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邮箱:1050151929@qq.com
电话:15811463692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旋风>>高田苇地                       

又一版本的毛竹出生之谜。在寻找奶奶一家被送进公安局之后
发表时间:2019/7/9 12:44:14     文章来源:草稿正起,互动写作,欢迎参与,谢绝转载,转载必究!!!      文章作者:野美毛竹     浏览次数: 1518
 
 
这一回,女作家毛竹去大巴山寻根,有生以来第一次寻访奶奶家,却被奶奶家人被送进了公安局..............

这次,去大巴山,女作家毛竹有一个心愿:寻访奶奶覃家人。毛竹是大巴山历史或者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没有见过奶奶、爷爷、外爷、外奶四位老人的小野人。这也是小野人毛竹生长史中最大的遗憾。
原因当然是毛竹爸爸离家出走六十多年..............

当年是爸爸转业青海省农林厅。毛高畴上人大第二年,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后,回大巴山探亲。上人大前,妻子谧儿与才五个月的大女儿毛美睫被毛高畴赶回大巴山。徐馨儿原来以为是回到大巴山是被安排在乱石镇上当居民。回去才知道,自己被毛高畴安排到农村桂红一队当社员,参加劳动。毛高畴似乎从来没有想过, 徐馨儿带着才五个月的小孩子如何劳动。

毛高畴与徐馨儿的婚姻属于大巴山的娃娃亲。毛高畴参加军X前,曾在介绍人姜惠明区长的率领下,几台大轿,十几个背脚子,敲锣打鼓鞭炮唢呐欢天喜地地去深山接娶徐馨儿,可是徐馨儿的二叔乡LB主任徐树棠不让接,跳跳地骂:“毛高畴,你要结婚就莫当兵,你要当兵就莫结婚。你好好的毛和兴老商号的掌柜子不当,偏去当一个臭当B的。你也不撒泡尿照一照,你个臭当B的配不配娶我们徐家最漂亮的女子徐馨儿。我们徐家姑娘都是嫁的大户人家掌柜子............你毛家丢得起那个人,我们徐家丢不起这个人..............”马上就要解放了,徐树棠的愚昧死脑筋实在令现在的人惊叹。可是大巴山人封闭落后,不知有秦不晓有汉,多数人都认为徐树棠骂得有理。多数人都对毛高畴放弃掌柜子去做一个臭当兵的不解与遗憾。
因为接亲没有接来,毛家人记气徐家人许多年。因为毛家人都是好面子的读书人。

毛高畴接媳妇没接到,狼狈逃下来。回到家里,毛高畴没有想到先前通知一同去考JX的后生,都在毛和兴等他。毛高畴更没有想到妻子没娶上,妻哥徐隆昆却跟他跑了下来。徐隆昆表态要跟毛高畴一起去报考。毛高畴安排大家住进毛家栈房。
第二天一早,毛高畴早早就爬起来。溜出去带大家向西乡进发。毛高畴的队伍越走越大。到西乡,毛高畴的队伍已经涨到几百人。
在覃应风看来,幺儿子毛高畴是失踪了。
覃应凤想幺儿子毛高畴,天天哭,眼睛快要哭瞎了。见不到幺儿了,覃应凤就想见准幺儿媳妇徐馨儿。有一天,覃应凤喊人领着去深山徐溪河看准儿媳妇徐馨儿,走到白果树,被挡回去了。理由是“DZ家人不能去DZ家串门”。徐馨儿的母亲与大姐同情覃应凤,有一天就以下山看一下准公公准婆婆的名誉把徐馨儿骗到了镇子上的毛和兴老商号。然后徐馨儿的母亲与姐姐故借消失了。徐馨儿只好在毛家住着。几月后大姐夫给徐馨儿报名,让徐馨儿去上完小。徐馨儿直接插班三年级。姜姐夫好像不知道徐馨儿的年龄,给徐馨儿虚报的年龄居然是16岁。而馨儿虽然已经21岁了,但小巧玲珑,也实在像是才16岁。这个完校收的学生很独特,大大小小,大的二十多岁,小的八九岁。其中三个老师的妻子也是徐馨儿的校友。

54年,毛高畴当了官,可以结婚了。毛高畴当时在部队追求者多多,首长看上多多,不想回去结婚。可是母亲是毛高畴最爱的亲人之一。毛高畴终于可以在离家五年后第一次回家看望母亲了。母亲眼睛已经因为想念毛高畴而哭瞎了。母亲只能从上到下、来来回回、一遍一遍摸毛高畴:高畴呀!真的好像是你呀!你没有死呀!你真的没有死呀!你的干哥胡琛消逝了,你二哥的朋友朱耳昌、邓泽仁那好多都死了,你还真的是活着的!这是真的!不是梦吗?真的不是梦吗?别说覃应凤与毛高畴哭成了泪人,周围的人都哭成了泪人。
乱石镇的女娃子一听偶像毛高畴回来了,脸皮都不要了,涌进毛和兴老商号,都希望挤掉徐馨儿,都希望自己被毛高畴选上。
当时在瓦房店小学当代校长、教导主任的毛高畴的二哥毛高圓一看这么多美女涌进毛和兴老商号,叽叽喳喳乱成一片。直接赶出去,有伤这些大家闺秀、小家碧玉的心。毛高圓只好大喊一声:“你们不要吵闹!你们不要争抢!你们都站成一排排,我上去喊毛高畴下来挑!”女娃子们于是站成了几排排。偏偏这时徐馨儿放学回来了,一推门,一看校友与远近邻居女娃子们站成一排排,一下子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情了。
毛高圓大声喊徐馨儿:“馨儿呀!你也过来站着!”毛高圓想想徐淑棠让毛家在大巴山丢的脸,可能有点儿惬意?
让毛高圓与那些女娃娃们没有想到的是,徐馨儿小腰一扭就转出了门,甩下一句话:我不站哪。就露珠闪逝了。女娃子们当然是挺高兴的,有几个甚至欢呼了起来。因为她们知道徐馨儿是毛高畴的娃娃亲准妻子。因为她们知道徐馨儿是她们最大的竞争对手。
当天晚上,徐馨儿彻夜没眠。徐馨儿把自己的东西打成一个小包包放在手跟前,等待着“宣判”。徐馨儿伤心,居然有这么多的女校友女邻居跟自己抢未婚夫毛高畴。真是太明白张胆了!真是太不要脸了!这中许多是订了娃娃亲的。这中许多是没有退娃娃亲的。徐馨儿想好了,如果毛高畴另有所选,如果毛高畴的“宣判书”一下来,自己就拿上小包包一趟子跑回家。旧社会女子不兴出门,虽然徐馨儿并不知道怎么跑回深山中的家。徐馨儿心想:我这么漂亮,我一定要找一个比毛高畴更好的更帅的更棒的气气毛高畴。
天快亮,准二嫂子贺谧儿下来了:馨儿,你上去一下,高畴在上面等你!徐馨儿跳下床,一趟子就跑到了二哥住的架子房。由于徐馨儿跑得速度太快,以致身子来回歪斜。就如现在高速行驶时的摩托车,拐弯时来回倾倒。徐馨儿闯进去,看到毛高畴在床边上坐着。徐馨儿披头一句话:你选完了吗?毛高畴忍不住笑了。毛高畴不知道是思想开放挑战传统还是仍旧不甘心,居然说:现在解放了,思想解放了,我们能不能不领结婚证就住在一起?徐馨儿的歪劲儿又上来了:“不,我这个人还是讲规矩的。你走了,把我一个甩到这,我已经是女人了。那不行!你要我,我们就去领结婚证,我们就好好过一辈子。你不要我,我就回家,我还是黄花闺女,我还要找比你更好的气死你呢!我晓得你不找我你会操失悔的。”毛高畴笑了。第二天,两人就去几百步远的下街头领了结婚证。
用我妈妈徐馨儿的话说,就一张纸,结婚礼物啥都没有。


因为成份高不敢办喜事儿。过了几天,我爷爷毛远稚过生日,两个喜事儿凑一起,以给老人过生日的名誉,毛家关起大门悄悄办了几席。请的仅是毛家直系亲人。就这,乱石镇子上仍有人遥遥三千公里状告青海组织:毛家遇喜事仍像旧社会一般大操大办!
徐馨儿后来才知道,毛高畴对那么多上门姑娘们“凤求凰”并不是无动于衷,她们好几个都是校花级人物。更何况毛高畴与徐馨儿这天以前,根本就没有见过面。毛高畴在部队五年,连相思都画不出一个徐馨儿样子。想思念都思念不出徐馨儿长得什么样子。如何牵挂?如何思念?如何相思?说徐馨儿相思毛高畴是真,因为徐馨儿隔竹帘子见过毛高畴。说毛高畴相思徐馨儿,那肯定是假,那绝对是假,那百分之百是假。大巴山大户人家戒备森严,毛高畴不到新婚当晚,根本就不可能见到未婚妻徐馨儿。毛高畴当兵五年没有回大巴山,多么需要有一个美女做自己的精神支柱,可是徐馨儿是谁?只是一个名字,名字后而是空濛濛一方虚缈缈一片。百般无奈,毛高畴只能念着徐馨儿名字乱画,根本就无法寄情徐馨儿长得什么样子。于是毛高畴就一会儿把徐馨儿画成一只仙女,一会儿画成一个妖怪。一会儿画成一头小鹿,一会儿画成一只老虎。一会儿画成一只狗 ,一会儿画成一头猪。有时画成一根火麻草,有时画成一朵千灵光。一会画一个胖子,一会画一个瘦子。一会画一个高个美女,一会画一个矮个丑女。五会儿画成一个羽毛球拍子,一会儿画成一个蓝球。实在不行,毛畴儿想未婚妻,也只能想像徐馨儿与其大姐与其哥哥长得是不是有些儿像?这样的情况下,说毛高畴牵挂徐馨儿十几年,不如说喜欢吃准岳母刘氏的饭菜更准确,说毛高畴相思徐馨儿不如说毛高畴喜欢徐隆昆妻哥等。说毛高畴当兵五年始终寄情徐馨儿迷恋徐馨儿,这一定是假大虚空。让毛高畴对徐馨儿“一片冰心在玉壶”,显然也是伪君子的空想假想甚至设想。毛高畴的心里不可能没有其它的美女。说白了,毛高畴心里有其它美女正常,否则不正常。因为毛高畴是一个正常的有感情需求与生理需求的男人。这以前,毛高畴还没有见过徐馨儿呢,一切的姻缘只能是三个家族的缘份。
毛高畴终于与娃娃亲徐馨儿成婚,主要是其母亲覃应凤坚持毛高畴当娶徐馨儿。一方面是覃应凤喜欢徐馨儿。一方面是覃应凤思想守旧。虽然新社会破大巴山娃娃亲旧俗,但覃应凤仍老脑筋顽固不化,固守解放前娃娃亲。覃应凤认为:徐馨儿从十一岁已经等了毛高畴十几年,你毛高畴就算是当了军官又怎么能另找其它姑娘结婚呢?做人总还当讲个良心的。你忘了你们毛家商号就叫“毛和兴”,那是城信为本的。毛高畴就算“心比天高”,也爱母亲胜过天高。毛高畴娶只上完小二年文化的徐馨儿,当然是心有不甘的,但是,毛高畴又不能不在乎母亲。智商高高谋略一流的毛高畴本当是前途无量的,可是毛高畴太重感情了。毛高畴的一生也栽在太重情感上。多少男人成功不是踏着女人的肩膀上的吗?可是毛高畴做不出来。从毛高畴在乎母亲的感受就是明证。
毛高畴怜悯哭瞎眼睛的母亲覃应凤。毛高畴跟母亲的感情太深了。毛高畴是母亲48岁才生的幺儿子。母亲疼毛高畴像命根子,毛高畴也疼母亲像命根了。有一次母亲身上长一个疮,疼痛要死,毛高畴居然用嘴帮助母亲吸毒,使母亲痊愈。母亲三个儿子,最疼幺儿子,这是乱石镇子人人皆知的毛家“秘密”。
毛高畴这个“自私鬼”并没有把与徐馨儿的婚姻当会事儿。结婚第三天就离开,毛高畴这以前没有见过徐馨儿,结婚后走的太匆忙,连徐馨儿长相回想起来都有些儿恍惚。毛高畴这个谋略家绝对没有想到徐馨儿母女会成为他一生再也甩不开的”包袱“”责任“与”负担“。毛高畴更没有想到,从与徐馨儿领了结婚证,无论他怎么智慧怎么聪明怎么智慧超群,都突不出重围。无论他怎么挣扎怎么抗争怎么喊叫怎么争吵都再也摆不脱这个”新旧时代“共同孕育的”宿命婚姻“。毛高畴当时完全是为了应付母亲?

毛高畴想得美!毛高畴幻想着徐馨儿生下一个孩子陪伴母亲,让母亲活到一百多岁。让徐馨儿照顾母亲。这样,母亲是不是想幺儿的心会轻些。这样,母亲是不是就会少哭一些。毛高畴这会儿甚至想起了蒋的夫人毛福梅,鲁的夫人某某某。毛高畴并没有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可以。”好男儿志在四方“,但是总不能不在乎母亲。
毛高畴心疼母亲,实在不明白,大哥特别是二哥一家就在母亲跟前,母亲怎么会想自己这个幺儿子生生哭瞎了眼睛?毛高畴实在不是明白,母亲在父亲被绑架时都组织人物赎回了父亲。都说,覃子创造了大巴山的一个奇迹!这事儿被多少人称道。因为那一段时间真人县首富们:吴家弟弟被撕票,n家女儿被割一个乳房,刘家三人被撕票,杨家被撕票.,阮家母儿被炸成血粉肉浆,.徐文美被杀死..............正是因为这事儿,覃应凤除了外号“覃善人””覃观音“又多出两个处号:“覃大汉”“覃铁匠”。可是思念起幺儿子来怎么整个人就如同是泪石榴组成的。那样哭,怎么能禁得“从冬流到春,从春流到夏”?

毛高畴回来一共六天。第一天与亲人们见面。第二天”选妃“。第三天与徐馨儿领结婚证,晚上与徐馨儿第一次一起。第四天一个人跑回岳家二家,每家送一个一个猪肘子一个羊肘子一些点心礼包包六包。经过徐树堂家时,被徐树堂强拉入家中,毛高畴插在上口袋的金笔被小舅子要走。第五天晚上毛高畴与徐馨儿第二次在一起。第六天晚上毛高畴与徐馨儿第三次在一起。
徐馨儿回到房间,才发现毛高畴走时留给自己的几件礼物:一只金笔,20元钱,后知还有一套斜布衣服料子——几天后,毛高圓专门去安康给徐馨儿做的一套学生服被送了回来。
毛高畴给家里给的啥不知道,反正有一人高那么个大墩子包谷。
毛高畴回部队前还给母亲覃应凤买了一口棺材。
母亲请求毛高畴以后多回家看看,说我们老两口黄土都埋到颈子上了,今天脱了鞋子不晓得明天还能不能穿上。现在你在部队有了级别,是不是以后可多回家看看我们,别再隔五年才回家一次。那可真是太漫长了。
毛高畴没有想到这就是母亲留给自己的最后的遗言。

第七天一大早,徐馨儿想送毛高畴出门,想把新婚丈夫送到渡口。可是徐馨儿发现,二哥毛高圓在上面架子房窗户中看着呢,见毛高畴出门就下来了。徐馨儿只好退回房间。徐馨儿从窗户中看着兄弟俩出了毛和兴老商号槽门,向下街头走去。两兄弟到了渡口,上了渡船,消失在迷雾中融进烟波浩渺中。

毛高畴是个孝子,重情重义,原来回家无奈与徐馨儿结婚。
毛高畴与他带出的几百个参军的美少年比,与早一批参上HB军校与青年从J的美少年比,与后几批参军的美少年比,已经创造了第一个”天大的奇迹“。因为大巴山的美少年军官们都纷纷与娃娃亲妻子离了婚。 爸爸的战友,大浪淘沙没留几个,基中:刘青.杜大受,王明德,王基康,朱耳昌等甚至包括妻哥徐隆昆,都与娃娃亲妻子离了婚。毛高畴居然反其道而行之,1954年,又与娃娃亲徐馨儿结了婚。在全国轰轰烈烈的离婚海啸中,你们谁能说毛高畴没有创造一个”天大的奇迹“?

过了一段时间,覃应凤找毛高圓给毛高畴写信:徐馨儿没有怀上!怎么办?
于是毛高畴就给徐馨儿写了一封信,寄 了一笔钱,让徐馨儿带着嫂子黛眉母子——毛高畴妻哥徐隆昆的妻女,去石泉找一个名叫绉元芳(记音)的女子。

徐馨儿出发前,覃应凤摸着那棺材对对徐馨儿说:徐女子呀!你们都走了?就留这一付棺材陪伴我呀!
徐馨儿想带婆婆去青海,可是毛高畴没下“圣旨”,徐馨儿不敢。馨儿到了青海后才知道:毛高畴特别想叫徐馨儿把覃应风带来青海。可是母亲成份不好,部队不容许。有战友悄悄带地主成分的母亲到青海,住营房。每晚都有战士们围着此战友的房子敲锣打鼓地喊风雨雷动地叫:“地主婆滚回去!地主婆滚回去!”毛高畴实在怕母亲来了也经受这样的“待遇”。

徐馨儿带黛眉母子从乱石镇坐小船,到紫阳转大船到达石泉。徐馨儿在石泉找到了绉元芳。绉元芳是毛高畴在青海部队55师163团的同事。绉元芳带领三人坐上了从安康来了军车。在阳平关住通铺。二一天早到,到一个很远的地方去上车,扑爬掀天的。
军车拉了很多人,用徐馨儿的话说“那硬是像插不进针那么挤”。一路上徐馨儿站着被挤得直直的像竹杆一般。走着走着,徐馨儿居然站着睡着了。
朦朦胧胧中,徐馨儿听到一个尕娃在喊自己:丫头,车已经上到秦岭顶顶上了,你睁开眼睛看看秦岭是个啥样子!
军车在兰州过黄河,那是板板连起来的”桥“。

徐馨儿与黛眉母子终于到达青海民和享堂的55师营地。
一看毛高畴的妻子徐馨儿来了,与毛高畴住一个在炕的其它三个战士就搬走了。地炉坑,徐馨儿不知道哪个生的炉子。
徐馨儿接着到享堂五年级上学。不几月,徐馨儿怀孕。徐馨儿总是咳嗽,只好休学。徐馨儿怀孕四个月,奶奶逝世。又过六个月,徐馨儿生下大女儿毛美睫。
母亲逝世后,毛高畴觉得徐馨儿生的这个女儿已经没有意义了。毛美睫才五个月,毛高畴便让徐馨儿带大女儿重回大巴山。
部队减员,毛高畴先是送一批一批战友们回乡。然后自己转业青海省农林厅人事处。
毛高畴把考上大学毛明昭的复习资料要来,准备考大学。
有一次,毛高畴在河南出差,农林厅给毛高畴发电报,请毛高畴坐飞机速归。毛高畴一头雾不知道是什么大事儿等待自己。
毛高畴回来才知道,青海省委从几十万青年中选出三个精英上中国人民大学。

 

 

毛高畴上人大不久就遭遇人大本科生张女子的疯热追求与死缠硬打。毛高畴是初中生在人大,想考研究生。毛高畴的数学不行,英语不行。张女子是高中毕业正规考上人大本科的大学生,这两门是长项。张女子便主动来辅导来帮助毛高畴考研。张女子不仅陪着毛高畴天昏地暗地复习补习了几个月,还帮助毛高畴洗衣整理。张女子甚至无微不止地照顾毛高畴。毛高畴在大巴山家中是幺儿子,正需要这种照顾。毛高畴居然从众多大学老师与众多名牌大学毕业生与众多中国精英中胜出,考上了人大研究生。毛高畴春风得意的前题下,不得不感动于张女子的痴情。
毛高畴试着拒绝多次。拿出的理由,一个是自己已经家有女儿,可是张女子说不在乎。一个是毛高畴说自己毕业后要回青海,张女子表态,愿意毕业后跟毛高畴去青海。毛高畴说什么都吓不倒张女子。
不久,两个人就有了琴瑟合呜的默契。毛高畴是带工资读人大,两个人在假期一起出游。渐渐地,两个人开始山盟海誓,
似乎只要毛高畴一离婚,他们的新社会新婚姻就万事大吉。

毛高畴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再婚美梦”又将”栽跟头“在重感情上。
毛高畴的母亲为了他自杀后——毛高畴在部队表现好,可是多次RD不批。又一次RD调查开始了,部队派人深入大巴山,部队调查人员与覃应凤谈话后,覃应凤自杀。毛竹分析,奶奶一定是自卑于自己的成份,为不影响毛高畴H 上进而自杀。毛高畴终入成预备。别的预备期一年,毛高畴预备期两年。
母亲自杀了,毛高畴只有在乎父亲了。毛高畴决定放假虽然可以不看徐馨儿母子,但怎么也当去看一眼病重的父亲。如果大年三十还不去看父亲,有点儿太说不过去了。
毛高畴寒假的前一段估计是与张女子一起过的。
毛高畴回大巴山的日子掐好了点,正是大年三十那一天的白天。这个”铁石心肠“的毛高畴原计划是过完初三就回到张女子身边,且与徐馨儿保持距离。毛高畴暗下决心:决不能辜负张女子的一片痴心与全心身投入。拒美女千里之外的毛高畴通过考研,终于接受了对自己疯狂追求的张女子。毛高畴这以前,好像还没有真正爱过。张女子对毛高畴是初恋。毛高畴对张女子也像是初恋。张女子拿他当命,他也当张女子当命。

毛高畴看到自家的毛和兴老商号房子被当成镇子上的公共食堂,就一趟子跑上了妈妈徐馨儿住的山上鲁起正家。一进门,毛高畴喊上徐馨儿让女儿毛美睫骑在自己脖子上,到同样住在山上侯家梁子的二伯毛高圓家看父亲毛远稚。到了二伯寄住的侯家梁子,爷爷毛远稚高兴,喊二伯娘贺谧儿:贺女子呀!高畴回来了,快给他做饭吃。贺谧儿回答:做饭可以,但是家里没有米呀!怎么办呀?毛高畴这个在人大被全国人民富养足吃足喝好吃好喝的中国精英哪里知道民间疾苦——中国人大副校长跟某某深入基层调查写出报告,递上去,上威怒,毛高畴就相信了中国形势一片好,大巴山仍富得流油。毛高畴更不相信大巴山已经少了多少人。毛高畴一气之下,父亲也不要了,大年三十也不过了。毛高畴赌气又叫上徐馨儿,让小美睫骑在自己脖子上,返回了鲁起正家。
毛高畴专门压着点儿从北京还是从张姑娘身边回家与父亲一起过大年三十的,居然弃病在床父亲毛远稚不顾,自顾自地在鲁家过起了大年三十。那时中国人大本科生张某、生于1937年黄花闺女“人大校花”张某、杨虎城将军的部下将军的”少将的女儿“,已在逼毛高畴与徐馨儿离婚了。虽然张某的父亲在三联周刊被打成YP。毛高畴知道为了痴情的张姑娘自己应当与妻子徐馨儿保持距离。可是毛高畴生二伯一家的气,以为二伯家有米不愿接待他。乡愁色彩浓浓的毛高畴大年三十晚上百般无聊惆怅万千愁肠百结,居然忘了给张姑娘的承诺又与徐馨儿做那夫妻房事儿。没有想到身不由己种下了小小毛竹,真是辜负了人大张姑娘的一腔痴情!本来已经有女儿毛美睫已经让想离婚的毛高畴头疼,这一下,让毛高畴与张某结婚的好事儿最终破成一地碎钻。
有了毛竹。毛高畴仍在中国人大与徐馨儿闹离婚。
当时正是轰轰烈烈的离婚高潮中,爸爸带出的百多个大巴山美少年多数都与农村的娃娃亲妻子离了婚。而那一阵子,轰轰烈烈的离婚大潮甚至如海啸一般席卷中国,明明是抛旧觅新,却理直气壮地是在“冲破旧时代婚姻的束缚”,仿佛这举动是的一部分,甚至带出一股股正气凌然一般。
毛高畴没有想到那一次赌气,就是与父亲毛远稚的永诀。毛高畴赌气不再见父亲毛远稚后从大巴山返回北京人大不几月,毛远稚逝世。那时毛竹还在徐馨儿肚子里。因为毛远稚地主成份,毛家人只好选成分是学生的徐馨儿在送葬队伍排头举灵牌子送毛远稚的灵牌子上山。山太陡,如果抬棺队伍走不动,徐馨儿就需要跪下叩头。不断地叩头。连大巴山人都不知道,小小的毛竹在妈妈肚子里孕育时,就经历了毛家这般惊天动地的大事情,

毛高畴一连写了两封有关离婚的信给徐馨儿。并给法院递交了离婚起诉书。可是徐馨儿朝天冲小辣椒一个,可不是好惹的。
徐馨儿表达:如果毛高畴的第三封有关离婚的信一到,我准备把你们两个娃儿背到北京去,甩给他或是甩给人大校长吴玉章,我看他那门读,我硬是要他跪着哭着求我回头。他们要是硬结婚,我还要和我的新丈夫住在他们跟前,他们要是敢对你们两个娃儿不好,我还要不停地找他们的麻烦。刚结婚就需要照顾两个娃儿,我看那个张女子有几年的耐心。

 
毛高畴人大研究生毕业回西宁也不去大巴山接母子三人,说是回西宁时在宝鸡遭遇小偷,身上被偷得精光,所以无法回去接母子三人。
而张姑娘祖籍东北、生在北京、长在陕西宝鸡附近的蔡家坡。其父母离异其母带张姑娘在宝鸡附近的菜家坡某学校谋生。鬼知道毛高畴说自己钱被偷了是真,还是和张姑娘一起把钱花光了是真。
反正是毛高畴不想要我妈妈与我们姐妹两个了。
妈妈没有办法,只好向大舅与大姨夫各借三十元背一个抱一个从陕南大巴山到青海西宁去找毛高畴。单趟最少七天甚至十多天。
毛高畴对徐馨儿的小辣椒性格有所了解,关于离婚的事儿进行的比较慎重。
毛高田家庭成份不好,也知道大巴山好友王基康闹离婚丢陕西体委的工作、大巴山战友徐隆昆离婚再婚被暗恋他的姑娘告状韦曲某高校被打成中右等前车之辙。加上妻哥徐隆昆与介绍人姜惠明父子都给毛高畴写了信。徐隆昆说他还给青海农林厅写了一封信让徐谧儿抄了一遍寄去。他们是智慧的,没敢给中国人民大学写信,如果那样会毁了毛高畴的学业与前途。而农林厅不同,林农厅的厅长怕丢了毛高畴这个人才,厅长多次亲自去北京找毛高畴谈话。期待毛高畴毕业后回青海农林厅。只有农林厅会在爱护毛高畴的前题下,提醒毛高畴不能离婚。
这才使得毛高畴离婚之事儿没了下文。当然也伤透了张姑娘的心。

也就是说毛竹还没有记事就与小姐姐一起被妈妈抱到青海西宁。直到大学毕业,毛竹都没有回过大巴山。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