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邮箱:1050151929@qq.com
电话:15811463692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友天下>>竹子友人                       

话说金牌大导杨阳
发表时间:2006/6/5 20:46:00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毛竹     浏览次数: 1433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毛竹和杨阳在一起,看起来像不像一个黄种人,一个白种人?)

今日看金牌大导杨阳的作品《记忆的证明》,感觉拍的就是好。它探到了一个深度达到了一个高度。而大导张艺谋的《千里走单骑》和《记忆的证明》似是一个主题,只是前者更加含蓄。比较起来,两个都不错,只是感觉杨阳拍的更好些。杨阳主要是比较低调,但可以预感这个导演是一个很有潜力的大导,最起码能和张忆谋形成对峙,弄不好可超越张艺谋。但有一点是明显的,杨阳和张艺谋一个是电视一个电影,仿佛是不可比的。无庸置言,这两个导演都是这个时代最优秀的导演。

到了新疆,第一天拍摄《走进西部》,并没有通知我到拍摄现场,可是我还是去了。我是想去看看热闹,因为从小到大我还没有看过拍电视剧呢!到了吐鲁番沙漠边缘,我看到不少的管道工人拿了大杆子穿着破旧的杠杠服排了队走在路边走。我知道这是杨阳要拍大杆子人肩抬管道的画片。我心里充满了撼动。我都到石油十来年了,才知道这个画面是最撼动人心的画面。记得第一次看到这个画面是看到管道报记者李凤山拍的一张片子。在那张老片子中,一排排杆子担起的管道如同一个古老的羊蝎子,下面压着的一排排正是我的管道先前队员们,传递出一种管道人的精神和感人。而杨阳接触石油才几天,就发现了这个感人的画面。

走了不远,我看到杨阳了。杨阳正在批挥升降机和反光板等。杨阳的下身穿着一条大裤子,上身穿一件红夹克,头上一顶大舌帽把扎住的头发从后洞中掏出。杨阳正在指挥拍摄。而杨阳的化妆师、小秘书,为防风沙,一个一个全副武装,就像当的防毒气弹的日本鬼子。

看到我来到现场,杨阳走了过来:今天没有你的事,你快回宾馆休息吧。我说:不,我想看看您是怎么拍的。杨阳说:不,你必须回去休息。不然一会就把你晒黑了,明天拍你就拍不成了。杨阳招呼司机:“快把毛竹送回宾馆!”本想看热闹的我只好乘乘地上车回宾馆。

到了吐鲁番一个市场,我谎称要买一样东西要下车便甩开了司机。

我之所以甩开司机,是因为我来过一次吐鲁番,知道吐鲁番街上的裙子非常漂亮,想掏几条漂亮的裙子明天拍摄用。

我记得吐鲁番街上不仅少女们着美丽的花裙子,就连七八十岁的老太太都穿着美丽的花裙子。而我的记忆中,吐鲁番的老太太便和那美丽的纱丽,缕绒的大朵花浑然一体,那真是一群一群中国最漂亮最美丽最动人的老太太们!

而我一直感叹:生活如此美丽,生命如此短暂。中国的老太太们都当像吐鲁番的老太太一般身着美丽的大花裙子才是!

我在新疆的市场中转来转去,掏了几条裙子,仍意犹末尽,居然自己买了几块布料,自己搞起了设计。我把裙子图纸交给裁缝后,给出一个高价,并叮咛裁缝一定争取明早把裙子送到我住的宾馆来。

我回到宾馆,很早就睡了。一直到天快亮了,杨阳们都还没有回来。朦胧中我听到电话龄响了,说杨导让我到拍摄现场等待。我睡眼迷离地爬起来,睡眼迷离地吃了点点早餐,睡眼迷离地到了拍摄现场。

到了拍摄现场,我的精神头来了,没想到昨天想看没看的拍摄,今天我全都看到了。

那拍摄是摄影师坐在拍摄升降机中,许多的人往俩位歌手脸上打反光板,许多人等待上阵,一些人挖沙,杨阳指挥一阵子就跑到一辆拍摄车中去看一个像电视的镜头。每一个镜头都需杨阳说好了才过。

中午,杨阳让化妆师给我画妆。

可是,直到下午五点,他们的歌还没的拍完,我有点着急了。听说拍摄时间是三天,而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若今天拍不上,我的歌就拍不成了。

实在是来不及了,杨阳叫了一个无名导演来先给我拍。我看到杨阳导演那么忙,重心全偏到那首大歌上,虽然是我的曲子,但是我还是心理不平衡。我说算了,不拍了,我的那首歌算了。

杨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放走了拍摄车,放走了升降机,放走了大队人马,只留了一个著名摄像和副导演向我走来。

他们把放歌的录音机放在我的跟前,然后让我跑来跑去,然后让我尽情地跳,他们三个就沙沙沙地跟着我跑来跑去。我听到杨导开心地笑着。而这时的光线却是一天中最美的倾斜光钱,层次尽显。

拍完杨阳跑上车,开心地说:三天的拍摄就这三十分钟拍的最开心了。三天的拍摄的景都没有这三十分钟拍出的景美!真是太惬意了!

三十分钟疯狂跑来跑去,就拍完了,还说这三十分钟拍得最开心,还说这三十分钟拍得最美丽。我似信非信,但又直感杨阳说的这感觉绝对是真实的。我只是对三天都没有拍到这三十分钟的美景,莫名其妙。我只是对三天用那么多的好设备都没有拍出这三十分钟的美景,有些儿莫名其妙。我实在搞不清这样跑拍出的歌会怎么样。

转瞬天就快黑了,我们呼喊着上沙漠王车一路颠簸地回宾馆。我坐后排中间,杨阳坐我左边。几天几乎没有睡眠的杨阳再也撑不住了,把头点在我的肩上睡着了。

那一种感觉真是太神奇了,如同一个美丽的仙鹤把喙点在我的肩膀上睡着了。我尽量保持少动,好让几天几夜没有睡眠的大导杨阳好好睡一觉。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