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邮箱:1050151929@qq.com
电话:15811463692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专访>>竹子小诗                       

致大巴山矿难
发表时间:2019/1/18 23:22:41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竹子     浏览次数: 160
 
 


(竹子申明:草稿正起,互动写作,欢迎参与,谢绝转载与推广)

《煤矿工人》

 

他们什么都是黑的

只有眼睛是亮的

他们一笑那亮就从眼睛中射出

好像地里面也藏着一轮太阳

 

他们什么都是黑的

只有心里是亮的

他们一笑嘴里就发光

好像他们心里也藏了一个太阳

 

《四季不败的花树》

我的大巴山

每个村都有后生消失在远方煤矿下

那叫矿难

不是一个省的地下

而是全国好多少省的地下

 

后生们出门闯荡

却被迫闯进地下

他们“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他们已经坠入滚滚红尘的最底层

 

他们来自

中国最贫困地区

他们来自

中国最贫困地区的最贫困县

 

他们离家出去

他们出门打工

他们还想给大巴山带来一丝温暖

他们还想给大巴山亲人一缕曙光

 

这些消逝的后生

并没有遁去

他们点缀在我的大巴山

就像森林中藏了一些火炉坑

煤碳点燃的火炉坑

 

这些消逝的后生

并没有遁去

他们点缀在我的大巴山

就像森林中藏了一些灯光

煤碳发电的灯光

 

这些火炕坑温暖的大巴山

从此真的不需要再砍树吗

退耕还林的树渐渐粗着

原始森林何时恢复

 

这些灯光点缀的大巴山

从此就有一些花树

上面的花

四季不败

 

比梨花白

比桃花粉

比杏花秀

比桂花香

 

这些火炕坑温暖的大巴山

从此就有了一些花树

这些灯光点缀的大巴山

从此就有一些四季不败的花树

 

 

 

《煤黑子》

他们在地下有长长的穹道

他们在地下有长长的铁道

他们在地下有节节的车箱

他们在地下有一盏盏的矿灯

 

他们的太阳不是我们的太阳

他们的太阳是煤矿的出口

那才是他们真正的太阳

 

只要每天还能看到“他们的太阳”

他们就会轻轻叹出一口

笑容会荡漾起来

虽然有黑灰落下来

落入他们的潭

映着另一轮“他们的太阳”

 

《煤矿与大巴山》

那一次

一个煤矿出事儿

七位大巴山后人遇难

大巴山人去拉尸体

矿区要求殡仪车才能入内

 

大巴山人急了

不是贫困他们怎么会钻地狱

不是钻地狱他们怎么会死亡

 

没有七辆殡仪馆的车他们怎么回家

 

包七辆殡仪馆的车需要多少人民帀

 

他们只要魂归故里

他们不想坐殡仪馆的车

 

难道他们七个只能就地火化

难道亲属们只能抱回七个骨灰盒

 

一位被被大巴山人叫哥们的人出现了

好车没有只有面包车一辆

 

哥们连夜开车到矿区

悄悄钻进停尸房

点香 叩头 说

兄弟们 按你们的心愿我来了

兄弟们 按你们的心愿我开始行动了

兄弟们请配合

 

哥们把七位兄弟全部脱光了

然后整整齐齐码上

像码冰冻羊一般

然后用被子捂上

 

哥们若无其事的

从野道开出矿区

 

怕检查

选择走山路

怕截查

选择走弃道

哥们连夜跑

一趟子就把七兄弟拉回了大巴山

 

七弟兄家人都给哥们跪下了

七弟兄被亲人接脸上都是泪

 

哥们脸上也有泪

哥们说:

他们终于回到了家

 

亲属说

他们终于回到了家

《他们是我的北斗七星》

哥们说

我怎么有这大胆量

他们生前

我去矿上看过他们

 

他们给我说过:

万一

我们想回家

拜托你了

我们不想被火化

我们不想异地荒坟

我们想回家

大巴山的家

 

我知道

他们想回家

他们不想坐火镗子

他们想坐我的车

一起回家

 

我知道他们想回家

大巴山才是他们的家

 

他们七个才是我的胆

让我带他们回家

 

他们七个才是我的北斗七星

给我方向

我知道他们想大巴山的家

不计方式

只要结果

 

他们七个敢下”煤矿“的才是我的胆

让我带他们回家

 

他们七个敢下”地狱“的才是我的胆

让我带他们回家

《致桂花》

她是一个遇难矿工的女儿

她的妈妈是一个遇难矿工的遗孀

 

她的后爸爸接纳了她们

她的后爸爸也是一个矿工

矿工才有这个胆儿

 

矿工接受了矿工遗落尘世的桂花

矿工就要用矿工的方式培养桂花

 

这白酒过去都是宫中娘娘们才能喝的

我家桂花现在也可以纵情喝白酒了

多自豪呀

我家桂花喝空好多瓶才醉

我家桂花喝倒好多人才醉

太给我们煤矿人长脸了

太像我们煤矿人的女娃

太像我们煤矿人的桂花

 

 

 

《致桂花》之二

她是一个遇难矿工的女儿

她的妈妈是一个遇难矿工的遗孀

 

她的后爸爸接纳了她们

她的后爸爸也是一个矿工

矿工才有这分豪爽

 

矿工接受了矿工遗落尘世的桂花

 

矿工就要用矿工的方式培养桂花

 

过去都是皇帝的女儿才能自己找丈夫

过去都是皇帝的金枝玉叶才能自己挑男人

我家桂花已经赛过皇帝的女儿了

我家桂花已经胜过皇帝的金枝玉叶们啦

丈夫是她自己找的

小五岁的英俊尕娃是她自己挑的

我家桂花可有思想了

我家桂花可有主见了

我家桂花太像我们煤矿工人的女娃

 

《北斗七星》

他是大巴山的儿子

他的父亲“乱石阵”时被政府枪毙

他是哥哥发疯才供到高中毕业的

 

他毕业了

他与七同学来到煤矿

七个同学都下井了

可是他面对矿洞

如同面对地狱之门

他逃跑了

 

从此不论他逃到海角天涯

那个矿洞就在追他

他逃到哪里

那个矿洞都想咬他

 

那地狱之门

时而变虎口

时而变鳄嘴

 

他逃到哪里

虎扑到那里

他隐到哪里

鳄藏在哪里

 

从那以后

夜深人静

他就会想起他的七位同学

他们在老虎的肚子里隐现

他们在鳄鱼的肺腑中隐动

 

他们在老虎的肚子里闪烁

他们在鳄鱼的肺腑中发光

 

他们发着光

像黑暗宇宙中隐隐闪烁的

北斗七星

《哥们的回忆》

那一次

我和七个同学出门找工作

从一个城市逃到另一个城市

从另一个工厂落到另一个工厂

后来我们一起到了那个煤矿

 

下井那天

他们七个犹豫几下下去了

 

只有我

面对那个矿洞

一连打了几个寒颤

我想自己当勇敢些

可是躯体不听使唤

 

可是面对矿洞

如同要我深入一个虎口

如同要我探入一个鳄口

我试探了了次

我浑身颤栗

我大汗淋漓

我转身拼命逃跑了

我生怕我被老虎扑上

我生怕我被被鳄追上

 

我知道我完了

那个矿洞口从此追我

我已被老虎盯上

我已被此被鳄瞅上

不论我逃到哪里

那个矿洞就在追我

不论我藏到哪里

那个矿洞都想咬我

 

我常在梦里被那个老虎扑来扑去

我常在白天被那个鳄鱼剪来剪去

 

 

我的七位同学

我的七位兄弟

他们在老虎的肚子里隐现

他们在鳄鱼的肺腑中隐动

让我怎样才能不为他们担心

 

我的七位同学

我的七位兄弟

他们在老虎的肚子里闪烁

他们在鳄鱼的肺腑中发光

让我怎样才能不为他们操心

 

我身在大巴山魂在煤矿

我怎样才能魂可守舍

 

那一晚

那虎居然把屁股坐在我头上

那鳄居然把身子压在我身子上

我拼命喊叫不能出声

我死命挣扎不能动弹

我歇斯底里

我大汗淋漓

 

我醒来

感觉不对

我连夜开了面包车去看他们七人

他们七人还好

我吐出一口气

吃饭时给他们给说了那些话

我只当玩笑

却不想

事故发现在我离开他们第七天

 

我后悔呀

我怎么没有把他们劝回来

我怎么没有把他们拉回来

 

我知道必须去接他们回来

如果我不去

我的良心不放过我

那个老虎不会放过我

那个大鳄不会放过我

 

如果我不去

我的良心会吃了我

那个老虎会吞了我

那个大鳄会食了我

      

他们回到了大巴山

他们的灵魂得到安放

我自己的灵魂得以安放

 

 

《矿难赔偿盖的房子》

每一次我从深山出来

她都站在那里与我打招呼

身后的新房挺高挺大

笑脸像一朵风中的菊花

 

山人们争相告诉我

她的新房是她的丈夫矿难死后

矿上给的赔偿

 

不论我离大巴山多远

她都站在那里与我打招呼

身后的新房挺高挺大

笑脸像一朵风中的菊花

《矿难赔偿盖的房子》之二

每一次我从深山出来

她都站在那里与我打招呼

身后的新房挺高挺大

笑脸像一朵风中的风车花

山人们争相告诉我

她的新房是她的丈夫矿难死后

矿上给的赔偿盖的

不论我离大巴山多远

她都站在那里与我打招呼

身后的新房挺高挺大

笑脸像一朵风中的风车花

《矿难赔偿的盖的房子》之三

我每一次从山里出来

为什么她都站在门前

难道她在等他吗?

难道她以为他还会回来吗

 

我每一次从山里出来

为什么她都笑脸相迎

难道她把路人都认作他吗

为什么笑过之后

总有清风吹过那朵菊花

 

我每次从山里出来

为什么她都眺望深山的方向

难道她她的他、他的矿在山的那一方

为什么招呼打过

她的目光会掠过我

总有迷惘吹过那朵菊花

《矿难赔偿盖的房子》之四

大巴山人都知道她的新房子

是怎么盖起来的

 

大巴山人都不问

            都心照不宣

 

大巴山人都不问她

那起矿难的事儿

好像那起矿难与她无关

 

 

还好

她还是能笑出来

且笑得灿烂

 

大巴山望她的笑脸

都会此儿恍惚

那笑脸

很真诚

很由衷

怎么总感觉有清风

从那朵菊花中

悄悄吹出来

怎么就感觉她站着的大巴山

风有些儿凉

风有些儿长

《平静地缘由》

她一定是给路人讲了很多遍

才能那么平静地对我讲

她的丈夫是怎样死于矿难

 

她一定是在那长风中

沐浴了好多年

才能那么平静地对我说

那次矿难的细节

 

她一定是在那长风中

行走了很远遇到了很多人

才能那么平静地对我说

那次矿难的善后

 

就像大巴山人打诓子

打的多是别人的故事

 

《一个村儿发生的事情》

那一次在大巴山铁佛镇乡下

陪同我采访的队长指向苍茫

“看到那一片了吗?

   “那村对面就是大土匪除贯之的家

“那村今年矿难死的后生达二十几位”

 

这也太震撼了

大巴山的村

好多只有一百来个硬劳力

这一个村矿难居然死了后生二十几个

 

听到这儿

我相信

不仅是我

所有的人心里

都变成一片巴山云雾

都变成一片巴山夜雨

都变成一片巴山凄迷

 

《致语郑远元》

各个城市的朋友们

你们注意到了吗

有一个足浴连锁店

它的名字叫”郑远元足浴“

正在崛起

以不可抗拒之势

气势如洪

 

你们知道吗

那个老板郑远元就是大巴山高桥人氏

那里的员工

多数来自大巴山

 

巴山美女如玉

巴山俊男如笛

已经不在天上而在地上

已经不需看过头

已经只需看己足

 

他们曾经是深山的骄子

因为原始森林被砍光

大巴山由珍藏山珍野味的宝地

沦为重点扶贫地区的重点扶贫县

坠入滚滚红尘的最底层

 

巴山儿女现在全国流浪

你们享受他们服务时

请一定记住

是大巴山弃山珍种粮食让他们沦落

是大巴山仁者爱山智者爱水让他们离世

是大巴山被毁灭他们才陷入贫困

是大巴山需要退耕还林他们才被迫背井离乡

是大巴山为南水北调保水源他们无奈流落四方

 

当你们享受他们服务时

如果知道一点点

你的足底与心里

是不是都会感受到

格外不同的足浴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