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邮箱:1050151929@qq.com
电话:15811463692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专访>>竹子小诗                       

2019年8月27到9月7日小诗
发表时间:2019/9/7 0:11:20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诗人竹子     浏览次数: 28
 
 

 2019年9月6日

《姜家油房》
那一年夏天
我和姜家小女儿微儿
我们穿着连衣裙子
蹲在门前的滚滚溪河中
洗澡 儿
 
我们把身子全没入溪水
只露出两个小头儿
 
我们任裙子在水中鼓动
像一个钻来钻去的大皮球
掩盖波光粼粼中的裸体
 
 
我们任河底的鹅卵石托着我们
像在一个超大桑那房
 
我们任滚滚溪水
像千万条鱼儿
涌进裙子乱蹿
贴着我们光滑滑的肌肤
吻着我们滑溜溜的肌肤
 
偶有山人从五寸宽山路上过来
我们两个笑
像两朵水中的萍花
争相绽放
 
《八道爷的故事》
大巴山瓦房店女戏子枝儿
孤儿院飞出的金凤凰
为生存认八道爷为父
 
八道爷好色
靠强权硬把枝儿娶进门
枝儿不甘心做八道爷的姨太太
枝儿有自己心仪的男人隐
这个男人是她的票友
枝儿与齐女婴等女戏子都爱隐
 
枝儿真是天真
以为自己与八道爷是养父女关系
居然坦白了自己的爱情
希望八道爷放鸟儿归戏台
毕竟八道爷有那么多的女人
 
八道爷答应了枝儿
八道爷最终设计了枪杀
捡起了这血染的枝儿
 
 
 
《徐馨儿到花塾做饭》
徐馨儿十五岁
花塾来客
二婶病了
徐馨儿被叫去做饭
 
徐馨儿抬头一看
一排排竹子筒筒都是油
却不知道哪一个是菜油
徐馨儿想问又不好意思
只好从中选一筒
倒进锅里炒菜
 
几个菜做好
看起来十分诱人
客人们满脸笑容
 
二叔拿筷子一尝
不说话
稳住客人
走出房子
找到徐馨儿
二叔低下头小声说
“哎呀!丫头呀,你是倒的桐油呀!”
 
徐馨儿一声“啊”
吓得撒丫子就跑
 
小丫头
跑得特别快
 
“嗖”一声就不见了
 
《徐馨儿反思桐油事件》
那一次把我羞坏了
 
 
也怪二叔
平时从来没有叫我去他家做过饭
 
也怪二娘
你再病你也起来给我说一声吗
 
那桐油是照亮的
那些菜别说人不能吃
就连猪狗都不能吃
只能挖坝埋了
 
哎呀
我少女时做了些怪事
 
《令儿》
有巴山妹子叫令儿
问她为何取这名儿
她说:取自《诗经 大雅》
“”如圭如璋,令闻令望“
用我爸爸的话说
就是善良美好
 
可是令儿的父亲
却贪了二外叔徐树堂打官司的多少亿
那是何品三父子赎命百多担课土地所换
新社会到了
那些纸帀变得不值钱
多少亿只换了两瓶白酒
 
可是令儿的二叔
却是徐贯之第二
大巴山堂堂有名的庄家土匪
不说杀人无数 
新社会一个叛乱
咬死几多南区无辜乡绅
 
 
 
《桐油的故事》
二伯娘贺谧儿说
我家是瓦庙子贺四大房
王三春来袭
包围了我家藏金银财宝粮食的硝洞
我家有大炮
我父在硝洞放炮
炮没放出去
反而炸伤了自己的腿
我家大哥与马夫被王三春拉走
 
我父亲半年后惨死
 
我妈妈天天念大哥流泪
 
后我在王子明家学针线
有一次全家人上泰山庙
我求签问大哥去向
庙老人说:这个人还在没有死
                  过几个月他要回来
 
几个月后我大哥老实回家了
骑的大马
 
围着火炉坑
我大哥讲了他的被劫持后的经历
 
原来王三春部拉大哥与马夫
是让他们俩人当伙夫做饭
有一天两个人悄悄整了一桶桐油
炖了大大一锅渣豆腐
炖了大大一锅甜酱子
炖了大大一锅嫩猪肉
真是香喷喷
待土匪们吃了开始拉稀
他们俩人撒腿就跑
 
有几个土匪追上来
可是没几步就想拉肚子
只好放弃
 
大哥被四川大户人家收养
成了别人家的儿子
马夫名叫贺天星
参加了hJ
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
成了炮兵的领军
县志有记
级别军级
 
 
 
《核桃内真相》
大巴山老人
居然知晓天事儿
 
栀子花烟袋加几丝烟
老眼望着火炉坑
侃侃而谈
 
冯玉祥不懂
如果养不起只能杀
野心家都想利用
舍得不几人
怕背报应
将负更大报应
只是赶出故宫
日本人挟溥仪而收人心
中国失二千万人
谁的责任
 
白匪军包围叶卡捷琳娜堡
想救沙皇一家
列宁做出一个惊人决定
恩人
也只能
就地处理
图个安静
毁痕灭迹
 
 
在那个铁律仍在的时代
任何遗留都会让皇室死灰复燃
谁肯把希望放任
只能斩草除根
采取最直接的方式
 
这是大巴山人归隐大山的理由
 
《嫦娥九号》
 
终于登陆
 
发现月亮不过是块石头
 
怎么办
 
能不能置换这块石头
 
谁能给她提供一个
 
置换的最佳方案
 
《怎么办》
 
终于登上月亮
 
发现月亮是一个杨州浴盆
 
里面一个透明的郎君
 
外面一个透明的搓澡女工
 
空气中弥漫肉欲的温馨
 
                    肉欲的迷蒙
 
令人神往的热气蒸腾
 
《贵妃的浴室》
 
给一万个男人洗浴
 
只有一个男人有感觉
 
给一万个男人搓澡
 
只有一个男人记得芊芊玉指移向
 
跟一万个男人绸缪
 
只有一个男人记得身体羞红移向
 
这是人不是唐明皇
 
这个人现在月亮之上
 
《感谢肉体》
 
感谢有肉体
 
可以触摸
 
感情的形状
 
感谢有肉体
 
可以接触
 
相思的模样
 
感谢有肉体
 
可以碰撞
 
恪守的状态
 
感谢肉体
 
可以碰撞现世人的目光
 
知道自己还活着
 
且象光芒一样
 
婀娜多姿
 
《感谢肉体》
 
相思是肉体的形状
 
相恋是肉体的模样
 
《秘密》
 
相思有多深
 
扎扎有多高
 
相恋有多深
 
沟沟有多深
 
痴情有多深
 
溪水有多多
 
这是深山老林中的秘密
 
《致大巴山》
 
别怪溪水最多
 
只怪雨水最多
 
别怪险滩最多
 
只怪雷声最响
 
另一博文
 
《杨翠喜》
 
李叔同恋她
 
不是为了她
 
而是为了出家
 
 
 
说是花容水貌
 
说是体态丰盈
 
 
 
不过是出家路上的月亮一轮
 
 
 
《杨翠喜》之二
 
段芝贵一万二千金献给载振
 
买的不是杨翠喜
 
买的不是名戏子
 
买的是自己的仕途
 
 
 
老佛爷大怒批碜奏的槢子
 
不是为了撤职裁撤载振
 
不是为了把杨翠喜送还盐商王益子
 
而是为了自己的江山
 
《贾宝玉出家》
 
贾宝玉出家
 
长路上有冷月林中孤照
 
冷月的名字叫林黛玉
 
原来这玉是一块月亮
 
 
 
贾宝玉出家
 
身影后有一三岔河雪中映衬
 
三岔河的名字叫薛宝钗
 
原来这钗是一岔河
 
 
 
 
 
《贾宝玉出家》之二
 
原来花袭人只是贾宝玉对尘世花香的依恋 
 
原来晴雯只是贾宝玉对尘世爱情的想恋
 
原来金x儿只是贾宝玉对尘世财富的留恋
 
 
 
贾宝玉出没在数个美女之间
 
原来不是为了团圆
 
而是为了出家
 
 
 
《绛株仙草》
 
认同这个推测
 
林黛玉这个还泪的仙草
 
不是其它什么草
 
而是深山老林
 
一株开红花的人参草
 
仙气萦绕
 
露珠盈盈
 
 
 
《秋语》
 
都说这里是青藏高原
 
秋天却不是秋天的模样
 
这个院中大朵芍药小朵芍药争芳吐妍 
 
那个院中矮牵牛高牵牛姹紫嫣红
 
 
 
《游子》
 
一个师哥
 
是一片美女间的浪子
 
 
 
一个美女
 
是一片师哥间的游子
 
 
 
只有她牵挂一串
 
拉出岁月长河
 
像一个少女
 
可笑的少女
 
痴情的少女
 
单纯的少女
 
一样
 
《无语》
 
相思一千路云和月
 
擦肩而过
 
居然他没有认出她
 
只留她独自望背影茫然
 
只留她吾自望逝影怅然
 
 
 
《游子吟》
 
怎么可能辜负
 
一千零八十光年的牵挂
 
怎么可能忽略
 
8420宇宙时的思念
 
 
 
《登录月球》
 
登录月亮
 
原来月亮只是一块石头
 
 
 
可是人生怎么能没有这个月亮
 
可是人生怎么能没有这块石头
 
 
 
《风吹过》
 
他只是她的风
 
风吹过
 
她只剩一个骷髅
 
伫立风中
 
像一排骨箫
 
风过长啸
 
经久不息
 
瑟瑟呜响
 
潇潇呻吟
 
 
 
《行》
 
灵魂与吟纠葛
 
内体与亲缠绵
 
中间一段是个空
 
大雾迷兮
 
大雨注兮
 
大风起兮
 
《牛》
 
三十多年过眼烟云
 
你还在独自思念吗
 
演绎一个新时代的牛郎
 
怎么被隔在银河另一边
 
 
 
你在思念似沉溺在岁月长河中
 
河中风沙流过
 
河中浊水流过
 
 
 
你河牛一样
 
越来越沉
 
越来越重
 
在黄河故道中
 
风沙弥漫
 
风尘堆积
 
隐隐约约
 
忽隐忽现
 
《枫》
 
你去了
 
回想你总有一阵风
 
凭空刮起
 
一抺怨悔
 
闪电般在风中
 
《夜光藻》
 
每当她开始思念
 
她的海中就出现夜光藻
 
她的光孔中就透出甲藻的味儿
 
 
 
大光的幽蓝
 
潮起潮落
 
奔腾不息
 
 
 
《思念》
 
每当她开始思念
 
她就变成一个水母
 
 
 
透明的身子
 
在透明的海中
 
在透明的鲨中
 
在透明的虾中
 
在透明的海藻中
 
在透明的珊瑚中
 
 
 
有七彩的明光
 
在那层层透明中
 
忽隐忽现
 
神出鬼没
 
《伊丽沙白  白托  伯爵夫人》
 
 
 
传说中她是一个妖精
 
用年轻女子的鲜血洗澡
 
 
 
现实中
 
每个女人都是妖精
 
从少女时起
 
就用自己的鲜血洗澡
 
只有自己知道
 
 
 
《枫叶自述》
 
---记录女友
 
她似一个性格沉稳的女子
 
看似外表高明
 
看似气质极佳
 
看似有内在支撑
 
一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偏有异性喜欢她的这个模样
 
偏有异性认为她是“高姿女神”
 
偏有异性暗恋一生
 
 
 
看起来不怎么样
 
想起来颜值如玉
 
《她》
 
挺像一个夜光螺
 
每在深夜
 
熠熠生辉
 
 
 
山会透明
 
水会透明
 
林会透明
 
人会透明
 
 
 
白麋子会透明
 
金丝猴子会透明
 
朱鹮会透明
 
熊猫会透明
 
 
 
 
蜻蜓会透明
 
点水雀儿会透明
 
蚊子会透明
 
蝴蝶会透明
 
 
 
虫种会透明
 
雾凇会透明
 
柳絮会透明
 
蒲公英的小伞透明
 
《夜光螺》之二
 
每在深夜
 
城市会透明
 
楼房会透明
 
芸芸众生会透明
 
 
 
整个夜空
 
只有一只夜光螺
 
神秘洞现
 
扑朔迷离
 
隐隐现现
 
 
 
《报应》
 
利比亚卡扎非死得惨
 
看到四五年卡扎非夺权上任
 
前内阁部长被系在柱子上
 
一长排队被系在宫柱上
 
执行枪毙
 
就觉得
 
卡扎非不惨谁惨 
 
 
 
原来命中注定
 
卡扎非就得这么惨
 
 
 
《九层的面纱》
 
她的外号就叫“九层的面纱”
 
不知道的人在九层之外
 
知道的人在九层之内
 
《九层面纱》
 
她的外号叫“九层面纱”
 
不知道的人从外看九层面纱起伏
 
曼妙奇妙神妙奥妙
 
知道的人从内看九层面纱影动
 
飘逸飘渺飘乎飘缈
 
 
 
九层轻纱飞舞
 
九层轻纱弥漫
 
 
 
《今夜》
 
2019年9月4日
 
今夜大雨
 
好像海不在地面
 
而在天上
 
现在天决了一个口
 
海像从天上泄下
 
震撼芸芸众生
 
 
 
《女人心态》
 
不论女人如何染发
 
不论女人如何把头发染成刺眼的“梨花”
 
不论女人怎么掩发盗“眼”
 
不论女如何把头发弄成尴尬的“白根草”
 
女人们会喜欢一个白头发的男人
 
而不喜欢一个染头发的男人
 
 
 
这是铁矩
 
 
 
就好像女人爱美天经地义
 
就好像男人爱美天打雷轰
 
《玛加丽达 科涅库娃》
 
 
 
这个苏联美女间谍随夫到美国
 
进入了普林斯顿大学
 
成功俘获爱因斯坦
 
伟人不是师男似在孤寂期待
 
期待美女降临
 
哪怕是个间谍
 
哪怕是个小偷
 
 
 
不论是偷心还是偷原子弹成果
 
伟人期待美女降临
 
不论她是间谍还是小偷
 
 
 
美女间谍双双得手神秘失踪
 
伟人只是她的一个顾客
 
 
 
独留伟人晚年仍悲痛
 
不为原子弹秘密被偷
 
只为伟 人成空空人形
 
 
 
独留伟人晚年仍恓惶
 
不为原子弹秘密被偷
 
只为伟 人心不知所踪
 
 
 
《知道》
 
茫茫宇宙
 
浩瀚星空
 
她知道她有几颗恒星
 
她知道他们默默无语
 
她知道他们不能交流
 
她知道他们沉默难语
 
她知道他们深沉如宇宙黑洞
 
她知道他们执着如苍穹秘密
 
 
 
她知道他们牵挂她同恒星相伴
 
她知道他们关注她如恒星相守
 
 
 
她知道他们过去与将来没有交集
 
 
 
她知道他们各自在各自的位置上
 
她知道他们恒星一般为她恪守
 
 
 
她知道他们各自保持各自的距离
 
她知道她与他们保护格局般距离
 
她知道他们恒星一般为她保守机密
 
 
 
《神秘事情》
 
大巴山有多少开明绅士已经消逝
 
可是他们却挂在她的上空
 
像天上的恒星
 
扑朔迷离
 
忽隐隐现
 
 
 
他们在她的星空
 
用眼睛看着她
 
用眼睛对她说话
 
用眼睛对她暗示
 
用眼睛对她引路
 
虽然那些地方
 
常常是墓地
 
虽然那些地方
 
常常是荒冢
 
 
 
他们已经站在恩怨之上
 
他们已经站在废墟之上
 
他们已经站在尸骨之上
 
他们已经站在野草之上
 
 
 
他们暗示的方向
 
却通向光明
 
不仅是大巴山的光明
 
更像是中国的光明
 
之之之之ppp另一个博文
《深山老林山兔子的故事》
 
今生何缘
 
山兔子正在收拾小苹果遗失的落花
 
一个一个收起来
 
一个一个发过来
 
那是一个一个秘密
 
那是一个一个隐衷
 
 
 
昨天一只心眼小熊被发回
 
那曾是小苹果的珍藏
 
 
 
小苹果在丢
 
小兔子在拾
 
它们不是同类
 
     
 
小兔子仍挽回了
 
一个世界的罗曼蒂克
 
 
 
《过去的事儿》
 
叙事诗
 
那一次妈妈被赶回大巴山
 
户口被落在桂红一队
 
妈妈经常背着小美睫出坡
 
有一次上级来了一个通知
 
需要把乱石镇到穿心店路边的野草拔掉
 
 
 
白天上社只能晚上突击
 
 
 
妈妈跟着队里人
 
背着小美睫扯草
 
 
 
不知道是什么人物驾到深山
 
 
 
家家女人都有老人看宝宝
 
只有妈妈一个人背着小美睫
 
 
 
家家女人都有老人看宝宝
 
只有妈妈背出了大巴山
 
 
 
家家女人与宝宝都有丈夫照顾
 
只有妈妈背出一整整一个大巴山
 
 
 
 
 
《二外叔的故事》
 
妈妈说:
 
我二叔有厂造纸
 
大巴山五寸宽的山路
 
他走了半辈子
 
 
 
三天一场
 
二叔要卖纸
 
大巴山五寸宽的山路
 
二叔走了半辈子
 
《妈妈的疑问》
 
只是不知道
 
二叔挣那么多钱哪去了
 
 
 
都说他有钱
 
我们没有见到过
 
 
 
《妈妈的疑问》
 
二婶子那么漂亮
 
个子比我还高一头
 
穿得衣服雕花绣朵
 
怎么就一个娃娃也没有生出来
 
《二叔的钱哪去了》
 
 
 
真是奇怪
 
二叔办厂
 
挣得钱哪里去了
 
我们一分也没有看见
 
送我大哥上学
 
是三房一家一年给先生二个大漆籽饼饼
 
 
 
《二叔请客》
 
妈妈的二叔
 
长得英俊
 
玉树临风
 
口才超级
 
长脸深眼紧绷嘴骨节鼻
 
颧骨突出像两个饱鸡蛋
 
 
 
二叔是那一带的联保主任
 
徐溪河几个金刚都他管
 
二叔带民团打败过王三春
 
县民团都不敢打的王三春
 
祖就是遭报复被王三春部杀害
 
二叔是著名诉棍
 
打赢数场官司闻名乡里
 
二叔被称作咬铜吃铁的人物
 
 
 
就是二叔跳出来阻止毛高田娶妈妈
 
二叔头一转一转地骂:
 
“你个毛高田,你要结婚,就莫当兵!你要当兵就莫结婚”
 
“你个毛高田,你好好的掌柜子不当偏要去当个臭当兵的”
 
“你也不想一下,你是一臭当兵的怎么有脸娶我们徐家最漂亮的姑娘”
 
“你也不想一下,徐家姑娘都嫁那些人”,
 
“真人县首富吴逸尘娶我们徐家姑娘“
 
 ” 乱石镇王寿田娶了我们徐家姑娘”
 
“毛坝朱鹤年抢娶我们徐家姑娘”
 
.................................
 
"徐馨儿嫁给你这个臭当兵的,你们毛家丢得起那个人,我们徐家丢不起那个人"
 
 
 
《二叔请客》
 
二叔请客
 
茶道盘子古色古香
 
茶碗只有滴滴大
 
我们一口就可喝十碗
 
 
 
二叔请客
 
景德镇磁碗儿透出明光儿
 
米饭看起来满满一碗
 
用筷子一戳
 
塌下去
 
原来只是一个气泡泡
 
只留一个碗底儿
 
我们一口气可吃百碗
 
 
 
可是大席上
 
我们不敢多喝一口茶
 
我们不敢多吃一口饭
 
 
 
我们甚至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来生》
 
妈妈二叔家抱来的孩子
 
起名来生
 
后来解放了
 
也不知道来生哪里去了
 
《花塾的客家》
 
全家人都不穿衣服
 
出门只穿破裤子
 
长不长短不短
 
 
 
甚至有一个女娃也不穿衣服
 
就那么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大巴山人》
 
直到妈妈出嫁不成
 
大巴山人多少人没有住房
 
住山洞钻石崖
 
像深山的猿猴一样
 
 
 
直到爸爸娶妈妈成不
 
大巴山人有多少没有衣服穷
 
披蓑戴麻
 
织叶衣打草鞋
 
像远古野人一样
 
 
 
《篝火》
 
大巴山是中国雨水最多的地方
 
大巴山是中国溪水最达的地方
 
大巴山是中国雷霆闪电的发源地
 
大巴山是中国狂风暴雨的集中地
 
 
 
这样的地方
 
多少人没有房子住
 
多少人没有衣服穿
 
 
 
几千年
 
大巴山的原始篝火居然被传递了下来
 
就算是从野地移进茅屋
 
就算是从湿地移进崖屋
 
就是是从溪边稳到墓边
 
就算是活人与死人纠缠
 
 
 
几千年
 
大巴山的原始篝火居然被传递了下来
 
 
 
 
 
《那时的事儿》
 
大户人家照样换亲
 
覃家的颜色老实我妈后缝了一件衣衣裳
 
   黑蓝隐陷暗花
 
毛家的红绸子蓝绸子灰绸子一类老人不能穿
 
   红花隐隐绿花隐隐
 
维定四匹窄布四件衣服八样东西
 
   我看大哥结婚是蓝花丝葛缝了一个长衫子
 
  你妈妈缝了一件黑色长衫
 
妈妈说维定的礼物多没见就失踪了
 
后来才知道出嫁妈妈与三姨
 
给大哥与二哥换了两个妻子
 
一乔与一周
 
乔是乔东方的独生女
 
周是“周女神”的独生女
 
《花家轶事》
 
花家大哥结婚时
 
大哥在真人县上学并没有回来
 
准大嫂子抱了一个大公鸡
 
隆重拜堂
 
 
 
《花家轶事》之二
 
花家二叔的孙媳徐氏受不了
 
跑到乌潭倒栽在里面
 
徐家去打人命
 
对准二叔下椎子
 
一椎子下去塞一个黄豆
 
活活痛死花二叔
 
徐家几百人在花家
 
吃一席砸一席
 
一摞摞碗全部砸碎
 
下席再重来
 
 
 
人们说
 
混人坪花家二叔歪得很
 
终于有人把花家二叔
 
配制了一次
 
《疑问》
 
二叔纸厂碓房
 
挣那么多钱
 
我们也没有见
 
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是不是买地了
 
那场打到高级人民法院的土地官司
 
就和那些钱有关
 
《你们不姓毛姓马》
 
你猜我像什么
 
蚂蝗
 
扯不断整不死的蚂蝗
 
 
 
你爸爸怎么把我赶大巴山
 
你爸爸怎么要和我离婚
 
生活怎么艰苦
 
命运怎么刁难
 
我都没有死
 
 
 
你猜我像什么
 
蚂蝗
 
扯不断斩不断整不死的蚂蝗
 
 
 
你们几个怎么活下来的
 
那硬是无父孩子天照应
 
 
你们几个要记住
 
你们不是毛高田的女儿
 
你们几个是蚂蝗的女儿
 
你们不姓毛你们姓马
 
玛蝗的马
 
《大姨妈的故事》
 
毛竹的大姨妈后来嫁到姜区长家
 
大姨妈与妈妈小时
 
大姨妈做针线
 
需要妈妈陪着
 
两个人挨着坐
 
小六岁的妈妈喜欢窜瞌睡
 
大姨妈就用纸捻子穿妈妈鼻子
 
妈妈就开始一个一个打喷嚏
 
曾家二婶堂妹也陪大姨妈二年
 
《遗憾》
 
那么美的大姨
 
嫁到姜区长家
 
七零年下放深山
 
天天烟熏火燎
 
有一天眼睛忽然看不见了
 
姨夫连扶带搀从悬梁陡壁下来
 
终于进到乱石镇卫生室
 
大姨一激动眼泪出来了
 
用手一擦一只眼睛的眼珠出来了
 
扁扁的眼珠子像一空豆荚
 
 
 
大姨美丽的管家婆
 
成了独眼瞎子
 
 
 
独眼瞎子
 
像一盏照耀在深山老林
 
 
 
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牵挂
 
这个惠及家族惠及众生的
 
美丽的独眼瞎子
 
《二外婶娘》
 
那么高的个子
 
比我高一头
 
怎么不生孩子
 
 
 
《妈妈的故事》
 
大巴山人十来岁就订娃娃亲
 
不到结婚拜堂那一天
 
“准丈夫”见不到“准妻子”
 
“准妻子”可透过窗棂偷看“谁丈夫”
 
 
 
这么多年
 
妈妈当“准妻子”有一个秘密
 
她长到出嫁见过两个外姓青年男人
 
一个是她的“准丈夫”
 
一个是她的“准丈夫”的二哥
 
 
 
二哥走娃娃亲
 
背头梳得向上向头
 
身穿阴丹竹布的长衫
 
足蹬白边布鞋
 
玉树临风
 
飘逸如魂
 
儒雅如诗
 
皎洁如梦
 
 
 
二哥每次路过
 
都要到弟媳家坐一坐
 
每次上来
 
二哥的弟媳都坐在院子里做针线
 
 
 
二哥惊叹妈妈的俊俏
 
回家对弟弟说
 
我看到你的“娃娃亲准妻子了”
 
“长得什么样”
 
二哥笑“眨眉烂眼团包隆耸”
 
兄弟两个打成一团
 
 
 
 
 
 
 
 
 
 
 
《蒋昙花的故事》
 
叙述诗
 
我爸爸毛高田离家五年
 
第一次回家
 
为了奶奶眼睛别哭瞎
 
爸爸逆百万军人离婚大潮
 
与旧社会娃娃亲领了结婚证
 
爸爸想造子陪母亲
 
妈妈没有怀上
 
妈妈被送到青海省东大门部队大营房
 
55师163团有五个干事
 
我爸爸叫毛干事
 
我爸爸有一个同事叫昨干事
 
昨干事的妻子蒋昙花曾是gm党官员钱天的妻子
 
新中国成立后钱天被枪毙
 
蒋昙花拿手帕蘸血做爱情纪念
 
蒋昙花再嫁昨干事
 
妈妈和蒋昙花一同怀孕
 
姐妹们结伴去玩
 
蒋昙花一跤流产
 
蒋昙花再次怀孕
 
昨干事干脆让蒋昙花躺床上养胎
 
妈妈怀孕五个月
 
奶奶逝去
 
妈妈与胎儿成废牌一张
 
妈妈即将临盆爸爸把妈妈送上客车
 
妈妈一个人挺着大肚子自己夹被子黑夜里包里没钱摸索寻找传说中的四陆军医院刚到了阵疼
 
就开始了真可谓命悬一线
 
毛干事是麻木还是部队纪律严格别忘毛干事两个姐姐难产死两个嫂子难产死那是多愁善感毛
 
干事心里的疼还是妈妈是那块血染的亲情
 
蒋昙花躺床上享受二夫昨干事端茶倒水端屎端尿无微不至精心呵护
 
昨干事呵护的恍惚不是蒋昙花而是那血染的旧事血染的勇气血染的性情而是那块血染的爱情
 
(注:草稿正起,互动写作。除我爸爸妈妈,其它人是化名)
 
《置换》
 
青海人到了上海
 
仍然要吃青海的馍馍
 
                青海的攘皮
 
火车捎飞机送快递传
 
明明是青海人却要当个上海人
 
明明在上海却要吃青海的馍馍
 
                                青海的攘皮
 
明明是个土包子
 
却又当个洋包子
 
明明当上洋包子
 
却要变回土包子
 
吃青海的馍馍
 
     吃青海的攘皮
 
致了命相思
 
《青海长大的外地人》
 
在北京
 
赵美女开车从顺义驱车来回近二百公里
 
专程亲自接站
 
不是什么贵客什么贵宾驾到
 
而是青海的美食攘皮和手抓
 
隆重驾到
 
《落草上海的青海人》
 
明明是青海人
 
偏偏充当上海人
 
明明人在上海
 
却偏偏喜欢吃
 
青海的攘皮子拉条子手抓肉空锅子
 
《二妹下乡唯一一次哭鼻子》
 
叙述诗
 
二妹下乡
 
公分全公社知青最高
 
公分全大队社员中最高
 
爸爸去看二妹
 
惊叹二妹小小瘦瘦
 
推一个大大大满装的架子车
 
从高高的坡上一次一次冲下
 
二妹从来没有哭过
 
有一天二妹接姐姐信一封
 
说:给你五元钱
 
        以后回家别问妈妈要钱
 
二妹委屈:何时问妈妈要过钱
 
头一年86元全部交给妈妈
 
找一个无人的干打垒废墟
 
二妹嚎啕大哭一场
 
这是下乡二妹哭的唯一一场
 
《续哭》
 
近一个甲子
 
从十六岁花季
 
就不要妈妈的钱
 
前天终于决定花妈妈二百元
 
还没有从花妈妈钱的幸福中清醒
 
姐姐昨天来电话
 
妈妈顺口说给二妹钱了
 
姐姐马上说给你们二千
 
算你们伙食费
 
压了电话二妹心里有一场暴风骤雨
 
上一次五块钱“侮辱”二妹
 
这一次一千五“侮辱”二妹
 
 
 
一个“侮辱”用词准确
 
一个“侮辱”凝这个时代几多风雨雷电
 
 
 
恓惶的是二妹二次哭
 
全世界没有一个人知道原因
 
 
 
恓惶的是二妹二次哭
 
全世界没有一个人能听懂原因
 
《妈妈说》
 
妈妈说
 
你爸爸到出版社查账她知道
 
原来她
 
一个“弑父人犯”的身份
 
一个“弑父人犯”的 委屈
 
一个“弑父人犯”的内疚
 
一个“弑父人犯”的自赎
 
 
 
这世界上还有一个人隐隐约约知道
 
《奇怪》
 
青海的鮮花
 
居然开得比北京更鲜艳
 
 难道是
 
大山的乳房
 
真的能让生命更新鲜
 
《如果》
 
如果公园的湖
 
不是表面结冰
 
而是全部冻住
 
那湖中那些五彩缤纷的鱼儿
 
就不是琥珀中凝固的生灵
 
而成了一盏盏霓彩冰灯
 
不是照耀我们一生
 
而是照亮我们一瞬
 
 
 
那幻生幻灭的空灵
 
那水仙水魔的色彩
 
不是伴我们的一瞬
 
面是伴我们的一生
 
 
 
《如果》
 
如果湖不是表面结冰
 
如果湖是全部结冰
 
那那些五彩缤纷的鱼儿
 
就不是普通的灯笼
 
而是《红楼梦》中的美人
 
一个一个袅袅梦现
 
一个一个款款幻生
 
 
 
湖便不似湖
 
而似是梦幻中的红楼梦
 
而似是魔镜中的大观园
 
 
 
《青藏高原馒头花》
 
 
 
她的童年出没参馒头花盛开的草地间
 
 
 
看一眼不够
 
小脸儿嫣红似梦
 
 
 
撷一怀不够
 
小脸儿陶醉如花
 
 
 
亲一次不够
 
小脸儿迷失如仙
 
 
 
插一头不够
 
小人儿 丢魂已久
 
 
 
戴一项不够
 
小人儿痴往太深
 
(注:她小时候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小时喜欢的馒头花,青藏夏天满山遍野绽放的馒头花,
 
正是狼毒草,神农尝百草,死于狼毒草。她不明白,童年居住大学的后面,童年上学的路上
 
,童年的好玩的山坡上,为什么开着那么多那么多那么多的馒头花。那些馒头花有粉有红有
 
白,常常的一朵花呈现好几种色彩。馒头花一簇簇地绽放,娇美溢出令人醉过的花香,鲜艳
 
欲滴出令人痴迷昏睡的酒香。那真是一种收魂摄魄的梦幻般魔境般的美。她不明白,那个毒
 
花怎么绽放的如此灿烂,如此美丽,如此鲜艳,如此令人迷失陶醉。难道是青藏高原的山坡
 
中藏满着恐怖的毒素,需要馒头花姹紫嫣红地绽放,释放这隐藏在高原土壤中的毒素?
 
而每一次回望,那个满山遍野采撷馒头花的小姑娘,似乎还迷醉其中,小脸儿沉醉嫣红,根
 
本无法自拔。小姑娘头上戴着馒头花的花环,脖子上戴着馒头花的项链,怀里抱着大把大把
 
馒头花,小脸儿嫣红如醉,小身子飘逸如仙.................小姑娘走一路,身后枝枝馒
 
头花洒长长一路.........................)
 
2019年8月31日
《蒋昙花的故事》
 
叙述诗
 
我爸爸毛高田离家五年
 
第一次回家
 
为了奶奶眼睛别哭瞎
 
爸爸逆百万军人离婚大潮
 
与旧社会娃娃亲领了结婚证
 
爸爸想造子陪母亲
 
妈妈没有怀上
 
妈妈被送到青海省东大门部队大营房
 
55师163团有五个干事
 
我爸爸叫毛干事
 
我爸爸有一个同事叫昨干事
 
昨干事的妻子蒋昙花曾是gm党官员钱天的妻子
 
新中国成立后钱天被枪毙
 
蒋昙花拿手帕蘸血做爱情纪念
 
蒋昙花再嫁昨干事
 
妈妈和蒋昙花一同怀孕
 
姐妹们结伴去玩
 
蒋昙花一跤流产
 
蒋昙花再次怀孕
 
昨干事干脆让蒋昙花躺床上养胎
 
妈妈怀孕五个月
 
奶奶逝去
 
妈妈与胎儿成废牌一张
 
妈妈即将临盆爸爸把妈妈送上客车
 
妈妈一个人挺着大肚子自己夹被子黑夜里包里没钱摸索寻找传说中的四陆军医院刚到了阵疼
 
就开始了真可谓命悬一线
 
毛干事是麻木还是部队纪律严格别忘毛干事两个姐姐难产死两个嫂子难产死那是多愁善感毛
 
干事心里的疼还是妈妈是那块血染的亲情
 
蒋昙花躺床上享受二夫昨干事端茶倒水端屎端尿无微不至精心呵护
 
昨干事呵护的恍惚不是蒋昙花而是那血染的旧事血染的勇气血染的性情而是那块血染的爱情
 
(注:草稿正起,互动写作。除我爸爸妈妈,其它人是化名)
 
《置换》
 
青海人到了上海
 
仍然要吃青海的馍馍
 
                青海的攘皮
 
火车捎飞机送快递传
 
明明是青海人却要当个上海人
 
明明在上海却要吃青海的馍馍
 
                                青海的攘皮
 
明明是个土包子
 
却又当个洋包子
 
明明当上洋包子
 
却要吃青海的馍馍
 
           青海的攘皮
 
《青海长大的外地人》
 
在北京
 
赵美女开车从顺义驱车来回近一百公里
 
亲自接站
 
不是什么贵客什么贵宾驾到
 
而是青海的攘皮和手抓
 
隆重驾到
 
《落草上海的青海人》
 
明明是青海人
 
偏偏充当上海人
 
明明人在上海
 
却偏偏喜欢吃
 
青海的攘皮子拉条子手抓肉空锅子
 
2019年8月30日
《喂鱼》
 
我和妈妈买了一个
 
青稞面的大饼子
 
我们和鱼同吃一个
 
青稞面的大饼子
 
妈妈说:鱼比我吃的还多
 
《那硬是满湖的鱼》
 
妈妈围着人民公园的湖
 
走了整整一圈
 
妈妈下结论:
 
那硬是满湖的鱼 !
 
《出水站立的鱼》
 
其中有一只鱼
 
还冲着我和妈妈出水站起来了
 
妈妈说:鱼 在“搬子”呀
 
                只有这样鱼籽才能
 
                从 屁股飚出来了
 
                实现产卵
 
《妈妈关心的事儿》
 
看到湖里这么多的鱼
 
妈妈最关心的事儿
 
青藏冬天零下二三十度
 
这些鱼怎么渡过冬天
 
核实是冬天不用捞出来转场
 
核实是冰下不会全部冻死
 
妈妈最担心的事儿
 
仍然是
 
青藏冬天零下二三十度
 
这些鱼儿怎么渡过冬天
 
如果湖水不是表面结冰
 
如果湖水全部冻结
 
这些五彩缤纷的鱼儿
 
这些大大小小的精灵
 
不是成了玻璃中的定格
 
不是成了水晶中的生动
 
不是成了琥珀中的永恒
 
而是成了冰雪中的瞬间
 
《现状》
 
叙述诗
 
当年妈妈下放大巴山老林
 
寄人篱下没有柴烧
 
一天姥爷就给妈妈背来一背篼浪渣子
 
妈妈一天回娘家
 
队长徐兴x不说姥爷捡浪渣是环保
 
是“戳拐”了
 
非要妈妈锄草一天替姥爷赎罪
 
发给妈妈一个个锄
 
妈妈和几个分子上了老山
 
象征性锄了几下就跑了
 
妈妈鹦鹉坪跑到一个小山
 
发现一个埋人的好地方
 
那么隆重那么敞亮
 
妈妈在那里停留一下
 
多少年后妈妈没有想到
 
这里是姥姥的墓地
 
后人们年年朝拜的地方
 
《现状》之二
 
六十年代末
 
妈妈被下放大巴山
 
在二伯被qb收尸后一天
 
为一床棉絮
 
是不是二伯狱中生前所盖
 
二妯娌闹翻
 
恐怖使得爸爸把妈妈
 
送进老林幺姑家
 
更大的恐怖是
 
妈妈从幺姑家去金竹园
 
翻梁梁后
 
看到一个地方妈妈停留下来
 
妈妈心里想
 
这是多好一块棺地呀L
 
多少年后
 
深山老林中
 
妈妈看好的棺地
 
正是现在幺姑与幺姑夫的墓地
 
徐家后人年年朝拜的地方
 
徐兴x眼睛里的甘梁
 
其实是风水很好的地方
 
《现状》之三
 
姥爷的棺地与姥姥的棺是一股筋
 
花屋前面一个湾也是那个地方
 
从鹦鹉坪上去也是那个地方f
 
 
 
那个湾湾里进去就像进入蜜蜂桶
 
嗡嗡嗡嗡
 
妈妈说
 
那就是风水
 
《妈妈的同学》
 
他们都是同学
 
大舅母王五年级
 
妈妈四年级
 
妈妈做操
 
王在上面看
 
妈妈就认到了
 
妈妈那时小看几眼就认识一辈子
 
 
 
瞿SC的妹妹
 
还是大地主的丫头
 
团包隆送球精不懂
 
后来送王基康
 
 
 
董元初只九岁
 
是妈妈最小的同学
 
董元初的姐姐美大嘴
 
董元初的父亲没见了
 
董元初的花塾二娘的妹妹
 
那时是街上的漂亮女人
 
和覃子不是一种漂亮
 
文小姐的漂亮
 
覃子是天然的漂亮
 
 
 
董元初的叔叔毛家女儿的公公
 
董元初的爸爸不见五三年
 
在河里找水里面找
 
潭中找
 
均不见
 
那个人永远不见了
 
 
 
 
 
 
 
五年级王正方、邓泽堂,刘运秀、
 
王正方后来是妈妈的嫂子
 
 
 
邓泽堂是
 
 
 
妈妈的同学长长短短
 
最大的三个老师的夫人
 
徐彭谢老师的夫人
 
年龄最大二十五六岁
 
最小的九岁
 
董元初与李道元
 
现在这些人可能都去了
 
 
 
《妈妈说二嫂贺谧儿》
 
大地主家出来的
 
不是简单的婆娘
 
来给我当嫂子
 
王子明妻子贺珑子遗风
 
“男人相”“歪得很”
 
和王玲香一起在大姐婚姻上喝酒
 
一起倒在我床上
 
酒席没散两个美少女不见了
 
 
 
我被赶回大巴山
 
身上没有一分钱
 
有一次二嫂子吵得不行
 
二哥在一边眼光示意
 
 
 
有一次骂得不行
 
我和三婶婶子睡了晚
 
 
 
 
 
《大巴山风俗》
 
老人们男人人都识字
 
但夹得紧紧的
 
夹进棺材中
 
不给女儿们教
 
2019年8月29日
《第一次》
 
今天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近一个甲子
 
风雨飘摇
 
雷电交加
 
女儿不是女儿
 
女儿似是妈妈
 
妈妈的房子
 
女儿的全部稿费
 
妈妈的工资
 
女儿全部投保
 
…………
 
…………
 
近一个甲子
 
风雨漂泊
 
雷电交加
 
女儿不是女儿
 
女儿似乎妈妈
 
她从十六岁
 
就不花妈妈一分钱
 
在一起她才是妈妈的妈妈
 
她包了妈妈的一切花费
 
今天
 
一九零八二九
 
天翻地覆
 
地覆天翻
 
第一次
 
一起花妈妈的一百元
 
对等自己的半月四千元
 
终于想通
 
与其别人花
 
与其贬值
 
不如帮助自己从妈妈的深渊中
 
自我解救
 
不如帮助妈妈成为妈妈
 
不如帮助自己女儿还原成女儿
 
女儿的骨子里压抑多少
 
柔弱女儿气场
 
胜过其它女儿亿万倍
 
难道今天终要释放
 
说起来她不必心潮起伏
 
说起来她不会热泪盈眶
 
(十五天账单:软卧620,给宝宝二千,安抚妈妈错账一百元,买橄榄油买菜一千多元。今
 
天有生第一次一起花妈妈一百元。虽然妈妈一次一次又一次给出数个一百元,妈妈说现在我
 
有钱了。仍不习惯花妈妈的钱。花妈妈的钱需要勇气。花妈妈的钱需要决心。终于一起花妈
 
妈一百元,心里仍想,花吧,让妈妈高兴,走时算个总账,以其它方式还给妈妈……
 
妈妈一百元账单:骨头肉等45元,两碗羊杂一个羊头37,两个大饼8。……)
 
《心语心愿》
 
多少次对妈妈说
 
妈妈呀
 
请还愿我女儿原貌
 
让我还原成
 
一条
 
一汪
 
一滩
 
《心语心愿》
 
明明是水中的水
 
为何不碧波荡漾
 
为何不柔情涟漪
 
就这样撑着
 
难道就是因为
 
她是爸爸不想要的孩子
 
《群众》
 
水中的鱼儿
 
忽儿列队游过
 
像洋流
 
忽儿包围过来
 
像潮流
 
忽儿隐退失踪
 
像雾霾
 
要想吹响集结号
 
只需要抛食
 
你挣我抢
 
你腾我跳
 
红光闪闪
 
红云腾腾
 
红浪淼淼
 
红尘滚滚
 
你会想起一个词儿
 
群众
 
《鱼儿为我们出水直立》
 
一条鱼儿
 
居然为我和妈妈出水直立
 
鱼儿抖动身子
 
向天空蹿去
 
抖露水珠数百
 
溅起珍珠数千
 
漾起钻石数万
 
荡起金线数亿
 
 
pppppppppppppppp
正文正文
 
《手机玩牌》
 
不知道和谁在玩。
 
谁也不知道我是谁。
 
眼前一片迷雾
 
心里一片迷蒙
 
就恍惚这半生
 
我与宇宙中神在捉迷藏
 
我与苍穹中鬼在玩较量
 
我与太空中仙在晒心计
 
《手机玩牌》之二
 
我在小船上
 
我看不见大海中的一切
 
我只是在前方出现影子时
 
本能反应
 
不动脑筋
 
就像在无边无际的海面上
 
漂泊流浪
 
《感受》
 
把心地踩了一遍一遍又一遍
 
圣地是不是
 
就会变成了菜市场
 
《朝觐MJ圣地》
 
-----采访朝圣归来的M 叙事事
 
一晃过去已经好多年
 
记忆已经模糊
 
只记得去前刮胡子换袍子
 
只记得人山人海潮流中突然出现一股溯流
 
只记得什么塌下来多少生命随风而去
 
只记得那么多人围着打柱子寓意打魔鬼
 
只记得晚上睡广场一片银人铺天盖 地
 
只记得朝圣的圣殿有MHMD的墓地
 
 
 
原来那一个墓地
 
原来那是一个神圣的墓地
 
原来那是全世界最神圣的墓地
 
原来那是全世界朝觐人数最多的墓地
 
原来那是全世界朝觐最隆重的墓地
 
 
 
原来那只是一个墓地
 
一个叩拜人数布满全世界DS的墓地
 
 
 
 
 
《原来》
 
原来海角天涯
 
只有近在咫尺那么宽
 
原来近在咫尺
 
却有海角天涯那么远
 
《诱惑》
 
原来诱惑我们的
 
只有山和水
 
其它的都没有魅力
 
什么思想 灵感 激情 情感
 
《诱惑》之二
 
原来她诱惑他的
 
只有山有多高沟有多深
 
其它都是次要
 
她的思想 思绪 思念 
 
她的才华 才思  才情
 
都不重要
 
《谢谢》
 
亲爱的
 
你送她一把小“她”
 
她就什么都拥有了
 
回去的时候
 
她一定会演奏小“她”
 
只是亲爱的人不爱听
 
而是给亲爱的人以外的人伴奏
 
在一个不知道什么地方
 
《金婚》
 
他越来越疼爱她
 
渐渐的像一个真正的爸爸一样
 
她越来越越在乎他
 
渐渐的像一个真正的妈妈一样
 
《大雨淅淅沥沥》
 
大雨淅淅沥沥
 
她的地上却是溅起梦的仙踪
 
大雨哗哗啦啦
 
她的地上却是溅起愁的魔影
 
大雨哗哗啦啦
 
她的地上却是溅起思的萍迹
 
《致语妈妈》
 
您说一遍
 
我就会记住
 
我就会按您的吩咐
 
慎重去做
 
请不要再说第二遍
 
您知道
 
您一步一步
 
说一遍
 
您放心
 
我就会走进
 
您的神殿
 
《大雨淅淅沥沥》
 
大雨淅淅沥沥
我的地上却是溅起梦的仙踪
大雨哗哗啦啦
我的地上却是溅起愁的魔影
大雨哗哗啦啦
我的地上却是溅起思的萍迹
 
《秘密》
 
对于她的量词形容
 
不能只用一个女人来形容
 
她会变成
 
     一条 
 
     一片
 
     一滩
 
她只是支撑着
 
走来走去
 
飘来飘去
 
游来游去
 
寻寻觅觅
 
想找到一个合适的怀抱
 
像一只小猫
 
还原成
 
一条
 
一片
 
一滩
 
《秘密》
 
一次一次踩踏心地
 
就可以坚强
 
就可以面对一切人
 
《秘密》之二
 
一次次踏上心地
 
一次一次走上去看个究竟
 
这一次却决定
 
从心地绕开
 
从此不再涉足
 
这样是不是她就变得
 
水一样坚强
 
可以冲击一切
 
可以毁灭一切
 
《红莲》
 
红莲绽放了,
 
花瓣是红的
 
周围的圆叶儿是红的
 
周围的水儿是红的
 
周边的空气是红的
 
就那只蜂蜜 那只蝴蝶
 
都是红的
 
《黄莲花》
 
黄莲花盛开了
 
内围的叶儿是绿的
 
外围的叶儿是黄的
 
那黄莲儿的光韵儿
 
不在内围儿却在外围儿
 
那黄莲儿的光影儿
 
不在上半裙
 
却在下半裙
 
《白莲花》
 
白莲花盛开了,
 
越来越多的圆叶儿
 
都站起身子
 
去簇拥它
 
圆叶儿堆砌成了连绵青山
 
圆叶儿堆砌成里浩瀚长城
 
万里江山中有几朵白莲花
 
 
 
《再去看莲花》
 
多绕一个圈
 
去看莲花
 
 
 
连着几场雷电大雨
 
惊心动魄
 
不知道小小的它们怎样
 
 
 
我看到莲花明显少了
 
仍有数百朵莲花开着
 
 
 
黄莲 红莲 粉莲 白莲
 
只是圆叶了更加服服贴贴了
 
 
 
 
 
 
 
《再见白莲》
 
簇拥的绿叶越发少了
 
几朵白莲仍显皎洁
 
 
 
《再见红莲》
 
叶儿与水面完全贴平了
 
只有红莲仍出水
 
 
 
只有萍叶儿组成的红晕仍娇美
 
 
 
《再见黄莲》
 
 
 
残萍败叶间
 
黄莲开得丝丝缕缕
 
就好像刚流过泪一样
 
 
 
忽隐忽现
 
 
2019年8月26日
《踏上第二故土》
 
这是一片心土
 
每一脚踏上去
 
都有强劲的反弹
 
就如泥土中有手状花瓣
 
强劲地绽放
 
《踏向第二故土》
 
接近那个的地方
 
说不出的紧张
 
一次一次绕开
 
一次一次硬着头皮贴近
 
终于踏上心地
 
不是近乡情怯
 
而是近心情怯
 
《踏上心地》
 
踏上心地
 
每一脚踏上去
 
都有强劲的反弹
 
就如千万架钢琴被踩响
 
身后是
 
一层一层又一层的交响曲
 
只不过
 
她自己也分不清
 
它们是哪几首交响曲
 
或许它们都是原创
 
《踩上心地》
 
踩上心地
 
每一步踩上去
 
都有潜力反弹
 
如同千万只弹琴的
 
纤纤玉手被踩疼
 
疼痛过后
 
千万只纤纤玉手被激怒
 
疯狂弹奏狂风暴雨
 
那些我从来没有听过的交响曲
 
《哗哗雨声》
 
原来相见的难题
 
不是距离的问题
 
远在天涯
 
可以近在咫尺
 
近在咫尺
 
可以远在天涯
 
《大雨哗哗啦啦》
 
昨晚到今晨
 
大雨哗哗啦啦
 
仿佛我在大巴山
 
妈妈家的鹦鹉坪
 
在那溪水包围的老屋中
 
聆听各种各样山水
 
叮叮咚咚的说话声
 
乒乒乓乓的打球声
 
神出鬼没的叹息声
 
枪林弹雨的叮嘱声
 
《想念玉树》
 
她在唱拉伊
 
高原红的脸蛋
 
“一片是西藏
 
一片是青海”
 
他在跳卓舞
 
高原狂的摔袖
 
一甩到西藏
 
一甩回青海
 
他俩在喝青稞酒
 
自家酿的美酒
 
一个倒在西藏
 
一个倒在青海
 
(“一片是西藏,一片是青海”是诗人车延高的诗句)
 
《致语妈妈》
 
亲爱的妈妈
 
您要记住
 
你的女儿智商高田
 
您的话是她的圣旨
 
她会按您说的做
 
请不要
 
说了一遍又一遍
 
您知道您的女儿是野美您
 
河湟流域拉基山散养长大
 
一句话说好几遍
 
她就会发火
 
她就会发狂
 
她就会发疯
 
控制不住的时候
 
总是会出现
 
控制不住的时候
 
野风激荡
 
因为她是野美妈妈散养
 
《在微信中》
 
各种动物正襟威坐
 
发出一个个严肃问题
 
就像动物都变得
 
像大学老师一样
 
《哗哗雨声》
 
原来相见的难题
 
不是距离的问题
 
人在天涯
 
可以近在咫尺
 
近在咫尺
 
可以远在天涯
 
《大雨哗哗啦啦》
 
昨晚到今晨
 
大雨哗哗啦啦
 
仿佛我在大巴山
 
妈妈家的鹦鹉坪
 
在那溪水包围的老屋中
 
聆听各种各样山水
 
叮叮咚咚的说话声
 
乒乒乓乓的打球声
 
神出鬼没的叹息声
 
枪林弹雨的叮嘱声
 
《大雨哗哗啦啦》
 
大雨哗哗啦啦
 
我的地上却是溅起烛光摇曳
 
大雨哗哗啦啦
 
我的地上却是溅起火炉坑幽光
 
《睡莲叶子上的小鸟》
 
那是什么小鸟
 
一身丝缎
 
       绣一朵山花
 
一头璎珞
 
       露一片水叶
 
一腿波纹
 
      露一朵黄菊
 
一腿水锈
 
     烁一朵红菊
 
      
 
不知道他是什么鸟
 
在睡莲的叶子上跳来跳去
 
它是寻找食物
 
还是在啄食光明
 
《莲叶路》
 
在那水中平铺的圆叶儿上
 
在那水中铺平的圆叶儿上
 
对于那只小小的鸟儿
 
那些水中终于铺平或平铺的圆叶儿
 
天边儿一样长
 
《神秘往事》
 
大巴山二外爷花塾后那个
 
后延沟台台上
 
都是二爷家的族坟
 
谁的坟不知道
 
就知道毛高麟
 
那是一个下葬时
 
骨针缝头的冤死鬼
 
那是一个黄埔军校的高材生
 
《毛细姑娘》
 
毛细姑娘妈妈因当喊大娘
 
细姑父妈妈应当喊徐家叔叔
 
妈妈不喊不叫
 
背后喊毛细姑娘,徐兴m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