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邮箱:1050151929@qq.com
电话:15811463692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专访>>竹子小诗                       

超级恐怖《编辑》《记者》《背对奥运闭幕式》《闯进奥运地下车库》等
发表时间:2019/7/23 23:22:30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诗人竹子     浏览次数: 49
 
 

大巴山野美作家毛竹
今天 19:17 来自 360安全浏览器
《超级恐怖》
她们是中国某些报的编辑
什么叫编辑
就是有编有辑

可是她们不能编不能辑
她们只能把部门头分下来的稿
放在一张纸上
她们只能把部门头分下来的稿
堆进一张纸上

她们说是编辑
不过是一帮校对工人

《超级恐怖》
他们是中国某些报的记者
什么叫记者
就是有思想有见解

可是重大会议
他们到会了
他们的手中会出现一个通稿
会议方要求记者只能按通稿发
不能乱思想不能乱见解
手快就可以了
发表快就可以了

手快
发表快
一个优秀记者出炉了收起全文d
阅读 97 推广
转发
评论
?赞
c
大巴山野美作家毛竹
大巴山野美作家毛竹
今天 19:05 来自 360安全浏览器
《超级恐怖》
她是公民
在边疆时
开幕式这样的喜庆事儿
只要她想进
没有她进不去的

她是公民
在其它省时
开幕式这样的喜庆事儿
只要她想进
没有她进不去的

奥运会闭幕布网上订票
她没有订
她是公民
且是有特殊通行证的公民
她不相信别人说的
她不相信她进不去那个闭幕式
她想来一次以身试“法”

结果是闭幕式在全国人的眼前隆重上演
她在奥运场馆外的长店中看电视直播
背对着奥运会的闭幕式
背对着那些一拔一拔射向夜空的烟花

《超级恐怖》
所有的欢乐
可以拍出来的

所有的喜庆
可以拍出来的

所有的沸腾
可以拍出来的

全球跟着欢乐喜庆沸腾
龙卷凤的风眼中
北京人坐着看电视
和全国人民一样收起全文d
阅读 146 推广
转发
评论
?赞
c
大巴山野美作家毛竹
大巴山野美作家毛竹
今天 18:50 来自 360安全浏览器
《超级恐怖》
那天向北开车
她不小心就钻进了地下
闯进了奥动会的地下车库
从一个空车库到另一个空车库
从一个空车库到另一个空车库

那天向北开车
她不小心就钻进地下
闯进了奥动会的地下车库
从一个停几辆车的车库到另一个停几辆车的车库
从一个停几辆车的车库到另一个停几辆车的车库

那天向北开车
她不小心就钻进地下
闯进了奥动会的地下车库
从一个冰冷冷的车库到另一个冰冷冷的车库
从一个冰冷冷的车库到另一个冰冷冷的车库

那天向北开车
她不小心就钻进地下
闯进了奥动会的地下车库
从一个阴森林的车库到另一个阴森林的车库
从一个阴森林的车库到另一个阴森林的车库

那天向北开车
她不小心就钻进地下
闯进了奥动会的地下车库
从一个黑黢黢的车库到另一个黑黢黢的车库
从一个黑黢黢的车库到另一个黑黢黢的车库

天呀
车库这么大
她这么小

天呀!
车库这么多
她只有一个人

天呀
车库这么多
哪边是东
哪边是南
哪边是西
哪边是东

天呀
车库像黑色地狱
从不同方向
向她张开血盆大口

她的两盏灯
越来越暗

天呀
原来她不是在北京练车
她是闯进了世界第三极
恐怖野兽的迷宫

天呀
原来她不是在北京练车
她是闯进了罗马斗兽场
她野兽疯牛的吼声

《超级恐怖》

原来北京奥运会场地的下面
已经被全部挖空

原来这些临时的车库
成了看不见的废墟

原来这些看不见的废墟
隐藏在看起来繁华北京下面收起全文d
阅读 202 推广
转发
评论
?赞
c
大巴山野美作家毛竹
大巴山野美作家毛竹
今天 18:26 来自 360安全浏览器
《超级恐怖》
——回想起多年前在京同仁医院看眼睛的恐怖经历
清晨五点
全国患都从四面八方涌来了
有一个预制板造的排队用“巨龙”
里面有数条排龙的巨龙
轰轰烈烈
有经警数百防止巨龙臃肿

终于挂上了号
医生却不号脉
医生却不望诊
只写下一张一张又一张方纸
先去交费再去检查

接着她成了“料”
跌进了一个冰冷的机器组成的工厂
从一个机器到一个机器

中国最先进眼科检查机器林立
像巨人一般站着躺着歪着斜着

机器外面冰凉
里面火热
像极了法西斯集中营的“兵工厂”

机器外面轰鸣
时而寂静
像极了法西斯的“钻石”加工厂

什么大毛病
居然把她的瞳孔都打开了
不是人死瞳孔才散开吗

瞳孔打开后
需要她像死人还是像活人一般
从一个“车间”到另一个“车间”
需要一个特制的太阳镜

她忘了医生提醒
她闯进阳光通道、
眼一黑
差点昏过去

她被从一个机器转移一个机器

几个小时后
她终于从机器中出来了
她终于拿到一摞子检验结果

她回到第一个医生面前
医生一张一张又一张看完
轻描淡写地说:没事儿
可能是你熬了夜
眼睛需要滋润一下

医生大手一挥开了一方
她取了药
居然是一小瓶价值三元钱的眼药水

《超级恐怖》
——回想起多年前在同仁医院看眼睛的恐怖经历

望着那三元钱的眼药水
她半天动弹不得

她想起第一次回大巴山
草医何汉章父子
只号脉
就说出她的秘密
母亲都不知道的秘密

她想起第一次回大巴山
草医何汉章父子
只听诊脉
就说出她的隐私
姐妹都不知道的隐私

同仁医院的这些所谓名医
难道不如大巴山的草医

如果她的眼睛只需要三元钱的眼药水
名医难道看不出吗
偏把她被那么多台机器人折磨蹂躏践踏

如果医生失去了号脉与望诊能力
如果医生只能依赖机器
那就让这些机器当名医就可能了
干嘛还要名医假名假事坐在桌后收起全文d
阅读 306 推广
转发
评论
?赞
c
大巴山野美作家毛竹
大巴山野美作家毛竹
7月22日 21:39 来自 360安全浏览器
《哄空》
知道结果一定是这样的
不然没有个完

什么旗子混入也好
什么人物混入也好

反正是说不清楚

反正是漆娃子失踪三十载了
不明白深山的娃子怎么会消失在
离大山那么遥远的地方

就像一盘棋
只能这么个走法
就像一盘棋
只能这么个走法

问题是
你愿意做棋子
还是下棋者

问题是
你愿意做卒子
还是军师

不论是哪个身份
你都明白
结果只有一个
结局只有一个

下棋不能没完没了
对峙不能没完没了收起全文d
阅读 34 推广
转发
评论
?赞
c
大巴山野美作家毛竹
大巴山野美作家毛竹
7月22日 21:33 来自 360安全浏览器
《听话》
本来认为直感的事儿
已经没戏儿
可是路却突然再次洞开

某某调中国作协少年文艺
某某调xxxxxx

直感的人物又回归原位
等待发射

一切又顺归了
回归了她的直感

这可真是奇怪事儿

 

《超级恐怖》
在她做一件事情时
她会突然停下来
下意识感觉一丝寒意
恍惚有目光从宇宙深处望过来

不知道是不是你们的目光
电流一般
照在她大脑的颞顶页
她收到你们的注视
她不想打寒颤

她最大的安慰就是这个
就是你们灵魂仍在
在黑暗外望她

她最大的止痛的方式就是这个
物质不灭
你们仍在这个世界上
只是相互看不见

《超级恐怖》
原来
我们从不会被别人的故事所感动

我们之所以感动了
是因为天生个体神经细胞敏感性强
从某个方面受到触动
引发自己的感受

就是说
我们从不会被别人的故事所感动
我们从来会被自己的故事所感动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