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专访>>竹子小诗                       

竹子小诗。完整版2018之三
发表时间:2018/12/20 0:41:28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毛竹     浏览次数: 30
 
 

(竹子申明:互动写作,欢迎参与,谢绝任何形式的推广与转载!!!转载必究!!!)
《可可西里》

可可西里
她正在走向你
一切的亲近
山、水、河、泽
藏羚羊、棕熊、野驴、牦牛
大狂、黑颈鹤、鹭鸶、鱼鸥
已经变成了感受她自己

她辗转反侧
都在与你贴近

她变幻姿式
都在与你交流

你的呻吟你的叹息
都是想接受她的爱抚
你在颤抖你在战栗
都是想感受她的深情
你的嗔怪你的怨怅
都是想接受她的蹂躏

可可西里
她走进去
就如走进了自己的生命里

《可可西里》之二
她知道
可可西里
不论她与你离得多远
不论到达你有千难万险
你都在以你全心身呼唤她

就算你沉默成远山
不言不论
你都在变幻姿势贴近她

就算你沦落成海子
不吭不哈
你都在费尽心思亲近她

她知道
你注视她一下
你注入的是你的全心身的光芒

她知道
你相思她一下
你注入的是你生命中全部的溪水

她知道
你梦幻她一下
你注入的是你生命中全部的力气

她知道
你甚至想把生命化成血全心身揉入

她知道
这场相遇
你终将无踪无影

她知道
这场邂逅
你终将化为迷雾围绕她

她知道
这场遭遇
你终将化为飞雪追随她

她知道
这场碰撞
你终将化为西风跟随她

她知道
这场相遇
你终将走出无人区
跟她一起
终身流浪

《可可西里》之三

她需要同时牵挂多少人
才能淡化对你的牵挂

她需要同时与多少人交流
才能克制不去打搅你

她需要同时碰撞多少人
才能体会与你碰撞的滋味

她需要同时撞坏多少人
才能知道撞坏你是什么味道

你已经把命在她身体中种下

虚无缥缈中
发一个芽
在阳光中
泪水中
慢慢长大

《可可西里》之四
浮生一半藏这里
浮生几天来寻它

隐私在里面隐现
隐密在里面呼唤
隐痛在里面涌动
隐衷在里面风动

留下一半来探它

《可可西里》之五
可可西里
你不需要唱歌
你只要心里冒出一个旋律
她就可以聆听到

可可西里
你不需要吹笛
你的想法一出现在你脑海
她就可以感觉到

可可西里
你不需要说话
你的眼睛看着她
她就知道你想说什么

可可西里
你不需要起舞
你的动作还没有出现
她就知道你的身体语言

可可西里
你不需要表白什么
你的话语都像多余
你的话还没有出口
已经有多少首诗追上了她

可可西里
你不需要展示你的内里
你的动物的涌动植物的篷桦
你只需要静静地注视远方
就有动物植物的声音包围了她

可可西里
你与她居高临下
你只要静静地俯瞰着她
你的相思她就全部明白

可可西里
你与她相隔几千公里
你只要静静地思念她
你的相思她就一览无余

因为接息的不是五道六感
而是成千上万条动脉与静脉
因为接头的不是五经六脉
而是成千上万条神秘微息

《可可西里之六》
只为你
荒草铺满地
人随大风走
携野兽声声啸

只为你
荒沙铺满地
人随呼啸走
携野禽声声泣

越几座寒凉
翻几湖苦水

总在从头越
总在越重阳
总是离人泪
总是叹流水


《可可西里之夜》
静夜里
谁弹琵琶语

静原里
有千万黄叶落地
有千万矮花纷飞
有千万红景天镶雪
有千万绿绒篙嵌冰

有大风将花瓣纷纷吹下

有暴雪将叶儿缤纷落下

就如我的思绪
此时已经越重阳
游荡在那里

《可可西里之夜》
深夜里
谁弹十面埋伏

各种叫的叫声
将卧她的越野层层包裹

那凄厉的可是狼嚎
那低沉的山魈
那喘气的可是棕熊
那低吟的可是藏羚

它们深夜了还在游荡
在这空旷的无人区

它们睡着了还在游荡
在这幽暗的无人区

就如她的思绪
总不听话
在她睡着的时候
跑到这空旷的幽暗的无人区游荡

游荡不说
还发出这奇奇怪怪的声响

《可可西里冬天的秘密》
那里有卓乃湖
   库赛湖
   太阳湖
   西金乌兰湖

那里有格拉丹东冰舌
那里有布喀达板冰暴

那里温泉有摄氏90度
   可煮熟鸡蛋
   那一片山地被地热水加温如一个大火炕

那可是青藏高原最大的火炕

那可是世界上最高的火炕

那可是世界上最热的火炕

那可是世界上温差最大的火炉

冬天不出山的岩羊棕熊雪豹羚羊牦牛
   出没在那个热气蒸腾的火坑上
   追逐在那个冰雪焦点处的山谷中

冬天无处可去的岩羊棕熊雪豹羚羊牦牛
   出没在那个冬天里仍热气蒸腾的火坑上
   那里零下四十多度仍草原青葱野花争妍秋林繁华

冬天不迁徙的岩羊棕熊雪豹羚羊牦牛
   休息在那个冬天的心脏里
   栖息在那个严冬的肺腑中
   飘逸在那个冰雪的内核间
   游荡在那个大大的火炕上

冬天仍藏在可可西里的岩羊棕熊雪豹羚羊牦牛
   如琥珀中的各种动物
   想凝固在透明的松胶


《我的母亲河》
我的母亲河
是一条怪河

一般的河
顺流而下
越到下游越来越粗
越到下游越来越大

我的母亲河
顺流而下
越到下游越来越细
载到下游越来越小

如果黄河能走到孤岛
需要调几次水

如果长江能走到崇明
需要扎多少次管

我的母亲河
经常在入海处找不到它们

我的母亲河
是一条怪河
我溯流而上
上游居然越来越粗
上游居然越来越大

我看到我的母亲河
不像大龙
而是像一个大龙虾

我的母亲河
是一条怪河
我溯流而上
我居然是从大龙虾的尾走向身子

我看见有那么多吸水的大龙虾爪
栽在龙身上

我听见大龙虲的爪
爪住泥土向外泄水的声音
惊心动魄
甚至山呼海啸

我看见我的大龙虾
正向青藏高原
正向三江源
正向可可西里
缓缓移动
身子沉沉的
喘着重气
步子沉沉的
叹着重气

我看见我的大龙虾
离可可西里越来越近

我看见我的大龙虾
离山东孤岛 离上海崇明岛
越来越远

我看见我的大龙虾
义无返顾地向可可西里无人区爬去
就如中国其它的野生动物
在人类的樵斧与追逐中
慌乱无助地逃跑
惶恓盲目地躲藏
越来越多的集中世界最后极地
越来越少地云集世界最后绝地

我看到我的大龙虾爬向青藏高原
我看到我的大龙虾爬向三江源
我看到我的大龙虾爬向可可西里
一付义无反顾的样子
一付决绝无悔的样子

在可可西里我甚至听到
我的大龙虾发出的
奇怪的叫声
不同与其它动物禽兽的叫声

在可可西里我甚至看到
我的大龙虾在沼泽觅食
在格拉丹东喘气
在扎陵湖鄂陵湖饮水
一幅它们并没有被追赶的样子

《下雪了》
下雪了
天地间柳丝摇曳
装满宇宙
地球不见了

下雪了
车窗外全是花朵
铺天盖地
地球不见了

下雪了
前路谁用玉镯子铺轨
接驳哪里
地球不见了

下雪了
松软的棉花中藏金藏银
长长短短
地球不见了
2019-1-9
《致——》
——他说他梦见了白雪公主与小矮人

他说她是白雪公主
他说他们是她的小矮人

他把中原大地批给她
由她跳舞

他把昆仑山山脉送给她
由她填埋

他把蓝色苍穹赐给她
由她甩袖

他把原始腊象驱给她
由她追逐

他把千里冰封扔给她
由她倾泄

他把万里雪飘批给她
由她摇曳

(竹子申明:互动写作,欢迎参与,谢绝任何形式的推广与转载!!!转载必究!!!)
《可可西里》

可可西里
她正在走向你
一切的亲近
山、水、河、泽
藏羚羊、棕熊、野驴、牦牛
大狂、黑颈鹤、鹭鸶、鱼鸥
已经变成了感受她自己

她辗转反侧
都在与你贴近

她变幻姿式
都在与你交流

你的呻吟你的叹息
都是想接受她的爱抚
你在颤抖你在战栗
都是想感受她的深情
你的嗔怪你的怨怅
都是想接受她的蹂躏

可可西里
她走进去
就如走进了自己的生命里

《可可西里》之二
她知道
可可西里
不论她与你离得多远
不论到达你有千难万险
你都在以你全心身呼唤她

就算你沉默成远山
不言不论
你都在变幻姿势贴近她

就算你沦落成海子
不吭不哈
你都在费尽心思亲近她

她知道
你注视她一下
你注入的是你的全心身的光芒

她知道
你相思她一下
你注入的是你生命中全部的溪水

她知道
你梦幻她一下
你注入的是你生命中全部的力气

她知道
你甚至想把生命化成血全心身揉入

她知道
这场相遇
你终将无踪无影

她知道
这场邂逅
你终将化为迷雾围绕她

她知道
这场遭遇
你终将化为飞雪追随她

她知道
这场碰撞
你终将化为西风跟随她

她知道
这场相遇
你终将走出无人区
跟她一起
终身流浪

《可可西里》之三

她需要同时牵挂多少人
才能淡化对你的牵挂

她需要同时与多少人交流
才能克制不去打搅你

她需要同时碰撞多少人
才能体会与你碰撞的滋味

她需要同时撞坏多少人
才能知道撞坏你是什么味道

你已经把命在她身体中种下

虚无缥缈中
发一个芽
在阳光中
泪水中
慢慢长大

《可可西里》之四
浮生一半藏这里
浮生几天来寻它

隐私在里面隐现
隐密在里面呼唤
隐痛在里面涌动
隐衷在里面风动

留下一半来探它

《可可西里》之五
可可西里
你不需要唱歌
你只要心里冒出一个旋律
她就可以聆听到

可可西里
你不需要吹笛
你的想法一出现在你脑海
她就可以感觉到

可可西里
你不需要说话
你的眼睛看着她
她就知道你想说什么

可可西里
你不需要起舞
你的动作还没有出现
她就知道你的身体语言

可可西里
你不需要表白什么
你的话语都像多余
你的话还没有出口
已经有多少首诗追上了她

可可西里
你不需要展示你的内里
你的动物的涌动植物的篷桦
你只需要静静地注视远方
就有动物植物的声音包围了她

可可西里
你与她居高临下
你只要静静地俯瞰着她
你的相思她就全部明白

可可西里
你与她相隔几千公里
你只要静静地思念她
你的相思她就一览无余

因为接息的不是五道六感
而是成千上万条动脉与静脉
因为接头的不是五经六脉
而是成千上万条神秘微息

《可可西里之六》
只为你
荒草铺满地
人随大风走
携野兽声声啸

只为你
荒沙铺满地
人随呼啸走
携野禽声声泣

越几座寒凉
翻几湖苦水

总在从头越
总在越重阳
总是离人泪
总是叹流水


《可可西里之夜》
静夜里
谁弹琵琶语

静原里
有千万黄叶落地
有千万矮花纷飞
有千万红景天镶雪
有千万绿绒篙嵌冰

有大风将花瓣纷纷吹下

有暴雪将叶儿缤纷落下

就如我的思绪
此时已经越重阳
游荡在那里

《可可西里之夜》
深夜里
谁弹十面埋伏

各种叫的叫声
将卧她的越野层层包裹

那凄厉的可是狼嚎
那低沉的山魈
那喘气的可是棕熊
那低吟的可是藏羚

它们深夜了还在游荡
在这空旷的无人区

它们睡着了还在游荡
在这幽暗的无人区

就如她的思绪
总不听话
在她睡着的时候
跑到这空旷的幽暗的无人区游荡

游荡不说
还发出这奇奇怪怪的声响

《可可西里冬天的秘密》
那里有卓乃湖
   库赛湖
   太阳湖
   西金乌兰湖

那里有格拉丹东冰舌
那里有布喀达板冰暴

那里温泉有摄氏90度
   可煮熟鸡蛋
   那一片山地被地热水加温如一个大火炕

那可是青藏高原最大的火炕

那可是世界上最高的火炕

那可是世界上最热的火炕

那可是世界上温差最大的火炉

冬天不出山的岩羊棕熊雪豹羚羊牦牛
   出没在那个热气蒸腾的火坑上
   追逐在那个冰雪焦点处的山谷中

冬天无处可去的岩羊棕熊雪豹羚羊牦牛
   出没在那个冬天里仍热气蒸腾的火坑上
   那里零下四十多度仍草原青葱野花争妍秋林繁华

冬天不迁徙的岩羊棕熊雪豹羚羊牦牛
   休息在那个冬天的心脏里
   栖息在那个严冬的肺腑中
   飘逸在那个冰雪的内核间
   游荡在那个大大的火炕上

冬天仍藏在可可西里的岩羊棕熊雪豹羚羊牦牛
   如琥珀中的各种动物
   想凝固在透明的松胶


《我的母亲河》
我的母亲河
是一条怪河

一般的河
顺流而下
越到下游越来越粗
越到下游越来越大

我的母亲河
顺流而下
越到下游越来越细
载到下游越来越小

如果黄河能走到孤岛
需要调几次水

如果长江能走到崇明
需要扎多少次管

我的母亲河
经常在入海处找不到它们

我的母亲河
是一条怪河
我溯流而上
上游居然越来越粗
上游居然越来越大

我看到我的母亲河
不像大龙
而是像一个大龙虾

我的母亲河
是一条怪河
我溯流而上
我居然是从大龙虾的尾走向身子

我看见有那么多吸水的大龙虾爪
栽在龙身上

我听见大龙虲的爪
爪住泥土向外泄水的声音
惊心动魄
甚至山呼海啸

我看见我的大龙虾
正向青藏高原
正向三江源
正向可可西里
缓缓移动
身子沉沉的
喘着重气
步子沉沉的
叹着重气

我看见我的大龙虾
离可可西里越来越近

我看见我的大龙虾
离山东孤岛 离上海崇明岛
越来越远

我看见我的大龙虾
义无返顾地向可可西里无人区爬去
就如中国其它的野生动物
在人类的樵斧与追逐中
慌乱无助地逃跑
惶恓盲目地躲藏
越来越多的集中世界最后极地
越来越少地云集世界最后绝地

我看到我的大龙虾爬向青藏高原
我看到我的大龙虾爬向三江源
我看到我的大龙虾爬向可可西里
一付义无反顾的样子
一付决绝无悔的样子

在可可西里我甚至听到
我的大龙虾发出的
奇怪的叫声
不同与其它动物禽兽的叫声

在可可西里我甚至看到
我的大龙虾在沼泽觅食
在格拉丹东喘气
在扎陵湖鄂陵湖饮水
一幅它们并没有被追赶的样子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