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邮箱:1050151929@qq.com
电话:15811463692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专访>>竹子快讯                       

鲁院高研班十年返校侧记
发表时间:2019/9/10 10:19:19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作家毛竹     浏览次数: 33
 
 

 

返回稿鲁迅文学院高研班十年返校老师同学发言精选

 (2019-08-10 08:58:03)[

(竹子申明:资料收集,草稿正起,互动写作,欢迎参与,特别是鲁院师生参与,谢绝转载与推广,转载与推广必究!!!!)

返回稿鲁迅文学院高研班十年返校老师同学发言精选
  
《十月》杂志主编陈东捷发言:大名鼎鼎的鲁十一,多少鲁师感叹:鲁十一高研班学员给我们的印象最深。在中国文坛,一说起鲁十一,都知道。一个水平高,一个活力强,一个故事多,一个能量大。我就不举例子了(大家笑,鲁十一的故事鲁十一自己怎么能不知道,这叫心照不宣)。白描和施占军就叹息:比较一下,高研班的学员多模糊了,鲁十一的同学太难忘。鲁十一同学与老师之间,同学与同学之间,争执争论争吵争议,实在是有活力。
  你们让老师们头大,老师们对你们鲁十一感情最深。
       白描副院长就曾感叹:自豪我是鲁十一的院长!骄傲我是鲁十一的院长。
  一句话,我很高兴见到你们!
鲁院女副院长邢春发言:欢迎鲁十一同学们返校。说句实话,邀请我来参加你们鲁十一的这次返校活动,我开始是抵触的。可是我看到了你们提供的返校学员作家的名单。我发现这里面有我这么多熟人有我这么多朋友。
      比如你班范稳,我第一次认识他是1997年中青社在王府井酒吧搞的一个“走进西藏”活动。范稳虽然没有某某长得那么惊险,但是给我留下的印象极其深刻。
      比如你班卢卫平,那时他的工作的国企楼就在中国作协楼对面,我们可以遥遥相望。
      比如李小重、李骏、毛竹,真是熟人太多了。
      范稳97年就是成熟的作家了。甚至可叫成功的作家了。可是范稳做为“成功的作家”却选择09年来上鲁院。我就想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吸引“成功的作家”来上鲁院。
      十年后你们又要来。我好奇,我就想来了。我想听听离开鲁院十年,有什么影响着你们,十年后仍来鲁院聚会?
      你们是不是心里有了一个节,一定要回来看看?
      你们和我一样都是喜欢文学的人。我觉得大家取得的成绩,一定落触及情感、情谊、情怀。只要感情在,就有这样的十年后再相聚?

原鲁院女副院长王璇发言
      我是2000年是从部队转业下来的。我被分到鲁院。你们一定想不到我刚来鲁院工作时看到鲁院的样子,我当时的心情。这个楼陈旧破败像一个将被地球淘汰的“老人”,对面小二楼遥遥欲坠分明是个危楼。白描副院长来接我。我真想转过身子扭头就走。这也是文学院?这也太不像文学圣殿了吧?!我在部队工作时,我的办公楼可有气派了。我怎么会“坠落”到这样一个破地方?我伤心极了。我问白院长:还有另外的地方吗?白院长直摇头。
     那时在鲁院工作的部长级老作家们特可怜。鲁院不分房子。好多部长级的老作家们大背心,拖拉板,像北京平民大叔一般,出没在北京的破胡同烂四合院中。当时鲁院工作的有胡平、王斌、雷抒雁、白描。比如雷老师,好多年后,还住的居然是工人日报的房子。当时鲁院的院长是贺敬之。贺敬之多有名呀!我这才知道,堂堂大名的贺敬之领导这么一个单位、单位里有这么两栋破楼房。
      金炳华调来了,看到这一切,心情与我类同。金炳华说:不能再这样搞下去了!
      ......................
     2002年是我们办的第一期高研班。从“鲁一”一直办到“鲁三十四”,我在鲁院的工作可谓完美结束。记得我在鲁三十四结业典礼上,与学员告别时,我哭了。
      组织上调我到其它地方工作。可是我不想去。
      张健院长说:那个新单位可给你分房子呢。可是我真的不想离开鲁院了。到那会儿,我对鲁院产生了感情。我就觉得鲁院最好。
      你们鲁十一高研班,我有许多的熟悉的朋友,比如麦沙、顾坚、毛竹、梦野、妍丁、逸舟等。
      09年,也就是你们鲁十一在读期间,我在鲁院办公室。有一次我听你们中一位评价我,“那个漂亮的女老师看到我们每一个人都面带微笑”。
      你们不知道,我喜欢诗情画意的你们。我认为我一生最美好的回忆永远留在鲁院。
      我曾在鲁院工作过,这是令我骄傲的事情。
      能来参加你们的十年返校日,这是令我高兴的事情。记得第一次见你们,今天你让我恍然如梦,难道是昨日重现?
 
鲁十一班主任孙吉民发言
  首先我做为鲁十一的班主任,就这次活动谢谢徐可副院长的支持。
  我给你们鲁十一当班主任是我研究生毕业到鲁院工作后第一次当班主任。欢迎大会上,我说了别让我讲,可是白描院长还非让我讲,我真不知道我讲了什么,真可谓语无伦次。
  我和严迎春一起给鲁十一服务。我把鲁十一学员当朋友,全身心投入,做好服务工作。
  那时我无孩子,全心身地与鲁十一学员生活学习实习交流都在一起。正是因为此,我与鲁十一的学员们建立了很深的感情。这样一种感情以后不会再存在了。这样的一种生活以后不会再存在了。所以毕业分手时,我动情了,我流泪了。
  鲁十一是鲁院非常有名的班,学员们的内涵非常丰富。鲁十一是故事多的班。后三次带班,没有一个班超过这个班的。
 
  十年,变化不可能不大。白描院长变成了徐可院长。我调到了《民族文学》杂志。
  今天,我想说一个词,那就是“穿越”。就如2009年那个夏天穿越到今天了。说实在的,我有些儿恍惚。我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对抗变化,那就是如何对抗不变化。欲望对精神。颓废对坚守。不知道哪位作家能写出变化中的不变,不变中的变化。
  真希望还能来一个说走就走的“实习”。我们再一次在一起畅谈文学。我们再一次在一起游名山大川。我们再一次在一起讲自己的故事。
  鲁十一的学员最为复杂,人生后半生,希望你们和我一样都简单无执念,都学会做减法。越简单就能越超脱。祝福伴大家!
鲁十一副班主任严迎春的发言:
      我记得我当鲁十一副班主任时我紧张地拔了两个牙。我的文学生涯是被“吓大的”。总的感觉是,我总是畏畏缩缩地躲在另一位班主任孙吉民的身子后面。孙吉民老师相对比我成熟多了,比我老练多了,比我事故多了。虽然孙老师也是第一次当鲁院高研班的班主任。
      鲁十一班的这些人身上都带着艺术家的独特气场。“江湖上”流传着鲁十一的传说。鲁十一高研班和别的班都不一样。其它的高研班整体和鲁十一整体无法比。似乎那个时代结束了。艺术热情给烧透了。留在我的生命中,留在大家生命中,真可谓惊心动魄!这,足以让我对抗平凡的生活。
      从那以后,每当遇到惊心动魄的时刻,我就会想起你们,鲁十一的学员们。
竹子点评:严迎春老师的岁数比我班多数同学都小。严迎春老师就是现在看起来仍像在读的大学生。怯生生的羞涩涩的,就像永远大学生毕不了业一般。我记得开学报道,一排老师坐在老鲁院的大堂桌子后给我们的登记,严迎春老师穿了一条长裙子,看起来年龄最小。被告知这个最小的老师就是我们的班主任之一。我心里有些儿好奇,我们的学员可能只有几位比她小,她居然是我们的班主任。
  我没有想到“鲁十一学员的江湖传说”,在我看起来,不过是一些风花雪夜的小故事而已。特别是因为我爸爸毛高田是中国人民大学的研究生,又是学马列的,成了政治家们争夺的棋子。我爸爸毛高田一毕业我家就卷进青海农林厅与青海农垦厅牵汲多少w条河南知青SM的权利争斗,那可是你死我活的争半。接着我爸爸又被西北王刘澜涛抢到西安。我爸爸毛高田又差点卷入中国历史上的61人PT集团案。我爸爸刘澜涛的秘书椅子还没有坐实,就被青海方抢回斗。青海农林厅得势方十几人大会小会给我爸爸毛高田洗脑,还想重用原来的厅团委书记,培养的准党委书记。我爸爸毛高田拗劲上来了,不肯同流合污。我爸爸毛高田不想在农林厅干了。青海民族学院又抢我爸爸毛高田到青海民族学院。我爸爸毛高田又成夹在两任自杀院长中间的人物。青海2.23事件s人数达更是高达三百,伤高达八百。那才真正叫惊心魂魄的时刻。
      我生在大巴山,见识了大巴山近代狂风骤雨....................
      我工作在中国石油,我采访的经理有多少在另一个世界,有多少在牢笼子中。多少次这次采访歌舞升平,下次采访物是人非。多少次正在做专版,电话不通,追问过去人已经逝去。那才叫沧海桑田的变化!比如那次去上海,中国石油华东公司我熟悉的经理们,失踪的,消失的,被抓的,判刑的,死去的,狱中眼瞎一只的,因事故被迫开心爱岗位的..................就如我前天还翩翩走在老蒋与老苏之间采访,昨天他们俩个前后入狱。轰动中国。那才叫“雷电风雨弗迷”。基层单位,一场场争斗,多少人随风而逝。有些事情到现在仍是迷案。那才叫“大风起兮云飞扬”。那才叫惊心动魄的时刻。
       这些年,我身处这个时代风雨雷电的核内。真叫“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鲁十一的那些小事儿算个什么?不过是风花雪夜的小故事加了些调料而已。不过是两次都浪打我这个旁观者而已。这聚会之前,我并不认为鲁院还有什么惊心动魄的时刻。
      我没有想到,在我看来这些小事儿,在这个文静内敛文雅的小女老师严迎春心里,居然是这种风雨闪电雷霆的感受。
      顺着她的感觉,再回望,可不是吗?当然,鲁院一件一件事儿轰鸣的是内心是灵魂是大脑,那可真是让中国文坛轰动又轰动,喧哗又喧哗,真是雷声轰鸣,经久不息。
      我们鲁十一的事情,让阅尽多少个高研班的严迎春女老师一说,我这才再次意识到,我们鲁十一同学真的个个都不一般。我们鲁十一同学的身体中真的还残留着那种风雨闪电雷霆绵延十年不散的感受。这可真是“不回看不知道,一回看吓一跳”!
     十年是漫长的光阴。我现在回望,再一次感觉到鲁十一个个都内涵丰富。只有在这个班发生的事情多少年后仍被演绎,历久弥新。
  一切鲁院的事情都令我深情回眸。文学让我们走在一块,实在是修来的缘份。
  我经历了好多学校好多班,可是其它班的同学多匆匆而过,唯有鲁十一的同学日久弥新,越来越亲。
  
 
 

 
  看起来,全中国的作家包括鲁迅文学院的校友们除了毛竹都在忙站冲击这奖那奖,只有毛竹在获得名家们集体认可后,淡泊名利看透奖项,潇洒在飘逸在浪漫在写作的路上,享受着写作的轻松与快乐与惬意。
     毛竹常常反思,毛竹写作刚开始投稿是不自信想寻找名家、名编的认可。现在已经得到了中国名家比如贾平凹、莫言、崔道怡、雷达、卞卡、张一弓、岳建一、杨志军、安波舜、尧山壁、邵华泽的特别认可。《地火》主编田耒说:雷达三次在中国散文评奖上提议毛竹散文《沿河出走》《牵牛花》《图腾》获中国散文一等奖。崔道怡更是给毛竹题字:“毛竹必成大树!”贾平凹更把自己最珍贵的扉面题字“清风在握”四字主动赠毛竹。陕作协副主席晓雷说:贾平凹主动把自己最珍贵值钱的定制扇面赐人,据我所知,中国文坛仅一位,那就是东方竹子。
      毛竹常想,自己的作品已经在中国各大小杂志发表,且已经得到鲁师铁凝、潘凯雄、李敬泽、何建明、胡平、白描、王琳、李一呜、《十月》原来的导师张主编现在的张东捷主编的特别关注。鲁院的同学也开始关注毛竹写作,比如:兴安、东来、徐坤、梅卓等。且毛竹第一部作品由中国“划时代”出《第二次握手》《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的著名出版家顾志城亲自运作,中国几个名编抢出:人民文学出版社汪兆骞、与人民文学杂志杨兆祥、《十月》张守仁、中国社会出版禾岩等。
      《新华文摘》《读者文摘》《中国文化报》《经济日报》居然连载毛竹《透明的女性》中的文章。《散文选刊》《散文》《散文百家》更是把毛竹作品放头条与压阵。中国文联出版公司为毛竹开中国首贴防伪商标先河。中国社会出版社为毛竹首开出版长篇系列丛书先河。
      当然我也试着关注鲁院同学们
      如果这么多名家、名编关注、这么多名师看好毛竹写作,如果毛竹还不静下心来孤独写作,还在求发表求获奖的名利路上争名夺利,还在为发表小稿浪费时间,怎么能对得起这些当代名家、名编、名师们?
      在这鲁十一十年团聚的日子里,毛竹想告诉关注毛竹写作的名家名编名师与鲁师们与鲁院作家同学们,毛竹已经上百次深入大巴山、青藏高原、中国石油采访,从一个“花生事件”毛竹已经知道自己深入生活的有多扎实。毛竹请老师与同学们关注毛竹的创作。
 
鲁十一十周年聚会发言精选:
珠海诗人卢卫平:

 我是从珠海飞来的。现在是珠海的台风暴雨季节,飞机经常晚点。这次就因为台风“韦帕”飞机晚点八个小时。十年团聚不易,我已年过半百,以十年为时间周期的同学聚会已经不多了。我非常珍惜这个十年团聚。

  今天我们相聚,我有一个发现,那就是:我们鲁十一的同学们纷纷老了,可是我们的老师们依然年轻。

       我们鲁十一的故事很多,但也有事故。我们鲁十一是54个学员,十年后变成了52个学员,一个中途退学了,一个永远离开了我们。54成了幸运52!我希望大家好好活着,十年后我们鲁十一还是幸运52!

我是三进鲁院。鲁十一高研班,现实主义题材高研班,全国各地市作协负责人研修班,我珍惜我在鲁院时的一草一木,一点一滴,我甚至珍惜我在鲁院做错的事与说错的话。

       这十年,我一直保持着让我为之欣慰的创作力和创作量,连续多次入围全国鲁迅文学奖前十名,尽管擦肩而过,但也让我对我未来持续的写作充满信心。

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借用这三句话,我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看得见同学们的作品,见得到老师同学,记得住鲁院。

  “双十一”年年有,鲁十一永远只有一个。

竹子点评卢卫平是一个风雨雷电交集的人物。他的诗激情饱满,他的诗诗意盎然。他甚至说话都激情奔涌。加上卢卫平来自珠海,他说话,说着说着,就让你感觉能听到大海的潮声,远洋的海啸声,宇宙的轰鸣声。有时甚至能听到神秘地方传来的飓风雷电声。

  我上次去珠海去看望亲人,顺便去看卢卫平,卢卫平说要请我和珠海文人们吃饭。去饭店的路上,卢卫平先拉我看看珠海的风景。卢卫平一边开车拉我参观珠海,一边商量着手机中的几个群中几百人做一件什么事儿。走到珠海渔女对面的海边,卢卫平告诉我,他的办公室窗口还是他家的窗口,就在海边这座耸立的高楼上。原来卢卫平在窗户里就能看到珠海渔女。就能看珠海潮涨潮落。就能感受大洋中的风雨雷电。

  卢卫平还说,他上大学时,他们全班同学几乎都写诗,那是一个诗人组成的班,那是一个班的诗人。整个班都为了谁写了好诗而风雨雷动电闪雷鸣。全班同学对诗的迷恋真可谓如醉如痴。毕业后,卢卫平选择闯荡北京与珠海,最后落脚珠海,一步一步成长为一个优秀诗人。

  卢卫平的神态中我能看出,卢卫平的一生都会在诗路上求索,无论上山路多么陡峭,他都会无悔无怨。

(竹子申明:其它老师同学发言待继)

  返回稿鲁迅文学院高研班十年返校老师同学发言精选(竹子申明:资料收集,草稿正起,互动写作,欢迎参与,特别是鲁院师生参与,谢绝转载与推广,转载与推广必究!!!!) 
竹子快讯:八月二号到四号,鲁十一高研班同学毕业十年后在老鲁院首次再相聚。这是全体到会人员合影。
第一排:鲁十一班长中国石化作协副主席周蓬桦,鲁十一人物之一现国土系统重要女作家周习,鲁院副院长邢春,鲁十一副班长现云南作协主席范稳,《十月》杂志主编陈东捷,鲁院常务副院长徐可,原鲁院副院长王璇,鲁十一班主任现《民族文学》某部主任孙吉民,鲁十一人物之一中国石油作协常务理事、《地火》编委毛竹,鲁十一副班主任、鲁院教学部副主任严迎春,鲁十一最小的学员、受鲁十一大家保护的小硕士、《小说选刊》编辑欧逸舟。
第二排鲁十一学员:广东作协理事吴彪华、军队某医院分院的副政委李骏、珠海作协主席卢卫平、绵阳作协主席冯小涓、海口市作家韩芍夷、内蒙作家麦沙、安徽作协副主席刘楚仁、大连作家《鸭绿江》杂志主编陈昌平、中国诗人朗诵艺术团副团长诗人王妍丁。
第三排鲁十一学员:湖北宜昌作家、国家二级编剧羊角岩,天津作家天狄青,火箭军部队专业作家陈可非,泰州作协畅销书《元红》《青果》《黄花》作者顾坚、神木作家诗人梦野、热播电视剧《走火》剧本原创天津作家李小重。
徐可代表鲁院院长吉狄马加欢迎鲁十一同学们返回鲁院。徐可代表鲁院院长吉狄马加欢迎鲁十一同学们在明年5月份鲁院70周年大庆的这个重要日子返回鲁院。徐可是今年三月一号才调鲁院的。徐可还提议设立鲁院同学返校日,定期邀请同学回来。
 
同学们都很重视这次十年聚会。范稳、周蓬桦、周习、梦野、毛竹主动为聚会做筹备事儿。老鲁院的老师们全力配合。彭澎、原上草等同学虽没有来,但是密切关注聚会进展。
 
鲁十一十年聚会花絮与见闻:
冯小涓同学定了二号的飞机来鲁院。没有想到成都下暴雨,飞机停飞。她前面五架飞机都没有起飞,还好她订票的飞机起飞了,她三号凌晨三点到达老鲁院。张于同学本是北京重庆两地影视投资公司的头儿,居然三号有个吉它演出,本来四号鲁十一同学聚会就结束了,可是他还要来。他三号演出一结束就坐车往机场狂奔,眼看晚点了,眼看聚会事儿泡汤了。没想到飞机并没有起飞,张于上去,乘客一阵欢呼。机舱门一关,飞机走飞了。张于于凌晨一点到达鲁院。麦沙就此写一段子,精彩无比。张于睡没睡着不知道,反正早上,好多同学都要离开老鲁院了。李小重说自己几过老鲁院而不好意思进。不是因为李小重作品少或是获奖少,而是对自己要求高。李小重这些年写了四部长篇、三部话剧、一部电视剧、三部电影(都上演播出了)、五次获得金盾文化工程奖、第十届电影百合最佳故事奖、全国法制文学大奖等。李小重只是期待有更好的作品而已。李小重强调:不是更多而是更好。麦沙说,这些日子,自己像盼过年一般盼回老鲁院。毛竹本定七月初去青海看亲人,正是为了参加鲁十一的十年团聚,将回青海的日子推后一个月。返回稿鲁迅文学院高研班十年返校老师同学发言精选
(十年前鲁十一的开学典礼)
 十年没见,狄青仍对我说的是对文学创作的痴情。十年没见梦野与吴彪悍还是那么精神矍铄。可非还是那么内敛沉稳。李骏还是那么有精气神。十年没见昌平还是那样一个潇洒的性情中人。刘楚仁说着自己的创作,还是那么底气充足。麦沙现在说的更多的居然是他的字。十年没见羊角岩乍一看,仍像从大田中种完水稻“泥脚子”才上来,能保持本色真不容易。羊角岩写作上下的扎实功夫,也像他种水田一般,给人留下深刻印象。顾坚比上次见瘦了。顾坚比上次见瘦了。周樥桦比上次见瘦了,稳了,相比低调了,底气还是很足。坚守写作的范稳显得比以前更加平易近人,笑得更加由衷,只是笑时少有当年的“神秘的森林之气”了。十年没见,张于还是那么骨子里飘逸,一付正在做“影视大事”的架式。
十年没见女作家柳岸,柳岸还是“面如芙蓉笑如花"。韩芍夷还是像一个永远长不大的浪漫公主。周习还是那么端庄大气,面带神秘的微笑。王妍丁还是那像内敛含蓄又锐气逼人,真是诗人的范儿。
不由想起,白描副院长曾说过的话:鲁十一是谁我最操心也让我最牵挂的班级。返回稿鲁迅文学院高研班十年返校老师同学发言精选(时光似箭,光阴如梦。这是十年前的鲁十一同学合影。)
 
 

返回稿鲁迅文学院高研班十年返校老师同学发言精选
鲁十一高研班人物之一毛竹,中国石油重要作家毛竹(摄影婕子 图片制作漆娃)
《超级恐怖》
       诗人竹子
她已经说过了
不说长相
在这个可以美肤的年代
她说过
她只剩一排骨箫

在不知道什么的时候
在不知道什么的地点
在不知道什么的瞬间
倏然吹响

就像风不知道什么时候
          不知道什么地点
          不知道什么瞬间
倏然吹响    
  
(竹子申明:资料收集,草稿正起,互动写作,欢迎参与,特别是鲁院师生参与,谢绝转载与推广,转载与推广必究!!!!)
返回稿鲁迅文学院高研班十年返校老师同学发言精选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