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邮箱:1050151929@qq.com
电话:15811463692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友天下>>竹子友人                       

诗人杨卫东与诗人康桥
发表时间:2020/2/23 0:36:35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毛竹     浏览次数: 583
 
 
(竹子申明:草稿正起,互动写作,欢迎参与,谢绝任何形式的推广与转载,转载必究!!!)
杨卫东是沈阳军区的诗人。笔名东来。我把他比作“军旅诗人中的男康桥”。
为什么这样比喻叫,当首先是他与她都来自军旅。一个来自沈阳军区,一个来自济南军区(现在的北部战区)。两个诗人都是高产诗人,出诗集多部。两个诗人都是能写出微妙感觉的的诗人。虽然一男一女但的确是神似的两位诗人。
比如杨卫东写灵猫:


《一只看我打拳的灵猫》

诗人康桥
 

你来自何方
为何静静地坐在哪里
看我打拳

一动无有不动,一静无有不静
是否来自你的启发
你为什么
动若蚕丝 我在步若猫行
万物皆有灵犀 你我可是同类

小时候,听说你有九条命
九死一生呵,看出你的坚忍
融入我的气场,一起修练吗
人的躯壳让你那么迷恋 以致
让你痴痴以求,你可知人的辛苦

第二天,你仍在静静地看我
只是挪远了位置;第三天没有来
你是否看透了我的心思

而康桥同样有灵性。有一天一位军旅男作家给康桥诉隐衷,说喜欢一位女诗人却又羞于开口告白。康桥于是“替他”写“追求诗”,诗中有这样的句子,大意是:他可以冲向战场,他可以拿着炸药包去炸碉堡,可是却很难说出那三个字。



诗人杨卫东
 


这两个诗人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不不仅能出感情细腻的诗,而且都能写正气凌然的诗。重要一点,两个诗人都能把政治味儿很浓的诗写得很好,甚至让人记住,甚至让人反复想起。这一点,颇为不易。因为政治诗多是空口号,干吼叫。可是这两位诗人却在写诗唱高调时能拨动人的心弦。可见这两个人骨子里左,感情由衷而发,所以居然能主高调诗打动人。

比如杨卫东中秋节到了写军人站岗守夜,杨卫东这样写到:
《无题》
...........................

今天为你守夜
当下为你站岗
我借白杨树上的一叶树梢
咬住你一江秋水半个月亮
一半的苦与万家的甜融为一体
思乡的情与心底的大爱此消彼
...........................
《我在风中抓住一颗子弹》
我在风中抓住一颗子弹
显然 它不是初速
...........................
飞行的子弹怎能抓住
即便抓住
也挡不住风的一意孤行
它为战争而来
包裹着戾气
怎能耕种大爱的心田
 
抓住一颗必将跌落的子弹
在风中把它攥顾粉未
化成烟花
我看不惯
身穿肉体迸溅的鲜血
和纷飞的碎骨
 
我愿化成逆风千里的反向气流
迟滞子弹的向死飞行
把它投入淬火扫热血
熔铸以武止戈的铁犁
轻轻栽种和平之语...................
这首诗的意向有些儿乱,你在风中抓住一颗子弹,在一般人心里,那一定是飞行的子弹,可是诗人却是要抓住一颗下落的子弹。下落的子弹,已经失去了子弹的功能,需要一个军人去抓住吗?下落的子弹,会伤人吗?有诗人形容的向死飞行吗?
但,不得不承认,这诗仍是好诗。诗向充满新意。激情饱满,诗意盎然。


 


女诗人康桥写诗唱高调时更是棋高一着,让人一生难忘。比如康桥写黄河是这样写的。

《黄河》
黄河 我的黄河
越来越瘦了
我真想抱起她
替她洗去身上的泥垢
抱起她 就不忍心放下
生怕这一放下
我的黄河就瘦没了身骨。

在我的眼里的军旅诗人“康桥第二”,在雾灵山作家避暑活动的第一次见面会上杨卫东就给大家和我赠送了他的三本诗集。看起来是一个高产作家,出书三十多部。
有天一起会议作家结伴去雾灵山,前面三车出刮蹭追尾事故。山路是“一‘车’当关,万‘车’莫开”。大家都坐在车里不动,我想与其堵着,不如下去帮助协调。因为不协调,我们谁都走不了。天津两车主正怕被兴隆两当地车讹诈。见我如见亲人,我帮助协调,天津车顺利开走。其它人均视而不见,唯杨卫东大校见毛竹作用。由此可见诗人就是诗人,与作家就是不同,观察生活就是比别人细。
杨卫东诗人在雾灵山写诗多首。其中一首被发在“雾灵山之恋”群里。一首小诗,就可以看出杨卫东是一位从军旅诗人中冒出的真正诗人。
《雾灵山的知了》
东来
隐藏得够深,千呼万唤你才出来
一次露面需要千年
你一遍一遍唱着寻偶的情歌
却把自己藏在屋檐之下
让我淋湿了自己的心

知了,知道你在寻觅
我在千里之外听到呼唤
这不,带了全部的精神赶来寻你
你唱翻了夏夜
自己却躲在树梢下听雨
你让雾灵山静得出奇
静得让我与你一样孤寂


 

而康桥虽然任何时候都显出与一般女子不同的巾帼之豪气,不仅想指挥自己,更想指挥周围人。鲁十一的传说中,有一个关于康桥的传说故事:说康桥身边的一位男兵将康桥的半碗剩面条倒进了抽水马桶。康桥一转身发现面条没有了,挥手冲男兵就是一个耳光,一个响亮的耳光。康桥命令男兵将那面条从抽水马桶中掏出来,因为康桥还要接着吃。男兵想不执行命令,可抬头一看康桥,如见一位女将临风,英姿飒爽,威风逼人。整个一个”巾帼“。吓得只好弯腰去马桶掏已经不见影子的面条。
当然这只是鲁院同学们开的玩笑。故事原型是有些战士浪费,把“咬了几口的馒头”甩进泔水桶,有首长严厉坚决不允许,非要让这些战士从泔水桶中把
“咬了几口的馒头”捡起来,且要战士们接着再吃。
也不知道是谁,把这些故事强加在了康桥身上。可能是杜撰者认为这些细节,挺符合康桥身上的”巾帼特质“
走遍天下,军装更是康桥的最爱。康桥显然也是一个从军旅诗人群中冒出的真正诗人。

《让竹叶轻轻告诉你……》
康桥
 
为什么不饮这风情的酒
哪怕一滴
天台山的景色足够醉人
黄岩 九峰山下
一杯白茶 你拒绝了
咖啡、糖、和各色水果
 
风轻轻 轻轻吹着
你和旁边的竹林
在风中坐着
 
竹叶轻轻一晃
就擦去你一生的泪水



 


有一天,于福娟招呼我早些起来,跟着杨卫东大校学太极拳。说好些女作家已经跟着杨卫东学了好几天了。原来,短短一周,许多女作家已经跟着杨卫东学起了太极拳。后来有男作家也加入进来。而杨卫东看起来结实健康,头顶不多的N根小头发如马鬃合拢直立,嘴角上突出几丝儿“神气”,想显示自己是特种兵一般,难道是练太极拳练出来的?“雾灵山之恋”微信群是巴彥布老作家倡议建立的,可是每天早上第一个发新闻的总是杨卫东。杨卫东的身上随时保持着一个军人的风格。只是这个军人实在是不同,又有自己柔情似水的地方。
《这么冷的北方,这么冷的风》

北风吼着打在脸上 泪
顺着天空流下来
没有哭的理由 生命没有虚度
北方的冬天不知道我收获
记不住曾经给我的赠与
 
一切都是梦境那样
出生 成长 爱恋 生养 老去
总觉得是自己推快了时光
行色匆匆地奔走
与我对话都得快速奔跑
 
一晃儿 花开了 一晃儿 叶落了
一回手 撕去了上一年的日历
不及在上面留下什么
熟悉的 陌生的人在眼前过往
一生一次的面孔
在产房与火葬厂之间徘徊
直到有一天 自己送走自己
 
不记得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爱过吧 来过吗 真的吗
生命路过 像打在额头上的枯叶
转瞬 雪花已经在两鬓涨满 在眼中融化
 
好像还有20年时间可供挥霍
20年 什么概念
3个近20年春秋关山飞渡
只在转身顾盼之间
 
北方的冬天太冷了
在我还没哭出声来 眼泪
已经把天空冻死
不会让我的悲伤逆流成河

 

而康桥更是神气,虽然已经过知天命的年龄,仍然长发披肩,两眼炯炯有神,额头闪光发亮。无论何时一笑都露出两个小门牙加两个小虎牙,精气神兼备。不论与天南地北的谁合影响都是那一个漂亮微笑的表情。
我们上鲁院时,康桥已经是师级,现在又升半格,副军级,是鲁十一作家群中少有的高级别。当然康桥的高级别让中国文坛的某些男作家心里不舒服,可是康桥浑然不觉。
而写作对多数作家只是玩,可是康桥居然忙得连上街买一件衣服的时间都没有。康桥天南地北地参加各种文化活动,照相时点缀康桥的常常是一条鲜艳的头巾或是一件彩色的羽绒服。康桥身上穿的只是各种发的军装,似乎康桥根本就没有自己的服装。康桥一年参加的作家类活动是中国作家中最多之一。且多是作家之间的省市县军队作协之间的相互邀请,而非中国作家协会的官方活动。康桥对我说:有时有会务费,有时没有;有时报路费,有时没有;有时有出场费,有时没有。但是朋友们邀请,盛情难却,我都去参加。反正我在部队也呆不住。住在部队事情又多不如出门。康桥出诗集有时有一点稿费,有时没有稿费但给一部分书。于是,康桥的诗集一本接一本地出。康桥无怨无悔地参加各种活动,其代价就是现场献诗甚至现场朗诵自己的新诗或旧诗。似乎康桥整个人就是为诗而生,为诗而活,甚至将为诗而老,为诗而死。康桥似乎没有家,如同被天父宇宙与天母赫拉双双围剿追赶满世界乱跑避免致命叮咬的变成”小盘牛“的伊俄(注释一),整天抱个电脑在中国的天南地北流浪参会。旅途就是她的家。她休息的“家”就在旅途。康桥这几年居然为二百多位作家出的新书写了序与后记。康桥写序或后记完全是原创,感觉多少说多少,且有许多话能说到作者的骨子里,耐人反复回味。比如康桥给作家周习写的评论与序,就是耐人反复回味的好文章。康桥对写作全心身的投入,无悔无怨的投入,且准备整整一生的投入,更是令人动容。
平时我忙,偶尔想康桥了,我就会给康桥打电话,康桥总会条件反射般地对我说:哎呀,这次笔会来不及了,下次笔会我一定叫上你。弄得我莫名其妙。细想总会由衷地笑起来。更有奇怪事儿,过一段,康桥再参加活动,“不食言”,总会叫我。而我常有事推托。可是康桥却没有记性一般。下一次我想康桥了再打电话,康桥还是那句话:哎呀,这次笔会来不及了,下次笔会我一定叫上你。再次弄得我莫名其妙。原来,她整天想的都是参加各种笔会——这就是康桥的生活,故而以为朋友们也和她一样?
记得有一次我和康桥在北京小聚,她拿出电脑调出自己的一首一首又一首诗地给我看,背自己的诗一首一首地给我听,这让我很是震惊。因为诗在我的生命中只是我生命的秘密,我说人话做人事,我从不说自己的诗,生活中别人看不出我居然还是点击率极高的诗人竹子。现实生活中我叫毛竹,诗人竹子并不是我。可是康桥不同,她整个的生活就是诗。她的过去她的现在,她的朋友她的恋人她的爱人她亲人她的仇人都是她的诗,她整个在诗中生活根本就不愿食人间烟火。而爱情诗是火,是燃烧的火,一船诗人常常是怕痛,会及时逃掉。可是康桥不怕,整个人在烈火中,享受被火烧的快感,甚至在寻找烈火烧的感觉。甚至冲击火场,经受历练,享受炼狱。这样的康桥的似乎总有爱情中,不论她年龄多大?她总在激情或是爱情中生活?而她也是中国全军令人瞩目的有一枝诗花,不仅是在原来的济军,现在的北部战区。
而我们一起去雾灵山,每人献作一遍,细看康桥写的,从古到今,从历史到当下,从历史故事到军事谋略故事隐现其中,原来是是吃透了吐出来,全然不像一个风花雪夜的小女诗人。看起来军旅女诗人康桥与一般的女诗人就是不一样。

有一天,我与康桥参加同一个笔会下榻同一宾馆的同一房间。我们两个人说起我们这帮助痴情写作终将归于贫困的女作家。我们忍不住叹息。康桥说:真不能想像我们老了不能写作了就算有家人簇拥可是一个人精神上孤苦伶仃无依无靠了怎么办!我问她:特别是你,一个独身的女诗人,你老了孤苦伶仃无依无靠怎么办?康桥虽然靠在床上,忽然就起身了,仰了仰头,甩了甩长发,头顶忽然发光,上身居然主像小松树一般挺立起来,立刻显得英姿飒爽,俗世挺立。康桥说,老了我一个人,我不怕!我没事!我和其它独身或“独生”女作家不一样!我和她们完全不一样,我和她们根本不一样。
康桥是一个上进心极强的女诗人。有一次在一艘游船上,某国总统的秘书向康桥索要一本诗集,康桥没给。事后,康桥知道那是总统的秘书,后悔的肠子都青了,耿耿于怀多少年,为了是失去了把诗集送给某国总统的机会。
回看在鲁院同学时经常住医院弱不禁风的康桥,回看在鲁院体验生活时上三清山需要滑杆需要同学们轮抬需要师生们关护上山的康桥,我们同学甚至担心康桥会遭遇突发心脏病。结业后,我回望,常常看到脸上没有一点儿血色的康桥,禁不住默默为她祈福。没有想到毕业已经八年,康桥居然越活越年轻,越活越朝气蓬勃,越活越精神抖擞,越活越横扫四合。我再问康桥上鲁院时身体为何那般”气若游丝“?康桥说:我也不知道,那一次同学们送我到医院,医生们也说我很危险。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我就好起来了。可能是我身上携带不一般的什么。我现在没事儿了。
一般说来,一个单身女人生活,总是需要别人帮助或救助,可是那一次我们一同参加贵州金海湖笔会,听说“高大雄伟魁梧”的男作家顾坚病了,康桥马上叫上我去看望,并施神秘救治大法,似乎这世上她是一个救世主一般。虽然有同学们多不理解康桥的“医疗大法”,更不理解跟康桥说的跟她走的“神秘泡泡”,但是“其惠施天下”举动的让她身边的作家们、诗人们一生铭记。

本文作者毛竹
注释:

宇宙与赫拉与伊俄

 
伊俄是比拉斯其国的世袭君主伊纳克斯的女儿。有一天,她被好色的宙斯盯上了,宙斯说了

 
很多花言巧语,可还是无法打动这个漂亮女子的芳心。伊俄努力的逃避宙斯的诱惑,可天父

 
施法用云包裹了可怜的伊俄,她不幸落入宙斯的罗网。
诸神之母赫拉看到密云怀疑丈夫背着自己干了不光彩的对不起自己的事,她便离开天庭来到

 
大地查看。
宙斯知道赫拉来了,为了保护心爱的女人逃脱妻子的报复,他把伊俄变成一头黑白的小母牛

 
。赫拉明白了,装作喜欢这只母牛,让丈夫把姑娘送给赫拉。迫于无奈,宙斯屈服了。
赫拉用一根带子牵着这位美丽的姑娘走了。她让阿利斯多的儿子阿尔戈斯看守伊俄。阿尔戈

 
斯是一只百眼怪兽,时刻盯着伊俄,宙斯无法劫走伊俄,而此时的伊俄心中有苦难言啊。
有一天,伊俄发现被带到了家乡并见到了她的父亲和姐妹们,可他们不认识可怜的伊俄。伊

 
俄想了想就在地上画了一行字,她的父亲终于认出了她,可是伊俄被粗鲁的阿尔戈斯强暴的

 
抢走了。
宙斯不忍看到他心爱的女人长期受到折磨,于是让他的儿子赫尔莫斯设计救美人。
赫尔莫斯带上一根催眠棒假装牧人来到人间。他赶着羊群来到伊俄旁边,吹上乐曲。美妙的

 
笛声吸引了阿尔戈斯。渐渐的两人攀谈起来,不知不觉中,怪兽的百眼都朦胧了,但他没有

 
失去警觉。赫尔莫斯用讲笛子来历故事的方法让阿尔戈斯闭上了百眼。在确定怪兽熟睡后,

 
赫尔莫斯齐脖砍下了他的头。
伊俄获得了自由,但认识一头牛。赫拉却不愿意放过她,她让一只牛虻叮咬小母牛。伊俄被

 
牛虻追来逐去甚是可怜啊。她逃遍欧美最后到达亚洲,在埃及她跪倒哀求。宙斯心生怜悯认

 
错请求赫拉放过伊俄。赫拉心软了,允许宙斯回复她自由。
伊俄变回了人,变得更加楚楚动人。在尼罗河畔,伊俄为宙斯生下了儿子厄帊福斯,他后来

 
成为埃及国王。当地人民非常爱戴这位神奇的女人,把伊俄尊为女神。
本文作者毛竹,笔名东方竹子,竹子,巴女,东方散人等。另有巴人名班布,藏族名班㚴。毛竹生在大巴山北蜀道野人部落,长在青藏高原原始部落,就职在中国石油酋长部落,故而被称作“大巴山原始部落野美毛竹”。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