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专访>>往事如风                       

丢失的故土之四
发表时间:2005/6/5 17:01:39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毛竹     浏览次数: 1915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丢失的故土之四
直到1978年,成份再也不是衡量人的一个标准了,所有的冤案终于到了平反的一天了,一口压了十几年的浊气才开始慢慢向外吐。
记得当时看了文件的我,不但激动不起来,心中反而沉沉的。
从今往后,我真的与周围人一样了吗?我真的不需要因不肯被压在生活低层而拼命挣扎了吗?真的不需要为了证明什么而苦苦地折磨自已了吗?真的不需要因不肯扭曲自己而不断地丢失什么了吗?真的不需将那个富有人情味的真身隐藏了吗?
若真是,从今往后,纵有再大的风、再大的雨,我亦不怕!从今往后纵是再大的痛苦,再大的委屈我也渴望承受!
——那也是作为一个人,一个与周围人一样的人的真切的生命感受!只要与别人一样,承受着也是我的幸运呢!
当然,只要活着,仍会承受来自各方的压抑,因为生命从某忠庖褰簿褪茄沽ο虏囊恢种刃颍庵盅挂忠延辛吮局实牟煌?BR> 每当明白过来,总有种疲惫感。
真的没有人问起我的成份、我的故乡了。
记得看了文件已几年了,有一次下午出大学校园去看病,迎面遇上班里的老大姐,她问我:“出去?”我说“我去医院,我给老师请了假……”看了我机械地毫无意识地解释的样子,这位有过同样经历的老大姐竞热泪盈眶,她用一只手不停地抚摸着我的背,一遍一遍地说: “记着!我们都记着!不是从前了!不是了!你只需回答; ‘是’或‘不’就行了!再不会有人总监视我们,总跟我们过不去了!不会了!同学们都像对待与他们一样的人一般爱我们、恨我们,骂我们、宠我们!知道这次选举你得了全票吗?……”我们相视着,泪水潸然而下。
真的可以表现自己的个性表现自己的情感表达自己所思所想所恨所怨了,记得自己的第一篇散文在报上发表后,兴冲冲地胞回家给爸爸报喜,不想爸爸却冷冷地说: “多少钱?”我一下愣住了,望着爸爸饱经风霜的侧影,我这才记起爸爸原来是人民日报的特邀记者……我才涌起的写作热情被一阵冰雹打下去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体裁丰富多采的文章出现在大小报刊上,自己完成任务般写的暴露问题、提建议的文章《地球在哭泣》《改革忧思》等见报后不仅没给自己带来任何麻烦,而且在促进问题的解决方面起了一定的作用。爸爸悬着心渐渐放下了,终有一日,爸对我说: “写吧!写你最喜爱写的散文吧!只是记了那可是一种创作,要写出你的个性、风格,要以真情打动读者……” “听说现在出书要求作者本人包销,你加劲写!早些出本散文集!到时我老头子就背上你的书到处去卖!”我们忍不住笑了,只是我心里酸酸的又甜甜的。 真的可以还我女儿装,穿上飘飘逸逸的长裙漂漂亮亮地走在大街上了。记得那是1982年7月,西宁街上还没有几个大人敢穿裙子,我们一帮老师穿着五颜六色的裙子两次从大街上翩翩而过。那是一个晴早,穿好裙子的年轻女老师推来搡去谁也不肯先出门,最后只好抓阄,出门后便拉了手走成一排。走了不到50米我们的身上都冻出像小荔枝般的疙瘩。在众目睽睽之中,女老师们一个个又紧张又兴奋又羞怯又自豪……仿佛一群才出壳的浑身绒毛被粘成一撮撮的小雏鸭,战战兢兢地试探春水。不知怎的我就想起家中养的那一盆扶桑花:多少个夜晚,它把花身子卷成一个长筒式的“望远镜”偷偷窥望,终于将四个蝴蝶触角般的花芯小心翼翼地伸得长长的,若谁伤了花蕊,扶桑花晚上合上后,第二日便无论如何也不肯再打开。那天下午,我们穿过大街返回学校时,发现许许多多姑娘都穿上了裙子,一种美丽的心境就飘起来了:原来这么多人都在等待,等待着还回我们本来的样子!
真的可以从宏观上了解中国在世界上的真正地位,中国的真正经济发展水平了,终于可全面客观地认识自己与社会了。记得几位出国去的朋友,寄来了一封封信,谈到了许多有关中国经济状况的话题,紧张与慌乱中我把信全烧了。而后来在我国的大小报刊上竞看到许多这方面的文章,许多数据,情况比信上还详细。
特别是这几年到祖国的沿海一带城市走了走、看了看,看到人们真的活跃起来了,经济真的活跃起来了,尤其是农民的生活有了极大的改观……虽然宏观控制,微观搞活的有些环节还有待进一步理顺,虽然祖国还处在痛苦的思索、摸索、探路过程中……但改革开放的路上母亲正艰难地带着十亿人民一步一步向前走着。
渐渐地,我才明白,我期待的这一天终于来了。每当走在大自然中时,我又有了一种飘逸感,仿佛我已羽化,飞到那片高寒草原,像儿时般尽情地舒展自己。 渐渐恢复人性之后,随着悟性的渐渐提高,我愈来愈清楚地听到一个呼唤声丁,我越来越为这呼唤的深沉博大激动不已。终于有一日,我做了一个梦,醒来我仔细地想,那是哪里的山林中一只一只千遍万遍招呼我的大手(棕树叶儿)?
那是哪里的水流中有一只一只干声万声呼唤我的水哨(点水雀儿)?当我终于从那片模糊的影像中分辨出那是我的生身故土大巴山时,泪水禁不住一次又一次涌流出来。
第一次明白了,生身故土难舍也难忘,这不仅仅是情分而且是一种深深的缘分。这种人与土

章,许多数据,情况比信上还详细。
特别是这几年到祖国的沿海一带城市走了走、看了看,看到人们真的活跃起来了,经济真的活跃起来了,尤其是农民的生活有了极大的改观……虽然宏观控制、微观搞活的有些环节还有待进一步理顺,虽然祖国还处在痛苦的思索、摸索、探路过程中……但改革开放的路上母亲正艰难地带着十亿人民一步一步向前走着。
渐渐地,我才明白,我期待的这一天终于来了。每当走在大自然中时,我又有了一种飘逸感,仿佛我已羽化,飞到那片高寒草原,像儿时般尽情地舒展自己。
渐渐恢复人性之后,随着悟性的渐渐提高,我愈来愈清楚地听到一个呼唤声了,我越来越为这呼唤的深沉博大激动不已。终于有一日,我做了一个梦,醒来我仔细地想,那是哪里的山林,卜一只一只千遍万遍招呼我的大手(棕树叶儿)?
那是哪里的水流中有一只一只干声万声呼唤我的水哨(点水雀儿)?当我终于从那片模糊的影像中分辨出那是我的生身故土大巴山时,泪水禁不住一次又一次涌流出来。
第一次明白了,生身故土难舍也难忘,这不仅仅是情分而且是一种深深的缘分。这种人与土地的缘分是一种血肉缘分,就似我那出生时按家乡风俗埋在竹楼下的胎盘,就似树的枝与根的中心对称,就似我这个飘落的种子,飘泊了二十多
年,仍感到那棵树的根在泥土中探索我的行踪,那是我今生今世永远走不出的牵绊。我终于走过了一个扭曲的时代而恢复为一个完整的人。我终于有了乡愁了。我终于和别人一样思恋故土,而不是为了逃出记忆而飘泊在异井他乡了。
今日里回望,才发现那片尘封的乡愁,已长出萋萋芳草,直蔓延到天地苍茫里,那芳草尖尖上已开着个十百千万亿朵紫阳茶花,那乡月一般皎洁,乡土一般素雅的紫阳茶花呀!每一阵风过,那茫茫萋草都像一部硕大的风琴,演奏在大巴山上空。
第一次明白了,总在我心头回荡的风琴声,原来是故土的声音,那片风琴声萦绕的高寒草地,原木是在回巳我那丢失很久很久的故土。漫漫二十几年,故乡忍着被遗弃的痛苦,一次一次在关键时刻提醒我,在迷茫时为我指点迷津,在绝望时给我生的力量……使我走过那个扭曲的时代而没有失去人格,使我在经历种种磨难之后依旧保持着对生命的挚爱,使我在无沦怎样恶劣的环境下都没伤害过任何人。若不是生命中隐约着的风琴声,我定是走不出那如雪的冬季呢!
终于求爸爸了:给我讲讲故乡吧!讲讲吧!老家尧溪河口子上还是长满了栀子花,桐子花,鸡蛋花吗?米家坡上还是长着橡子树,红豆树、女儿红树吗?还有白麋子趁天黑时爬上咱家磨盘柿树上偷柿子吗?金丝猴、熊猫还常来咱家“拜访”吗?后院篱笆园内还是不时钻出毛竹笋,佛肚竹笋,湘妃竹笋吗?咱家火炉坑上的斑竹笆遮(音记)上还是凉有腊肉,核桃,板栗吗?家家楼上堆有的黑白木耳,天麻、杜仲,何首乌,麻、龙须草还是运不出来吗?……
每在这时爸爸的目光就复杂到让我捉摸不透。
今后呢?生命的路谁也说不准的,但是只要我不再丢失故土,相信自己会稳稳地走下去。
可不是?当你也听到一阵一阵风琴声时,那便是我想告诉你,但我自己也无法准确描述的生命深处的什么了,当你品味那又苦涩又清凉的紫阳茶时,请别忘了,那淡茶是需一遍又一遍冲喝且是越到后面越有味儿的,请别忘了,那淡茶不仅仅是淡淡的苦涩与淡淡的清香,那是可以预防并治疗中老年各种疾病(包括癌症)的。当那清清凉凉的紫阳茶味儿久久地在你心头缭绕时,请别忘了,那可是我那坐落于大巴山区紫阳县的特产呀!
风琴声又响了,我独自走在一条幽长的山涧小路上。渐渐地,我又是那个戴红领巾的娃儿了。我拨开匍伏的草竹觅寻我失落的乡愁,我拨开丛生的竹影拣拾我丢失的故土,我追逐月中的丝竹弹响我久远的记忆……像拣着雨后各种各样的蘑菇,又似摘着一个又一个殷红的桑甚儿,更似折下一朵又一朵露珠儿在花瓣儿上颤颤悠悠的紫阳茶花。


章,许多数据,情况比信上还详细。
特别是这几年到祖国的沿海一带城市走了走、看了看,看到人们真的活跃起来了,经济真的活跃起来了,尤其是农民的生活有了极大的改观……虽然宏观控制、微观搞活的有些环节还有待进一步理顺,虽然祖国还处在痛苦的思索、摸索、探路过程中……但改革开放的路上母亲正艰难地带着十亿人民一步一步向前走着。
渐渐地,我才明白,我期待的这一天终于来了。每当走在大自然中时,我又有了一种飘逸感,仿佛我已羽化,飞到那片高寒草原,像儿时般尽情地舒展自己。
渐渐恢复人性之后,随着悟性的渐渐提高,我愈来愈清楚地听到一个呼唤声了,我越来越为这呼唤的深沉博大激动不已。终于有一日,我做了一个梦,醒来我仔细地想,那是哪里的山林,卜一只一只千遍万遍招呼我的大手(棕树叶儿)?
那是哪里的水流中有一只一只干声万声呼唤我的水哨(点水雀儿)?当我终于从那片模糊的影像中分辨出那是我的生身故土大巴山时,泪水禁不住一次又一次涌流出来。
第一次明白了,生身故土难舍也难忘,这不仅仅是情分而且是一种深深的缘分。这种人与土地的缘分是一种血肉缘分,就似我那出生时按家乡风俗埋在竹楼下的胎盘,就似树的枝与根的中心对称,就似我这个飘落的种子,飘泊了二十多
年,仍感到那棵树的根在泥土中探索我的行踪,那是我今生今世永远走不出的牵绊。我终于走过了一个扭曲的时代而恢复为一个完整的人。我终于有了乡愁了。我终于和别人一样思恋故土,而不是为了逃出记忆而飘泊在异井他乡了。
今日里回望,才发现那片尘封的乡愁,已长出萋萋芳草,直蔓延到天地苍茫里,那芳草尖尖上已开着个十百千万亿朵紫阳茶花,那乡月一般皎洁,乡土一般素雅的紫阳茶花呀!每一阵风过,那茫茫萋草都像一部硕大的风琴,演奏在大巴山上空。
第一次明白了,总在我心头回荡的风琴声,原来是故土的声音,那片风琴声萦绕的高寒草地,原木是在回巳我那丢失很久很久的故土。漫漫二十几年,故乡忍着被遗弃的痛苦,一次一次在关键时刻提醒我,在迷茫时为我指点迷津,在绝望时给我生的力量……使我走过那个扭曲的时代而没有失去人格,使我在经历种种磨难之后依旧保持着对生命的挚爱,使我在无沦怎样恶劣的环境下都没伤害过任何人。若不是生命中隐约着的风琴声,我定是走不出那如雪的冬季呢!
终于求爸爸了:给我讲讲故乡吧!讲讲吧!老家尧溪河口子上还是长满了栀子花,桐子花,鸡蛋花吗?米家坡上还是长着橡子树,红豆树、女儿红树吗?还有白麋子趁天黑时爬上咱家磨盘柿树上偷柿子吗?金丝猴、熊猫还常来咱家“拜访”吗?后院篱笆园内还是不时钻出毛竹笋,佛肚竹笋,湘妃竹笋吗?咱家火炉坑上的斑竹笆遮(音记)上还是凉有腊肉,核桃,板栗吗?家家楼上堆有的黑白木耳,天麻、杜仲,何首乌,麻、龙须草还是运不出来吗?……
每在这时爸爸的目光就复杂到让我捉摸不透。
今后呢?生命的路谁也说不准的,但是只要我不再丢失故土,相信自己会稳稳地走下去。
可不是?当你也听到一阵一阵风琴声时,那便是我想告诉你,但我自己也无法准确描述的生命深处的什么了,当你品味那又苦涩又清凉的紫阳茶时,请别忘了,那淡茶是需一遍又一遍冲喝且是越到后面越有味儿的,请别忘了,那淡茶不仅仅是淡淡的苦涩与淡淡的清香,那是可以预防并治疗中老年各种疾病(包括癌症)的。当那清清凉凉的紫阳茶味儿久久地在你心头缭绕时,请别忘了,那可是我那坐落于大巴山区紫阳县的特产呀!
风琴声又响了,我独自走在一条幽长的山涧小路上。渐渐地,我又是那个戴红领巾的娃儿了。我拨开匍伏的草竹觅寻我失落的乡愁,我拨开丛生的竹影拣拾我丢失的故土,我追逐月中的丝竹弹响我久远的记忆……像拣着雨后各种各样的蘑菇,又似摘着一个又一个殷红的桑甚儿,更似折下一朵又一朵露珠儿在花瓣儿上颤颤悠悠的紫阳茶花。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