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邮箱:1050151929@qq.com
电话:15811463692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专访>>竹子小诗                       

《错位》《思念是什么》
发表时间:2019/5/22 10:38:11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诗人毛竹     浏览次数: 75
 
 

 

《玉树卓舞》2019-5-26
回想小时候在青海民族大学大礼堂
那原始部落人聚集的大礼堂
看玉树来的藏族学生跳卓舞

狐狸毛的帽子闪闪发光
獭兔皮的腰带熠熠生辉
白色的甩袖尽情扩张
华贵的皮袍子尽显野物的尊贵
牛皮的靴子踏响野马的回响

那舞有一种狂野
那舞有一中大腕动
那舞有一个大脚抬

那舞总是把台上的灰全部扬起来
那舞总是把台上的灯全部闪起来
那舞总是把台上的彩粉全部飞起来
那舞总是把台上的观众全部站起来

总也是引来欢声雷动
总也是引来掌声雷动

玉树来的藏族学生卓舞跳得更带劲儿
似要把青藏高原当成鼓点
似要把世界第三级当成跳般

如同野牦牛的驼背浮出水面
如同野牦牛的长毛摇曳出尘
如同野牦牛的犄角窥探出山

那是野牦牛在舞动
那是一股股能量在奔涌
                          在穿梭
                          在裹挟

草种  灰尘  石砂
把这场景弄成上世纪的一个梦

《玉树卓舞》之

她们十几个小姑娘站在椅子背上
看玉树来的藏族学生跳卓舞

眼看就要被吸进它们制造的涡流里
眼看就要被裹进它们创造的疯狂中

她伸出小手想抓住什么
免得从椅背上掉下去

她们伸出小手想抓住什么
免得从椅背上掉下去

可是后排的人都站在椅背上
一排一排又一排
像悬崖倒立

她控制着不敢抓住什么
她知道她一拉那一排会倒下
她们一拉那几排会倒下
他们一拉那整个礼堂的后半个倒下

《中国人的德行》
杨利伟被升成军级
那个幕后设计者现是什么级

那个王进喜举世闻名
那个定下井位的勘探家叫什么名

中国人颠三倒四
中国人糊里糊涂
中国人舍里求外
中国人买珠还椟

这样的中国人
理因被川晋
狠狠收拾 ​​​​


《致语恰爱那》

他们到底行不行
请说实话
怎么今天这样
怎么明天那样

怎么昨天才说备胎
怎么今天又闻f需要”ARM“”CPU“
"ARM CHINA"可能也在被禁止技术转移的

对像中


她们不是有责任感
她们不是有使命感
她们不是眼界开阔
她们不是胸有地球

她们只是担心
如果豺狼狼们又来了
他们携家带财跑山城躲起来了
只留她们血流成河


她们只是担心
如果豺狼狼们又来了
他们躲在阁楼中
看着爱人她们被豺狼轮奸杀害
连颤抖都不敢颤抖一下


她们只是担心
如果豺狼狼们又来了
他们都跑了
只剩下金陵十三钗保护她们


她们只是担心
如果豺狼狼们又来了
他们都跑了
只有金陵十三钗肯扮演她们的女儿
迎接地球历史上最恐慌的蹂躏

 

 

《少女回忆中的刀片》
如果没有少女回忆中的刀片
怎么能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周凯旋、谢雕两位风华美少年
一个大学毕业正找工作
一个硕士研究生在读
就真的玩起了“狼人杀”游戏
仅仅是两人吵了起来
仅仅是两人差点动手

至于为何争吵
在场学生均表示因为事不大
所以不记得了

现实就是两年后
一个已经在冥界
一个命悬黄泉路


如果没有少女回忆中的刀片
怎么能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少女回忆中的刀片》之二
那少女回忆中的刀片
是风中最凌厉的出没
足以把骨缝分开
足以把骨缝切成片

现在走在风中
最感觉寒气
就是这种刀片切出的
骨缝切成的片

《少女的隐衷》
那一串钱
是少女的串
怎么来的
那是少女的秘密

不要追问
追问起来
骨头隐隐作痛
《少女的隐衷》
那一串风
不是一串榆钱
不是一串风筝节节龙声

那一串风是什么
飞向天空
升空的是少女的
少女的第一个隐痛


《致语任某某》
到底听谁的?
是听你的备胎计划
还是听鸟人说
“最怕的是盲人骑马“
”最恐的是深夜临渊“

竹子转戴2019年5月24日
《致语川普》

刚与她做完那时儿
就不说话儿
只躺在那里看手机
双手把手机高高举起
好像她不存在一样

刚与她做完那时儿
就不说话儿
就像从房间失踪一般
悄无声息

她只好学他
只躺在那里看手机
双手把手机高高举起
好像他不存在一样

就如像交流只是下面
就如像沟通只是下面

就好像担心她的外戚
占领他的大脑一般

他与她并排躺在床上
如同司令部的两个总指挥
并排躺在床上
各自举着手机
遥控指挥一场大战
一场有关他与她的大战
真的是一模一样

 

《错位》之一2019-5-21
把发给他的发给大家
再把发给大家的发给他

没有人知道
这中间是怎样的思绪纷纭

没有人知道
这中间是怎么的波涛起伏

没有人知道
这中间是怎么的白浪滔滔

没有人知道
这中间是多少秘密

没有人知道
这中间是几多问号

《两条岸之间》
两条岸之间
没有人知道
其间奔涌的不是水
而是思绪纷纭

两条岸之间
没有人知道
其间喧嚣的不是河
而是疑问重重

两条岸之间
没有人知道
其间喧哗的不是江
而是思念滚滚

《回归》
“倘若我心的山水
你眼中就看透
我便一步一莲花祈祷”

她别一排光卡
她扎两个小啾啾
想蹿到少女时代

可是她用力太大
一蹿就过了少女时代
回到五六岁的童年时光

她唱一首少女的歌
一是想把自己拉大
二是想把他拉小
然后相逢在那个小女时光

少女对少男
花丛中相遇
少女一遍遍唱
“倘若我心的山水
你眼中就看透
我便一步一莲花祈祷”


《第三个抖音》
那一个是她人生发的第二个抖音
这一个是她人生发的第三个拼音

她不想解释什么

就想没有人知道

她不是活向老年
她是活向童年

《揭盖》
这酒酿了多少年
醇香已可入髓骨

从来都是坛子自己享受
从来都是坛子自己享用
从来都是坛子自己消化
从来都是坛子自己蚀用

今天把盖子揭了一下
那里面的芳香酥的好像不是别人
而是坛子自己

今天把盖子揭了一下
那里面的芳香醉的好像不是别人
而是坛子自己

 

《思念是什么》
原来在一个小小的生命中
思念可以是一条河

原来在一个小小的生命中
思念可以是一条大河

一条白浪滔天的河
一条大浪滔沙的河

一条浪滔滚滚的河
一条波滔汹涌的河

一条一泄千里的河
一条奔腾万里的河

一条泥沙俱下的河
一条千帆竞游的河


一条横跨古今的河
一条横贯东西的河

一条电闪携雷鸣的河
一条前浪推后浪的河


《相思是什么》
原来在一个小小的生命中
相思可以是一条河

原来在一个小小的生命中
相思可以是一条大河

一条白浪滔天的河
一条大浪滔沙的河

一条浪滔滚滚的河
一条波滔汹涌的河

一条一泄千里的河
一条奔腾万里的河

一条泥沙俱下的河
一条千帆竞游的河

一条横跨古今的河
一条横贯东西的河

一条电闪携雷鸣的河
一条前浪推后浪的河

《思念的小女子》
思念的小女子
看起来像一个小木桩

可是有一天
小木桩开始思念了
小木桩倏然长出了小枝桠
小木桩倏然长出了好多小枝桠

枝桠充满了整个的海底
枝桠充满了整个的天空
枝桠充满了整个的宇宙

可是有一天
小枝桠开始思念了
小枝桠倏然长出了小绿叶
小枝桠倏然长出了好多小绿叶

绿叶充满了整个的海底
绿叶充满了整个的天空
绿叶充满了整个的宇宙

可是有一天
小绿叶开始思念了
小绿叶倏然长出了小鲜花
小绿叶倏然长出了好多小鲜花

鲜花叶充满了整个的海底
鲜花充满了整个的天空
鲜花充满了整个的宇宙

可是有一天
小鲜花开始思念了
小鲜花倏然长成了小鸟儿
小鲜花倏然长成了好多小鸟儿


鸟语充满了整个的海底
鸟语充满了整个的天空
鸟语充满了整个的宇宙

可是有一天
小鲜花开始思念了
小鲜花倏然长成了小动物
小鲜花倏然长成了好多小动物

“物语”充满了整个的海底
“物语”充满了整个的天空
“物语”充满了整个的宇宙


思念的小女子
打坐在深深的海底
一动不动
怎么看
仍是一个小木桩

 

 


《相思的小女子》
相思的小女子
看起来像一个小木桩

可是有一天
小木桩开始相思了
小木桩倏然长出了小枝桠
小木桩倏然长出了好多小枝桠

枝桠充满了整个的海底
枝桠充满了整个的天空
枝桠充满了整个的宇宙

可是有一天
小枝桠开始相思了
小枝桠倏然长出了小绿叶
小枝桠倏然长出了好多小绿叶

绿叶充满了整个的海底
绿叶充满了整个的天空
绿叶充满了整个的宇宙

可是有一天
小绿叶开始相思了
小绿叶倏然长出了小鲜花
小绿叶倏然长出了好多小鲜花

鲜花叶充满了整个的海底
鲜花充满了整个的天空
鲜花充满了整个的宇宙

可是有一天
小鲜花开始相思了
小鲜花倏然长成了小鸟儿
小鲜花倏然长成了好多小鸟儿


鸟语充满了整个的海底
鸟语充满了整个的天空
鸟语充满了整个的宇宙

可是有一天
小鲜花开始相思了
小鲜花倏然长成了小动物
小鲜花倏然长成了好多小动物

“物语”充满了整个的海底
“物语”充满了整个的天空
“物语”充满了整个的宇宙

 

相思的小女子
打坐在深深的海底
一动不动
怎么看
仍是一个小木桩

《打坐的小女子》
打坐的小女子
在深海静莲上盘腿闭目
像宇宙深外小小的观音

她的头发像海带一样长
无边无际
在深蓝的海中摇曳漫卷

她的呵护者像鱼儿一样多
大大小小
在深蓝的海中神出鬼没

她的守卫者像舰儿一样多
各种各样
在深蓝的海中忽隐忽现

 

 

 

《致语恰爱那》

他们到底行不行
请说实话
怎么今天这样
怎么明天那样

怎么昨天才说备胎
怎么今天又闻f需要”ARM“”CPU“
"ARM CHINA"可能也在被禁止技术转移的

对像中


她们不是有责任感
她们不是有使命感
她们不是眼界开阔
她们不是胸有地球

她们只是担心
如果豺狼狼们又来了
他们携家带财跑山城躲起来了
只留她们血流成河


她们只是担心
如果豺狼狼们又来了
他们躲在阁楼中
看着爱人她们被豺狼轮奸杀害
连颤抖都不敢颤抖一下


她们只是担心
如果豺狼狼们又来了
他们都跑了
只剩下金陵十三钗保护她们


她们只是担心
如果豺狼狼们又来了
他们都跑了
只有金陵十三钗肯扮演她们的女儿
迎接地球历史上最恐慌的蹂躏

 

 

《少女回忆中的刀片》
如果没有少女回忆中的刀片
怎么能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周凯旋、谢雕两位风华美少年
一个大学毕业正找工作
一个硕士研究生在读
就真的玩起了“狼人杀”游戏
仅仅是两人吵了起来
仅仅是两人差点动手

至于为何争吵
在场学生均表示因为事不大
所以不记得了

现实就是两年后
一个已经在冥界
一个命悬黄泉路


如果没有少女回忆中的刀片
怎么能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少女回忆中的刀片》之二
那少女回忆中的刀片
是风中最凌厉的出没
足以把骨缝分开
足以把骨缝切成片

现在走在风中
最感觉寒气
就是这种刀片切出的
骨缝切成的片

《少女的隐衷》
那一串钱
是少女的串
怎么来的
那是少女的秘密

不要追问
追问起来
骨头隐隐作痛
《少女的隐衷》
那一串风
不是一串榆钱
不是一串风筝节节龙声

那一串风是什么
飞向天空
升空的是少女的
少女的第一个隐痛


《致语任某某》
到底听谁的?
是听你的备胎计划
还是听鸟人说
“最怕的是盲人骑马“
”最恐的是深夜临渊“

竹子转戴2019年5月24日
《致语川普》

——中美关系窥探

他刚与她做完那时儿
就不说话儿
只躺在那里看手机
双手把手机高高举起
好像她不存在一样

刚与她做完那时儿
就不说话儿
就像从房间失踪一般
悄无声息

她只好学他
只躺在那里看手机
双手把手机高高举起
好像他不存在一样

就如像交流只是下面
就如像沟通只是下面

就如像他这些年殷勤都

因为感觉太好需要打住

主如她这些的痴情

因为她有智商需要停住

 

就好像担心她的外戚
占领他的大脑一般

他与她并排躺在床上
如同司令部的两个总指挥
并排躺在床上
各自举着手机
遥控指挥一场大战
一场有关他与她的大战
真的是一模一样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