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专访>>竹子快讯                       

鲁院唯一被当堂叫停讲课内容的女老师徐坤
发表时间:2018/4/21 10:02:58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毛竹     浏览次数: 156
 
 
徐坤是鲁院讲来给鲁十一讲课的老师之一,也是被主持课老师唯一“叫停拐弯”的老师。徐坤以这种独特的形式给鲁十一学员留下了深刻影响。当时我很揪心,觉得主持老师因当给徐坤写个纸条,而不是当学生面叫停徐坤,让徐坤下不了台。如果遇到一个不冷静的老师,会不会吵起来,会不会炸台?还好,徐坤冷静地拐弯,让我们吐出一口气。徐坤老师也是被请来的鲁师中最年轻的老师之一,且是少有的女性老师之一。
其它鲁师来讲课多是紧紧围绕如何写作。比如人民文学出版社李敬泽,比如中国第一评论家雷达等。稍有点偏的是白描院长讲玉石等。可是徐坤老师毕竟的是女老师,关心的是这个时代的身与心双重流浪漂泊的作家们的生存状况,来一点真金白银的东西。徐坤老师讲的全是对鲁十一作家真正有用的东西。比如,北京作协的状况,如何加入北京作协,如何通过北京作协调入北京单位,如何通过北京作协的身份转入北京户口等。《北京文学》需要什么样的稿件,如何投稿,如果更快发表。并且透露了北京作协出了哪些政策吸引外地作家,学员们如果是北漂当如何抓住机会。这正是我们想听爱听的。特别是我,到北京没几年,一个灵魂与身体都在出租屋中恓惶的作家,像一个没有办法安静下来的候鸟,只有机械地粘周围的有趣人、好玩人、魅力人、成名人

,发表网文,置多出版社的约书于不顾,妄图“粘更多蚂蚁”,预防坠落深渊的恐怖。似乎我的“蚂蚁团”粘得越大,我掉下去摔痛的感觉就会越轻。我只是一个“永远的乡下人”“永远无法融入城市的山里人”。
这么现实!这么“低俗”!这些内容怎么能在鲁院高雅的课堂上讲?年轻的主持老师听不下去了,叫停了徐坤老师的“物质内容”“实际生活指导”。徐坤只好拐了一个弯,开始讲她自己最近出版的一个报告文学,如像是关于奥运会的一本纪实。那个报告文学出书,徐坤老师好像并不是特别满意,现在只好搬来“滥竽充数”。
这些年过去,鲁师讲的课能留在我脑海中的不多。可徐坤老师的话却常常萦回脑海。
徐坤老师后来调离北京作协,到了人民文学杂志社。
我常常想作家首先是人,首先需要关心的是他们的生存,然后才是写作。可是现实的,许多的作家连身都没有办法安顿下来,在风雨飘摇中写作。仅我们班就好几个。十年过去,我班王妍丁正在为退休能拿起码生存费而打官司,官司赢了却执行无望。现在比列时的华裔女作家谢凌洁,她刚出版的《双桅船》,占了两个一流:一流杂志《十月》连载、一流出版社广州花城出书。可是她到手的稿费,仅够两张采访时的来回国际机票。就连“三军代表之一”李骏都为自己爱做好事、热心助人,却整天为汽车油钱而犯愁。而某某女作家因为“抄袭案”轰动中国,现在不知道在哪里谋生存。更悲催的是,现在对一个新秀作家的要求真是太高了。大小出版社“快餐”法对待优秀作品。就算是你的作品已经达到出版水平,仍等你作者投资出书,出版社不愿担风险。就算你是一个优秀作家,除非出版社有利可图,否则你必须是一个作家、出版家、发行商、运作高手、活动家、社交家、谈判高手,攻关高手、制作高手、ceo、优秀经理、投资家、融资高手、众酬高手。等等。否则在网终大潮的冲击下,你根本就会大浪淘沙,早晚溺水。你迟早会被海啸冲走,觅无踪迹。而获奖50万元的茅奖奖金,也就是五位获奖作家共拿仅250万。也就是250万,加评委费,就可“玩”全中国的优秀作家了。让全中国的作家们像鱼般竞相参赛争夺挑战了。可是玩完了,格非的《江南三部区》有下文吗?三次进入茅奖决赛的范稳的《吾血吾土》有动静吗?现实是全中国人民没有几个真正看过他们的作品,只是知道他们得了茅奖。茅奖决赛后茅奖获奖作品是热了几天,可是很快全国读者对此失去兴趣。全中国人民对作家的书,也只是面对快餐的心情。不被玩的挣大钱的杨红缨、郑渊洁却只是哄哄孩子,没有作家能真正影响中国人的“精神世界”。网上挣钱的唐家三少、郭敬民类,也只是商业运作的噱头,让作家们滚滚投入血本无归的噱头。作家们一看生存不下去了,全部摇身变成了画家,妄想分画家的羹。滚滚红尘中,全国人民都关心谁谁谁又当某省作协主席了,谁关心过此作协主席写的作品有几多氛量。更无人关心谁谁谁的作品氛量几何?就如获茅奖前37名陈元魁有了大作品,却不愿谋作协一官半职,捞上的只有全国读者的同情。
而现在纸媒被网冲击,连著名女作家张洁都说“作家成了本世纪一个笑话”,可是有谁真正关心过纸媒下一批一批正在消失的作家们?而有谁真正关心过台风海啸中越来越少的坚守写作的坚持纪录的真作家们。
我常常想一个问题,如果人类中没有坚持写作、坚持纪录的作家,如果作家中没有恪守公正、恪守客观原则的作家,把人类历史纪录下来,把人类文明传递下来,人类其实与猪马狗羊虎狼鱼鸟虫蚁没有任何区别。可是人类都在廉价地享受作家们创造的精神财富,却没有几个真正关心酸作家群的生存状况?如果不在体制中,除了个别几位儿童作家与网红作家,那些痴情写作的作家们不得不承认,自己走的是绝路一条。
国家什么都保护,可是就是保护不了作家的作品要有偿阅读;国家什么都保护,唯独保护不了原创作品按点击付费。中国人民干什么做什么都高尚付费,唯有向作家要书时可以不付费。更悲催的是,更多的人要回作家出的书,甚至是作家自费出的书,并不看,只是打入冷宫。就可以了。
而那些拿着国家俸禄的官作家们,竞争激烈,活动太多,会议太多,顾虑太多,禁区太多,又有几个能真正担起了纪录这个时代的大任?更有官场竞争激烈,更有几个能分身关心一下下面作家的生存?这造成了一些所谓的作家,为了生存为了官位为了奖项为了迎合为了杜撰为了利益,不肯客观纪录历史,他们实际上或叫马屁精或是钻营者比较合适,他们离真正的有定力的作家相去甚远。这些作家官们的喉舌当久了,普通的话都不会说了。连作家起码的功夫都废了。有的甚至当到最后,连话都不会说了。一说出来,听着就如念文件,而得意那一套一套的。这些作家如果当上官一个最明显的特点就是眼睛只向上,不向下,从来不关心底层作家的疾苦,甚至看不见作家的艰难。从上面往下看,看到的全笑脸,从下面往上看,看到全是屁股。有几个想着作家首先需要的是一张在滚滚红尘中安静放弃的书桌。
徐坤却是以她的现实与实际,给鲁十一高研班的作家们留下了“与众不同的印象”。

徐坤,女,笔名妙玉。1965年3月5日出生于沈阳,1980年9月至1982年7月在辽宁省实验中学读书,1982年9月至1989年7月在辽宁大学中文系读本科、研究生,获硕士学位。1990年至1996年3月,中国社科院亚太所,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博士,北京作家协会驻会作家,北京作家协会理事,北京市青联委员。

1993年开始发表小说,出版小说散文300多万字,代表作有中篇小说<白话>、<先锋>、<热狗>、<沈阳啊沈阳>、<年轻的朋友来相会>,短篇小说<遭遇爱情>、<鸟粪>、《狗日的足球》、<厨房>、<爱之路>,长篇小说<春天的二十二个夜晚>等。部分作品被翻译成英、德、日语。

1993年开始发表小说,出版小说散文300多万字,代表作有中篇小说《白话》、《先锋》、《热狗》、《沈阳啊沈阳》、《年轻的朋友来相会》,短篇小说《遭遇爱情》、《鸟粪》、《狗日的足球》、《厨房》、《爱之路》,长篇小说《春天的二十二个夜晚》等。部分作品被翻译成英、德、日语。多次获得<中国作家>、<人民文学>、<小说选刊>、<小说月报>评选的优秀小说奖,获首届“冯牧文学奖”,首届女性文学成就奖,第二届“鲁迅文学奖”,第九届庄重文文学奖。

徐坤1993年开始小说创作,成名作为中篇小说《白话》。此作以幽默的叙事,辛辣的语言,描写了年轻知识分子下乡锻炼的事与愿违,独到的意趣与钩致引起文坛的广泛关注。此后,徐坤连续发表了中篇小说《先锋》、<呓语>、《遭遇爱情》和《鸟类》,长篇小说<女娲>等,在文化反讽、女性命运河都市情爱等几个方面多重探索,不同的题材卓具不同的题旨与品味,表现出女性知识分子独有的智慧与锋芒。 进入90年代后,徐坤逐步转向以女性姿态描写当下女性的精神状态,<游行>、《狗日的足球》、<小青是一条鱼>、<招安,招安,招甚鸟安>等中、短篇小说,被认为是极具“女性人文主义”色彩的代表性作品。徐坤的作品还有<狗日的粮食>(小说集)、<性情男女>(散文集)等,部分作品被译成英文、日文在国外出版。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