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邮箱:1050151929@qq.com
电话:15811463692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联系方式>>东媒总动                       

毛竹的出世之谜
发表时间:2020/8/31 0:58:34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毛竹     浏览次数: 1849
 
 

毛竹,笔名竹子、东方竹子、巴山女子、东方散人、佚人等。中国首位原生态写作探索者。毛竹是闯入三个无人区:可可西里无人区、阿里无人区、塔克拉玛大沙漠的中国女记者第一人。毛竹出生于大巴山区一个倾斜的竹篱笆内,按大巴山风俗,大巴山地下三米处埋着她的胎盘。毛竹随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父亲在青藏高原“支边”二十多年。由于毛竹生在大巴山“野人部落”,长在青藏“原始部落”,就职在中国石油“酋长部落”,故而毛竹被网友们亲切地称做“原始酋长部落峰神秘美丽的女野人



(二获茅奖的女作家张洁的画展中藏了一个名字:毛高田。毛竹的爸爸毛高田。张洁的油画中不仅藏着毛高田的名字,毛高田的英俊样子。毛高田痛苦的样子。毛高田工作的地点。毛高田的属相:马..................

毛竹刚生下来四个月,毛竹的妈妈徐馨儿就收到研究生毛高田从中国人民大学寄来的“离婚信”。毛高田的离婚起诉书同时寄到了县人民法院。在千万中国精英与旧社会包办婚姻决裂的"离婚大潮"“决裂海啸”中,法院是向着精英美少年们的。只要精英美少年一方提出离婚,且落实其婚姻属旧社会包办婚姻,法院一律判离婚,根本不会征求女方意见。毛竹的妈妈徐馨儿无助绝望之时,其大哥徐隆昆和大姐夫姜道重均伸出援手。他们两个人各给徐馨儿借了三十元钱。徐馨儿的拗劲上来了,准备等毛高田的第二封有关离婚的信一到,就背一个娃儿抱一个娃儿到北京,把毛竹姐俩送到中国人民大学,甩给校长吴玉章,或是甩到大课讲桌上。"看他们俩怎么读!"“我硬是要整得他们丢名声、丢学籍、丢工作、丢组织,跪着向我求饶”。“那我就对不起你们两个女了哟,我还年轻,我还要找新丈夫的哟。”“我找了丈夫,我还要坐在你爸爸他们俩人家对面。如果他们俩对你们不好,我还要上告组织。我硬是要整得他们落花流水。”高成分的毛高田不论在部队还是在人大,本来就走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毛高田深知小辣椒徐馨儿“有多歪”。
县法院派法官来调查,徐馨儿居然头脑清醒,只字不提自己带两个女儿在队里劳动支持毛高田读研究生多么辛苦,只说:“我们虽然小时订过娃娃亲,但是,我们不是旧社会的包办婚姻。毛高田解放前娶我不成。54年毛高田从部队回大巴山,我们是双方同意后自愿去登记结婚的。他还给亲友们散了喜糖。其中包括镇上的妇联主任赵连秀及登记结婚的几个工作人员。”
因为县法院法官站在徐馨儿一边,毛高田想与徐馨儿离婚之事儿没有了下文。)

《毛竹眼中的梅卓:一片青海藏地随风而降的美丽雪花》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www.eastpassion.com

毛竹自称自己是原始野人,酋长部落人。毛竹的创作有本质的东西在里面翻卷涌动。毛竹想把文学创作还原成一种简单的说话,把深刻的东西留给生活本身,把作品的深刻从人为制造、人为堆砌、人为臆造中解脱出来---而这代人的迷失正是太多作家只站在下层写出的作品令这几代人迷失。毛竹想把自己还原一个客观全面纪录、发现、感悟生活的一位真正的作家之一。毛竹的创作围绕着人性中最根本的东西。毛竹的灵感保存着生活的原生态,反而深入简出,令人久久回味寻味追味,日久弥新,令许多读者一生不忘。可能因为毛竹是数学系出来的,故而写出的作品带着神秘的逻辑性,很质感,像一个美丽的深渊、诱人的旋涡、费解的数学题,抓人吸人,收人魂摄人魄,难怪文友称毛竹为中国头号“魔力女作家”。有些文友们认为毛竹具有神奇的法力,有些文友们感觉毛竹的文章像百慕大三角一般神奇莫测,有些文友感觉毛竹的句子巫山一般云雾萦绕,有些访友认为毛竹的文章意境像神秘天坑一般无底无解,有些访友认为毛竹的灵性如同一拍手就下雨的黑潭一般费解。有些访友认为毛竹的书的韵意像青藏大峡谷一般深不可探。 可不是?毛竹在十五年前写书《透明的性感》少女圣经中预感的国资大流失,十六年后仍是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毛竹十二年前写书《透明的女性》沿着青藏公路走向可可西里无人区,某些观点正改变着人们对青藏的认识,某些见解正在成为解密青藏的金钥匙,在岁月的长河中扑朔迷离越来越引人注目。网友百善孝评价:马丽华与东方竹。一藏一青。以艺弘德。双峰擎屋脊。重架人类房。迎接即将到来的人类净化觉醒。女为人类之源。不仅炎黄子孙,连伏羲女娲皆将重立王母两侧。毛竹十年前写的《透明的激情》大巴山棚民历史探秘,正在揭开原始大巴山的千年神秘之面纱。毛竹的散文一篇篇,看似不经意,随意挥洒,但却是滚滚红尘中隐现的沙金,越来越受到人们的觅寻,越来越受到人们的珍视。

 

等你们以后有机会去一趟竹子出生的大巴深山,就一定会感觉到苏轼《定风波》偏是写给那些如竹子父辈们那群骨子里潇洒的大巴山人的。可不是?而只要你悄悄地想到竹子,便会听大巴山野兽啸声;而只要你默默地念声竹子,就会听到大巴山溪水的涌动声。

 




毛竹看起来文静内敛,她的生命中却收敛了大巴山

 

近代的风雷雨电,骨子里不仅流淌着清丽

 

透明亮清澈成百上千条最静谧的山溪水,

 

更滚流着大巴山滚滚滔滔涛涛湍湍甚至浩

 

浩甚至咆哮了的山洪。深谙大巴山多少家

 

族故事的野人毛竹。没有人相信,这样一

 

个集悠美乐感为血脉、飘逸诗意为筋肉,

 

浪漫思想为气场的小女子,会容下大巴深

 

山那多中国开明绅士之家族中最奔腾澎湃

 

的灵魂,正是这些灵魂给了小小的柔弱女

 

儿清溪深潭一般的静美,也给了她狂风怒

 

涛暴雨山洪一般的力量。有人说,毛竹本

 

人就是一部凝集流动着的大巴山的近代史

 

。是的,没有哪一位女作家文字能阴柔如

 

音乐之柔美,在使读者渐渐整个身心都融

 

化在她创造的某个缠绵悱恻中的旋律中时

 

,却突然有鼓声号声雷声电声暴声的猛烈

 

交响吹昏读者。那是大巴山特有的远世静

 

谧!那是大巴山特有的疯狂劲儿!她是大

 

巴山最美的女儿。她是大巴山最深的隐秘

 

。她是大巴山难言的隐衷。她是大巴山幽

 

深的谜底。她是大巴山人心灵的尖尖儿。

 

她是一个胎盘埋在大巴山,生在破败堂屋

 

阴森恐怖中的女娃儿。

 

毛竹出生于大巴山区已经破败的毛和兴老商号堂屋中用竹篱笆围出的倾斜半屋内。按当地风俗,大巴山地下三米埋着毛竹的胎盘。在大巴山,老商号的堂屋是供神祭祖停灵放棺的地方。三百年历史中有多少毛家大事在这堂屋里决策,有多少位毛家先人从这堂屋出殡。大巴山瓦房店毛家直系一支毛高弟家的老人家去世后依算命推算毛老人家棺材居然被囚在堂室多年没有下葬-- 这是大巴深山风俗,许多家族都有把老人遗体囚在堂屋的经历比如高桥田不息家族。毛家堂屋三百年发生过多少事情。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想起来都令人毛骨耸然。可是这样的事情在大巴山并不稀奇。堂屋高大阴森是不能住人的,以前不仅供有神龛,祖先的灵牌子,更有老人的长寿棺材,怎么会有女娃子生在老商号的堂屋?可是千真万确,毛竹确是一个生在堂屋的女娃子。毛竹的出世带出数个难解之谜。 

更有怪事,在大巴山怀孕的女子是不能送老人遗体上山的,可是毛竹在徐馨儿肚子里时,因为爸爸在中国人民大学读研究生回不来,毛家族居然决定由孕妇徐馨儿送毛远稚归山。大巴山陡峭,老人的木头上山需要三百多人抬棺拉绳喊号人轮班倒,需要配合出殡号子,需要小巧玲珑徐馨儿在队伍前走三步叩一个头,不然后面的送丧队伍不但不走,反而后退.而毛竹还没有出世,就是妈妈徐馨儿的肚子里经历了这种悲苍浩大的场面.

 

更有奇事,毛竹刚生下来,因为当年毛高畴上军校前去徐家接新娘徐馨儿,徐家人闹婚不让娶,让毛家接亲队伍灰溜溜下山,丢了毛家脸;因为毛竹又是一个女娃子;因为毛高畴在中国人大上学时校友、一位东北少将的女儿张姑娘疯狂地爱上了毛竹的爸爸毛高畴,并表达非毛高畴不嫁,且愿意跟随毛高畴去青海。张姑娘的随母亲姓,其母叫张珊枝,其父叫董秋水。董秋水曾是杨虎城部下,西安起义事变起义到延安。后参与创办东北大学。后是中国民盟的要人。《三联周刊》的编辑。57年被打成右派。张姑娘随母在陕西蔡家坡落脚。母亲在蔡家坡小学任教。

为了张姑娘毛高畴居然把离婚起诉书写到了大巴山真人县法院。毛高畴同时给徐馨儿写了一封要求离婚的信。共中一句话是“我们一刀两断”。小辣椒徐馨儿收到有关离婚的信,一气之下背一个抱一个翻山越岭到尧溪河和紫阳县向大姐夫姜道重和大哥徐隆昆各借了三十元钱,准备等毛高畴的第二封有关离婚的信一到,就背一娃儿抱一个娃儿上千里之外的北京,把毛竹姐俩甩到中国人民大学的大课桌子上或是甩给人大校长吴玉章。用徐馨儿的话说:我看他那门读!我硬是叫他哭着求我!我硬是叫他跪着求我!那个张姑娘一个姑娘家家的与毛高田一结婚就要带两个女儿,我看她有多大的耐心与毅力。我看她能坚持爱毛高田几年!我还要找一个更好的男人住在他们两个人对面。如果张姑娘与毛高畴两个对你们两个不好,我还要干涉,我还要找组织,我还要举报,我还要找法院。我硬要把他们俩个整得狼狈不堪,丢盔卸甲。我硬是要整得他们两个研究生、大学生在我面前哭得死去活来。我硬是要张姑娘伏地求我与毛高田复婚,或把两个女娃子带走。多年后徐馨儿对毛竹说:那一次,若你爸爸硬要离,那我就对不起你们了哟!我还年轻哟!我还要找得哟!你们可莫怪我哟!我也是没有办法哟!我徐家女子可不是一个可以随便抛的哟!我就不相信我那门漂亮还找不一个比他更好的!他一个研究生有啥子了不起,若是我父母送我上学啥,我硬是会是博士生导师!

 在全国轰轰烈烈的百万军人离婚大潮中,法院是向着军人的。毛高田带出的大巴山美少年百分之九十八都离了婚,把道义与责任抛弃一边,找了城市里的小姑娘。美其名曰,“反对封建包办婚姻”。多少小脚女人被抛弃“叫天不灵叫地不应”,成为深山的疯子野鬼。多少孩子失去的爸爸,成为深山老林的孤独怨鬼。真人县法院还好,叛离前先来乱石镇调查一下。徐馨儿虽然只上了两年小学,可是头脑是清醒的。徐馨儿不说毛高畴上大学读研究生自己怎么苦怎么难,只抓住一点:我与毛高畴虽然是旧社会的娃娃亲,但是49年我们结婚不成。54年,毛高畴从部队第一次回来,我们是自愿去领结婚证的。毛高畴还给办证人发喜糖。领证前我还对毛高畴说:要结婚就是一辈子,就要正规领结婚证。不结婚我就回家,我还是黄花闺女我还可以再找。毛高畴同意了我们才正式结婚。一句话,我们是新时代的婚姻,不是旧社会的包办婚姻。虽然领证那天,毛高畴才第一次见徐馨儿。虽然让徐馨儿到青海,是毛高畴心疼母亲。其母想幺儿子毛高畴眼睛快哭瞎了。毛高畴想让徐馨儿生个孩子再回大巴山陪母亲。可是徐馨儿前脚走,母亲后脚自杀。为了考大学,毛高畴让徐馨儿带五个月的大女儿毛美睫回到大巴山。

当年毛高畴从大巴山带出的百多个美少年中混得好些的,在那几年轰轰烈烈的全国军人家属、退伍转业军人的换妻运动中,唯有毛高田和张春洲二人没有换妻,其它的徐隆昆、王德民、郭忠国、杜大受等全部“摧枯拉朽”一般轰轰烈烈换了妻,娶了城里的小姑娘。换妻中徐隆昆反对毛高畴和徐馨儿离婚。因为徐隆昆是徐馨儿的大哥,跟毛高畴一起离家出走参考军校。毛高畴没有换成妻,一个是毛高畴本人在大巴山人眼里是一个“品德高尚”“道貌岸然”的家伙,一个是毛高畴特别尊重他和徐介绍人姜家,特别在乎徐馨儿的大哥、战友徐隆昆,一个是毛高畴特别孝顺的母亲蕈子十分喜欢徐馨儿,一个是毛高畴成份不好如果徐馨儿小辣椒一闹他不仅会丢学籍还会丢工作。于是毛高畴在昏晕痛苦了一阵后,终于把自己从“迷失中”中拉了回来。这也为毛高畴人大毕业后在青海农林厅发生轰动全省的“桃花案”打下了伏笔。

毛竹后随中国人民大学毕业的研究生爸爸在青藏高原“支边”二十多年。 

毛竹属典型的大巴山女子,身上更多的是与故土大巴山水,生长故土青藏高原山水共具的一种自然与和谐,一种极为可贵的原生之美。毛竹生在大巴山区,长在青藏高原。毛竹的妈妈徐馨儿是一个真正的大巴山野美丫头。虽然生在大户人家,绣花绣得好,方圆百里都很出名,但却会爬树。当年大树坪院子中的柿子和核桃熟了,如果没有徐馨儿上树去夹,全家人谁都别想吃上新鲜柿子和核桃。现在大巴深山大树坪毛竹幺舅舅一家人,宁肯杮子核桃烂在树上,也不愿请人去夹,因为怕请来的夹果人掉下来他们还要养人家老,故而每年秋天只能望果兴叹,等果果落地。可见徐馨儿野到什么程度。徐馨儿对毛竹的教育也是野放式。正是徐馨儿这种“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野放式教育,培养出中国独一无二的东方野丫头。 

毛竹虽然特别聪明灵秀,但那只似是天分,除了大学教育,毛竹从小到大几乎没有受过几天正规教育。故而毛竹的思维方式总也是与众不同,敢于突破和创新。毛竹的启蒙教育就是大自然。毛竹在大自然中喃喃自语。毛竹和野花野鸟野虫野树悄悄对话,没有人能听懂他们的语言。 

毛竹家刚搬到民院时,民院很大,种了很多地。毛竹喜欢在民院的麦子地里趟来趟去,喜欢看到无数的蚂蚱从草丛中惊跳起来,毛竹的心里充满了悦愉。毛竹喜欢到湟水河中捉担扁--一种形如螳螂的蚂蚱,有一次毛竹和妹妹捉来扁担放在草笼子里,可是扁担拒绝吃草悲壮地吃着自己的大腿,毛竹和妹妹只好给扁担放生。有一次,湟水河进入枯水季,毛竹和玲玲姐趟水到湟水河的一个神秘小岛上,那上面的蚂蚱有的如同斑马身上有黑白花纹,有的如同雨花石身上五彩缤纷,有的如同花大姐红身黑点。陆地上从没有过如此漂亮的蚂蚱,这让毛竹终身难忘。有一次毛竹在湟水河边沼泽中泉水眼中一大石头下面发现了一个鱼窝,毛竹把手探进去,便感觉到有成百上千条鱼在手中来回隐动蹿动冲撞。后来每当灵感在毛竹心里涌动,毛竹就会想到掏鱼窝时的那种微妙感受。山洪过后,毛竹喜欢和小伙伴们去湟水边抓小虾捉蝌蚪,那湟水湿地上水眼那个多,青蛙那个多,青蛙的卵挂满草丛水眼,居然如同扯满天空的星座。几个小时后,毛竹和小伙伴们居然可以每人提两大桶端几大盆满载而归。那时,毛竹的战利品只用为喂鸭子和鸡,从来不敢吃那些吃过人肉的鱼虾---上游青海牧区藏蒙有水葬的习俗。生活特别困难着,民院有一家教授想试着吃一下那些捞来的虾,可是开水一烫,小虾全部变成血红色,吓得那家人不敢吃了。毛竹和小伙伴们,常把捞来的鱼放生。 

而毛竹小时候,总也是吃不饱,于是毛竹真正成了一个吃青的小姑娘。也就是毛竹是一个真正的吃野花吸野露长大的“青海阿门了” 

冬天,毛竹跟在民院翻地拖拉机后拣洋芋,和小伙伴一起烧土坷垃窑,任那香味诱惑民院的少数民族学生。秋天,他们到收割后的地里拣麦穗,他们到十里铺河边悬崖上摘枸桔,边摘边吃。课间,他们蹿到民院后劳改园艺场的果园中摘苹果。那苹果是八角形的,海棠树和苹果树嫁接出的品种。春天在田梗上挖辣辣根,地葫芦;在河里拨酸纠纠采河芋。夏天家里的菜都可以不买了,毛竹和小姐妹一起到麦地里除草--麦地里的野草有油菜、芨芨菜、苦苦菜采回来淹制好,可随吃随取。上学放学时,毛竹和小伙伴们不走正路,顺着湟水河走,就可挖橛麻扯节儿根。饿了就搓一个青麦子吃,馋了拔几个鲜大豆,想吃肉了采一点黍子来嚼嚼,渴了就在地里拔一个箩卜,困了掬几口山泉水。有一次,毛竹感觉口渴,就一趟子跟到一个有悬棺的崖下,掬那山泉水就喝,感觉不对,毛竹一张口,居然跳出几个小鱼小虲来,掉到地上还活蹦乱跳的。深秋时,民院车队的朱师傅家的乡下亲戚带来青豌豆,分给大家吃。毛竹和小姐妹们没吃够呀,于是便钻进民院后的拉脊山脉,翻过一山又一山去寻找农民豌豆地,饿了就吃野青豆,渴了就吸野花甜蜜蜜。雪过后,毛竹和小姐妹们去劳改犯园艺场拣野地皮菜--只有雪后地皮菜泡大了才能拣起来。那些地皮在园艺场梯田果园中真是多极了,被大风一刮总是堆在地的一头。有时想想这些果园是开在河湟墓地上,可是甩甩头不去多想。用地皮菜包出的包子好吃着呢。天晴时,地干了,头发丝菜才能揭起来,于是毛竹和小伙伴们便出动去揭“死人头发”。想想不思议,那玩艺,好不容易找到,却是贴在泥上的几缕乱发,一天下来,毛竹和小伙伴们居然人人都可揭回好几大团呢! 

看完《十万个为什么》,毛竹还收集高原晶莹剔透雪,化成重水,喂鸡,果然本来几天下一个蛋的鸡,变成天天下蛋的鸡。 

雨后,毛竹还和小伙伴去田野中采蘑菇。有时候毛竹和小伙伴正在上学的路上走着,突然毛竹不说话了,毛竹带着小伙伴们向一个大树根儿走去。可是小伙伴们什么也没看见呀!只见毛竹灵性的鼻子吸几下,美丽的眼睛眨几下,跪下,用小手几趴开层层虚土,只见下面居然藏着一大片的连体山脉一股的蘑菇。小伙伴们禁不住欢呼起来。而采蘑菇时,总也有小虫儿小蛇儿伴着泥土的清香扑面而来,沐浴肠肚,等掏完五脏六腑都仿佛被地气洗涤过,只留清气在体内萦回荡漾。 


毛竹从小学到民院附中都是学校宣传队的骨干,是小学宣传队神老师燕耆师、民院附中丁桂珍老师的专宠--丁桂珍讲乐理课似乎只有一个毛竹能听懂,毛竹上高中虽然考试成绩名列前茅,但如果没有丁老师去学校要参加省会演的毛竹,毛竹连高中都上不上。有一次庆祝活动,小学队伍前面有一个领舞,那就是毛竹。毛竹就是去上学,也是整天在宣传队跳舞唱歌。故而毛竹写过一散文叫《跳大的女孩》。临近考试时,毛竹才和小伙伴莲英才到民院麦地里背书,一边背一边吃青麦子,等书背完,从麦地里钻出来,两个小姑娘整个手掌都因搓麦子而变成黑的,只有手心是白的。这个白心产生的原理可能和龙卷风产生的道理差不多。 

有人说毛竹有溪水一般婀娜柔弱的身段,有着山脉一般神秘的音乐感,骨子里有着神山鬼地奇特的收魂魅力。他们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大自然赋予的。毛竹从小学时就是一个领舞者。 

上中学、大学时,毛竹居然是学校运动会中长跑和跳高的的纪录创造者。曾代表学院参加全省运动会取得跳高第二名的好成绩。没有人想到纤瘦柔弱的毛竹居然会成为体育破纪录者。没有人知道,毛竹之所以能跑过民院附中、民院那些五大三粗、人高马大的农村、牧区同学,就是因为肚子吃不饱,满山遍野吃青练就的。就是因为徐馨儿的野放式教育造成的。那时的毛竹经常流鼻血,个子已经长起来了,体重才七十多斤,被班里人称作三级风--意思是林黛玉式三级风就可刮跑。谁也搞不明白的谜底在哪里。那时,野人毛竹也没有搞清自己和别人有什么不同。 




毛竹毕业于中国“最破烂大学”青海民族学院数学系。民院的老师有全国的支边精英,有塔尔寺的活佛,有清真寺的阿訇,草原上的王爷,玉树新寨的雕经师,玉树TZ台的经师,有神秘的格萨儿王说书者---这些文盲说书者都有小时病得好死复生后变成格萨儿王说书高人的经历,他们可几小时可口若悬河一泄千里。等等。毛竹的大学校友更是以青海六大主体民族为主的各类“原始部落人”。毛竹现为中国石油报社记者。毛竹上大学时班禅大师来校视察,毛竹们请求班禅大师取消藏语课改学英语。结果是班禅大师把毛竹所在数学系的二年藏语课变成了四年藏语课。英语成绩,也为了毛竹所在尖子班学生考研的最大的障碍。毛竹刚调到报社,班禅的经师嘉雅活佛去世,这本来和毛竹没有任何关系,可是一个神秘的邀请从天而驾:人民日报记者郅振璞和青海经济报记者毛竹受邀去塔尔寺现场采访嘉雅火佛的泥窑中的火花仪式。有一次毛竹去塔尔寺采访,采访完毕,当时的寺主阿嘉活佛--全国青联主席,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给毛竹摸顶。阿嘉活佛那般年轻,一举一动那般有活力,携带的气场是那般巨大,让毛竹终身难忘。毛竹回到报社还多次与阿嘉活佛通电话。让毛竹没有想到的是不久阿嘉活佛就神秘失踪,说是叛逃美国,去印度找达赖活佛,不久青海武警后勤部金宗成哥又给毛竹透露出一个信息:阿嘉在香港出了车祸,已经仙逝......毛竹的身边事、身边人,使得毛竹写中国民间历史如同说家事一般亲切诱人。 

毛竹被文人子们亲切地称作“大巴山主峰神农架神秘美丽的女野人”,“青藏高原戴骷髅项链的雪山女神”--毛竹长大的河湟流域,骷髅是常见物。毛竹去附中上中学,走田梗小路,路边田地全推着是人骨、兽骨、锈渍斑斑的青铜器,裹尸布一类。毛竹去采青,经常在骷髅中穿梭。毛竹有时沿着小河走,看到小河里一河的人骷髅。有时毛竹去后山玩,把头望小树头中一看,林中总有几个骷髅睁大黑眼洞望着她。有一次毛竹家所在的建材厂前盖楼--似乎是某中专学校,为了使楼房地基结实,工程师就命令工人们先把地基中的骷髅拣出来,结果是骷髅堆成几座小山。毛竹上学下学就在骷髅山中走来走去,虽然害怕,不敢多想,并不觉得奇怪,因为见多了。毛竹总以为全国可能都是这样的。后来毛竹走出青藏高原,几乎走遍了中国,看到内地根本见不着骷髅,更不要说裹尸布,更不要说死孩子,甚至不要说兽骨,更看到随葬青铜器,才知道青藏高原和内地比是多么的不同。 

当然毛竹被称做“青藏高原戴骷髅项链的雪山女神”还有好些个故事呢!这,等待我们以后慢慢探秘。 

(毛高田的二女儿,一位集音乐美与诗词美与数学美于一身的女作家。由于生在大巴山野人部落,长在青藏高原始部落,就职在中国石油酋长部落,故而被称作:大巴山原始野人部落野美女作家。毛竹被誉为中国文坛的潜力股。毛竹的小说《透明的性感》(——深圳故事)由中国文联出版公司为其首贴中国出版史上贴防伪商标先河。毛竹的大纪实《透明的女性》(——解码青藏)稳居中国十大纪实排行榜。)

(二获茅奖的女作家张洁的画展中藏了一个名字:毛高田。

毛竹当年闯京,希望替爸爸毛高田找到失散多年的校友张洁。毛竹深知毛家有负于张洁。没有想到,终于找到,张洁闻知毛竹是毛高田的女儿后居然摔了电话。毛竹以为张洁不愿见毛高田。不见就不见,不见就拉倒吧!毛竹闯京等于白闯了。毛竹从此把爸爸毛高田的心事儿放下了。

毛竹没有想到的是,毛竹这边放下了,张洁那边却没有放下。张洁居然用十年时间来画油画,张洁居然为毛高田办了一个轰动中国的大大的画展。画展中不仅有毛高田的名字,毛高田离开时痛苦的样子,毛高田工作的地点...............这也太让毛竹悲震撼了。)


(东方有竹子,款款淡墨痕。)

 

毛竹出书多部:《迷失在西部》、《透明的性感》、《透明的女性》、《透明的激情》、《透明的分娩》、《生命的隐衷》等。几百万字散文、杂文等散见各报刊。 中国文联出版公司为她的书首开中国出版史上贴防伪商标先河。中国社会出版社为她首开中国出版史上长篇探索女性系列丛书先河。 毛竹曾十几次在全国音乐文学大奖赛中获奖。 

毛竹今生今世与埋入她胎盘的大巴山与养育她的青藏高原结下了不解之缘。 

毛竹1986年开始发表歌曲(词曲)、诗、散文、小说。作品近200多万字散见全国各大小报刊。以记者身份写的大纪实:《透明的性感》、《透明的女性》、《透明的激情》、《透明的分娩》、《生命的隐衷》等。分别有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和中国社会出版出版发行,在社会上多次引起轰动,在社会上影响深远。她的《透明的女性》--沿着青藏公路走向中国青海可可西里无人区,堪称青海文化探秘,被称作了解秘青藏的神奇钥匙.她的《透明的性感》--少女圣经,被称做浓缩的深圳近代史。 毛竹曾十几次在全国音乐文学大奖赛中获奖。 

毛竹今生今世与埋入她胎盘的大巴山与养育她的青藏高原解下了不解之缘。她在青海民族学院长大,在青海民族学院上大学。小时候,她跟了蒙古族切木措阿姨学喝酥油茶,跟了藏族学生卓玛用藏话唱拉伊;在民院附中上学时,她跟了回族同学一起过开斋节,跟了撒拉族姑娘一起跳舞;在互助红崖子沟下乡时,她跟了土族行姐一起唱花儿,和知青们一起偷唱黄歌,听当地人讲马场中骷髅的故事,去白马寺探胡子仍在生长活佛肉身,去佑宁寺探秘当年清军屠僧秘史,去塔尔寺寻找那些人头骨碗、人皮、人筋……她成为《青海经济报》社记者后,更是深入农村牧区。青海湖畔、柴达木盆地、青藏公路、丝绸之路南线、黄金之路、民和墓地、唐河大地震现场、德令哈农场死囚室、可可西里金农被堵现场、塔尔寺嘉雅活佛火化窑边,到处都留下了她的芳影。她与青海的少数民族都结下很深的情感。 

1988年开始,成为青海省经济报记者的毛竹开始独闯“外面的世界”,行程达三十多万公里。她的足迹几乎遍布了整个中国:从福建鼓浪峪到内蒙古锡林浩特大草原;从黑龙江亚布力滑雪场到云南西双版纳,从吉林长白山天池到山东东营黄河入海口,从陕西延安窑洞到四川金刀峡,从湖南韶山到新疆高昌古城,从安徽潜口民居到浙江奉化蒋宅,从深圳蛇口到北海银滩……她成为闯入过三无人区:可可西里无人区、阿里无人区、塔克拉玛干沙漠的中国女记者第一人。 为写探索大巴山棚民历史的纪实《透明的激情》,毛竹居然三次沿着祖先的步履沿河出走,溯流而上,深入大巴山。这是一般的作家很难做到的。那是多么刺激的寻根过程!在湖北金牛镇,毛竹被当地泗王庙庙主当成是荣归故里的台胞,要求捐款六十万,大有不捐款就走不脱的阵势;在大冶,毛竹被流氓围劫弄得身无分文,九死一生;在川陕交界白河,毛竹攀上了汉水边祖宗走过的古栈道;在大巴山区白鹤,毛竹被湿气扯得体无完肤,惨不忍睹…… 毛竹在风雨飘泊中做精神的游牧民,灵魂的吉卜赛人。“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浪里,”而这叶小舟却是“文协”“音协”做为她的双浆。 

毛竹做为一个四处漂泊流浪的女记者,不知道从哪天起,开始试着用自己的笔诠释她生命中说不清道不明的西部情结与大巴山情结。而她现在推出的许多作品带着摧枯拉朽的时代气息,没有人知道,这后面萦绕的底气,却是毛竹生命深处中神出鬼没的乡愁。 她以西部少女闯深圳与深圳原野股曾停牌下市这些真实事件为背景写的散文体小说《透明的性感》中国文联出版公司为它首开中国出版史上贴防伪商标先河。《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北京晚报》、《北京青年报》、《中国青年报》、《中国商报》、《中国妇女报》、《光明日报》、《工人日报》、《文汇报》、《文艺报》、《国门时报》、《经济消息报》、《华商时报》、《新闻出版报》、《生活报》、《羊城晚报》、《中央电台》等几百多家媒体先后为她的几部书发了“她从西部走来”、“西部那股山泉”“严肃文学再跃潮头,女作家毛竹新书走红书市”“用透明的笔触书写透明的情感”等为题的消息评论,在全国引起了轰动。 

   中国社会出版社为她首开中国出版史上探索女性长篇系列丛书先河,并为她隆重推出了“透明的女性”系列丛书。该丛书堪称探索女性的“跨世纪丛书”。该丛书分为走向生命意义上的可可西里无人区和走向地域意义上的可可西里无人区两大系列。 毛竹的作品着重描写的是这个时代女人的真实的性经历,真实的性感受,真实的性心态,揭示的是这个时代女性生命的隐衷。在清晰的社会断面上展示女性生命秘密揭示女性生命隐衷的毛竹作品无比珍贵。毛竹的作品带着独独属于这个时代的透明气息,带着一种穿透力,让人的精神为之一振,令人的耳目为之一新。难怪有评论家这样形容毛竹的作品:“千掏万漉虽辛苦,吹尽黄沙始到金”。难怪有人说毛竹的作品如同这个时代人的精神泪钻一般通体通亮,且越琢磨越透亮,并随着时间,日渐熠熠生辉。 可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活累了,会不由自主地寻找毛竹笔下那片“无可奈何天,幽微灵秀地”。在毛竹的作品中感受一下那透明的大气场,接受一次情感的沐浴,那是一种从里到外的休息,那是一种从里到外的享受,在精神上会感到一种从里到外的惬意。 难怪毛竹写西部少女闯深圳的经历的书《透明的性感》被称作《少女圣经》。难怪这本书具有持久的生命力,经起了时间的考验:八年过去了,《透明的性感》不仅多次再版,而且网上排行榜中仍名列前茅。难怪有人预言《透明的性感》百年后将成为世界名著,因为它真正属于我们这个时代,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女人。 毛竹被誉为现今中国文坛上实力势头皆备的女作家。 毛竹有无限创造力,储量丰富,潜力无限。毛竹在连续推出五本书之后,目前正处于写作上的第二个休养期。在这个休养期内,毛竹沉醉于灵山秀水之间,拒绝接约稿。毛竹的经历如同她的内心感受一般风起云涌,灵感多多。毛竹正在蕴酿新一轮的创新与突破。毛竹愿与敢于突破、勇于创新的有志之士合作,用“与众不同的创意”和“与众不同的方式”出“与众不同的书”。 毛竹现为中国石油报社记者。 1980年开始发表数学论文,1986年开始发表歌曲(词曲)、诗、散文、小说。作品近200多万字散见全国各大小报刊。出书多部:《迷失在西部》、《透明的性感》、《透明的女性》、《透明的激情》、《透明的分娩》、《生命的隐衷》等。 毛竹曾十几次在全国音乐文学大奖赛中获奖。


 

   毛竹喜欢梧桐大友赠语“但写真情与实境,仍其湮灭与流传”。毛竹特别强调这“实境”指的是“心境”的真实。对于毛竹身边的许多人和事,凡牵汲到生命隐衷者,均使为化名。凡使用人名和原人名有出入者,均为再创作,说明“此人非彼人”“此境非彼境”,说明“来时真实去时空,似是红尘似蜃都”。朋友们都权当魂游烟雨仙境大巴山,请匆和凡尘中俗人对号入坐,更不要纠缠于人间情凡间事。这些声明对网站中一切文章生效,不再一一声明。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
分享按钮