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邮箱:1050151929@qq.com
电话:15811463692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友天下>>竹子友人                       

王泽群“青海大牛哥”!从青海调青岛的青岛作协主席王泽群,今天给毛竹发来了《王泽群创作年表》
发表时间:2019/6/3 22:47:52     文章来源:草稿正起,互动写作,欢迎参与,谢绝转载,转载必究!!!      文章作者:野美毛竹     浏览次数: 3644
 
 

王泽群是青海作家圈公认的大帅哥,也是青海文人们公认的“大牛哥”---说话特别冲,语气特别冲,脾气特别牛,特别爱吹牛,公牛一般特别扬着两个大角且特别好斗不论你说啥也不论你男女他都能和你比起来斗起来犟起来,在你面前牛B起来,且特别喜欢炫耀,生怕别人小看他,更怕别人把他卖了,故被称作“大牛哥”。

(竹子申明:草稿正起,互动写作,欢迎参与,喜欢批评,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与推广。推广转载必究!!!)

比如,王泽群早已经从青海调到青岛。有一天,一位青海的藏族作家问王泽群能否帮助他出一本书,王泽群稿子还没看,先就说:稿质量不好发不出来。然后说:好稿出版社抢着要,直接给出版社投稿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劳我王泽群大驾。然后就开始吹牛。王泽群大言不惭地说,王泽群的稿子写得多么好,在出版界上多么紧俏,在编辑家手中多么火热,在书市上多么畅销,在读者眼中“长得多么可爱”。并炫耀王泽群一本书挣了多少万钱稿费。并炫耀说王泽群挣的稿费比别的名家高出多少多少。然后又开始炫富:说现在王泽群的工作室多么富有,自己多么富有。感觉仅拿出王泽群的富有还压不住“在那遥远地方”的藏族作家,更镇不住“在家庭倍受重击下复生地感恩地”的藏族作家,王泽群又把自己的儿子拿出来压阵。说自己的儿子多么富有:有几座别墅,有五辆豪华车。王泽群且生怕藏族作家不相信,一辆一辆点出豪华车名。似乎如果对方仍不相信,王泽群甚至会招呼五个人开着他儿子的五辆豪车向青藏高原的藏族作家冲过去,轰轰烈烈地冲过去。
王泽群似乎想说:看我王泽群牛吧!但请我帮助没门!

  最后,王泽群还要再加一句,这些都说明,我王泽群在青岛混得不错,没有给青海人民丢脸!值得全青海的作家羡慕!

王泽群全然没有意识到,你说你这么成功,你说你这么富有,可是帮助一个汉语都说不好的藏族作家找一个好出版社这件事难吗?这点小事你都不能做你那么成功你那么富有有何用?再说你这点小事都做不了,你真的很成功很富有吗? 有说“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兼善天下”,你王泽群不是一直在感谢青藏高原,感谢青藏高原的人们,把你这个富人家的儿子血藏青藏高原,保护在马海兵团,“覆巢之下‘居存’完卵”?你不是写了多篇散文多首诗,在歌颂青海高原人民,感恩青藏高原的人民。 你王泽群说自己的书多么畅销挣钱多么多的方向是什么?不是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到了你报恩的时候,你却连藏族作家的书稿都不肯看一眼。
你王泽群在一个求你的藏族作家面前炫耀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王泽群因为好斗而斗,王泽群因为好牛B而牛B,全然迷失了方向,全然不知道他这一番话仅仅是把自己装了进去。这不是让自己更下不了台吗。这不是显得自己更没有人味儿吗。这不是显得自己更没有味儿吗。
难道一被激王泽群的智商就回归为零吗?只有本能反抗或是反击吗?
 真想不出,这样一个看起来似乎是头脑斗牛士一般简单的大男人怎么能在历次政治运动中活了下来,怎么还成了中国知名作家。

  王泽群说出这一串与帮助藏族作家出书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王泽群却浑然不觉,根本不知道别的人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刻说出这一堆话。更不知道其它人绝不会这样说。王泽群对自己的有感觉对别人的感觉却似乎浑然不知。王泽群除了对自己的家族自己的创作的成绩有所知,似乎对自己的个性并不知道。

王泽群全然忘了藏族作家只是求他帮一次忙,需要回答的本只有两句话:能或是不能。

而这位藏族作家对毛竹说:

  我之所以请王泽群帮助,是因为几天前,我得知:某某作家死了。我想起一件事情,有一次,某某作家邀请我去他家喝咖啡。我进他家,我发现他家居然半个房子,半人高的一转柜子,里面放的全是钱。整整齐齐的,没有任何遮挡。这样放钱的主我活这么大没见过。我真想不到一个作家居然有这么多钱。我真不出一个穷酸作家中居然还藏有这么能挣钱的高人。半人高的一转柜子里,像平放书一般,全是一摞摞的钱。那有多少钱呀!几百万还是几千万?这样放钱让我甚至怀疑那是人民帀还是冥帀?我怀疑是不是上面一张是真的下面全是冥帀。但我看了一转,像是人民帀,真正的人民帀。当时我不明白某某作家的意思。我觉得把钱不存入银行摆在家里炫耀真是俗气。某某作家不动声色看着我,想看看这么多钱,我有没有变化,我有什么反应。某某作家可能想看我,有这么多钱做他的背景,我能说些什么做些什么。他没有想到,我对钱视而不见。反而更加对他敬而远之。我在某某作家那里喝了咖啡,礼貌地离去。之后并没有多想。

 虽然,那一瞬我心动过,但是我克制了我自己。天上没有随便掉陷饼的。这些钱是他的与我毫无相关。我想过请某某作家投资我的书,投资拍摄我的书改编的剧本,投资我的广告。因为我这些年写了好多好多书呢。我的原创能力得到许多高人公认呢!可是我开不了口。因为钱是他的,不是我的。我这个人向来不愿借钱,更不愿开口求人。

  这事儿很快就随风而去。虽然与某某作家淡淡交往,我忘了他的那些钱。那么多的钱让我这个文人不是离他近了而是离他远了。这一点他明显感觉到了。因为我们本来就是远距离交往,现在距离更远了。而已而已。

 可是,我没有想到,某某作家这么快就死了,我这才后悔起来,当时某某作家带我去自家看到那半房子钱,说不定就是想请我开口请求他帮助。现在我再说帮助已经晚了,因为这么快某某作家已经逝世了。那半房子钱居然没能用,某某作家已经到了冥界。某某作家可能最大的遗憾就是带不走那半房子钱。某某作家临终最大的遗憾是那些钱本是他的却因为花不出去而与他阴阳两隔。

  某某作家死了,我才想,那半房子钱如果帮助我类作家们出书,能留下多少精神财富呀。某某作家死了,我才想,如果当时我求他帮助,他与那半房子钱因为找到了使用价值会是多么开心快乐甚至欣喜若狂呀!说不定他与那半房子钱找的正是我这么一个有原创能力的作家!说不定只有他知道,这半房子钱如果遇不到我这么一个有原创能力的作家,就是废纸一堆,垃圾一片,根本就不值一分钱。如果帮助我类作家们出书,能留下多少精神财富呀。可是现在某某作家却带着不会花钱的遗憾永远地离开了。可能某某作家离开这个世界前最大的痛苦就是他的钱没花出走他就走了。可能某某作家离开这个世界最大怨怅就是自己太笨了,连找几个来花他钱的文人都没有找到。可能某某作家最深的屈辱就是我对他的钱不屑一顾,不但不看重钱,甚至因为他挣了那多钱而看轻他。可能某某作家临终前最大的遗憾就是他无奈看着人民帀变成了冥帀。难道真是“花(人)自飘零水(钱)自流”?难道真是“无可奈何“钱”落去”?

  某某作家死了!这么快就死了!这么轻易就死了!我这才反思我的不求人。我这才想我不能再等了。再等我的那些作品也会如某某作家的钱一样下场。再等我的那些原创作品就如某某作家的钱变成冥帀一般悲催。我这才有勇气第一次求王泽群老师,没想到王泽群老师这个态度。

 

当然王泽群牛B够了之后,并不是不帮助这位藏族作家,只要这位藏族作家心态好接着向王泽群发起进攻主,只要与王泽群没有竞争关系没有利益关系,王泽群还是挺乐于助人的。只是无论是谁求王泽群帮助或是与王泽群为同事或是战友或是朋友,你要先任他牛B够了,然后才有下文。

 

王泽群从青岛到青海马海兵团。因为家庭原因,王泽群很不顺。反右时家里出现六个右派。特别是母亲青岛第一个被评上高级教师的母亲自杀,王泽群悲伤过度眼睛失明。医生为了救王泽群的眼睛给他打链霉素,结果把他的耳朵也打聋了。政治形势好转,王泽群开始写作。王泽群的作品在青海发表后曾引起轰动。

王泽群不仅是一个优秀的作家,而且还会玩股,股市操作让他更有一种牛B劲儿。

如果在当年的青海作家群中能找到一个所谓的读者中的白马王子,王泽群可能算是最耀眼的的一个。王泽群是青海作家圈内公认的大帅哥。王泽群是有高度与伟度与英俊度与潇洒度本来最有可能阅尽青海作家读者的繁花似景,且有可能在作家群中被选为皇帝或是白马王子。也就是最有可能成为风雨雷电中的电源级人物。只不过王泽群很牛B,不仅爱自我吹嘘,而且对人也很挑剔,且嘴不绕人。自己短处不少却往偏别人的短处说。别人珍贵情感在他只是显个性的剧场。常常的自己的婚姻自己的妻子自己的隐私自己的秘密都也成了王泽群牛B炫耀的对像。王泽群的牛B不仅让其失去了方向。王泽群的爱吹也让其吓走了群芳。一个男人没了珍藏没了隐私没了秘密?这成了许多女粉丝对王泽群望而生威敬而远之的“原罪之一”?这也使得很多读者对王泽群敬而远之望而生畏甚至躲闪不及。而偶像之心中的男人如果除了现实感情或是爱情没有宗教感,教徙们当然后自然散去。电闪雷呜之后常常只剩下王群泽一个人独自牛B.这使得王泽群看起来高高在上实则孤独寂寞,又常常靠吹牛还武装自己鼓励自己。王泽群看起来总在为自己的写作事业上升思索与行动。这王泽群的与众不同还在于,平庸对他是最大的痛苦。

似乎是这个主就算是到五六七八十岁还能像王子一般上演专一痴情狂热狂追绝情,似乎若能像哈姆雷特一般活在风雨雷电的核心是王泽群最大的生命享受,哪怕是“风雨雷电弗迷”!哪怕是“电闪霹雳烧身”。王泽群的快乐度似乎与那个击打与鞭打的力度有关。王泽群的架式有些儿像西部牛仔的潇洒地活在一个与大海或是草原有关“中国农场”,放牧着他的牛B牛,喜爱着他的牛B马,追赶着他的牛B羊,注视着他的牛B鹰,追逐着他的牛B云,享受着他的牛B草。

王泽群后来读了好几个作家班:其中一个是鲁院。当时中国长影与西影吴天明都想调王泽群。王泽群又牛B上了,不想去!王泽群后从青海调回青岛。当时,青岛文联有好多的官位可让他选,有好多种官,可以让他当,他这会儿又牛B起来,对官场利禄视而不见,毅然他却选了创联部,一个专业作家的“官”,一个可专心创作的职位。你说这王泽群是不是太牛B!?不论王泽群怎么样的不想当官,最后还是当上了官。王泽群后任青岛作协的主席。王泽群的作品有多部被搬上银幕。王泽群的小说等三十多次被各种选刊选载。比如王泽群的《桥牌六君子》就被六个刊物发表并选刊。

王泽群更有一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他吹下的牛,或者是他圈里的活牛,或者是他肚子里的活牛,或者是他将孕育的活牛。尽管他吹嘘不断,甚至有些牛吹出时还没有孕育,可是终有一

竹子点评:今天,王泽群给毛竹发来的《王泽群创作年表》。
为什么呢?因为毛竹曾给王泽群建了百度百科的词条“王泽群”。王泽群希望毛竹给“王泽群诗条”补充新鲜内容。
毛竹先把它放在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方便文友们了解从青海调到青岛任作协主席的大名鼎鼎的“牛哄哄的‘大牛哥’王泽群”。
A:王泽群创作年表

王泽群创作年表

 

 

 

儿童文学:(1979——) 约计一万字。


 

《彩色的盐桥》 1979年3期《少年文艺》

《草原的孩子》 1983年3期《儿童文学》·获《儿童文学》优秀作品奖

《崂山的孩子》 1998年8期《儿童文学》·获《儿童文学》优秀作品奖

 

有儿童文学作品:诗、散文、童话、小剧本等十几题刊于《儿童文学》、《少年文艺》、

《摇篮》、《小溪流》、《小葵花》等报刊。收入多种选集。

 

 

诗(含散文诗):(1963——)约计80万字。


 

《运肥》(诗) 1963年1月30日《青岛日报》

《欢腾的柴达木》(组诗) 1972年5月2日《青海日报》

《不,我不沉迷于历史的记忆》(诗) 1982年 6期 《星星诗刊》

《诺言(外一章)》(散文诗) 1995年4期《诗刊》

《金丝楠木歌》(诗) 2012年3月5日《青岛日报》

 

《五叶草》(诗集) 1984年 中国文联出版公司

《樱唇》(散文诗集) 2000年 百花文艺出版社

 

有诗作600余章刊于《诗刊》、《星星诗刊》、《十月》、《绿风》、《延河》、《天津文学》、《山西文学》、《安徽文学》、《鸭绿江》、《青春》、《飞天》、《草原》、《小说导报》、《诗与散文》、《散文诗》、《散文诗世界》、《中国诗人》、《扬子江诗刊》、《黄河诗报》、《青海湖》、《雪莲》、《瀚海潮》、《青岛文学》、《诗潮》、《诗江南》、《北京日报》、《青岛日报》、《大众日报》、《济南时报》、《青岛画报》等报刊;并被收入几十种诗选集,入选《中国六十年新文学大系》。

 

 

散文(含杂文·纪实文学):(1973——)约计100万字。


 

《风雪月亮口》 1973年 2月2日《青海日报》

《天河花月夜》 1981年9期《散文》

《翠绿的明珠》 1984年1月19日《人民日报》

《遥远的乌图美仁草原》 1984年4期《旅行家》·获中央电视台征文二等奖

《稠酒》 1986年4期《雨花》·获雨花钟山“双沟散文奖”优秀作品奖

《中原行(五题)》 1987年7月21——1988年2月9日《青岛日报》分五次刊出

《土地爷如是说》 1988年5月26日《法治日报》

《黄岛大火(合著)》 1990年1 期《人民文学》

《日出之城》 1992年4月11日《文艺报》

《在日月山那边》 2005年11期《散文》·2006年1期《(渺小)青年文摘》刊出

《剑气三千年》 2012年1期《江南》

《初读莫言》 2013年二期《山东文学》·2013年五期《特别关注》摘选

 

 

《骆驼童子》(散文集) 1980年青海人民出版社

《黄岛大火》(纪实文学·合著) 1989年青岛人民出版社

《重返柴达木》(散文集) 2013年中国文史出版社

《凿水的人》(纪实文学) 2017年中国石油大学出版社

 

有散文、杂文、纪实文学作品400多篇刊于《人民文学》、《人民日报》、《人民日

报(海外版)》、《散文》、《散文(海外版)》、《文艺报》、《文汇报》、《江南》、

《作家》、《雨花》、《文学自由谈》、《东海》、《青海湖》、《西藏文学》《散文天地》

《瀚海潮》、《今晚报》、《扬子晚报》、《新民晚报》、《青岛日报》、《青岛晚报》、

《青岛早报》、《青海日报》《大众日报》、《青岛广播电视报》、《青岛画报》、《文化

与生活》、《中华儿女》、《齐鲁名人》、《祝你幸福》等报刊;并被收入多种散文选集。

 

 

小说:(1985——)

 

百字小说:约计5000字。

 

《百字小说(三题·砸锁等)》 1992年9期《雨花》·1992年12 期《小说月报》

《百字小说(四题·岁月等)》 1993年2期《唯实》·1993年5 期《小说月报(岁月等二题)》

《百字小说(六题·扯谎等)》 1998年6月25日《文学报》

 

有百字小说40余题刊于《雨花》、《文学报》、《长江日报》、《唯实》、《青

岛晚报》、《青岛日报》、《古今故事报》、《青岛生活导报》、《通俗文艺报》等报刊。

 

 

 

微型小说:约计3万字。


 

《追求》 1982年6月12日《北京晚报》·1982年12期《连环画报》改编为同题摄影小说

《后汉书》 1991年12月15日《科技日报》

《起楼》 1993年2月13日《文艺报》

《男人染个蓝指甲(外二章)》 1995年21期《春风小说半月刊》

《结婚合同》 1997年8月12日《青岛日报》·1998年3期《微型小说选刊》

 

有微型小说20余题刊于《北京晚报》、《文艺报》、《春风小说半月刊》、《青岛日

报》、《科技日报》、《长江文艺》、《微型小说 选刊》等报刊。

 

 

短篇小说:约计80万字。

 

 

《漠风不相识》 1987年1期《现代人》·1987年8期《小说月报》

《雪域魔幻(二题)》 1990年10期《海鸥》·获《海鸥》小说优秀奖

《泥海人尘(二题)》 1990年12期《雨花》·1991年4期《(德爷)小说月报》

《泥海人尘(三题)》 2003年6期《十月》

《泥海人尘(十题)》 2006年5期《江南》

《红尘笔记(焚画记)》 2010年4期《北京文学》

 

有短篇小说50余题刊于《十月》、《江南》、《雨花》、《芒种》、《作家》、《春风》、《海鸥》、《时代文学》、《当代小说》、《阳关》、《雪莲》、《现代人》、《青海湖》、《阳光》、《青岛文学》、《青海日报》、《青岛日报》、《小说月报》等报刊。

 


中篇小说:约计100万字。


 

《黑色高脚杯》 1993年12期《青岛文学》·1994年3期《小说月报》··获青岛“东方杯”一等奖

《一天24小时》 1995年1期《青岛文学》·1995年6期《中篇小说选刊》

《集合》 1996年3期《山东文学》·1996年3期《中篇小说选刊》··1997年9月1日起《南宁晚报》连载··获《山东文学》优秀作品奖· 2015被墨龙江影视学校买断版权,改编为同名电影

《正爷》 1997年1期《新大陆》·1997年4期《中篇小说选刊》·2015年收入《中国乡土名家大系》

《永远的金泥》 1997年9期《春风》·1997年10期《作品与争鸣》·1998年2月4日起《新民晚报》连载

《灯红,酒不绿》 1999年4期《山东文学》·2000年增刊《中篇小说选刊》

《桥牌六君子》 2001年3期《十月》·2001年7期《小说选刊》·2001年7期《小说月报》·入选《2001中国年度最佳中篇小说》集,获青岛市文学艺术奖。

《裸奔的别墅》 2005年5期《北京文学》·2005年6期《小说月报》· 2005年6期《小说精选》·《燕赵晚报》·《南京都市文化报》· 《都市女报》· 《现代快报》·《大连晚报》分别连载

《苦咖啡》 2006年8期《山东文学》·2006年《中篇小说选刊》增刊··2006年《小说月报》增刊

《黑寡妇乐队》 2010年2期《江南》·2010年4期《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

 

《黑色高脚杯》(中短篇小说自选集) 1999年北京出版社

 

有中篇小说31题刊于《中国作家》、《作家》、《十月》、《钟山》、《小说家》、

《小说界》、《新大陆》、《青岛文学》、《山东文学》、《江南》、《北京文学》、《江

南》、《春风》、《莽原》、《小说月报》、《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作品与

争鸣》、《新民晚报》、《南宁晚报》、《燕赵晚报》等数十家报刊,入选多种选集。

 

 

长篇小说:约计39万字


 

《海在呼唤》 1998年青岛出版社·获青岛市文学艺术二等奖

《海洋朋友》 2006延边教育出版社

 

 

 

评论:(1979——)约计9万字。


 

《秋风里的金丝菊——耿林莽及其散文诗》 1985年11月16日《黄河诗报》

《茂陵石刻与小说创作》 1986年10月5日《青海日报》

《短命的中国当代小说》 2009年1期《文学自由谈》

《我们能够、也应该“重返”》 2010年3期《文学自由谈》

《一位负箧远涉的行者》 2011年6期《文学自由谈》

 

有评论30余题刊于《瀚海潮》、《青海湖》、《山东文学》、《黄河诗报》、《青海日报》、《青岛日报》、《戏剧与电影》、《文学自由谈》等报刊。

 

 

影视文学:(1984——)

 

电视专题片:(已拍摄)

 

琴岛--中国青岛之旅(1990年 青岛电视台)·获山东省外宣三等奖

东迁纪实(1992年 青岛土地管理局)·中央台播出

为了大地丰收(1999年 山东电视台)

孩子的海鸥(1999年 青岛电视台 短电视片)·联合国展片

真正崂山(2004年 青岛电视台〈人生TV〉)·山东省电视文学一等奖

 

 

电视剧:(已拍摄)

 

盛族(1990年 山东电视台)·获飞天奖三等奖!银燕奖二等奖·山东省特别荣誉奖

乡里乡亲(1991年 山东电视台)·获山东省三等奖

刘知侠与芳林嫂(1992年 上海影视公司)

男人也有故事(7集 1993年 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获CCTV三等奖

大海呼唤(6集 1994年 山东电视台)·获山东省一等奖

一天24小时(1994年 潍坊电视台)·山东省精品工程奖

胶州大秧歌(1996年 潍坊电视台)·获潍坊市一等奖

大路歌(6集 1997年 中央电视台 山东电视台)·获山东省三等奖

陈济敏(1999年 中央电视台 山东电视台)

长大要做税务官(2003年 山东影视中心)·获山东省精品工程奖

不其清官童公传(动画片26集 2010年 上海美术电影厂)·获泰山奖二等奖

 

 

电影:(已拍摄)总约计400万字。


 

瀚海潮(1985年 北影厂)·获青海省政府特别奖·青海省海西州政府晋级奖

颤动的金翅膀(1986年 长影厂)·获航空航天部“神箭文艺”特等奖

逃犯(1986年 长影厂)

无枪的枪手(1989年 八一厂)

梦非梦(1993年 上影厂)

海洋朋友(2006年 青岛凤凰影视)·获中国国际儿童电影节(第9届·宁波)“我最喜爱的电影”第一名;第12届中国电影“华表奖”提名;中国优秀少儿“童牛奖”提名;山东省第八届精神文明建设“精品工程奖”;首届山东省泰山文艺奖二等奖;在2007至2010年间,先后应邀参加了“上海国际电影节”、“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以及应邀参加了美国、韩国、印度、意大利、伊朗等九个国际儿童电影节参演。入选《中国百部儿童电影剧本部大典》

72小时(2011年 青岛碧玺文化传媒)

天天我都在(2011年 青岛歌舞剧院影视传媒)

 

剧本集:


《大海在呼唤》 1996年华艺出版社

 

已刊出发表或即将开拍的电影剧本、电视剧剧本尚有《失踪的骆驼队》、《背着太阳》、《远山,还有雪》、《廊桥遗梦·中国版》、《魂断洛杉矶》、《情暖热土》等9部82(部)集。

 

 

戏剧:(已演出。1972——)约计18万字。


 

柴达木人(话剧 1972年 青海海西州)·全省汇演

草原夜校(歌剧 1976年 青海海西州·全省汇演)

昆仓春(歌剧 1976年 青海青海军垦农场)全省汇演·获优秀剧目奖

无名花(歌剧 1982年 青海省海西州 全省汇演)

楚乡风雨情(话剧 1982年 青海省话剧团)全省汇演·获青海省优秀剧目奖·获青海省建国40年优秀剧目纪念奖

宝珠寺(京剧 1985年 青海京剧院)·获西北五省区汇演优秀奖

陈济敏(吕剧 1999年 青岛民话艺术剧院 青岛市汇演)·获青岛市优秀剧作奖·优秀编剧奖

深水港(话剧剧本 2009)·获山东省建国六十年剧本征文优秀奖

 

 

主编:



《瀚海丛书》(八卷本) 1984年中国文联出版公司

《中国散文诗一百年大系》(八卷本) 2018年上半年出版

《中国当代爱情散文诗金典》 2018年上半年出版

《锦瑟十叠》周记簿 2018年上半年出版





青岛市优秀拔尖人才(1994年)

青岛市高级专家建议奖(2003、2004、2005连续三年关于青岛文学艺术与文化发展的建议三项次)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