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邮箱:1050151929@qq.com
电话:15811463692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专访>>竹子快讯                       

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初恋秘密
发表时间:2019/5/27 7:45:35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记者毛竹     浏览次数: 164
 
 

 

 

 

 

 

 

竹子点评:看过张洁的油画展,毛竹想背诵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诗:清晨去会情人,黎明天降大雪。还有什么秘密,雪地足印明白。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


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

(女作家张洁的油画藏了一个名字。张洁的油画,特别是这张油画中藏着对毛高田的女儿毛竹来说一个“比天还大的秘密”。看了这些画,毛竹才明白,张洁知道毛竹是毛高田的女儿后,为什么摔了电话。只是张洁摔了电话却为了寻找少女时的情怀,用了整整十年时间画了一个大大的画展,用来寻找少女时的旧梦?这也太让毛竹震撼了。)

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 张洁,原名董大雁。父亲名叫董秋水。母亲叫张珊枝。我感动于她写作的执着。同时我也感叹她一辈子写作最后归空、归零、归虚无、归飘渺。可是更让我感叹的是,如果让张洁再活一次,可能她还是要选择写作这条绝路。不仅是张洁,更有多少真正的作家走在这条绝路上。只不过是他们还在高空悬崖走纲丝,还没有走到绝路的尽头。

(竹子申明:草稿正起,资料收集,思绪一团乱麻梳理过程中,欢迎参与,特别是爸爸人大的同学与校友、老师与同仁,谢绝任何形式的推广与转载,转载必究!!!!!)
毛竹一次一次想起在国外的张洁,没有伴侣孤身一人的张洁。年轻时喜欢唐吉可德对着风车一次一次冲刺的张洁。老年了,张洁却失去了冲刺的目标,无边茫然惘然怅然凄然。

(毛高田中国人民大学时学生证上出生年是1930年,正是属马..........................)


毛竹一次一次想起在国外的张洁,除女儿一家亲人外,无亲无友。几年前张洁还在国外一些陌生的地方乱闯,为了安全穿着染满油彩的破衣服。自称是一条《流浪的老狗》,看起来还能写到一百岁。怎么突然就以一个张洁大大的画展宣传退出中国文坛,给自己的绝路画了一个“万贯悬崖”?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

这是张洁的任性使然。但是绝不是张洁的真心话。我知道她还有没有表达出来的,她还有想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她的抒发真的还没有完。
毛竹的耳畔一次一次回想张洁说过的话:我这个人除了写作没有其它的爱好,我不爱打麻将............我真不能想像我老了,不再能写书了,我怎么活,我怎么过,我怎么熬。这一句话电闪雷呜,在毛竹的生命中轰响,像鞭子一般一次一次击打着的不仅毛竹的灵魂,更有许许多多痴情写作真正作家的灵魂。

张洁是我爸爸毛高田(笔名巴人、高天苇地、毛苇、毛高畴、毛小军师、方士、大巴山人、河湟浪人等)的校友。他们初相识的地点是在中国人民大学的图书馆?
张洁喜欢投稿,而我爸爸是人大校报的主编,校团委、校学生会的负责人(?爸爸说过记不清了,待核准!请人大知情人冒个泡?)。张洁经常来校刊投稿。他们经常见面接触的地方是校报?还是图书馆?
因为张洁是陕西省蔡家坡长大的,我爸爸也是陕南人安康地区紫阳县的,故而他们的共同语言也多些。
张洁是1937年的,比我爸爸小很多。
张洁比我爸爸早一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统计系。张洁是人大本科生。我爸爸的人大哲学系的研究生。
我很小的时候,就听爸爸讲过几个有关张洁的几人主要的信息:张洁的父亲曾是东北军,杨虎城的部下。西安事变起义。到延安。级别相当于将军。用爸爸的话说:少将的女儿。董秋水曾在东北大学出任教官。董秋水曾在北京三联周刊就职,57年被打成右派。张洁祖籍东北,生在北京,42年跟铁路某学校工作的母亲落流到陕西蔡家坡书房沟。在那里生活上学好多年,后回东北抚顺。张洁很小,父母离婚。张洁的妈妈一个人把她带大。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
我爸爸毛高田的中国人民大学的大专还是本科是青海省农林厅从青海省几万优秀青年中推荐的,当年整个青海省从几十万优秀青年中推荐了三个。我爸爸上大专还是本科的第二年考上研究生?而42年起张洁在陕西省蔡家坡书房沟上学多年,54年转回抚顺,56年高中毕业考上中国人民大学本科。我爸爸进校比张洁晚一年?我爸爸上本科一年后考上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研究生。青海省推荐的三个精英,一个是后来畜牧厅的厅长朱光、一个是后来民院的院长马城、青海省农林厅保送的我爸爸是农林厅党委书记的后备人选。他们三个我爸爸和马诚考上人大研究生(待核)。更神奇的是,我爸爸初中都没有毕业,居然直接考上了人大的研究生——好像帮助我爸爸神秘人正是........和我爸爸一起考研的多为中国名牌大学的老师,中国名牌大学已经毕业、工作数年的各行业精英,中国各名牌大学在校优秀学生,军队涌现出的待提拔的政工干部中的精英等。比如后来的中国记协主席邵华泽就属于军队院校参考的精英人士。邵华泽与我爸爸是研究生班的同班同学。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
(在中国人民大学读研时的毛高田)

更有奇怪事情,那一次我与爸爸妈妈去位于黄寺总政大院的邵伯伯家。邵伯伯拿出一个与我爸爸收藏的一模一样的毕业同学录,我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漫漫四十年前,当时岁数不是最大、学习不是最好、职位不是最高、威望不是最高、更不是最漂亮最英武最潇洒的邵华泽居然是同学录学生名单中打头的那一个。后来邵伯伯写评语《浅谈论一分为二》得毛老人家指示,邵华泽调任解放军报任大头,又调人民日报任大头,又成中国记者协会的大头。在解放军报的发展史上,1964年因为4次受到毛主席赞扬而载入史册。第一次:1月27日,本报《思想战线》专版发表第二军医大学哲学教员邵华泽的文章《浅谈“一分为二”》,毛主席赞扬此文为干部“学哲学的样板”。
果然排在人大研究班同学录一号"在学校不昨的"的邵华泽不仅成了这帮人大毕业莘莘学子中的“第一号”,而且成了中国文化领域的“第一号”。真是怪事儿,难道“同学录”中坐了一个可能预言命运未来的”神仙““巫婆”?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
(大巴山野美女作家毛竹在中国记者主席邵华泽家。邵华泽是毛高畴人大研究生班同班同学。摄影:毛美拉 油画处理:如烟似雾。那一次去,邵伯伯第三次给毛竹题字。那一次邵伯伯给毛竹题了:竹叶潇潇。给毛竹的妹妹毛美拉题字:明月清风。)

我带我父母第一次去邵伯伯家,其妻张阿姨马上认我们如亲人一般。张瑞华阿姨问了我那么多,我回了张阿姨那么多。一转身我就忘了。只记得邵伯浙江淳安人。只恍惚记得张阿姨告诉我他们有一儿一女。张阿姨还告诉我:我与聂帅的夫人同名,这引起过一些误会。回来后,我自认为我帮助爸爸完成了见老同学邵华泽的使命,这就好了——爸爸来京,表态想见老同学邵华泽。我于是就发挥记者“上天入地”之拗劲,联系上了我认识的中国名家,联系上的邵华泽的秘书刘新。于是有了我爸爸与邵伯伯毕业后风雨四十年的第一次相见。我自以为邵伯伯张阿姨接待人的来客太多,滚滚流客,滔滔浮云,根本不可能记得小小“青海阿门了”“巴山原始人”“石油酋长部落人”毛竹及毛竹说的那些话。张阿姨叮嘱我让我经常去她家玩。而我报几年后进京,我报与总政邻居,我与邵伯伯家邻居,我也没当会事儿,说白了就是我喜欢写着玩喜欢到大自然中去玩,懒得去串门。我居然与邵伯伯一家邻居好多年都没有去他家玩。我那时我在中国石油报处境艰难,被各个部当皮球踢来踢去,甚至因为中国妇联女主任亲自打电话写信魏宜清关照无有归宿小小女作家毛竹的无住房漂泊状态反而激怒了社长魏宜清,魏宜清与党委班子已经决定把毛竹从报社彻底清理出去。当时的中国石油报社书记是是大庆油田的书记王复印。王复印也持这个态度。“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毛竹看起来已经是走投无路绝地挣扎。邵伯伯知道后亲自托另一位能与石油说上话的国家某委的部长给中国石油报社当时的社长魏宜清打了电话。后来报社知情人说:因为小小毛竹的事儿,牵涉到一个国务委员,两位大部长,所以开除毛竹的事儿,报社一帮子才没有敢轻举妄动。我听说后并没有当回事儿。甚至转身就忘了。有一天,河北《视听》杂志罗明主编一大帮人来京找我。说是他们要在山西搞一个红色活动,需要邵伯伯的题字。想了很多办法要不到,打听到我与邵伯伯的关系,请我带他们去邵伯伯家。那是我第二次去邵伯伯家。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几年不见张阿姨一见我就喊出我的名字。问了我爸爸又问我妈妈,又问我家姐妹兄弟。不好意思,我却忘了张阿姨上次给我说过的好多话。我甚至不仅忘了张阿姨的名字而且忘了她的姓。我只好称她为阿姨。说实在的当时我脸红了。太不好意思了,张阿姨记得我说每一句话,我却记不得她说的许多话。邵伯伯与张阿姨不仅记着我与爸妈的名字,还记着我全家的名字,记着爸爸要出的书名,我出过的书名,可是我却对他们二老说过的话没有记忆,心里一片茫然,只是机智应付。邵伯伯两口子名气大大的在中国如雷贯耳,而我是什么?空心草一根,小野人一个,流浪女一人,真可谓细细清风一缕,悠悠草叶一根,轻轻蒲公英种子一个。凭何让邵伯伯一家对我如此牵挂?凭何叫爸爸的老同学一家对我如此厚爱?邵伯伯更是对我爸爸的情况、我爸爸出书的情况,我爸爸的健康状况、我家几个姐妹的情况,知如手纹,说起来真叫如数家珍。且关切进展。
从那以后,我不仅记住了邵伯伯、张阿姨对我说的每一句话;而且我回住地,第一次认真地搜索了邵伯伯与张阿姨一家的资料。我第一次认真整理了邵伯伯与张阿姨对我说的那“一箩筐”话。从那以后,我就把邵伯伯一家当成了我在北京的真正的亲人与大朋友一家。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

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
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

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
(这是从内地看连绵起㐲的青藏高原?这个发光的地理位置,不是青海西宁又是哪里?这也有些儿太明显了!这个位置难道是另一个张洁藏了近六十年的秘密?她珍藏了这么久无人能解,只好自己把秘密画出来?)

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

(女作家张洁的油画。张洁的油画,特别是最后三张油画中藏着对毛高田的女儿毛竹来说一个“比天还大的秘密”。看了这些画,毛竹才明白,张洁知道毛竹是毛高田的女儿后,为什么摔了电话。只是张洁摔了电话却为了寻找少女时的情怀用了整整十年时间画了一个大大的画展用找来寻找少女时的旧梦?这也太让毛竹震撼了。)
链接毛竹评论《美女会老,才女会逝,评女作家张洁油画展》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7dee8e0102vi21.html
最近我叫我的大学女同学丁永进一起去看望了邵张二老。
只是邵伯伯一路顺风顺水地走来,而我的爸爸却是走了一条怎么坷坎路?他们的经历真可谓是天壤之别。那可是真是冷与热的两极,那可真是冰与火的两段。那可是真是“谁下地狱“”谁入天堂”?


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

(毛高田与大女儿毛美睫。毛高田身边裁掉的,可能是毛高田的二哥?因为二哥成份高内乱时卷入受冤枉,被判SX,毛高田害怕,所以裁去了二哥?不得而知!问题是,如果真是,毛高田冒死保留了另一张他与英俊二哥的照片,为何偏偏把这张照片中的英俊二哥裁去?)

(长大后的毛美睫。都说毛高田的大女儿毛美睫长得像“旧社会的娃娃亲”妻子徐馨儿,二女儿毛美竹(毛竹,笔名:竹子、东方竹子、巴女、野美竹子、佚名等)长得像毛高田自己。图片制作漆娃)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的研究生毛高畴毕业后,北大等北京单位抢、青海农林厅抢。毛高畴出于报恩心态又回到了青海农林厅。可是一回去就卷入了农林厅与农垦厅两套班子你死我活的政治漩涡中。两套厅级班子合并,省里却给了一套厅级指标,人为制造矛盾。两套厅级班子争一套指标。两套班子都争“重权在握”的团委书记毛高田。好像是哪一套班子争到了毛高畴,哪一套班子就可胜出。在这关键的时刻,毛高畴认为农垦厅那套班子对饿s多少w河南知青有不可推卸之责任,百般拉拢百般行贿都不肯同流合污——人生关键选择时刻我的爸爸骨性毕现,如一个精廋的铁骨铮铮的“螳螂”,这也让他一生历经磨难。可是爸爸虽败犹荣,留下的精神气场,足以穿越毛竹的髓骨,让毛竹沐浴浩浩长风。结果毛高畴被所谓的“作风问题”整臭青海省。那时的毛高畴在青海就如现在的克林顿在美国一样臭名远扬。毛高畴不想在农林厅干,省委宣传部抢毛高畴到省委,西北王刘澜涛抢毛高畴到西安,青海方不甘心又把毛高畴抢回青海。他们在抢什么?是抢人大高才生毛高畴,还是抢他们自己的官途?弱小的书生毛高畴就是这样被那个时代的政治家们抢来抢去,就如抢一个“棋子”。就如抢一个“小军师”。可是没有人知道毛高畴心里的感受到底是怎么样的。
这是已识愁滋味的毛高畴与大女儿毛美睫。身边裁掉的可能是他的二哥毛高圓。裁掉的时间大约是几年后。毛高圓因为被JB,毛高畴忍痛裁去了二哥?没有人知道二哥毛高圓是毛高畴一生最尊重与佩服与敬仰与深受的人。毛高畴爱二哥甚至超过了父亲。失去二哥,毛高畴心里的疼身上的疼大脑中的疼比挨枪子的二哥还甚。那痛苦不仅击中毛高畴更是击中了不谙世事天真浪漫的毛竹。)
中国两大精英中国记者主席邵华泽与两获茅盾文学奖的张洁与我爸爸是同学校友。当年中国与中国各省的人物有好多与爸爸是同学或校友。只是毛高畴没有想到人大研究生毕业后等待他的不是什么坦途阳光,更没有高官厚禄。农林厅与青海民院都把我爸爸当党委书记的后备人选,可是内乱开始了。等待我爸爸的是海啸飓风,而是老虎凳等十八般酷刑轮番上,而大皮靴轮踢蘸水鞭子轮抽,而是“西安文总师”组织的七千人的大w斗,而是院要人六人在全市人民的批斗声中爬回民院,而是看成果展览被逼迫跪着上楼梯,而是在烈士陵园被逼着给“维持民院秩序”时死的学生叩头鲜血长流.,而是被押到青海各乡村游斗多少次鼻血封喉...............那不仅仅蜕几层皮,那不仅是血肉骨头心灵的磨难与伤害,那可真是天翻地覆山崩石裂的侮辱,那是灵魂中最恐怖的考验。那是九死一生的蜕皮与历练。
现在我回想,幸亏我爸爸被民院戴金璞院长抢到民院时,没有住学院分给我爸爸的前任温志忠院长的房子。那房子民院只两套,是最好的两套房,一套戴院长住,一套原来是温院长住。温院长就是在那个房子的浴室中自杀的。若不是我妈妈害怕坚决不住,我的爸爸住进去不被造反派们活活打死才算怪呢。我的爸爸住进温院长房子,民院自杀的可能不仅有戴院长,而且有我爸爸毛高畴。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上吊自杀的青海民院的院长戴金璞。戴院长抢中国人大的高才生毛高畴与他搭班子。给毛高畴分的房子也是前任院长温志忠的房子。戴院长上吊前几天,院要人六人等被造反派弄到民院菜院子打煤砖。戴院长看到周围没有人,拖着伤腿慢慢爬到了毛高畴跟前。戴院长说:小毛,我错了,我没有听你的话,我向你道歉!我不当跳出来。当时我急着要跳出来就你一个人不同意。我冲你发火,我冲你动怒。你仍不同意。我只好鼓动其它c员投票,五比一,就你一个人投了反对票,我跳出来了。我当时还高兴,我又可以为青藏的民族教育做事情了。我还记气,心想,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关键时不帮助我的你。我还失悔我把你抢到民院,关键时与我不一条心。实事证明我错了。大错特错了。我向你认错!你不同意我跳出来,属于怎样的睿智高参!你不仅是想保护我,也是想保护大家。现在我才明白小小的你太英明了!可是那时我那里明白你的良苦用心?如果我不跳出来,你领导的延安团也不会被打成bh派,他们也没有理由把我、把你们往死里打,往死里斗,往狱中送,往死里逼。省里也不会支持他们这么干。实事证明我选你与我搭班子是我今生最正确的选择之一。你这么年轻,与我们比,你智商高畴,冷静明智,你不亏是中国人大的项尖精英。不是后生可畏而是后生可敬呀!只是可惜我们好像没有合作的机会了。
我爸爸没有想到这就是戴院长留在世上的最后的遗言。
戴院长几天后在民院菜院子小土屋中上吊。当时放下来时人还没死,可是有人在戴院长的屁股上踢了几脚,放了戴院长生命最后一口元气。
那时小小的毛竹不懂事儿,听说戴院长自杀了,飞也似地跑去看,若不是有人在戴院长的头上笼一个草袋子,非把多愁善感风花雪夜的小小毛竹活活吓死。
这是我爸爸在风雨如磐中仍然悄悄珍藏的戴院长的照片。戴院长曾在cx战场上立功多多,胸前挂的是获得的勋章。
爸爸生命中最在乎的两个逝者,一个是他的二哥毛高圓,一个是民院院长戴金璞。
爸爸生命中还且个最在乎的“逝者”,就是谁?原来谜底不仅在毛竹心里,更在另一个女人的心里。
多少次,我看到我爸爸独自拿出这三个人的照片,深情凝眸。


  而我爸爸的高成分,二伯被jg处理,加上我“填表”时的幼稚地“地填写了二伯事儿。那正是学院再次准备重用我爸爸时。爸爸上升的仕途被彻底堵死。

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

我爸爸那时上中国人民大学,来给我爸爸讲课的都是艾思奇、范文澜、胡乔木等中国重要人物。
那时候的张洁是校园中风火泼辣、敢想敢做、热情奔放的“校花级”人物,阳光灿烂,春光明媚。谁也没有想到她会成为中国第一位两获茅奖的人物。
  我上大学时,虽然张洁一出现,我就直感这个张洁就是我爸爸妈妈常提起的那个张姑娘。我就真感这个女人就是还没生下来就存在的“大情敌”。虽然所有的信息都对上号。因为张姑娘的信息太不一般了。但是我仍是不愿把这个张洁与那个张洁划等号。直感一次一次击我,我总与直感搞击。我从来没不愿想《有一个青年》中的需张姑娘帮助考学的青年与我爸爸有什么关系。我从来不愿承认电影《有一个青年》与其中的歌曲:“青春呀青春,美丽的时光.................”与我的生命,一个边青藏高原的小小虫儿一般渺小的无助的从小就没有人要的生命真的有什么联系。要命的是直感却一次一次击我。也就是说,张洁一出现,直感就清楚地告诉我就是她。爸爸初中生就考上人大研究生。爸爸上人大生过一场大病。爸爸在人大哲学系是学马列的。这些我从小都知道,可是并没有把这些事儿与一个她联系在一起。虽然我唱了不知道多少遍。虽然唱这首歌时我会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因为我直感写这歌词的人与我一般阳光透明,阳光灿烂。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
(两耳不闻窗外事儿,一心沉醉音乐舞蹈事儿的少女毛竹。在文革后期,青海省委决定再次重用毛高畴之际——先让毛高畴在民院农场当书记,然后再提毛高畴民院党委书记。社调的人再次深入大巴山。当时,大巴山深山,毛高畴的同辈上辈直系亲人,只剩一个二伯娘带着一包孩子,还有幺姐改嫁深山。在这关键的时候,毛竹因为终入上了团,感恩组织,填表时填写了二伯毛高圓被qB之事。幼稚毛竹哪里知道:民院附中与民院是通的。反对提拔毛高畴的人手中马上有了把柄。毛高畴的提升再次受挫。
毛竹从来不敢承认,毛竹从来不敢正视,小小的自己还能毁灭一个大大的被吴玉章、胡jt、胡乔木、艾思奇、王文澜等看好的中国人民大学的的精英。可是实事好像真的如此。毛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只小手,填个表,表达对团的感恩,居然可能毁了才华横溢的中国精英,被同仁们称作毛小军师的中国精英。小小的毛竹从来不想承认小小的自己怎么可能背负这么多?)

 
 

 

竹子点评:看过张洁的油画展,毛竹想背诵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诗:清晨去会情人,黎明天降大雪。还有什么秘密,雪地足印明白。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


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

(女作家张洁的油画藏了一个名字。张洁的油画,特别是这张油画中藏着对毛高田的女儿毛竹来说一个“比天还大的秘密”。看了这些画,毛竹才明白,张洁知道毛竹是毛高田的女儿后,为什么摔了电话。只是张洁摔了电话却为了寻找少女时的情怀,用了整整十年时间画了一个大大的画展,用来寻找少女时的旧梦?这也太让毛竹震撼了。)

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 张洁,原名董大雁。父亲名叫董秋水。母亲叫张珊枝。我感动于她写作的执着。同时我也感叹她一辈子写作最后归空、归零、归虚无、归飘渺。可是更让我感叹的是,如果让张洁再活一次,可能她还是要选择写作这条绝路。不仅是张洁,更有多少真正的作家走在这条绝路上。只不过是他们还在高空悬崖走纲丝,还没有走到绝路的尽头。

(竹子申明:草稿正起,资料收集,思绪一团乱麻梳理过程中,欢迎参与,特别是更多的爸爸人大的同学与校友、老师与同仁。在这里谢谢几位画展后给毛竹打电话的人大人!谢绝任何形式的推广与转载,转载必究!!!!!)
毛竹一次一次想起在国外的张洁,没有伴侣孤身一人的张洁。年轻时喜欢唐吉可德对着风车一次一次冲刺的张洁。老年了,张洁却失去了冲刺的目标,无边茫然惘然怅然凄然。
毛竹一次一次想起在国外的张洁,除女儿一家亲人外,无亲无友。几年前张洁还在国外一些陌生的地方乱闯,为了安全穿着染满油彩的破衣服。自称是一条《流浪的老狗》,看起来还能写到一百岁。怎么突然就以一个张洁大大的画展宣传退出中国文坛,给自己的绝路画了一个“万贯悬崖”?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

这是张洁的任性使然。但是绝不是张洁的真心话。我知道她还有没有表达出来的,她还有想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她的抒发真的还没有完。
毛竹的耳畔一次一次回想张洁说过的话:我这个人除了写作没有其它的爱好,我不爱打麻将............我真不能想像我老了,不再能写书了,我怎么活,我怎么过,我怎么熬。这一句话电闪雷呜,在毛竹的生命中轰响,像鞭子一般一次一次击打着的不仅毛竹的灵魂,更有许许多多痴情写作真正作家的灵魂。

张洁是我爸爸毛高田(笔名巴人、高天苇地、毛苇、毛高畴、毛小军师、方士、大巴山人、河湟浪人等)的校友。他们初相识的地点是在中国人民大学的图书馆?
张洁喜欢投稿,而我爸爸是人大校报的主编,校团委、校学生会的负责人(?爸爸说过记不清了,待核准!请人大知情人冒个泡?)。张洁经常来校刊投稿。他们经常见面接触的地方是校报?还是图书馆?
因为张洁是陕西省蔡家坡长大的,我爸爸也是陕南人安康地区紫阳县的,故而他们的共同语言也多些。
张洁是1937年的,比我爸爸小很多。
张洁比我爸爸早一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统计系。张洁是人大本科生。我爸爸的人大哲学系的研究生。
我很小的时候,就听爸爸讲过几个有关张洁的几人主要的信息:张洁的父亲曾是东北军,杨虎城的部下。西安事变起义。到延安。级别相当于将军。用爸爸的话说:少将的女儿。董秋水曾在东北大学出任教官。董秋水曾在北京三联周刊就职,57年被打成右派。张洁祖籍东北,生在北京,42年跟铁路某学校工作的母亲落流到陕西蔡家坡书房沟。在那里生活上学好多年,后回东北抚顺。张洁很小,父母离婚。张洁的妈妈一个人把她带大。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
我爸爸毛高田的中国人民大学的大专还是本科是青海省农林厅从青海省几万优秀青年中推荐的,当年整个青海省从几十万优秀青年中推荐了三个。我爸爸上大专还是本科的第二年考上研究生?而42年起张洁在陕西省蔡家坡书房沟上学多年,54年转回抚顺,56年高中毕业考上中国人民大学本科。我爸爸进校比张洁晚一年?我爸爸上本科一年后考上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研究生。青海省推荐的三个精英,一个是后来畜牧厅的厅长朱光、一个是后来民院的院长马城、青海省农林厅保送的我爸爸是农林厅党委书记的后备人选。他们三个我爸爸和马诚考上人大研究生(待核)。更神奇的是,我爸爸初中都没有毕业,居然直接考上了人大的研究生——好像帮助我爸爸神秘人正是........和我爸爸一起考研的多为中国名牌大学的老师,中国名牌大学已经毕业、工作数年的各行业精英,中国各名牌大学在校优秀学生,军队涌现出的待提拔的政工干部中的精英等。比如后来的中国记协主席邵华泽就属于军队院校参考的精英人士。邵华泽与我爸爸是研究生班的同班同学。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
(在中国人民大学读研时的毛高田)

更有奇怪事情,那一次我与爸爸妈妈去位于黄寺总政大院的邵伯伯家。邵伯伯拿出一个与我爸爸收藏的一模一样的毕业同学录,我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漫漫四十年前,当时岁数不是最大、学习不是最好、职位不是最高、威望不是最高、更不是最漂亮最英武最潇洒的邵华泽居然是同学录学生名单中打头的那一个。后来邵伯伯写评语《浅谈论一分为二》得毛老人家指示,邵华泽调任解放军报任大头,又调人民日报任大头,又成中国记者协会的大头。在解放军报的发展史上,1964年因为4次受到毛主席赞扬而载入史册。第一次:1月27日,本报《思想战线》专版发表第二军医大学哲学教员邵华泽的文章《浅谈“一分为二”》,毛主席赞扬此文为干部“学哲学的样板”。
果然排在人大研究班同学录一号"在学校不昨的"的邵华泽不仅成了这帮人大毕业莘莘学子中的“第一号”,而且成了中国文化领域的“第一号”。真是怪事儿,难道“同学录”中坐了一个可能预言命运未来的”神仙““巫婆”?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
(大巴山野美女作家毛竹在中国记者主席邵华泽家。邵华泽是毛高畴人大研究生班同班同学。摄影:毛美拉 油画处理:如烟似雾。那一次去,邵伯伯第三次给毛竹题字。那一次邵伯伯给毛竹题了:竹叶潇潇。给毛竹的妹妹毛美拉题字:明月清风。)

我带我父母第一次去邵伯伯家,其妻张阿姨马上认我们如亲人一般。张瑞华阿姨问了我那么多,我回了张阿姨那么多。一转身我就忘了。只记得邵伯浙江淳安人。只恍惚记得张阿姨告诉我他们有一儿一女。张阿姨还告诉我:我与聂帅的夫人同名,这引起过一些误会。回来后,我自认为我帮助爸爸完成了见老同学邵华泽的使命,这就好了——爸爸来京,表态想见老同学邵华泽。我于是就发挥记者“上天入地”之拗劲,联系上了我认识的中国名家,联系上的邵华泽的秘书刘新。于是有了我爸爸与邵伯伯毕业后风雨四十年的第一次相见。我自以为邵伯伯张阿姨接待人的来客太多,滚滚流客,滔滔浮云,根本不可能记得小小“青海阿门了”“巴山原始人”“石油酋长部落人”毛竹及毛竹说的那些话。张阿姨叮嘱我让我经常去她家玩。而我报几年后进京,我报与总政邻居,我与邵伯伯家邻居,我也没当会事儿,说白了就是我喜欢写着玩喜欢到大自然中去玩,懒得去串门。我居然与邵伯伯一家邻居好多年都没有去他家玩。我那时我在中国石油报处境艰难,被各个部当皮球踢来踢去,甚至因为中国妇联女主任亲自打电话写信魏宜清关照无有归宿小小女作家毛竹的无住房漂泊状态反而激怒了社长魏宜清,魏宜清与党委班子已经决定把毛竹从报社彻底清理出去。当时的中国石油报社书记是是大庆油田的书记王复印。王复印也持这个态度。“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毛竹看起来已经是走投无路绝地挣扎。邵伯伯知道后亲自托另一位能与石油说上话的国家某委的部长给中国石油报社当时的社长魏宜清打了电话。后来报社知情人说:因为小小毛竹的事儿,牵涉到一个国务委员,两位大部长,所以开除毛竹的事儿,报社一帮子才没有敢轻举妄动。我听说后并没有当回事儿。甚至转身就忘了。有一天,河北《视听》杂志罗明主编一大帮人来京找我。说是他们要在山西搞一个红色活动,需要邵伯伯的题字。想了很多办法要不到,打听到我与邵伯伯的关系,请我带他们去邵伯伯家。那是我第二次去邵伯伯家。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几年不见张阿姨一见我就喊出我的名字。问了我爸爸又问我妈妈,又问我家姐妹兄弟。不好意思,我却忘了张阿姨上次给我说过的好多话。我甚至不仅忘了张阿姨的名字而且忘了她的姓。我只好称她为阿姨。说实在的当时我脸红了。太不好意思了,张阿姨记得我说每一句话,我却记不得她说的许多话。邵伯伯与张阿姨不仅记着我与爸妈的名字,还记着我全家的名字,记着爸爸要出的书名,我出过的书名,可是我却对他们二老说过的话没有记忆,心里一片茫然,只是机智应付。邵伯伯两口子名气大大的在中国如雷贯耳,而我是什么?空心草一根,小野人一个,流浪女一人,真可谓细细清风一缕,悠悠草叶一根,轻轻蒲公英种子一个。凭何让邵伯伯一家对我如此牵挂?凭何叫爸爸的老同学一家对我如此厚爱?邵伯伯更是对我爸爸的情况、我爸爸出书的情况,我爸爸的健康状况、我家几个姐妹的情况,知如手纹,说起来真叫如数家珍。且关切进展。
从那以后,我不仅记住了邵伯伯、张阿姨对我说的每一句话;而且我回住地,第一次认真地搜索了邵伯伯与张阿姨一家的资料。我第一次认真整理了邵伯伯与张阿姨对我说的那“一箩筐”话。从那以后,我就把邵伯伯一家当成了我在北京的真正的亲人与大朋友一家。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
(竹子点评:注意这前0一张油画中两个眼睛中的风景,正是张洁后一幅油画及其它几幅油画的风景。)
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竹子点评:天呀!这张画太神似了!毛高田痛苦欲绝时就是这个样子?张洁的小说中《祖母绿》中左葳——毛高田在人大校刊时的笔名叫毛苇。毛高田的妻子是白鹤人,《祖母绿》中张洁的情敌叫叫卢白河。而毛高畴说起白鹤听起来就是白河。这个痛苦的毛高田——毛苇——左威,圧住的,是一只分手时更加痛苦绝望的大雁还是天鹅?)
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

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
(这是从内地看连绵起的青藏高原?这个发光的地理位置,不是青海西宁又是哪里?这也有些儿太明显了!这个位置难道是另一个张洁藏了近六十年的秘密?她珍藏了这么久无人能解,只好自己把秘密画出来?)

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

(女作家张洁的油画。张洁的油画,特别是最后三张油画中藏着对毛高田的女儿毛竹来说一个“比天还大的秘密”。看了这些画,毛竹才明白,张洁知道毛竹是毛高田的女儿后,为什么摔了电话。只是张洁摔了电话却为了寻找少女时的情怀用了整整十年时间画了一个大大的画展用找来寻找少女时的旧梦?这也太让毛竹震撼了。)
链接毛竹评论《美女会老,才女会逝,评女作家张洁油画展》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7dee8e0102vi21.html
最近我叫我的大学女同学丁永进一起去看望了邵张二老。
只是邵伯伯一路顺风顺水地走来,而我的爸爸却是走了一条怎么坷坎路?他们的经历真可谓是天壤之别。那可是真是冷与热的两极,那可真是冰与火的两段。那可是真是“谁下地狱“”谁入天堂”?


女作家张洁画展自揭神秘隐私
(毛高田的娃娃亲妻子徐馨儿。徐馨儿的父亲曾是白鹤乡的乡长,二叔曾是白鹤乡的联保主任,白鹤的两大油坊纸石碓房都是徐家的。徐馨儿的堂亲戚徐月丹是毛坝联保主任,著名的毛坝八大金刚李静山等都归徐月丹管。徐月丹的女婿是朱茂清。
当年朱茂清考上日本留学生。可是家穷只能放弃。娃娃亲准妻子、徐月丹的女儿徐梦儿(化名)一盘金绽子从竹帘子后递出。朱茂清留学归来后来是解放后新政府陕西省省委常委、西安宣传部部长。朱茂清派儿子朱耳昌回紫阳县策反。朱茂清回紫阳县后以毛坝区长的身份策反。后牺牲于毛坝叛乱。是紫阳县烈士陵园的一号烈士。
徐馨儿只读了两年完小。可能是由是徐家族的气场大,大巴山的气场大,徐馨儿气场也是大大的)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的研究生毛高畴毕业后,北大等北京单位抢、青海农林厅抢。毛高畴出于报恩心态又回到了青海农林厅。可是一回去就卷入了农林厅与农垦厅两套班子你死我活的政治漩涡中。两套厅级班子合并,省里却给了一套厅级指标,人为制造矛盾。两套厅级班子争一套指标。两套班子都争“重权在握”的团委书记毛高田。好像是哪一套班子争到了毛高畴,哪一套班子就可胜出。在这关键的时刻,毛高畴认为农垦厅那套班子对饿s多少w河南知青有不可推卸之责任,百般拉拢百般行贿都不肯同流合污——人生关键选择时刻我的爸爸骨性毕现,如一个精廋的铁骨铮铮的“螳螂”,这也让他一生历经磨难。可是爸爸虽败犹荣,留下的精神气场,足以穿越毛竹的髓骨,让毛竹沐浴浩浩长风。结果毛高畴被所谓的“作风问题”整臭青海省。那时的毛高畴在青海就如现在的克林顿在美国一样臭名远扬。毛高畴不想在农林厅干,省委宣传部抢毛高畴到省委,西北王刘澜涛抢毛高畴到西安,青海方不甘心又把毛高畴抢回青海。他们在抢什么?是抢人大高才生毛高畴,还是抢他们自己的官途?弱小的书生毛高畴就是这样被那个时代的政治家们抢来抢去,就如抢一个“棋子”。就如抢一个“小军师”。可是没有人知道毛高畴心里的感受到底是怎么样的。
这是已识愁滋味的毛高畴与大女儿毛美睫。身边裁掉的可能是他的二哥毛高圓。裁掉的时间大约是几年后。毛高圓因为被JB,毛高畴忍痛裁去了二哥?没有人知道二哥毛高圓是毛高畴一生最尊重与佩服与敬仰与深受的人。毛高畴爱二哥甚至超过了父亲。失去二哥,毛高畴心里的疼身上的疼大脑中的疼比挨枪子的二哥还甚。那痛苦不仅击中毛高畴更是击中了不谙世事天真浪漫的毛竹。)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