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邮箱:1050151929@qq.com
电话:15811463692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友天下>>竹子友人                       

天津作家李小重“中国走火”
发表时间:2020/9/3 9:11:04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毛竹回忆录     浏览次数: 49
 
 

李小重


 

李小重在鲁十一是一位颇受争议的男作家。感触最深的就是这条小虫--小重腿很多,像一条贴着泥皮走路的千足虫。你看他写的《走火》,语言来自生活底层,生动而有趣。细节来生活底层,真实而耐读。你看他写鲁十一同学:写李骏,写出李骏这个当B的,这个在沙漠中吾自一人一首一首对天唱歌,似乎是有无限精力无地发挥的当兵的;写补丁,写这位超级烟民的手,像一只冒烟的“童鞋”--很是精彩呢;写西门,以一个警方发通缉令的方式,幽默有趣,思路新鲜。你看他,非一流的长相,非一流的才华,非一流的艺术素质,却敢于把“路”弄成一个放倒的树--别人似乎只有一个路面可走,他却有多个路面可行,可任他这条千足虫儿横爬、竖爬、扭爬、曲爬、绕爬、表演爬,上蹿下跳,神出鬼没。

他居然把不怎样的自己弄成一个鲁十一人被议论、被仇恨、被怨恨、被孤立的中心人物。他居然奇思异想,列出一个“特务名单”,把自己弄成一个需要大伙儿抓捕的“恐怖分子”。

你看他居然让那么多的外表比他精彩、才华比他出众、能力比他强大的鲁十一俊杰们弄成区区看客。

你看他站在舆论中心,居然洋洋得意。根本不想什么定力、潜力、内力、蕴藏,这些一个大作家理应具备的综合质素和深远智慧。他很现实,只要做现实英雄,现时杰雄。当这千足小虫儿发现敢于出台较量的敌人居然无多时,竟然越来越手舞足蹈。

你看他蹑手蹑腿,东钻,西进。似乎鲁十一人心只是他作家实验室里的一些米粒儿,他试着怎么能让这些人心米粒儿立起,倾斜,倒立,跳舞;他试着让这些人心米粒自己群聚、自己离析、自己争斗。他又像隔着纸玩吸铁石吸铁屑玩儿。然后,看这些人心铁屑如何变成立起来的刺,冲锋的剑,直立的刀,滚动的蚁,跳动的沙,最后变成一群追打人的石子儿。

石子儿来追打他这只千足的小虫儿,对他似乎是一件快乐无比的事情呢,他东躲西藏,一如一个长不大的顽童。

----毛竹私下给李小重起了一个笔名:理小虫。缘于:李小重的作品,均在诠释“小人物之理”如用毛竹给李小重起的笔名理小虫,在这个前所没有的尊重、在乎、看重小人物时代,中国最少五千年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居然可以“以'小人物'为本”的时代,换句话说居然“小人物也终于是‘人’,或是被当成‘人’”的时代,小人物终于可与大人物一般同称为人,一同享有甚至是同等的尊严与权力,一样享受同等的话语权,小人物居然也可被大人物“鞠躬”“祭奠”,可像人一般“以人为本”“占人之理”,在这特殊时段,如果有作家笔名理小虫,真可谓精彩。不出名也出名了。没见作家已见笔名了。没看作品已记住笔名了。仅此笔名已经生生削去中国文坛一片天地了。可不是,理小虫这个笔名,就如毛竹当年给自己起笔名“竹子”“东方竹子”“巴女”“佚人”等一般。可是毛竹并没有认真地想李小重真的用自己起的笔名。但是毛竹知道,叫不叫不重要,以后不论谁知道了这个笔名,都觉得这笔名才是他的神韵那才叫好玩。

好消息,新浪微博以头页头条的重要位置隆重推出大巴山野美女作家毛竹和《新亮剑》大导杨阳合拍的歌曲《走进荒漠》据悉,两位歌手与全部演员均来自真正的原始酋长部落。所有的群众演员均是真正的吉卜赛人。奇怪,敞怀唱大风的已经鬼魂化的肖复华加入其中......

他吾自沉浸在那个把玩人心米粒孤独的快乐、寂寞的满足、满足的失落、失落的怨怅、痛苦的快感中,不能自己。

他吾自沉浸在那个隔纸拿吸铁玩铁屑的游戏中,兴奋、欣喜、迷茫、彷徨、无助、惊异。

你看他宴会上,一会儿忽地把头钻到这个女生“怀里”用天津话说:“X姐姐,你给我拍的那些照片,我要到你房间拷下来!”一会儿倏地把头探到那个女生“眼皮”下:“Y姐姐,我们的合影照片,请你给我拷下来!我要到你房门去取!”一会突地挤到两位女生中间,对其中一位说:“Z姐姐,我俩拍个合影吧!”在两个女生间坐定,小虫儿的身子居然一下子比平时高了些,嘴角的表情也一下子变得比平时多了些,眼里的光也下一下子变得神秘莫测。小虫儿站在那里没动,可是小虫儿头上的两个透明的触角,似乎仍可忽长忽短,忽隐忽现,神出鬼没,在鲁十一同学中试探、侦探、窥探、刺探。

他似乎并不仅仅是嘲笑那些虽然演技比他高超,但却总不上“台”的同学们;虽然磁力比他强大,却总不出镜的同学们。

小虫儿不同呀!就像是逼上L山一般,要表现在花堆中钻来钻去的精彩,要炫耀在花丛中蹿来蹿去的繁华。这还不够,他还要发出信号,让深山里藏了千年万年的兽们发出请战书,看他们在山里面商量议战却不出山,于是面带一种深幽神秘的微笑。他期望有一只深山乌龟探一探头,可是他等来的却是一个人寂寞。可不是?“人生苦短,岁月苦多”。

似乎一个假面舞会开始了,台上的和台下的都戴着假面。只是这会儿却有了台上与台下之分。

似乎这会儿,只有这小虫儿是可变成采花大侠的蝴蝶幼虫,其它的,被自己的茧缚束住了,或者根本就变不成蝴蝶大侠。小虫儿脸上光闪闪的,似乎在证明着:他才是真正的深入生活的大作家,可从生活的花朵中采出真蜜来。其它的,花丛都不敢都不愿或是都不敢明进,如何采回写作的花蜜来?

好消息,新浪微博以头页头条的重要位置隆重推出大巴山野美女作家毛竹和《新亮剑》大导杨阳合拍的歌曲《走进荒漠》据悉,两位歌手与全部演员均来自真正的原始酋长部落。所有的群众演员均是真正的吉卜赛人。奇怪,敞怀唱大风的已经鬼魂化的肖复华加入其中..... 


 

小虫儿站起来看了看鲁十一作家群,虽然堪称一个一个研究性的专家,可是却似乎没有几个活在现实中:实力派作家葛水平脸上如梦如幻,不论是走到中国的哪里,国外的哪里,似仍沉浸在山西遥远童年记忆中窑洞里中没出来,且幻想着百年以后以童年住的窑洞做棺材;实力派作家范稳整个一个两面人,一面戴着天主教的十字架,一面戴着藏佛教的大念珠。怪异在于,这个天主教主转过身子谈的是藏传佛教:这个藏传活佛转过身子谈得又是天主教。故而范稳笑起来似乎不是人在笑而是肝子肺子心子在笑,更似是魔鬼神仙在笑,白牙在黑暗中隐现,令人“毛骨耸然”呢。且范稳唱起歌来,不似是嗓子发声而似是肝子肺子心子发声,这声音恍惚能让世界颤抖,那似乎是灵魂幽灵在发声。那恍惚是一种神秘的次声。一种能让大地产生回响的次声。范稳喜欢弓身沉思,似乎思绪还沉在藏族的历史和天主教的气场中无法回来,正想着结业后去哪里采访;资深编剧西门从来就是左眼看世界,只对艺术感觉好的东西和动物有兴趣,故而总似只计一点不计其余,看不见的人和事多,如同现实生活中的高级摄像头,就算此君有空儿,脑子里还要构思的《红粉世家》下集呢,哪有空儿上台;青年劲力作家丁天虽然有一双洞穿宇宙机密的眼睛,但是现实中属于一但触到隐秘就逃脱型,且从来不肯出山;劲力女作家周小影虽有“独善其身”之沉着,却无“兼善天下”之野心;大家的宝贝女作家鲍贝虽有入书之勇,却无入世之力;中产队级的代言人孙未根本就代表中产阶级,在鲁十一没有形成中产阶级,故而这个高高瘦瘦的豆芽菜艺术感觉虽然好且能说出“高文化语言”,但眼睛只向外,鲁十一没有她关心的对象;忘情忘性的作家昌平,虽然有好的艺术感觉,但是音乐一起只有沉醉啥也不顾不管不见;中年实力派作家韩银梅和王相勤关注的是社会一个是遥远的西夏、一个是河南农村,哪顾上看鲁十一这些“身外之物们”?而甘肃潜力作家补丁至今仍在收割遥远的1973年种下的麦子;诗人海日寒整天修练寒气,想的就是怎么做一轮冷月挂在内蒙的天上,剌痛所有人的心骨。而山东高产实力作家周习,眼盯着将攀登的高峰,一手炮制《土窑》,一手炮制《婚姻危机》,心里全是鲁奖茅奖,哪里看得上在这小圈子取胜?根本就是胸有大志独善其身的架式,这样居高临下地看着,周习的嘴角居然绽放带出几丝儿蒙娜丽沙式的微笑;中年著名散文家周蓬桦班长只顾天南地北收藏人骨,心想做一个另类的人骨的鉴赏家,近日收藏人骨都逃到台湾去啦;西北虎张存学内敛沉着从来都是冷观势态,虽然看似蓄势待发,却总是稳稳地按兵不动,一付坐山观虫斗的架式。东北三条虎:澜涛、高万红、韩雨山更是以各种的姿态冷眼向洋看世界。陕西男作家梦野这会除了激情如梦如野草疯张,还忙着上电影学院导演班,幻想变成张艺谋第二呢!天津另一个实力作家狄青更有一种天生绅士风度,立着八字眉看世界,从不屑于爬下身子在泥土中爬。军旅诗人康桥眼里闪着“闪闪红星照我去战斗”的诗人眼光,更是只见目标不见人,甚至看不见自己的身体--呀!成为只有眼光的隐身人啦--挺可怕呢!新疆诗人秦安江“大歌”仍在田园诗情画意中漫思不能自已。而另一位伊梨报的头儿忙中偷闲在鲁院只想好好睡一觉休息疲惫的心身。网络新秀顾坚写作气势雄健,眼睛盯着《元红》,手上写着《青果》,脑子想着《黄花》,听到的全是网络大浪,听到的人间大潮,别说走路会莫名其妙地打弯儿,就连照相眼光都会莫名其妙地转弯儿,何能直着身子爬下去?而公安作家刘楚仁关心剖析的是案例,是社会上的极端事件和极端人群,看鲁十一发生的事件就如进了“小儿科”;湖北作家羊角岩这会儿正在探秘《第三种性别》《人体炸弹》,也是个妄想家不肯实干更不肯张扬;青年诗人王妍丁根本就是一个关注自己内心的“孤家寡人”;小诗人拾柴一心只想到野地去拾柴,然后把柴销出去;鲜族文工团长朴长吉鲜族美女看得多了都麻木了,一心只想学学汉话,然后苦苦寻找一位奇丑深邃的汉族女子,然后看着虚构的“她”,一如孔明一般大智若愚地苦思冥想。内蒙的两位作家虽然均有野心,可是一个麦沙只顾搬弄茶道在鲁十一培养乒乓运动员参加国标《台风麦砂杯》比赛;一个李学江只想着和内蒙的女儿上网聊天。更何况这李学江唱起歌来嗓门虽大,可是晚上上个四楼,周末上个六楼都需要斗胆才能为之,更何况在这种场合表演,打死他可能都不敢。青年诗人卢卫平--外号卢炮手或是卢大炮的已经搞垮了三个大企业,眼里全是大企业,哪有鲁十一这些现实小人物,现在可能正把目光瞄准了中国作家出版集团,思谋着怎样才能把中国作家出版集团搞垮,哪有功夫和鲁十一这些小噜噜们较劲儿?重庆作家张渝平时走路都在和世界级的灵宇宙级的魂外星的魄喃喃对话,这会儿思绪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有空儿还要弹吉它高歌呢。谢凌洁的眼光挺毒的,那是一双女作家犀利的眼光。此刻此女作家正在觅寻对手与之交锋斗智斗勇斗狠,那顾其它。 八零后小美脸作家姜银正忙着配合整容医院上演整容假戏,然后和唐磊打官司和曾经的经纪公司打官司呢!两栖“动物”吴文丽也不知被碰那样经,一心只想为和她八杆子打不着的,落户陕西的河南人做传,想着下步怎么把陕西的河南人拍上电视屏幕,拍出的陕西河南人“‘河’家大院”出来,偶有闲暇还要自己裱画镶字送画赠字,哪有功夫和这帮酸文人浪费时间?另一个军旅作家李骏,郁闷在机关大楼,一心只想看鲁十一谁有病冲上去救人,然后写报告文学,一如当年冲上汶川大地震中心,一口气写下三十多万字大地震救灾纪实一般,那顾其它?而一个高挑秀气的白色地区女作家“徐文静”整天想的是怎么让自己的柔弱之驱不成为舒婷笔下的攀缘“凌宵花”,借他的高枝来炫耀自己。怎样做屈原笔下的桔树婷婷独立。而一个女作家“面条美女金子”似只识画不识“字”,网上有个写什么《梦回大清》获奖的,金子却说那不是她而是另一个金子。金子似乎总在一张名画儿上走,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弄坏了价值连城的名画儿,连说话声音都战战兢兢的,哪能顾盼其它。只有欧逸舟和小虫儿同属特务连出来,都有点侦探意识,可是却光顾收集“罪犯作案”证据....看来看去,小虫儿不禁为自己有千足而自豪而欢呼起来,凭空地多了点踌躇满志。

好消息,新浪微博以头页头条的重要位置隆重推出大巴山野美女作家毛竹和《新亮剑》大导杨阳合拍的歌曲《走进荒漠》据悉,两位歌手与全部演员均来自真正的原始酋长部落。所有的群众演员均是真正的吉卜赛人。奇怪,敞怀唱大风的已经鬼魂化的肖复华加入其中......

鲁十一春风晚会正酣,女生凌洁身着花布裙子正在台上唱“天上一个月亮,水中一个月亮,天上的月亮在水中,水中的月亮在天上....."小重忽然钻到我的眼前,神秘地弯下腰,说:“毛姐姐,你看凌洁,出席不同的场合都披着不同的床单!”让人忍俊不禁。

鲁十一春分晚会,你看千腿小虫儿上台说“天津单口”,居然说得啥,没人能听懂,没人有反应,下面吵声很大,中间没有出现一次笑声,他还在哪儿说,说到最后,全场忽地静了,掌声却没反应过来。大家吾自在那儿说笑,只是仿佛一种心灵感应,忽地大家都停了,都不不约而同地抬头,发现千腿小虫的“天津单口”真的说完了。于是,大伙儿似悠然清醒过来,爆出热烈掌声。千腿小虫也不问是欢迎他上来,还是鼓掌他下去,只是一味坦然自若地走下台,走在大伙儿中间,胜似闲庭散步,嘴和地面构成两条一长一短的两条平行线;头高高地仰起,腮邦子鼓鼓的,脸面子满满的,太像小虫儿千足着地,却把小脑袋奋力仰起,差就差头上再多出两个可来回触探的触角了。如头上再多出两个触角,这只小重儿,更似那栩栩如生的千足虫儿了。这小重儿脸上的表情似乎在说:我本来头上就有两个透明的触角,在鲁十一学员中触来触去,只是你们眼看不见!这是我小虫儿的独有的特异功能呢!这个小虫子,就是因为腿多,敢爬上台表演,当然敢爬下台表演,反正都是表演,至于有无人喝彩不重要,至于最后的喝彩是什么内容不重要,重要的是让这些人心里都不舒服这才重要。小虫上恍惚生来来就是为了自得其乐的。

听到有人评价:李小重的单口相声说得不错。这千腿小虫儿便坦然点头回应,似乎他一下变成了侯宝林大师也很正常。

有一天,《十月》杂志社请客,我们坐一个出租车回学校,小虫儿醉熏熏地对我说:“毛姐姐,以后别忘了我,好嘛?好嘛?多和我联系,好嘛?好嘛。到天津别忘了我,好嘛?好嘛?知道咱班男同学某某、某某、某某嘛?知道他们为何和我走得近嘛?因为我是铁路的,有资源,你知道嘛?去了天津请个客、住个房,吃喝拉撒睡,我企业都可给他们安排。他们才不傻呢!你傻嘛?不和我联系?以后咱俩多联系,你一个石油,我一个铁路,都属于有资源的国家特大企业!好嘛?好嘛?”说着他的毛虫儿腿让我的心发痒起来。看他醉成那些,我和顾坚和刘楚仁回望,忍不住会心地笑了。

好消息,新浪微博以头页头条的重要位置隆重推出大巴山野美女作家毛竹和《新亮剑》大导杨阳合拍的歌曲《走进荒漠》据悉,两位歌手与全部演员均来自真正的原始酋长部落。所有的群众演员均是真正的吉卜赛人。奇怪,敞怀唱大风的已经鬼魂化的肖复华加入其中......

江西实践活动,走在山水大自然中,爬在陡峭山路上,小虫儿中国人一个,却特意弄一顶礼帽戴上,虽然长得不像阿兰德龙却迈出一种阿兰德龙的步子;虽然没有盖博的魅力,嘴角上却浮出盖博的微笑。看来看去,似乎一个混血的马来西亚华裔“外国人”--幸亏小虫儿有以自已的类似混血的大鼻子中间隐起鼻骨,这足以傲视群雄。此君混入中国旅行团看,怎么看怎么不协调。只是,却另有一种精彩。鲁十一旅行团仿佛被他注入另一种清气。许多人回望小虫儿禁不住由衷地笑起来。

只是这个千足小虫儿,浑然不觉状,依旧在那里展示潇洒,傲示群雄,挑战传统,挑战自我,更是挑战作家们,表演自己的与众不同。这令鲁十一某些人包括某些老师某些领导,真是“别有一种滋味儿在心头”呢。

毕业后,你看他似乎站在被孤立之中央,居然手拿一长M或是标Q,似在一个半圈形巨网中,主动旋转或是被动出击,虽然一枪只能扎一个,但还算准,还算扎一个痛一个。扎一次让背向他而去,弃他而去的同学们回头一次。虽然扎冯小涓由于水平有限,偏了些;扎欧逸丹,由于担心,因为小欧有舅舅西门呵护,没敢对准心脏下毒手。可是这千足虫儿被逼急了立起身子还真像一个投手,扎痛了西门,扎偏了李骏,这次把补丁的手也给擦伤了-李小重指着补丁夹着烟卷的手说:外形描写就不必了,只说一句,你是鲁十一里面最能抽烟的“童鞋”。

一边扎,这条千足小虫还一边念念有诗,细听居然是:“叫你们都不理我!”“叫你们都离我而去!”“你们知道我很真诚嘛?”“你们知道我这个人最重感情嘛!”

而这个被遗弃孤岛的千足虫,这个被围困孤岛的千足虫,虽然立着身子,看同学们背向而去的身影,看孤独大蝙蝠的影阴在头顶上越聚越多,看大海的舌浪唾波越溅越高,虽然有些荒乱,但仍不是乱扎。他投标枪之前,力求拿出一位作家的定力,用千眼侦察、勘探、考察,下一步,扎哪个同学能突围?扎哪个同学能解困?扎哪个同学能赢来鸟鱼喝彩?扎哪个同学能赢来几个狼狐援手?他也知道自己性格中的悲剧成份,又考虑扎哪个能让背向他离去的同学们中的某一个惊鸿一瞥,看到他的悲壮。扎哪一个同学能让更多的同学们回头,看看他的悲壮地孤立一隅。

而这是另一种形式的《走H》。虽然小虫儿笔下走火是Q走火。走火,看似无意识,实则潜意识。虽然扎同学他不敢用枪,但我想,这场景却浓缩出他在的社会上的另一种绝望处境。

以他的性格,被社会上更多的人、更大的力量、更大的压强,更大的势力,困顿孤岛的可能性极大。而他从四面八方的压力中难以自我解困,难以自我调解,只好在写作中寻求,于是因祸得福获得了写作的原动力。而他本能地寻找突破点的潜意识,也会在不经意间暴露出来。枪的走火,一次一次地演绎他的绝境写作的过程。

因《不死的挑战》得鲁奖的北大陈晓明,给我们讲的“绝境中的写作”,一如醍醐灌顶。但并不是所有作家都能达到这种“绝境中的写作”境界的。性格决定人生。正是有这种总是身不由已将自己推向绝境的性格的作家才能达到这种境界。如著名诗人昌耀就是在绝境下写出《慈航》。著名作家曹雪芹在绝境中写下《红楼梦》,施耐庵在绝境中写下《水浒传》,看似他们被逼绝境,其实这种绝境也是他们家族血脉中的传承下一来性格将自己逼上绝境的。昌耀跳楼前几年,终于平下心来承认:“我是风雨雷电合乎逻辑的选择!”而曹雪芹和施耐庵更是在生前就写出了四大家族和水浒英雄们的绝境,他们的命运只是最后应证着他们预感了自己被推向的那个极致的绝境

这个被孤独困顿一孤岛的千足小虫儿!这个可怜的千足小虫儿!这个可悲的千足小虫儿!这个可叹的千足小虫儿!这个悲壮的千足小虫儿!这个精彩的千足小虫儿。

但愿他会有绝境写出深度力作的定力和毅力!

但愿这种孤岛境地不是小虫儿一时兴起人工搭建的戏台子。

但愿这孤岛不是人为推出的积木,而是现实生活中沧海桑田的移动的板块推出!

但愿这只小虫儿在孤岛上能修得绝境突围的潜质能酿出冲围的底气。

回想,鲁十一学生生活虽然只有短短四个月,但真可谓丰富多彩。丰富多彩中包括这条千足虫儿,活得虚假但又活得实在的千足虫儿,活得有滋有味但又失落惆怅的千足虫儿。表演得耐人寻味生活得耐人思考的千足小虫儿--小重儿,大名叫李小重的鲁十一实力作家。

相比起来,李小重脸皮看起来比别人厚,心理素质看起来比别人好,处理事情看起来比别人现实,深谙社会上各道的看起来似乎比人深。

这条千足小虫儿,更像一个探秘现代生活的小说家。一个在现实生活中如鱼得水的小说家。一个从普通j人、普通铁路巡警中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小说家。

李小重的小说《走H》新闻发布会,是鲁十一在校时,开的新书两个新书新闻发布会之一。中国作协、中国铁路作协、天津作协,三家要人济济一常,我们都参加了他的新书发布会。

当时,以天津地下D潜伏人员的生活为背景的电视连续剧《潜伏》正在央视走火。听说《走H》这本书,天津作协和中国铁路作协都很重视,据说将改成电视连续剧本。

好消息,新浪微博以头页头条的重要位置隆重推出大巴山野美女作家毛竹和《新亮剑》大导杨阳合拍的歌曲《走进荒漠》据悉,两位歌手与全部演员均来自真正的原始酋长部落。所有的群众演员均是真正的吉卜赛人。奇怪,敞怀唱大风的已经鬼魂化的肖复华加入其中......

在这里,我们真诚地希望李小重的《走H》先能在书市走H,然后《走H》能改编成电视连续剧上演,成为以天津生活为背景的《潜伏》后,第二部在电视观众中走火的电视连续剧。

 

  点播

转自西门博客

周篷桦鲁十一毕业时朗诵的诗 

《疯狂的石榴树》

作者:奥底修斯.埃利蒂斯
   希腊诗人。1911年11月2日生于克里特岛首府伊拉克利翁,后随家迁居雅典。1930年进雅典大学法律系,因对诗歌产生浓厚兴趣,去巴黎攻读文学。回国后不断发表诗作,很快便成为希腊新诗派的代表,作品有《光明树》、《同胞》、《玛丽亚?尼菲莉》《疯狂的石榴树》等。1979年“由于他的诗反抗希腊的传统背景,以感觉的力量和智慧的透视,描述现代人为自由和创作而奋斗”获诺贝尔文学奖。1982年被推举为希腊作家协会名誉主席。

 

《疯狂的石榴树》

   
    在这些金黄的原野上,当南风
  悄悄拂过垛田的走廊,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在阳光中跳跃,在风的嬉戏和絮语中
  撒落她果实累累的欢笑?告诉我,
  当大清早在高空带着胜利的战果展示她的五光十色,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带着新生的枝叶在蹦跳? 
   
  当赤身裸体的姑娘们在草地上醒来,
  用雪白的手采摘青青的三叶草,
  在梦的边缘上游荡,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出其不意地把亮光找到她们新编的篮子上,
  使她们的名字在鸟儿的歌声中回响,告诉我,
  是那疯了的石榴树与多云的天空在较量? 
   
  当白昼用七色彩羽令人妒羡地打扮起来,
  用上千支炫目的三棱镜围住不朽的太阳,
  告诉我,是那疯了的石榴树
  抓住了一匹受百鞭之笞而狂奔的马的尾鬃,
  它不悲哀,不诉苦;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高声叫嚷着正在绽露的新生的希望? 
   
  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老远地欢迎我们,
  抛掷着煤火一样的多叶的手帕,
  当大海就要为涨了上千次,退向冷僻海岸的潮水
  投放成千只船舶,告诉我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使高悬于透明空中的帆吱吱地响? 
   
  高高悬挂的绿色葡萄串,洋洋得意地发着光,
  狂欢着,充满下坠的危险,告诉我,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在世界的中央用光亮粉碎了
  魔鬼的险恶的气候,它用白昼的桔黄色的衣领到处伸展,
  那衣领绣满了黎明的歌声,告诉我,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迅速地把白昼的绸衫揭开了? 
   
  在四月初春的裙子和八月中旬的蝉声中,
  告诉我,那个欢跳的她,狂怒的她,诱人的她,
  那驱逐一切恶意的黑色的、邪恶的阴影的人儿,
  把晕头转向的鸟倾泻于太阳胸脯上的人儿,
  告诉我,在万物怀里,在我们最深沉的梦乡里,
  展开翅膀的她,就是那疯狂的石榴树吗?

好消息,新浪微博以头页头条的重要位置隆重推出大巴山野美女作家毛竹和《新亮剑》大导杨阳合拍的歌曲《走进荒漠》据悉,两位歌手与全部演员均来自真正的原始酋长部落。所有的群众演员均是真正的吉卜赛人。奇怪,敞怀唱大风的已经鬼魂化的肖复华加入其中......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