破败堂屋阴森棺材旁的女娃子。她是一个还没有出世在母腹就送爷爷灵柩上山的女娃子。
为什么她的述说她的回忆她的疲惫她的失落她的挣扎她的抗争会那么轻易地撼动那么多山里山外的灵魂?为什么大巴山人的故事偏是需要毛竹这个从小离开大巴山的小女子回去探秘然后轻轻述说?
难道近几代大巴山的英雄或是狗熊的灵魂并没有逝去而是栖息在她这位柔弱女儿的生命中?
难道大巴山那些猎杀无影的白熊、白獐、熊猫、金丝猴、朱鹮、白米子等珍贵动物,豹子、云豹、林麝、金雕、华南虎、棕熊、金猫、猕猴、班羚、红腹锦鸡、红隼、大鲵、狼、狍子、豿、柴狗儿、麋鹿从没有消逝它们会在特定的时候在毛竹的生命中长呼短啸?难道大巴山那消失无踪的猫头鹰、白老鸦、喜鹊,并没有离去更没有飞远,它们们定时会云集在毛竹的胸中低吟?难道大巴山那些小小点水鸟儿:水鸭子、红豆子、山楂子、钓鱼翁仍在溪水中五彩缤纷地蹿来蹿去,溅起留下钻石般呢喃,从来从来就没消失,它们定时出现在的毛竹的血管激流中,让毛竹的生命发出手风琴一般美妙的回响?
难道大巴山的大批量蝴蝶蚂蚱小虫知了蝉从没有逝去更没有飞远遁去,定时在毛竹生命中化为森林叫?
难道大巴山的那些被的砍伐千年白果树、合抱老柿树并没有砍去仍在毛竹生命的原始森林中吾自茂盛?难道大巴山那种断子绝孙挖去的嘟根、铲尽的覃子、除除的箭竹、冷杉、红杉、连香树、水青树、珙桐、千年银杏,并没有绝情而去仍在毛竹生命中郁葱灿烂?难道大巴山的栀子花、羊角花、千灵光、金耳环从没有大片枯萎仍在毛竹生命中一年一度定时烂漫。
是大巴山的生命之主神奇地选择了毛竹,还是毛竹的命运之灵神奇地选择了大巴山,为什么毛竹的胸腔中发出的声音仿佛是大巴山的,而大巴山又恍惚用毛竹的生命来制造自己独特的音响。
每当毛竹睡着,不知道是她失去了知觉还是大巴山失去了知觉。天地间有关大巴山的声音居然全部归于静极。
那些年,不知道是多少精英在大巴山失去亲情与爱情悄悄死去,不知道有多少精英在大巴山失去亲情与爱情与知觉悄悄地去。为什么深山中只要有出走过的精英消失或老去,只要是近代的,不论是那个镇子上的,毛竹似都知道。为什么有关那批精英的那事儿,他们自己的亲人不关心,毛竹似乎很知晓。毛竹为何要翻山越岭把生命提在手上一次一次去采访这些现代人不屑一顾的旧人旧事儿?
难道天地间,唯有毛竹怜惜,唯有毛竹痛心,唯有毛竹的叹息。
为什么毛竹叹息,大巴山水树崖恍惚都在动,甚至连大巴山的某些老坟墓都在微微颤动?为什么毛竹痛心,大巴山的夜雨会更加连绵,更加缠绵无限。
为什么大巴山人毛高畴沿河出走,大巴山山石嶙峋,却会在二女儿毛竹的身后滚滚坠落?难道大巴山斑竹园中的竹鼠、杜鹃、林蛙、竹叶青蛇从没有减少,它们会在毛高畴二女儿生命中蹿来蹿去。为什么那些事情恍惚发生在小小毛竹的眼前?
为什么大巴山那么多家族的传人,那么事件的当事人,反而多麻木不仁,反而多失去知觉,匆匆在山里山外的大路小路山路上。个别甚至患了重硬化症一般瘫痪在物质的床上,茫然望天。
而一个从小随爸离家出走,大学毕业才第一次回生身故土的小小毛竹却用全身的知觉在感觉大巴山?用女儿身与生俱来的敏感在接深山中的那一批美少年相关的各种逝命的信息。
难道她的大巴山人爸爸带着离家出走参加西乡55师军校叛逆家庭的百多个英俊后生个个虽死犹生仍纠缠在毛竹的生命中?
这一百多个大巴英俊美少年,写信回大巴山,动员父辈交田交房交商号交积粮,动员他们支持大巴山区和平解放,他们舍身取义,他们是革自己的命的真正的热血青年。可是他们的故事除了毛竹,还有谁真正知道?这些英俊美少年多是大巴山300多年甚至600多年巨根家族的“希望之光”。为什么和爸爸一起离家出走55师西乡军校百多个美少年,一批一批大浪淘沙,回到大巴山。有多少“虽九死其尤未悔”,他们演奏的生命协奏曲仍在毛竹的生命中回响?那协奏曲那么深沉,那么凝重,那么激越,最后那般低迥,甚至暗哑。他们那短暂短促或压抑或激情激越或飞扬的一生难道一个一个都走得一不甘吗?与他们相依为命的理想与幻想难道没有给他们的灵魂最后的归宿吗?难道离开大巴山他们人从来就没有找到安全感?难道他们重返大巴山一切已经物是人非他们失去不仅是安全感更有他们的一切都灰飞烟灭吗?
那个大巴山中藏有多少毛竹多少不为人知的情绪,那不知道藏在哪里山洞中的无助、恓惶、迷惘、茫然、悲彻、缠绵,会在不知道的什么时候涌出来,让我感觉到那大巴山脉的绵长与博大,深邃与神秘。她灵魂深外的悸动,她的多愁善感,她的奔腾激越,她的柔弱缠绵,她的深情脉脉,她的热情不羁,仿佛都与那个大巴有关。
更奇特的是,她讲述那么家族的故事,触摸那些大巴山精英的灵魂,居然可以那样平静,那样坦然,那样连绵起伏,那样辽阔舒展,那样无边无际,那样深情绝情。仿佛她的视野已经不是一个家族,而是大巴山的好多家族,她有大片的云彩之上,望波涛汹涌的巴山,如望一望无际的大海,如探那深渊中若有若无的投影。那样的平淡的深情,是终可以去不可知远方的吗?
你甚至分不清她与大巴山之间是谁在倾诉是谁在低语是谁在合奏。
你甚至分不清是毛竹在演绎大巴山这个古琴,还是大巴山在演绎毛竹这个古琴。只知道这个古琴最后激情最后断弦最后暗哑,只有天地孤寂,分不清那些余音,那袅袅余间,带出无边凄迷与思考,是从毛竹生命中发出的还是从遥远大巴山发出的。是她的器管在合呜,还是整个大巴山在合呜。
毛竹在抒发,没有知道是她叹息还是大巴山在叹息?她在笑还是大巴山在笑?她在哭还是大巴山在哭。她在疼痛还是大巴山在疼痛。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网址:www.eastpassion.com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